<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16章 救回灵慧
    “哼,想走那里去,除非你将我们都杀光。天籁小说WwW.『⒉”一个年轻人大喝。

    周良无可奈何地摇头:“一群被女人玩的团团转的笨蛋,也自命为天才,说实话,你们真该好好去补点儿脑残片,你们的热血和勇气,用错了地方。”

    话音落下。

    光华一闪,周良和济癫都消失在了原地。

    数十位高手想要阻拦,却根本跟不上这种度,转眼之间,两人就已经消失。

    “把今夜生的一切,都传到中域各大国,一定要让这两个屠夫没有藏身之地,哼,犯下如此杀孽,就不相信“腾蛇帝宫”的“腾蛇御卫”不出来管管!”

    “让画师描摹画像,整个中域,都要通缉他们。”

    “把消息放出去!”

    年轻高手们纷纷大吼,余怒未消,要动整个中域武林道的力量,来找回面子。

    一场不小的风暴,逐渐拉开了序幕。

    “你的这个飞行法宝,倒是很特别。”

    济癫骑在黑色飞行法宝之上,扶着昏迷的灵慧,一只手搭在周良的肩膀上,两侧是无尽的黑暗呼啸,轰鸣的奇异声音之中,周良催动自己的飞行法宝“黑旋风”,真的犹如一团黑色旋风一般,在茫茫荒野之中极前进。

    极为冤枉地成为了全民公敌,显然“林马修真国城”里已经没有了两个人的立足之地,不想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所以周良干脆带着济癫和灵慧,来到了荒野之中。

    全力催动“黑旋风”,这辆以道纹炼器之术打造出来的飞行法宝,度快到了极点,在夜空之中飚行。

    虽然先天之上的高手都可以凌空飞行,但是长距离的飞行极为消耗道家真气,所以选择一件飞行法宝是大多数人的选择,不过一般人铸就的飞行法宝都是刀剑法器之类,或者是楼阁飞船之类,像是周良这样奇怪的东西,济癫也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奇怪的飞行法宝坐在上面感觉非常舒适,有一种全新的视觉。

    尤其是它的度很快,还可以随心所欲地做出各种高难度的飞行转向动作。

    周良得到夸奖,哈哈大笑。

    小银猴四只爪子紧紧地抓住周良的肩膀,一身漂亮的白毛和翅膀都在疾风的之中向后飘起,这货嘴里猴猴乱叫,被风灌进了嘴里,显得极为兴奋,显然也喜欢这种飙车的感觉。

    最终周良在一座山丘顶部停了下来。

    “今夜现在这里休息吧!”

    周良收起了摩托,取出安营扎寨的东西,很快就在山丘上安置好了一切,搭建了一个搭帐篷。

    济癫在帐篷前点燃了一堆篝火。

    以他们两人的实力,自然不会野外的寒冷,不过人毕竟是喜欢光明的动物,点燃火焰总会有一种舒适感,且两人的实力都是顶尖级别,也不用担心会被兽人现围攻。

    济癫小心地检查了灵慧的状态,道:“的确是被抽取了本源之力,若不是周兄你种在她体内的那一手佛偈的佛性至理之力,护住了一丝生机,只怕已经不行了。”

    他将今夜进入金船之中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济癫抢入金船之后,以佛家秘法感应之术,很快找到了被囚禁在隐蔽地方的灵慧,就在他刚刚救出灵慧的瞬间,却被隐藏在暗处的一尊绝对高手偷袭。

    偷袭者正是那以黑色雾气为法器的大兽人,实力强横,又是偷袭,要不是济癫实力高深,只怕那一下子就不仅仅是撕掉脖子里的一大片血肉,而是整个脑袋,都被那一爪给拍碎了。

    不过他却也因此受了伤,不得已施展极乐佛宗佛家神通“大日如来金身护体”,才逃了出来。

    也不知道后来生了什么,整个金船突然毫无征兆地自动炸了开来,在穿上的无数年轻高手和数百名“怡红院”的女弟子,瞬间就被炸成了齑粉,几乎没有多少人逃生,只有“红怡仙子”等少数人,早有准备,仗着强横的修为撑了下来。

    然后生的事情,周良就都知道了。

    “为什么在“怡红院”的金船之中,居然隐藏着一尊如此恐怖的兽人高手?只怕最少也是尊魔级别的存在,今天若不是因为在人族城镇,再加上他要掩饰自己的魔气,要是全力出手的话,只怕你我都远不是对手。”

    周良感觉到一丝疑惑。

    自己自从走出大燕修真国,就遇到了很多的奇怪的事情。

    大晋修真国的兽人大暴动,“太原城”那个宗魔攻城之夜,周胜男对一些事情的遮遮掩掩,还有今日的怪事……这一团团的迷雾,看似毫无关系,但是《圣》的敏锐直觉,却让周良始终觉得,这些事情之间,似乎隐约有一些联系。

    修真界看似平静的表面之下,隐藏着一股极为恐怖的潜流。

    难道这个世界,真的要乱了?

    胡乱猜想了很多,周良最终放弃了猜测,这显然还不是他所能担心的事情。

    济癫尝试了好几次,都无法治好灵慧。

    “我来试试吧!”周良手指轻轻地搭在了灵慧的手腕上。

    一丝炎阳真气缓慢柔和地度入灵慧的身体之中,在她经脉和经脉之中穿梭,检查她体内的伤势。

    可以看得出来,灵慧的道家真气的确是极度衰竭,本源之力被抽取,对于任何修真者来说,都是极为致命的伤势,基本上不可复原,但好在灵慧的体内,隐藏着一种近乎于仙人的奇异力量,护住了她的生机,留下了一丝丝恢复的希望。

    在灵慧的丹田位置,周良感应到了一团奇异的佛光,隐约有一尊面目模糊的佛陀,只有小手指大小,藏身佛光之中,而之前他现的近乎于仙人的奇异力量,正是从这模糊的佛陀体内缓缓地散出来。

    那就是佛偈的力量?

    周良也没有想到,自己胡乱说出来的佛偈,居然对于灵慧这样的修佛者,具有这样的这种不可思议的作用。

    “我有办法治疗。”最终周良给出了答案。

    灵慧的情况,和当初纳兰若曦差不多,是因为本源之力受损而导致的深度昏迷,需要以帝级丹药补充本源,才有可能恢复神智,当初周良炼制“阳神丹”,一共炼制了十六颗,大部分都给了纳兰若曦,此时周良的手中,还留有三颗。

    济癫大喜,连忙称谢。

    灵慧体内有了至理佛性,被极乐佛宗看重,极有可能成为西域佛门的传人之一,这种机缘不可多得,所以她的重要性对于极乐佛宗来说不可忽视,如果真的就此一直昏迷,那绝对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他尝试了几次,都无法治疗,正准备将灵慧带回极乐佛宗请寺中的高僧施救,却突然听闻周良有办法,简直有些喜出望外。

    “不用谢我,灵慧师傅,也是我的朋友。”

    周良微笑,取出剩下的三颗“阳神丹”,以掌力缓缓地度入到灵慧的口中,然后单章贴在灵慧的后背,缓缓地输入道家真气,帮助她吸收药力。

    有了之前为纳兰若曦治疗的经验,周良在整个过程之中把握的很好。

    转眼之间,“阳神丹”的药力已经彻底融入到了灵慧的身体之中,正在快地恢复着她的本源生机。

    周良将她抱紧帐篷里的小床上,盖上被子,然后退了出来。

    济癫盘膝坐在帐篷之前,双目紧闭,正在运功疗伤,淡金色的佛光笼罩他全身。

    在这个时候,这年轻僧人宝相庄严,无喜无悲,若有若无的梵音吟唱之声缭绕身周,悲天悯人的气息无声无息扩散,明灭不定的篝火,将昏黄的光线投射在济癫的脸上,越衬托的这年轻僧人英俊如玉,和平时那个酒肉荤素不忌的花和尚形象完全不一样,看起来倒是真的像是一个得道高僧一样。

    缓缓坐在篝火旁边,周良往火堆了填了一些干柴,望着跳跃的火焰,怔怔出神。

    尽力了今天的事情,接下来要去南域,难度大了很多。

    那些被“红怡仙子”蛊惑的人,一定会散出各种误导性的消息,尤其是那数十位年青一代的高手,都是极有身份和地位的人,如果联合出消息的话,那自己和济癫三人,只怕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会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这样一来,再想要利用各大国城中的传送阵传送赶路,会困难很多。

    如果避开人族城镇从野外赶往南域,只怕三五年的时间,都无法赶到。

    这绝对不是周良所能忍受的。

    “如果实在不行,只能乔装打扮改头换面了,济癫说他有一些人脉,等他伤好了,他或许会有些办法。”周良在计划着接下来的行程。

    正在想着,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极为轻微的脚步声。

    来人显然很小心地控制着一切声音,不想被现。

    呼!

    一道劲风,袭向周良的后背。

    “灵慧师傅,看起来你已经没事了。”周良微微一笑,并未躲避。

    香风袅袅,一只玉掌在距离周良后心部位不到一寸的时候,停了下来。

    “你是……周良?周师兄?”一个惊喜的声音,正是刚刚在帐篷之中苏醒了的峨眉派灵慧。

    半柱香之前,她在恢复神智之后,以为自己还在“怡红院”的掌控之中,所以并未声张,而是悄悄地走出来,搞清楚了周围的环境——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在荒野之中,身边也只有两个看守,但灵慧意识到这是一个逃脱的机会,才悄悄地出来偷袭。

    她的确是一个很冷静的修真者。

    可惜实力相差太大,周良瞬间就察觉了。

    “灵慧师傅,你已经没事了,放心吧!”周良站起身回头微笑。

    月夜之中的灵慧,一袭破碎的黑色纱裙,白皙如玉的肌肤裸露在外面,也许是因为长时间被囚禁,显得有些削瘦,苍白的脸色更显得楚楚可怜,让人怜惜。

    她本就是一位容貌十分精致的少女,以前身穿淄衣头戴圆帽,还未如何惊艳,但是此刻,夜风拂动她的齐耳短,衣袂猎猎作响,一张如同剥了皮的煮鸡蛋一般白皙无暇的脸上,带着万分惊喜的表情,给人一种难以形容的惊艳感觉。

    “周……周师兄,真的是你?”灵慧还未从错愕之中清醒过来。

    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下一瞬间,居然一下子冲过来保住了周良,就仿佛是一只柔弱无助的小鹿一般,周良甚至能透过薄薄的黑纱,感受到这略微冰凉的身躯之中,那一刻剧烈跳动的心。

    周良愣了愣,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

    虽然是峨眉派最杰出的弟子之一,但毕竟还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而已,可以想象,在从“万灵战场”之中随即传送出来以后,却迷失了道路,落入到“怡红院”的手中,被抽取了本源之力,想来那一定是一段痛苦恐怖的回忆,那个时候的灵慧,有多么的孤独无助。

    半晌之后,灵慧才逐渐清醒,红着脸呀了一声,赶忙退开。

    周良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一件青色袍子,为她披在身上,又指了指旁边运功疗伤的济癫,道:“这位大师,从西域极乐佛宗而来,是他今天救了你。”

    灵慧眸子里,闪过一丝奇异的光彩。

    “阿弥陀佛,灵慧,你醒了?”济癫结束了疗伤,缓缓起身。

    “多谢圣僧救命之恩。”灵慧还礼。

    早在进入“万灵战场”之前,她就知道,因为那几佛偈的事情,佛门圣地极乐佛宗震动,要拍圣僧来确定这件事情,之后后来自己境遇离奇,一直没有能够回到峨眉派,原来极乐佛宗的圣僧,已经到了,还救了自己。

    “若不是周施主,今日说不定我们两人都活不下来了。”济癫苦笑着摇头,他的伤势,还未完全恢复。

    三人在篝火旁边坐下。

    “对了,你怎么会流落到中域,还被“怡红院”的人囚禁?”周良有些好奇地问道。

    灵慧叹了口气,娓娓道来。

    原来当日她被“万灵战场”的时空裂缝传送出来,虽然距离大燕修真国远了一些,并未离开北域,只不过是到了北域最南面的一个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