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11章 谢谢
    周良看着眼前这两张充满了八卦**的脸,摇头道:“天下绝色的美丽女子多了,难道见一个就要娶一个吗?“鸳鸯玉体”双修的确是妙处无穷,但毕竟是外力,不如自己勤修苦练来的踏实,更何况……”说到这里,周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温柔笑容,道:“更何况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网?  ”

    两女怔怔地看着周良。

    他们只觉得这少年那一瞬间的笑容,犹如世界上最美丽的眼光一般令人炫目。

    那种温暖的笑容,简直可以将任何少女的心融化。

    她们突然羡慕起周良喜欢的那个女子。

    能够被这样一个出类拔萃的少年天才喜欢,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而更加幸运的是,面对着红怡仙子这样身具身体又姿色绝世的仙女的诱惑,却依旧能够极为坦然地拒绝,这种对于所爱之人的坚定坚持,远远要比绝世天资和盖世武力更加珍贵。

    一时之间,整个天厅大厅静悄悄,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

    周良缓缓起身,来到窗前。

    此时金船已经飘飞在了高空。

    船距离下方银光粼粼的楚河水面大约有四五百米的距离,可以俯瞰夜幕之下的“楚城”,到处都是灯火通明繁华似锦的盛世景象,已经快要到了午夜时分,换做北域的许多城市,街道上都会夜深人静,但是在中域,在这里,夜生活似乎才刚刚开始。

    远处还隐隐有歌女曼妙飘渺的歌声传来,如雾似纱。

    夜色美景,美不胜收。

    “果然是修真界的中心大域,繁华犹如另一个世界一般,只是如果中域人族都沉迷于这种歌舞升平的安逸之中,一旦战事爆,种族之战再起,不知道有几人还有一身铁骨,可以抵抗兽人的践踏?这样繁华的城市,也不过才数百年历史,一旦城破,任何繁华都将不可追!”

    周良总觉得这里的人,太过于安逸奢靡了。

    北域虽然寒苦,但是人族确不会如此骄纵享受,恶劣的环境,更能锤炼人的意志。

    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周公子,这里夜色如何?”是倚翠的声音。

    周良没有回头,点头道:“中域景色,的确要比北域灵秀很多。”

    “呵呵,中域号称仙洲,自然是修真界之中最为物华地灵之地,钟天地之灵秀,集日月之精华。”倚翠的语气之中,蕴含着一丝傲意。

    这是一种中域人族特有的优越感,视其他四大域皆为蛮乡。

    她秒目之中含着一丝傲意和调侃,道:“周公子,实话告诉你吧!红怡仙子是不会主动来见你的,这小子欲擒故纵的游戏,已经有无数人使用过,有人的手腕比公子更加高明,都不曾引起红怡仙子的好奇,如果不愿意错过这次机会,奴家给你一个台阶下,还是随奴家去后厅一见吧!”

    周良缓缓转身,看着这个美丽女子,突然没来由地产生了一丝厌恶。

    “也许你还没明白,我是真的对那位所谓的红怡仙子没有兴趣,混沌之形或许罕见,但并非人人都会趋之若鹜。”周良一字一句地道:“有些人眼中的至宝,或许是另一些人眼中的废草,红怡仙子又不是大罗金丹,你真的以为每个人都会喜欢她?”

    倚翠一怔。

    她仔细看着周良。

    在眼前这个少年的眼神之中,看不到丝毫的伪作,而是一种处之泰然的平静,甚至还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屑。

    如果不是这青衣少年演技极好的话,那他就是真的对红怡仙子没有丝毫的兴趣了。

    这世上,还真的有男人可以抵御“鸳鸯玉体”和绝世美色的诱惑?

    倚翠自问在“怡红院”之中这么多年,见过了无数形形色色的男人,但是向眼前这个少年这种,还真的是少见。

    凝视周良片刻之后,她点点头,道:“好,奴家明白了,奴家这就回去覆命。”随即转身离去。

    ……

    “他真的这么说?”红色幔帐之后,一个悦耳威严的声音,仿佛从九天之外袅袅传出。

    “是的,主人。”倚翠静静地跪在冰冷的黄金地面上,额头紧紧地挨着地面,战战兢兢,连大气都不敢出,将之前周良所说的一切,都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依你看来,他是在演戏呢!还是真的坐怀不乱?”那声音又飘出来。

    “属下愚钝,看不出他有演戏的迹象。”倚翠赶忙回答。

    “你跟随在我身边,也有五六年了,眼光见识,查人观色,都已经锤炼成形,你说的话,我信。”那声音仿佛是一位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王一般,流露出一丝笑意,道:“恩,有点儿意思,我对这个小家伙,有点儿兴趣了。”

    倚翠连忙道:“属下这就立刻派人去北域详查,不过我们“怡红院”的控制范围并不包含北域,所以时间上可能会晚一点。”

    “恩,我就欣赏你这一点,做事冷静,从不盲目夸口,好,给你一个月时间,好好查查这个叫做周良的少年人,如果他真的是来自于北域,以这种气质和实力,不可能默默无闻。去吧!”那声音平静地道。

    “多谢主人夸奖,属下荣幸之至,属下告退。”

    这位在外人眼中,算得上是“怡红院”话事人之人的美丽女子,跪在地上倒退着出去,一直到了屋外,这才缓缓地站起来,不知道何时,光洁白皙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倚翠轻轻地舒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每一次去见这位神秘的主人,她心中都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惧和压力。

    十年之前,和她一起进入“怡红院”的同伴共有五百多各色少女。

    这些少女之中,柄不乏比她资质更好,容貌更美,心思更机灵的天才,可是到了现在,这些人却全部都死了,少部分在执行任务过程之中身败,大部分是因为触犯了主人的规矩,而被活活蹂躏致死,那个比凌迟还痛苦一百倍的死亡过程,让人不寒而栗。

    多少个午夜梦回,倚翠想起她们的死法,都会一次次脸色苍白地从噩梦之中惊醒,浑身大汗淋漓。

    ……

    在天边露出了一丝鱼肚白的时候,九天玄女金船终于缓缓地降落,又落回了楚河早已变得清冷的水面上。

    周良缓缓睁开眼睛,耳边传来了脚步声。

    济癫面色平静地走进了天厅大厅,上下大量周良,像是看着怪物一般。

    “花和尚,你没有被那红怡仙子选中?”周良站起身调侃。

    济癫没有说话,只是掌心微微一展,一丝极为隐蔽的力量一闪而逝。

    周良心中一惊,顿时明白了什么,脸色大变,道:“难道……”

    济癫摆手,做了一个回头再说的手势,来到周良的黄金桌面前,端起玉壶之中已经冰凉的美酒,一饮而尽,砰地一声,重重地将玉壶惯在桌子上。

    “和尚,你犯了嗔戒。”

    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

    周良扭头看去,却是昨夜最后一个得到了进入后厅名额的少年天才。

    这少年手握折扇,风度翩翩,面带着笑意进入了天厅大厅,这少年和周良差不多的年纪,同样都是英俊如玉的俊品人物,不过却要稍微矮了一点,身形也更为瘦削,他看着济癫,目光之中带着一丝鄙夷和调侃。

    济癫回头,眸子里有金光梵文幻灭,隐现金芒,扫了这翩翩佳公子一眼,却没有说话。

    那少年并未在意,目光倒是停留在了周良的身上,上下仔细地打量,半晌才道:“你真的是男人吗?”

    周良没有说话。

    他能够感觉到,这少年的实力绝对不低,且体内有一股极为神秘的力量,隐而不,远要比之前一同进入后厅的白衣剑客和黑枪瘦削年轻人更加恐怖,给人一种极为神秘的不真实感觉。

    那少年哈哈大笑着,走出了天厅,消失在远处的环廊之中。

    仿佛他走进这天厅,仅仅就是为了调侃济癫一句,看周良一眼。

    “走。”济癫起身,转身朝着外面走去,自从后厅出来之后,他的神色,就一直很严肃,皱着眉头。

    周良多少已经了解到了一些信息,知道今天是走不了了,也许接下来的三五天时间,都要留在楚城了,必须把那件事情弄清楚。

    顺着环廊往下,九层金船内部的结构真的很复杂,金碧辉煌的廊道曲曲折折,仿佛是迷宫一般,两人来到第一层出口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周公子请留步。”熟悉的声音传来,却正是那位在金船上地位极高的美丽女子倚翠。

    她带着婉容和红香快步走出来,来到周良跟前,笑着道:“昨夜怠慢周公子了,让您在天厅独子过夜,实在是惭愧。”

    “无妨,是我自己的选择。”周良面无表情地道。

    实际上昨夜的女修士曾多次到来,提出安排周良去安排好的卧室,有专门的妙龄女郎服侍陪寝,不过周良都拒绝了。

    “不管如何,都是我怠慢了贵客,我家主人很是不安,所以赠送公子一份礼物,还请笑纳。”倚翠笑着指了指身后的婉容和红香。

    “礼物?”周良的眉头皱了起来。

    “红香和婉容两位妹妹,从此以后就是周公子您的人了,我家主人看您身边没有服侍的奴婢,所以精选她们二人来服侍您,从此之后,她们就是周公子您的人,再也和我们没有关系。”倚翠极为认真地道,末了还揶揄道:“这两位妹妹可是我最精致的妹妹,依旧是处子之身,周公子您要善待她们哦!”

    周良眉头皱的更紧,正要一口回绝。

    突然他看到了婉容和红香两个人眼眸之中那殷切的哀求目光。

    他修炼的是《斗战圣法》,灵识何等敏锐,第六感也臻致了一种难以言传的地步,顿时明白了这两个可怜女子的意思。

    在之中,她们像是货物一样被赠来送往,身为道皇境界的高手却没有尊严和潇洒,要是犯了错误,很可能被严惩,下场比死还恐怖,对于的弟子来说,最好的结局就是能够被某个大人物看中,带着离开,哪怕是做一个端茶倒水的丫头,也要比在被当做货物面对未知命运好很多。

    尤其是像周良这种年轻英俊,实力卓绝,而脾气又温和谦润的对象,更是许多女弟子梦寐以求的对象。

    “如果我收下她们,是不是意味着,她们从此之后,和你们再无丝毫的关系,我想怎么样对她们都行?”周良很仔细地问道。

    倚翠显然是回错了意思,眸子深处一抹暧昧的神态一闪而逝,点头道:“当然,你想对她们做什么都行。”她将“什么”这两个字,咬的很重,是男人都明白其中的意思。

    红香和婉容两人也都微微低下了头,俏脸通红。

    她们显然也会错了意,不过却并不排斥。

    因为在,她们的身子本身就是货物。

    比如昨夜在天厅之中,如果有人看上了她们,直接可以带人去第八层的卧室要了她们冰清玉洁的身子,不用付出任何的代价,因为能够出现在天厅之中的都是想要网罗的天才,一两个女弟子的贞洁换取这些人的好感,在看来非常的划算。

    如果非要失去作为一个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的话,那像是周良这样翩翩佳公子,显然是无奈之下的最好的选择。

    相比之下,婉容和红香都觉得,自己要比其他一些的女弟子幸运多了。

    周良却没有想那么多,点头道:“好,这件礼物我收下了,替我谢谢贵主人。”

    倚翠大喜,又说了几句,这才转身回去覆命,心中也有几分轻松。

    一开始她还担心这个青衣少年对女人不感兴趣所以会坚决不收,自己无法向主人交代,没想到居然这么顺利,呵呵,这样就好,说明这个青衣少年并非是毫无破绽弱点,起码也是一个好色之徒,对于喜好女色的天才,怡红院有的是办法将其拿下。

    ……

    走城中走了片刻,到了两人之前所住的客栈。

    周良转身,看着身后一直跟着的两个女子,道:“好了,就到这里,我们也该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