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14章 扬名
    许多人都被“红怡仙子”几句话挑的满腔怒火,恨不得立刻冲上虚空将济癫暴打一顿,这个和尚真是无礼,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唐突佳人。天籁小说WwW.⒉

    面对这样的变故,济癫的面色却始终平静。

    ““怡红院”的传人,真是越来越出色了啊!”济癫收起手中那一缕佛性气息,微微一笑,道:“施主,小僧再给你一次机会,老老实实交出灵慧,若她无恙,小僧便不再计较,否则,这个后果,只怕你一个小小的“怡红院”,承担不起。”

    “红怡仙子”气息一遍,沉默片刻,道:“和尚,你究竟来自于哪里?”

    济癫却只是微微一笑,并不点破,道:“女施主既然已经猜到了,何必多此一问呢!”

    “大师佛家功法如此深厚,莫非是来自于西域极乐佛宗?”“红怡仙子”试着问道。

    济癫点点头。

    “红怡仙子”微微犹豫,最终却昂幽幽地道:“极乐佛宗虽然是西域至尊,但这里是中域,何必咄咄逼人,何况小女子真的没有见过你所说的那位灵慧师傅,大师这样不问青红皂白就难,是不是有点儿欺人太甚呢?”

    她悄然换了称呼,对济癫的称谓,从和尚变成了大师。

    这句话清晰地传播出去。

    地面上。

    原本吵闹喝骂的人群,顿时为之一静。

    许多人第一时间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脸上露出了懊悔惊恐之色,就连从金船之中飞出来英雄救美、抱打狂杀的那十多个年轻天才,也都露出了惊骇之色,这和尚居然来自于极乐佛宗,来头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修真界分为五大域,每个大域皆有一个坐镇人族气运的至尊势力。

    如北域的“北域玄武大帝”和“玄武帝宫”在北域的地位一样,在西域,是极乐佛宗的势力范围,修真界五极力量格局,其中之一便是极乐佛宗,这样的存在,除了中域的那位至高无上的存在之外,没有人可以惹得起。

    “狡辩无用。”济癫始终平静。

    但是周良却看得出来,这位年轻僧人眼眸之中的亮光,却越来越凌厉了。

    “大师背后有极乐佛宗支撑,但也不能如此欺人太甚,“怡红院”虽然不能和极乐佛宗相比,但清白不容别人玷污。”“红怡仙子”的语气楚楚可怜,道:“何况,就算是极乐佛宗的高僧知道了你今夜的所为,只怕也不会支持吧?出家人怎可贪恋女色?还借势压人?”

    这句话,提醒了很多人。

    那些站在“红怡仙子”身后英雄救美的少年英才们,也是眼睛一亮。

    是啊!这和尚即便是出身于极乐佛宗,但并不占理,就算是日后极乐佛宗知道了,只怕非但不会为他撑腰,还要按照寺规惩罚他,毕竟济癫今日的行为,可是破解的逆行。

    “和尚,还是回去好好修行吧!别在这里丢极乐佛宗的脸。”

    “唉,极乐佛宗的名声,都被你这种花和尚败坏了。”

    “极乐佛宗也不能不讲理,和尚你今天如果硬是要做这等卑鄙之事,我们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护得“红怡仙子”的安全。”

    那些少年英才们一个个都站了出来,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浑身涌动着强横的道家真气修为,犹如一轮轮小太阳一般,释放出气势和济癫对抗,将“红怡仙子”挡在了后面。

    “阿弥陀佛!”济癫叹息了一声,“既然女施主执迷不悟,那小僧可就要动手了。”

    话音未落。

    那漫天飞舞蜿蜒金色梵文锁链突然一顿,旋即刺破虚空,呼啸着朝“红怡仙子”席卷而去。

    “先过我这一关。”

    一位年轻天才大喝一声,手握一柄龙血大戟,浑身道家真气爆,道宗修为展露无遗,挡在了前面。

    “大家一起出手,不必和这和蛮横无理的花和尚讲道义。”有人大喝,在同一时间出手。

    能够进入九层阁的年轻人,都是道宗级别的高手,也算是林马修真国和方圆几国之内最为出色的年青一代高手,十几个人同时出手,天空之中顿时道家真气波动翻滚犹如惊涛骇浪一般,一层层的劲气不断地撞击扩散,各种道家真气幻化出来的法器动物奔腾呼啸,犹如仙人战场。

    即便是那些在五六百米地面之下的人,都感觉到一阵阵窒息,不得不第一时间后退,生怕被波及。

    而与此同时,那“红怡仙子”却悄悄地往后退了一段距离。

    周良从那氤氲缭绕之后的窈窕身段轮廓上,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幸灾乐祸。

    及至此刻,他对于这个女人已经充满了厌恶。

    这绝对是个心思阴狠的祸水级女人,极为善于把握男人的心理,几句话就可以挑的这么多的年轻高手为她出手。

    这些人原本都是一方俊彦,二三十岁能够到道宗境界,也都是心志坚定之辈,可是遇到这个女人,仿佛一夜时间失去了理智判断一般,简直是为这个女人而疯狂,就如那“白剑郎君”一般,被“红怡仙子”区区几句话就挑拨的来找自己比剑。

    心中一动,桃木剑出现在了周良的手中。

    “战决,先救人再说,不要和这些人纠缠。”周良身形一闪,切入到了战团之中。

    灵慧在“怡红院”的人手中,如今事,面对强势的极乐佛宗,为免留下证据,她们很可能会毁尸灭迹,然后死不承认,毕竟极乐佛宗这种势力,绝对不是她们所能惹得起,如果在这里被她们拖延太长时间,那对于灵慧非常不利。

    多以周良知道,自己必须出手了。

    “好。”济癫点头,不再和这些年轻高手纠缠,话音落下的时候,身影已经鬼魅一般地穿越了战场,极逼近金船。

    “和尚哪里走?”几个年轻高手大喝,转身就要追。

    “一群糊涂蛋,被一个女人耍的团团转,都给我乖乖留下来。”周良扬手一挥,顿时六杆大旗飞出去插在虚空之中。

    红色的大旗犹如血染,上面有五颗金色星芒,旗杆有碗口粗细,呈现出淡银色,上面有蟠龙刻痕缭绕,犹如六条神龙一般钉在虚空,旗面迎风招展,三十颗星芒散出透明劲气波动,一个个字形道纹闪烁银光飞舞,犹如神蝶一般翩然美丽,封锁了周围百米之内的虚空,将那十几位年轻道宗全部都囚禁在其中。

    虚空之中,周良张剑而立。

    “小子,你找死!”

    “快放我出去,不然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眼看济癫浑身佛光大作,犹如流星般朝着“红怡仙子”和金船逼过去,这些试图在美人面前表现的英雄们急了,他们尝试了几次,现不能快攻破这大旗禁制之后,顿时一个个面目狰狞地朝着周良杀了过来。

    周良哈哈大笑,手握桃木剑,身形游走不定,若鬼魅幽灵一般忽隐忽现。

    十几个道宗高手,居然根本无法捕捉他的轨迹。

    他仿佛是一尊游走在虚空之中的行者,时不时一剑刺出,虚空之中便是银芒一闪,有人惊呼着疯狂地倒退。

    以一人之力,对抗十几位方圆数百万里之内最为出色的年轻一倍高手,这样的场面,让地面上无数人看的瞠目结舌,一开始人们都觉得这个青衣书生模样的英俊少年,纯粹是在找死,把这么多高手拦在阵中,简直就是在作茧自缚,谁知道现在看起来,更像是在关门打狗。

    大旗阵中,一时之间怒吼连连。

    而另一边。

    济癫身形如电,逼近“红怡仙子”,人在半空,突然一掌印出。

    一个巨大的金色佛陀掌印,在无尽梵音咏唱声之中,以摧枯拉朽之势,印向“红怡仙子”。

    “奴家只不过是一个弱女子而已,大师何必如此心狠?”“红怡仙子”语气幽怨,抬手一掌,缭绕在周身的混沌之气分出一缕,犹如红怡一般,刺向那佛陀掌印。

    轰!

    佛陀掌印和混沌之气撞击爆炸了开来。

    天空之中犹如一片巨大的璀璨烟花绽放,无尽的火星爆射,光焰四射,仿佛是群星坠落一般,场面瑰丽震撼到令人咂舌。

    几乎是在同时,济癫的身形已经穿越了这片混乱的劲气,闪电般来到了“红怡仙子”身前。

    “千手如来大掌印!”

    一个个淡金色的掌印犹如孔雀开屏一般在他的身后浮现,旋即仿若万箭齐,轰轰轰流星般地轰向了“红怡仙子”,出手之间,竟是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

    “咯咯咯,大师,凡是得不到的女子,你都要如此辣手吗?缘分是武力强迫得不到的……“混沌神壁”!”“红怡仙子”娇笑着清喝,一双纤纤玉手终于从氤氲缭绕之中露出来,轻轻一拉,在身前布下了一层混沌氤氲光墙。

    砰砰砰砰砰!

    无尽的金色掌印撞在光墙之上,犹如雨打水面一般,激起一圈圈有名涟漪。

    “红怡仙子”的实力倒也真的不俗,硬是正面抵挡住了无尽掌印的轰击。

    “大慈大悲掌!”济癫双目湛然,无喜无悲,不被她的言语激怒。

    他疾进,身后一尊面目模糊的百丈佛陀金身隐现,骤然轰出一掌,空气之中尽是慈悲之意,仿佛是这位佛陀极不愿意轰出这一掌一般,又仿佛是带着对终生的无尽怜悯之意,令得对手都有一种忏悔之情涌上心头,要放弃抵抗一般。

    空气在这掌印的覆压之下仿若是沸水一般激荡翻滚了起来。

    砰!

    “混沌神壁”犹如玻璃一般破碎开来。

    “红怡仙子”大吃一惊,身形爆退。

    济癫并未追击,而是身形一闪,瞬间没入了那金船之中。

    “和尚,你太无礼了。”“红怡仙子”终于变色,身形如电,紧紧地追了下去。

    ……

    “你到底是什么人?”

    大阵之中,一位年轻高手又惊又怒地问道。

    自己等十几人联手,在方圆数百万里之内,绝对是无敌的一股力量,别说其他年轻的高手,就算是老一辈的高手们,都不敢缨其锋芒,但是现在,眼前这个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年轻的青衣书生,居然以一己之力,稳稳地挡住自己等人。

    这少年人一手剑术精绝通玄,只靠一柄桃木剑,就牢牢地压制住了自己等人。

    周良却是不言,身形一闪,一剑刺出。

    剑光快如赤色闪电。

    这年轻高手躲避不及,被一剑刺中了肩膀,只觉得一股奇寒之气顺着伤口侵入体内,转眼之间就要将自己彻底冰冻一般,骇得他第一时间倒退,全力驱动道家真气压制这股寒气,再也顾不上战斗。

    而在身边虚空中,已经有五六人几乎和他一模一样,中了一剑之后凝滞在虚空之中,一动不动地运转道家真气,脸色苍白。

    “这是什么妖法?”剩下的人惊呼。

    周良身形闪烁,再次出剑。

    他身形灵动,犹如月下谪仙一般,潇洒飘逸,身影轨迹如羚羊挂角一般无迹可寻,身下四五位年轻高手只觉得劲风铺面,还未看清楚是什么,就觉得肩井穴位置一凉,然后一股奇寒之气弥漫全身,如置冰窟一般,道家真气运转都开始变得缓慢了下来。

    “你是……五日之前在“楚城”击败了“白剑郎君”的那个北域剑客?”

    有人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大呼着问道。

    周良收剑而立,退回到了大阵的中心。

    十六位道宗境界的年轻高手,一个个都面色苍白的站在四周虚空,到这时连话都说不出来,都狼狈万分地运转道家真气祛除体内的寒气,其中一些修为稍微低一点,连身体表层都开始出现浅蓝色的冰渣。

    周良一挥手,撤去了四周那六柄大旗。

    这是当初在“万灵战场”远古遗路之中,“盘丝蛛皇”设下陷阱击杀周良的时候,为了防止周良逃走,用来封印周围空间的大旗,周良将“盘丝蛛皇”等人反杀之后,夺到了这些禁锢大旗,之后在阴阳老人的指导之下,重新进行了炼制,将上面的道纹转化成为了字形道纹,可以禁锢空间。

    这六杆大旗,周良命名为“五行五方棋”,炼制成功之后,一直都没有怎么用到,今天却正好派上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