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09章 浅薄之辈
    周良没有直接张口,而是伸手接过,这才饮下。天籁小』说WwW.⒉

    很快周良身前黄金桌上面所有的美酒佳肴,都被重新换过,之前那黑年轻人留下的一切东西都被撤走,连黄金桌都换成了新的,一切都考虑的非常周到。

    之前那个被黑年轻人肆意轻薄的女修士,也身躯微微颤抖低着头静静地坐在旁边,等待着命运的宣判。

    按照以往的情形来看,能够坐在天厅之中的少年英才,无一不是实力高深心高气傲的人,像是她这种已经被黑年轻人恣意轻薄过的侍者,就算并未真的生关系依旧是处子身,也会被视为不洁,会被要求换掉。

    一入怡红院,便不是己身。

    多少女童进入怡红院,接受修真以及其他各种训练数十年,十淘汰七八,最后甄选出来的色艺双绝的女子,才有资格坐在今晚的天厅侍奉贵客,若是此时被赶出去,那日后命运,就会和最下层地阁之中的舞姬一般,成为人尽可夫、不得不曲己逢迎,沦为真正的烟花女子。

    “你来为我分肉。”周良指了指桌上一大块完整的金黄灵肉。

    这女子一愣,旋即明白过来什么,顿时喜出望外,连忙拿起黄金桌上的一对精致的银刀,一点一点地将那块金黄灵肉分割开来,分为大小完全一致的肉块,小心翼翼地涂抹好酱料,以木签穿着,送到周良的嘴边。

    她明白,这意味着自己还可以继续留在天厅了。

    命运,只在身边这青衣如玉的少年一念之间,生了天差地远的改变。

    “红香妹妹,你可是遇到好人了呢!还不好好谢谢贵客。”一边婉容笑嘻嘻地道。

    “容姐姐说的是。”少女闻言,跪立在周良身边,盈盈弯腰,诚恳地道:“奴家红香,多谢公子。”

    周良点点头,也不说话。

    到了这个时候,周良早就看明白了许多关窍。

    这个九天玄女金船的背后势力“怡红院”,可谓是相当的恐怖,手段也很凶狠残酷,也不知道从哪里搜罗了这么多的绝色美女,培养训练,一个个精致的就像是完美的瓷器一般,却又绝对服从。

    可怜这样的色艺双绝的美女,若是放在大燕修真国,当真是各大门派的明珠,更会成为无数天才修真者们争相追捧的仙女,可是现在,她们却像是货物一般被使用,尽管有着不俗的实力,却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

    一时之间,周良也不由得为这些美丽的女孩子感到惋惜。

    “已经一个多时辰了,为什么今年的品芳会还不开始?”又有人忍不住大声问道。

    “是啊!我们来这里,可是冲着红怡仙子来的,若是只让这些胭脂俗粉来敷衍,那你们“怡红院”可就太目中无人了吧?”

    “本公子很忙,请红怡姑娘快快出来吧!”

    “嘿嘿,怡红院的架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啊!”

    “已经过了既定的时间,为什么还不开始。”

    一人带头,天厅大厅里顿时一片吵闹。

    很多人都嚷了起来,看着远处那戏台的目光,变得更加炙热了起来。

    “诸位少侠,请稍安勿躁,品芳会马上就开始,这次之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是因为“怡红院”还为大家准备了一份大礼,保证让大家都满意。”一个贵气飘渺且十分威严的女声,在每个人的耳畔清晰地响起,就仿佛是有人在耳边诉说一般。

    周良心中微微一凛。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高手,实力高深莫测,以自己的实力,居然无法捕捉,这声音到底来自于哪里。

    这个声音一出,天厅之中逐渐安静了下来。

    “红怡姐姐,是“怡红院”的下一代传人,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美貌,修真天赋更是卓绝,据说早已经是道宗之境的高手了,这几年过去,入圣也不是没有可能。”婉容乖巧地坐在周良的身边,一边斟酒,一边眉目含笑地解释道:“最难得的是,传闻红怡姐姐身具圣贤血脉,是极为罕见的“鸳鸯玉体”,若是与男子双修,一日可抵得上平日数月苦修,神妙无比呢!”

    周良闻言,心中也是一惊。

    “鸳鸯玉体”?

    还有这种体质?

    若是娶到这样的女子,那简直等于是在修炼之中开了挂?

    不但可以拥美遨游天下,甚至只要时间足够资质不俗,还有可能冲击至尊之位,这样的血脉肢体,别说是个女人,就算是一头母猪,只怕也会有人与之双修吧?

    这“怡红院”当真是不俗。

    周良自忖,看来自己之前在大燕修真国是孤陋寡闻了,今夜之前,居然从未听过“怡红院”这个名字,现在看来,能够找到这种体质的仙子,“怡红院”绝对不简单,是怕也是中域一大势力呢!

    怪不得今夜有如此之多的年轻俊彦出现在天厅大厅,这才合理嘛!

    否则如果仅仅是为了一个女子,哪怕她容颜绝世,是天下第一美人,也不可能让如此之多脾气怪异的道宗天才齐聚一堂。

    说话之间,九天玄女金船突然离开水面,凌空飞了起来,犹如神仙战舰一般,缓缓地漂浮在楚河之上的虚空。

    金船船身闪烁光芒,道纹纹络若隐若现,释放出奇异的漂浮之力,将这庞然大物托了起来,一双双大桨在空中摆动,搅动空气犹如推动水流一般,带着金船平稳地游荡。

    天厅顶层的穹顶,无声无息地自动撤去,无限星光洒落。

    坐在天厅之中,抬头看去,一片浩瀚星空,一轮弯月犹如弯月挂在青色的天外,极为美丽,尤其是坐在这飞翔金船之上,就仿佛是徜徉在无尽星河之中一般,美不胜收。

    此时,终于有人出现在了远处的金台上。

    是一位身穿黑色紧身裙,长如云,肌肤如雪,明媚皓齿,气质绝佳的美丽女子,这是今晚出现的第一个不走制服诱惑路线的女人,气质飘渺,犹如月宫之中的仙子一般。

    就算周良见惯了美女,却也不由得赞叹。

    “倚翠姐姐,真的是越来越漂亮了呢!”婉容注意到了周良的目光,揶揄地笑道:“以公子的实力人品,若是有意,稍后品芳会结束之后,只需付出稍许代价,就可以成为倚翠姐姐入幕之宾哦,她可也是血脉之体呢!”

    旁边的红香却像是一只羞涩胆怯的小武兔一般,一句话都不敢说,只是温柔细心地为周良调制美食。

    周良没有说话。

    回头看时,济癫在斜后方,挽起袈裟衣袖,双手捧着一块硕大的烤兽腿奋力地啃着,这和尚抬头对周良笑了笑。

    周良顿时嘴角抽搐,第一时间回过头来,一副我不认识他的表情。

    天厅之中在那叫做倚翠的角色女子出现之后,顿时喧哗了起来。

    有人在大声地起哄,场面极为火爆。

    然后就有一些紫色极为出众的女孩子,挨个被送上台,任人评论开价。

    这些女孩子是来自于楚河之畔其他各大花船和青楼的清倌人,都是一时绝色,柔弱的样子令人疼惜,不过和张馥、李露儿和馨兰这些女子比起来,始终差了点什么,周良看了一阵,就觉得无趣,干脆闭目不理,开始温润道家真气修炼。

    婉容和红香对此也并未惊讶。

    因为大厅之中起哄喧哗大声评头论足的人不少,而闭目眼神不屑一顾的人,也不少。

    有很多资质绝世、自诩甚高的天才,眼光很高,他们从各方赶来,只是为了“鸳鸯玉体”,又怎么会关注这些胭脂俗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良被一阵如雷般的喧哗之声惊醒。

    却见远处金台上,之前所有的女子都已经不见,只剩下叫做倚翠的美丽少女。

    而在她身边,才是今晚的主角。

    一个笼罩在银色混沌氤氲之气中的窈窕身影若隐若现,仿佛是半透明的存在一般,静静站立。

    天厅之中,大多数的年轻天才们,已经站起来朝着金台围聚了过去。

    周良目光落在那半透明的身影之上,心中也是震撼无比。

    缭绕在这身影周围的银色氤氲,当真蕴含着一丝丝的混沌气息,这实在是太惊人了,混沌之气乃是足以和天道之力并驾齐驱的至尊力量,竟然缭绕在这半透明身影旁边,难道这人是一位大帝不成?

    “那位就是红怡姑娘了。”婉容眼眸之中有些艳羡。

    如果自己能够拥有那样的体质和天赋,现在也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了吧?

    周良瞳孔微缩,凝聚目力仔细观察。

    他悄无声息地释放出了灵识,《圣》的第六感也毫无保留地张开,无声无息地朝着远处金台之上的那位混沌身影弥漫过去。

    以周良如今的灵识修为,就算是道尊级别的高手,也很难察觉。

    可是他很快就惊讶地现,自己的灵识居然无法靠近到那半透明身影一米之内,仿佛是被某种神秘力量给遮挡住了一般。

    “身具混沌之气,这“鸳鸯玉体”有些诡异啊!”

    周良暗叹。

    “这个女孩子不一般。”脑海之中,响起了阴阳老人的声音。

    周良心中一动:“前辈可是看出来了什么?”

    “具有混沌之形,并非是混沌真意,也算是了不得了,日后修为不可限量,男子如果和她双修,或许可得她体内的仙灵力量,进境自然是极快,不过,她自己得到的好处,远比男方要多出许多……怎么?小周良,你心动了?”阴阳老人调侃道。

    周良摇头。

    他心中并无丝毫的旖念。

    他如今已经是一身桃花,沾惹了好几段情缘,不想再和别的女孩子生交集。

    “很好,你有这份意志,再好不过了,你已经是“阴阳镜像体”,日后前途无量,何必借助别人?何况所谓的双修,终究是窃阴阳之法,属于邪路,你要走的乃是大帝之路,不必依靠这些小道伎俩。”阴阳老人再度出声。

    顿了顿,阴阳老人又道:“这女人尽管只是身具混沌之形,并无混沌之意,但也算是来历不俗,我看她身后的势力也极为不俗,你一定要留意,她很有可能是日后将与你争夺那一丝天地机缘的对手之一。”

    周良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却在这个时候,远处金台之上,那混沌氤氲笼罩之下的半透明身影,低声在倚翠耳边说了几句什么,然后转身袅袅离开。

    “诸位少侠,红怡仙子已经见过各位,接下来她在后厅备下盛宴,等待真正的有缘之人出现,只是后厅房间狭小,只能容纳五人,诸位可自行推举出五位最卓绝的代表,进入后厅一聚。”金台之上,绝色美女倚翠笑盈盈地道。

    “哎?这是什么意思啊?我等还未见到红怡姑娘的真容,这就走了?”

    “我等千里迢迢来到这里,红怡仙子居然如此无礼,这么多人只允许五人见真容,架子也太大了吧?”

    ““怡红院”真是越来越不会做事了呢!居然如此怠慢我们!”

    “嘿嘿,我看还是让红怡仙子回来吧!”

    一时之间,天厅之中有人大呼,表示不满。

    倚翠的话表面上听着好听,实际上却是在告诉在场所有人,你们之中,只有那么五个人才有资格近距离见到“红怡仙子”,其他人实力还差的太远太远,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至于所谓的推选五个人,简直就是在明示在场众人,赶紧开打吧!只有实力最强的人,才有资格。

    周良突然觉得这“怡红院”做事,真的冰冷直接,目的性非常明显。

    他不喜欢这种做事风格。

    天厅大厅里的吵闹喧哗之声更大了。

    就在这时——

    “哼,一群浅薄之辈,吵吵嚷嚷,如低贱的市井之徒一般,也配见红怡仙子的真容?都给我滚!”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

    一位白衣如雪的剑客横眉怒目,拍案而起,反手抽出腰间的飞剑,剑气匹练寒光犹如洪水一般泄出来,他随手一挥,一道剑风斩过,十几个吵闹叫嚣最欢的人,直接被一剑斩飞,从天厅两侧的窗户之中飞出去,坠入了数百米高空之下的河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