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13章 花和尚
    也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恐惧。天『籁小说Ww』W.『⒉

    有微风吹过,右鬓间的黑突然无声无息地掉落,被斩去了一大截,而几乎是在同时,他那素洁如雪的白色道袍胸口,突然裂开了一道缝隙,ù出了下面同样白色的内衫,乍一看这缝隙就像是一张裂开的嘴巴一样,在无声地嘲笑着什么。

    “白剑郎君”面如死灰。

    他的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为什么会这样?他也会《闪电剑法》?这是我“万法剑宗”的不传之秘,他乃是从北域而来,不可能见过这一门剑法,但是他为什么会呢……”“白剑郎君”脑海之中瞬间闪过了无数个念头。

    周良刚才施展的那一招拔剑之术,正是自己《闪电剑法》的起手式。

    而更为恐怖的是,同样的剑式在周良手中使出来,居然比他纯熟,更加深奥可怕,仿佛是由一位淫浸这一招数百年的绝世高手施展出来一样,那一瞬间的《闪电剑法》剑光,连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甚至一开始他都不敢确定,《闪电剑法》居然有这样的威力。

    他连闪避的念头都没有生出,一切就已经结束。

    在那一瞬间,“白剑郎君”心中生出了一股无法遏制的恐惧,那种璀璨的剑光,就算是在自己的师傅手中,他都没有见过,那是一种无法言传的神韵。

    败了!

    败得很彻底。

    那青色道袍如玉的少年,只用了一招,还是自己最擅长的一招,就举手投足之间轻描淡写地斩下了自己的长,斩开了自己的衣服,击败了自己。

    那个少年,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自己,如果他想杀自己,只在一念之间吧?

    “白剑郎君”刘一手整个人僵立在原地,仿佛是失去了行动的力量,真的是想不通,为什么周良居然会自己的拔剑术?而且领悟程度还在自己之上?

    电光石火的瞬间,一先天道灵光闪过,他突然想到了一个画面。

    昨夜在天厅之中,自己曾经施展过这一招拔剑术。

    难道是……在那个时候,周良看破了这一剑招的奥义?学到了这一招?

    这怎么可能?

    一眼看破这种深奥剑诀的奥义,还能在一夜之间彻底掌握?

    难道周良是妖孽?是仙人?

    这绝对不可能!

    “白剑郎君”在心中大吼否定自己这个猜测,可是除此之外,他实在是想不通,周良为什么会这一招。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客栈。

    一个人一直在街头无意识地走了许久,一阵冷风吹来,他才逐渐清醒过来。

    打了一个冷战之后,“白剑郎君”刘一手逐渐明白了一些什么,咬牙自言道:“不行,这件事情,太诡异了,万法剑宗的剑诀,决不能外传,要上报师门。”

    与此同时。

    在客栈之中,无数人这个时候,才渐渐明白过来什么。

    ““白剑郎君”……输了?”有人失声惊呼。

    旋即整个客栈像是爆炸了一样,所有人都惊呼喧哗了起来。

    是的,“白剑郎君”输了。

    输给了一位之前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

    而且骄傲输的那么干脆那么不可思议。

    这绝对是一则爆炸性的消息。

    虽然江湖上时时刻刻都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生,但像是“白剑郎君”这种成名已久前途无限的高手的败绩,却是最能激起无限遐想和热情的消息。

    那位借剑给周良的修真者,双手紧紧地捧着自己的精钢飞剑,如同捧着身家性命一般,他心里很清楚,这下子自己这把剑真的是出名了,就算是开个天价也绝对都会有人买,这毕竟是击败了“白剑郎君”的剑啊!

    其他修真者的目光之中,也露出了羡慕嫉妒的神色,真恨当时自己为什么不将剑借给周良。

    客栈的老板乐的一张嘴都快合不拢了。

    这下子自己这间小客栈绝对要大火啊!相信日后一段时间里,将会有远远近近无数修真者和年轻俊彦来客栈大堂,来观摩这传奇一战的地点,感受那种氛围。

    生意来了!

    ……

    ……

    对于周良和济癫来说,却是麻烦来了。

    两人来到楚河之畔的时候,现“怡红院”的九天玄女金船已经消失无踪,经过一番打探之后,才知道在今日一早,“怡红院”的人就离开了楚城,下一站前往林马修真国。

    “林马修真国在此地南方,我们前去南域,正好路过林马修真国。”济癫在心中计算了下,道:“我们立刻出,前往林马修真国。”

    “好。”周良心中也记挂着灵慧的安全,毕竟是昔日的朋友。

    两人立刻回到客栈,收拾了行礼,周良拎着因为吃着太饱还在酣睡的小银猴,立刻前往城中心的传送阵,进行传送,离开了楚城。

    而关于周良和“白剑郎君”那一战的传说,却在楚城之中传播了开来。

    很多人都开始知道,有一位神秘的青衣少年剑客,惊魂一瞥间随手击败“白剑郎君”,犹如谪仙临尘一般,丰姿绝世,很快又消失。

    各种各样的传言传播开来。

    有人说周良是某个级大门派的神秘传人,秘密出来历练。

    也有人说周良是来自于天外的挑战者,一路走过中域,要挑战各国的少年天才……

    传说,还在继续。

    ……

    ……

    五天之后。

    林马修真国。

    月圆之夜,静谧美丽。

    “林马城”是林马修真国最大的人族聚居城市,坐落于一片磅礴大泽之畔,月夜之中云蒸雾罩,银霞万丈,犹如仙境一般,最是美丽。

    对于“林马城”许多年轻天才来说,今晚绝对是一个值得热血沸腾的夜晚。

    因为传闻之中“怡红院”有史以来最为美丽、神圣、杰出的传人“红怡仙子”驾驶着的九天玄女金船终于到了林马城。

    关于“红怡仙子”的美貌和才情的传说,已经在这片大地上广为传播,被许多好事者评为中域的明珠之一,是最为娇艳的花朵,尤其是“鸳鸯玉体”这种双修最为变态的炉鼎体质,更是连许多老一辈的高手都怦然心动。

    九天玄女金船普一现身,就引爆了整个“林马城”。

    月夜一到,在大泽湖面上,九天玄女金船在月夜之中现身。

    金色舢板搭在秦淮河湖畔,只有那些真正出色的“林马城”年轻俊彦,才有资格进入金船之中,见识“怡红院”那些犹如仙子一般美貌温柔的女修真者们,如果当真是天资绝世,还可以有机会见到中域十大明珠之一的“红怡仙子”。

    “放我进去吧!我才十六岁,我是大道师高手,我很有潜力啊……”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父亲是“龙虎门”长老,快放我上船!”

    “我有请帖,哈哈,我得到了请帖。”

    秦淮河之畔最大的码头,被无数修真者围得水泄不通,黑压压一片人头,犹如涌动的黑色潮水一般,无数目光紧紧地盯着远处的那金色巨船,仿佛只要看一眼这大船,就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一般。

    时间流逝。

    三个时辰之后,有资格进入金船上的人,终于全部都进去。

    船桨轻轻摆动,船身释放出金色光芒,无形伟力缓缓地释放出来,巨船开始凌空升起,朝着天空那一轮圆月飞去,犹如奇幻神境一般,转眼就已经升空五六百米,远远看去,就像一弯金色新月如钩。

    地面上。

    无数人都呆呆地眼望着这美景。

    静谧的夜空,一切都显得如此美丽优雅。

    仿佛是一副完美的画卷一般。

    “咦?那是什么?”有人突然惊呼。

    却见天空之中,突然多了两个身影,朝着金船追去,打破了这美好的画面。

    这两个身影,其中一位身穿赤红色金纹袈裟的年轻僧人,另一位却是青衣如玉、肩头蹲着一只白色银猴的少年人,两人在虚空之中,度并不算快,姿势极为潇洒,御风而行,犹如月夜的帝子一般,转眼之间,居然已经追上了金船。

    人群之中响起一阵喧哗惊呼之声。

    那两个家伙是什么人,居然敢去拦截“怡红院”的金船?

    吃了熊心豹子胆吧?

    却在下一瞬间,天空之中突然金光大作,年轻僧人出手了。

    他闭目吟唱经文,一声声慈悲神秘的梵音吟唱之声响起,无数金色神秘的梵文字符犹如一道道秩序锁链一般,化作龙蛇之状蜿蜒盘旋飞舞,神秘磅礴沛然莫御的佛性力量,将整个青黑色的夜空染成了一片金黄。

    这股力量极为强势,直接澎湃出去,将九天道家真气金船的去路挡住。

    “何人闹事?竟敢挡我怡红院的金船?”一个清喝,从船中传了出来。

    “船主出来回话。”平静的声音之中,蕴含着不容置疑的威严,正是从那年轻僧人的口中传出,而释放出这漫天弥漫的佛性伟力的人,正是他。

    这一幕的出现,让下方秦淮河之畔的人都有些傻眼。

    这个和尚是从哪里来的?

    居然敢如此在大庭广众之下拦住“怡红院”的金船,底气从哪里来?

    这是要正面和“怡红院”对决吗?

    要知道“怡红院”虽然并不是中域的顶级势力,但也好歹是传承了数万年的势力,底蕴深厚,且和仙洲许多大门派的弟子,都有联姻,关系网极为深厚,就算是许多级势力,都不愿意与这样一个势力对上。

    以至于这些年,“怡红院”在中域声势极大,做事也有些嚣张。

    想不到今天,终于有人要对上“怡红院”了吗?

    “原来是你,和尚,你为何拦住奴家的金船?”

    数十个身影从金船之中飞出来,清一色女扮男装的女修真者,飒爽英气,不输男儿。

    为正是那位浑身缭绕着混沌氤氲之光的“红怡仙子”。

    在月夜之中,“怡红院”传人更显得美丽不可逼视,在她出来的瞬间,仿佛天地之间所有的月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一般,整个人散出无尽的银色光辉,犹如傲然屹立在天地之间的仙女王一般。

    济癫掌心一展,那一缕佛性气息绽放出来。

    他盯着红怡仙子,一字一句地道:“交人。”

    “这是什么?”“红怡仙子”随便看了一眼,道:“和尚你在说什么,奴家不懂你的意思。”

    “那个被你们抓住抽取了本源之力的峨眉派女弟子,现在在哪里?”济癫屹立在虚空,周身佛光大作,一个个金色梵文组成的锁链蜿蜒缭绕,犹如一条条金色神龙一般,令他整个人犹如佛陀临世,气势无双。

    “奴家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红怡仙子”摇头。

    他浑身笼罩在银色氤氲之中,面目模糊,但是隐约可见的窈窕身段和面部轮廓,反而更给她增添了无尽的神秘美丽。

    她轻声地道:“和尚,数日之前,在“楚河”上空,你还曾彬彬有礼,奴家对你印象颇好,也曾允你进入天厅后厅,不过你既然是出家人,不应该贪恋女色破解,为何一直追到这里?还找了这么拙劣的借口来拦住奴家?”

    “红怡仙子”的声音,在月夜之中飘荡开来,落入了几乎所有人的耳中。

    周良微微皱眉,这个女人是故意这么说的。

    “不知死活东西,竟敢为难“红怡仙子”!”金船之中,传出来怒喝。

    下一瞬间,果然从金船九层的天厅之中,飞出数十个身影,都是神态倨傲的年轻人,实力不俗,周良猜测,这些人应该是在“林马城”得到了进入九层阁的各方年轻高手,听闻到“红怡仙子”刚才的话,立刻出来打抱狂杀。

    “花和尚真是下作,人家“红怡仙子”不理你,你居然恼羞成怒,使用如此卑鄙的借口纠缠,实在是丢了出家人的脸。”

    “哪里来的野和尚,快滚!”

    “出家人还贪恋女色,真是恬不知耻!”

    下方的秦淮河码头上,也是一片叫骂之声。

    许多人都被“红怡仙子”几句话挑的满腔怒火,恨不得立刻冲上虚空将济癫暴打一顿,这个和尚真是无礼,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唐突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