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10章 后厅
    一位白衣如雪的剑客横眉怒目,拍案而起,反手抽出腰间的飞剑,剑气匹练寒光犹如洪水一般泄出来,他随手一挥,一道剑风斩过,十几个吵闹叫嚣最欢的人,直接被一剑斩飞,从天厅两侧的窗户之中飞出去,坠入了数百米高空之下的河水里。』天籁小说Ww『W.⒉

    有资格出现在天厅之中的年轻俊彦,实力最低也都是道宗级别的高手,来历显赫,身份尊贵,却被这白衣剑客一剑斩飞十几个,这等实力和气魄,当真是一时无双。

    好剑法!

    周良眼睛一亮。

    刚才这人的拔剑之术和剑式,确实极有意思。

    那一剑犹如羚羊挂角,蕴含道韵,极为不俗。

    周良第一眼看过,只觉得深奥无比,闭上眼睛在脑海之中演化,逐渐捕捉到了那一丝灵光。

    他是“阴阳镜像体”,对于刀法剑式,最为敏感,一眼看过去,就能辨别优劣。

    且在“万灵战场”之中进入“临仙摘星阁”,阅尽了上古最基础的刀诀和剑诀,周良的眼光见识远同龄人,可算得上是大师级的存在,就算是极为高深的剑诀刀诀,也可以衍化还原出其中奥义。

    “哈哈哈,好啊!白剑郎君好大的气魄,你的斩天拔剑之术,又有精进啊!”不远处另一个年轻人笑了起来。

    这人却是一身黑衣,和白衣剑客形成了鲜明的黑白对比。

    他盘膝坐在黄金矮桌跟前,膝盖上放着一个黑色布包,他轻轻地解开布包,从其中取出三截一米长短的黑色法器,稍微组合,变成了一柄黑色长枪,枪身缠着蛇纹,造型极为奇特,竟然是两头都有枪尖。

    “道宗境四层之下的,都滚出去吧!免得自误,留下丢人。”黑衣年轻人面目削瘦,组合成为法器之后,极为精悍,霸道十足地道。

    “好大的口气,你……”有人不忿。

    但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认出了这柄黑色双尖枪的来历,想到了一个名字,顿时吓得脸色煞白,倒吸一口冷气,什么也不敢说,悻悻地起身离开了天厅。

    “哈哈,要清场吗?也好,我早就嫌太吵了,让那些实力不够的废物都滚出去,只有真正的天才,才配得上继续留在这里。”有人大笑。

    这是一个披头散的年轻人。

    他穿着极为普通,看起来有些邋遢,赤脚,一条长裤脚踝部位磨得破碎,露出了下面长满了密密麻麻黑毛的小腿,他豪放不羁,风卷残云一般地将黄金矮桌上的美酒佳肴,吃了个精光,满手满嘴都是油腻,随意地在破衣服上抹了抹,伸着懒腰。

    “你这个叫花子也敢说这种话,找死……”有人大怒地骂道。

    话音未落。

    砰!

    一声轻响,喀拉拉一声。

    这人胸前塌陷下去一大片,显然是胸骨全部都折断了,犹如断了线的纸鸢一般飞跌出去,掉进了下方的河水之中。

    “这家伙倒霉,居然没有认出“混元霹雳掌”成昆。”有人悄悄嘀咕,然后如避魔神一般,第一时间转身离开。

    连续出现了这种打斗的场面,天厅之中顿时乱成一团。

    但却没有“怡红院”的人出来阻止,那位站在金台之上的美丽女子倚翠也一语不,笑盈盈地看着眼前生的一切,很显然到了这个时候,比斗是被允许的。

    一些自认为实力不够的天才,最终悻悻地离开。

    实在见不到红怡仙子也无所谓,没有必要冒险。

    反正在之前的品芳会上,他们都一掷千金买到了自己感兴趣的女人,各大花船的花魁纵然比不上红怡仙子,但毕竟是实实在在的极品尤物,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转眼之间,天厅大厅之中,就只剩下了不到十个人。

    周良没有离开。

    他没有离开的原因,并非是想要见那红怡仙子,而是因为济癫也没有走。

    周良不知道这个花和尚在打什么主意,不过他愿意留下来看看。

    “恩?看起来自命不凡的人,还真的不少啊!”披头散的邋遢年轻人“混元霹雳掌”成昆,在四面还未离开的人身上扫视了一圈,最终目光落在了周良的身上。

    他笑嘻嘻地盯住了周良,略带一丝怜悯地摇头道:“小家伙,一掌击飞孙协志那种小角色,其实是很可怜的战绩,并没有多大的说服力,看你细皮嫩肉,还是乖乖地滚吧!免得我动手,你可就要伤筋动骨了。”

    原来之前被周良击败的黑年轻人,叫做孙协志。

    周良缓缓地站起来,也不说话,突然一拳击出。

    顿时紫气弥漫,一条紫色龙形光焰从周良拳头呼啸****而出。

    成昆面色一变,一双手掌顿时变得猩红如血,大喝一声,一掌拍出。

    一个猩红色的大掌印,犹如血块凝结而成,悍然轰出。

    掌印撞击在紫色龙形拳焰之上,顿时轰隆一声爆开开来,天厅之中顿时劲气大作,猩红色的劲气犹如血液一般四散。

    成昆笑容凝固。

    那紫色龙形拳劲余力不帅,竟是直接朝着他轰击过来,劲风铺面,只觉得一股犹如山岳一般的可怕气息碾压过来,沛然莫御,仓促之间,他怒吼着连连派出几记“混元霹雳掌”,可还是无法抵御,身体有人被铁锤击中,顿时被击的离地飞出……

    “呃……噗!”他连连后退了十几步,才勉强站稳,喉头一甜,张口喷出一口血箭。

    周良静静地看着他,一字一句地道:“刚才这一拳,有说服力吧?”

    众人相顾骇然。

    “混元霹雳掌”成昆是最近崛起的一名少年天才,无人知道他的来历,实力却十分恐怖,一双肉掌堪比道器利器,力大无穷,出手狠毒,击败过无数高手,还未曾听说他败在谁的手中,被看做是方圆数十国之内可以排进前五十的天才。

    在今晚天厅之中,成昆也绝对可以进入前十,是一个极为棘手的角色。

    谁知道这青衣少年只是随手一拳,就将成昆击的倒飞呕血。

    这少年是谁?

    从哪里冒出来的?

    白衣剑客和黑衣削瘦年轻人的目光,一时都集中到了周良的身上,露出惊讶目光,神色变幻,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远处的金台之上,绝美女子倚翠一双妙目,也在周良身上久久停留,显然是被大为震撼。

    “好强的实力,这青衣少年到底是什么来路?居然强横如斯?这回连主人也都看走眼了,成昆也是被看好的人选之一,在他面前却不堪一击……此子绝对要重视,说不定组织能从他的身上,大有收获。”

    倚翠心中震惊。

    她悄悄对站在厅外的一位女修真者做了个手势。

    后者赶紧转身离开,像是去汇报什么了。

    大厅之中。

    “好,好,真是想不到,我这一回踢到了铁板,我认栽了,书生,你留下个名号来,好让我知道,到底是栽到了什么人的手中。”成昆目光阴狠,死死地盯着周良。

    “北域,周良。”声音清朗。

    成昆闻言一愣。

    这个名字前所未闻。

    不过既然是从北域而来,那就不是中域高手了,当下冷笑一声,道:“好,这个名字我记住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早晚有一日,我会再来讨教。”

    说完,身形一晃,竟是直接化作流光离开了。

    以他这等名气和身份,既然败的如此干脆,就等于是丧失了继续竞争的资格,自然也没有脸面继续留在这里了。

    周良缓缓地坐回到原地,不再理会众人。

    身边两个女修真者婉容和红香,这个时候依旧难以掩饰自己脸上的震惊之色。

    尤其是女修真者领之一的婉容,娇艳红润的嘴巴张成了一个大大的o型,心中的震撼简直难以言表。

    她之前就因为小看周良犯下了大错,原本以为周良击败孙协志已经是很不可思议了,现在看来,那只不过是周良实力的冰山一角而已,这个看似温和谦润的青衣少年,实力当真是深不可测。

    幸好自己已经得到了他的原谅,否则今日只怕不仅仅是死那么简单了。

    两人加小心翼翼地侍奉周良更了。

    其他人的目光,也从周良的身上移开。

    经此一战,周良强横的实力,已经赢得了一个其他人的认同,没有人愿意去招惹这样一个狠角色。

    此时大厅之中还剩下九个人,必须再淘汰四人,剩下的五人才有资格进入后厅之中。

    “和尚,你也要留下来吗?”一位实力在道宗境四层境界的高手,盯上了吃相堪比之前“混元霹雳掌”成昆模样的济癫,语气不善。

    “阿弥陀佛!”济癫咏了一声佛号,道:“众生之相皆如一,红粉亦是骷髅,你们看得,小僧自然也看得。”

    他说这话的时候,浑身梵文字符若隐若现,一座模糊的佛陀金身虚影在身后,众人只觉得一瞬间心中善念大盛,不由自主地想到昔日许多憾事,不由得心生悲怆,竟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愫,只觉得那佛陀金身仿佛犹如仙人一般,几乎就要下跪膜拜。

    “哼!”白衣剑客冷哼一声,才从幻境的边缘清醒过来。

    下一瞬间佛陀消失,金光梵文字符消散。

    在场之人皆尽大骇,看向济癫的目光之中含着敬畏。

    这个英俊如玉的僧人简直犹如妖怪一般,随口几句话,就可以引动操控众人情绪,这等神通,太过可怕。

    再也没有人去招惹这个妖僧。

    接下来的事情和周良无关。

    一番比斗之后,最终又有四人离开。

    最终白衣剑客、黑衣长枪削瘦年轻人、周良、济癫还有一位身穿华服、手持折扇、个子不高,比周良和济癫还要英俊,几乎可以用美丽来形容的年轻人,总共五个人,得到了进入后厅的机会。

    “诸位少侠,都是人中之龙,相信红怡仙子会很有兴趣见到诸位,请吧!”

    角色美女倚翠从金台上走下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带着几人朝天厅之后的环廊深处走去。

    周良却始终坐在黄金矮桌面前没有动。

    “咦?周公子是还没有吃饱吗?放心吧!后厅之中宴席上的美食,可比这里要精致了许多哦!”看到周良没动,倚翠一愣之后,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

    周良摇头道:“我只是陪朋友来而已,并不想进入后厅。”

    其他人看着周良的目光,顿时如同看着怪物一般。

    开什么玩笑,都到这一步了,你突然说根本没有兴趣去后厅,那你之前表现的那么高调干嘛?尤其是最后一个在比斗之中输掉的天才,岂不是太冤了?你要是早说,他还可以得到一个千金难买的机会呢!

    倚翠一愣之后,看着周良的目光之中,就多了一分玩味。

    这个青衣少年不会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吧?

    这少年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引起红怡的主意,引起红怡的好奇心?

    不过这可是打错了主意,红怡的身份何等尊贵,经历何等丰富,要是被这么拙劣的把戏就吸引,那“怡红院”这些年来的所有心血,岂不是白费了?这少年虽然实力不俗,但是想法却太简单了。

    “周公子,你还是随奴家一起去吧!红怡仙子的耐心,可真的不是很好呢!”倚翠隐晦地提醒,也算是留了面子。

    周良微微一笑,道:“无妨,我的耐心很好,等我朋友出来了,我就会离开。”

    倚翠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不快,面无表情地道:“既然如此,那就请周公子在这里等吧!”

    济癫哈哈大笑。

    其他人在倚翠的带领之下,消失在了大厅之中。

    “公子为什么不跟着去后厅,红怡仙子堪称绝色佳人,在整个中域的女修真者之中,也可以排进前十,又是“鸳鸯玉体”,要是能够娶她为妻,不仅可以得到“怡红院”的势力支持,亦有机会修成为至尊,这样财色兼得的好事,可是天下少有呢!”

    婉容好心地提醒道。

    “公子莫非是欲擒故纵?”红香试探着问道。

    周良看着眼前这两张充满了八卦**的脸,摇头道:“天下绝色的美丽女子多了,难道见一个就要娶一个吗?“鸳鸯玉体”双修的确是妙处无穷,但毕竟是外力,不如自己勤修苦练来的踏实,更何况……”说到这里,周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温柔笑容,道:“更何况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