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07章 走错地方
    “两位是外地来的吧?这可巧了,今夜是“楚城”十大消金窟大比花魁的日子,下面那艘九天玄女金船,乃是中域最大的青楼“怡红院”的第一金船,其中汇集了楚河之畔所有青楼妓院最出色的姑娘,还有各大势力努力培养出来的清倌人……这艘金船,是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之地,就算是楚城之外的其他大城,也有不少人专程赶来,就是为了能够一睹今日群芳绽放的风采。『天  籁小说WwW.⒉”

    周良点点头。

    原来如此。

    以前这样的事情只在故事里听,没想到今日居然亲眼看到了,还真的是别有一番风味,由此也可见,中域绝对是比北域要繁华无数倍,即便是在北域有名的大城“黑日之城”之中,周良也未曾见到如此奢靡的场面。

    只希望中域人族的意志,还未被这样纸醉金迷的场面所腐蚀。

    就在这时,下面突然又生了变化。

    一阵阵疯狂的吼叫喧哗,原本就已经十分拥挤的码头,突然犹如微热的油锅里被撒了一把盐一般,顿时变得更加疯狂,人群不可遏止地沸腾了起来,人挤人,人头耸动,怒骂惊呼之声此起彼伏,有人活生生地被挤进了水里,就连之前那些维持秩序的修真者,也有不少掉入了水中,场面混乱。

    “恩?”

    周良惊讶地看到,远处一个白色车队缓缓地驶来。

    车队前面,总共大约有二十位骑兵,清一色白衣白裙,都是二八年华的少女穿着男式道袍,外罩套甲,女扮男装,极为娇俏,英气勃勃,簇拥着一亮华盖白纱的马车缓缓而来。

    令周良心惊的是,这二十个女扮男装的少女,非但一个个肤白如雪,相貌绝美,一身实力也丝毫不低,竟然全部都是道皇境六层的高手,胯下战马也是清一色雪白狮子兽,一马值万金。

    这一行人,犹如月夜之中巡视人间的仙子一般,不带丝毫烟火气息。

    原本无比喧闹嘈杂的人群,在这一行人现身的瞬间,骤然变得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闭气凝神静悄悄不出丝毫的声音,在马车队到来之前,都主动地让开了一条道路,任由车队通过。

    这场面十分诡异,就像电影直播之中有人突然按下了静音键一般,所有人的目光,都直勾勾炙热地投向了那华盖白纱,仿佛要以目光撕碎白纱,看透里面的一切一般。

    周良目力如刀,隐约可以看到,白纱后面,静静地坐着的,是一位恬静如画的白衣女子。

    在同一时间,仿佛是感应到了周良的目光一般,坐在白纱帐之后的女子,微微抬头,一双眸子犹如暗夜星辰一般,迎上了周良的目光。

    只是透过白纱这么惊魂一瞥,周良就已经禁不住一阵心惊肉跳口干舌燥,一种奇异的感觉,犹如电流一般瞬间流窜他的全身。

    他第一时间运转《圣》,驱散了心中的旖念,脑海终于恢复了清明,暗道一声好险,那一瞬间,自己几乎灵魂失守,神魂沦陷,陷入到那种可怕的幻境之中。

    那白衣女子,竟然是一个极为罕见的高手。

    一直坐在对面出神地看着下面场景的济癫,也轻轻咦了一声。

    “有点儿意思。”济癫微笑,起身道:“伙计,结账吧!”又笑着对周良道:“小僧欲到那九天玄女金船上一游,不知道周施主可愿意一同前往?”

    和尚上花船?

    周良看济癫的神色,不像是在开玩笑。

    低头再看的时候,周良现下方那白色马车一行,最终一直驶出码头,驶过了水面,如履平地一般,不带起一丝波纹,踏波而行,最终进入了那金船之中,心中一动,点点头,道:“也好,去见见世面。”

    两人起身,小银猴却还趴在桌子上狼吞虎咽。

    这里的食材烹饪精致无比,远北域,馋猴已经吃了足足十多人的饭量,几乎将整个酒楼的菜肴都吃了一遍,却还意犹未尽。

    “算了,你还是留在这里继续吃吧!”周良摇头,顺手又丢给那店掌柜一块高品灵石,道:“这灵猴想吃什么,尽管上,一直吃到它吃不动为止。”

    “嘿,够意思,猴对你的好感稍微多了一些。”小银猴竖起了自己的猴爪子满意地笑。

    一边店掌柜却是有些瞠目结舌地看着周良和济癫下了楼,仍然忍不住直咂舌。

    自己这家酒楼,在楚河之畔也算是有名的地方,一顿饭吃掉数千金也别不少见,更接待过不知道多少奇奇怪怪的来往贵客,但像是今天这样,随手掷出一块高品灵石任由一只看来蠢笨的宠物猴随便胡吃海塞的人,还真的是第一次见。

    “嘿,楞什么楞,还不快去为猴爷上菜?把你们店里最贵的菜,统统给猴爷再上一遍,记住,不吃好的,只吃贵的。”小银猴呲着小奶牙对店掌柜大吼。

    “是是是,请稍等。”店掌柜立刻吩咐伙计去做。

    真是一只奇怪的灵猴啊!不但会说话,还这么能吃,从一开始到现在,这只灵猴吃掉的东西,只怕喂一头大象也早就被撑死了吧!

    ……

    ……

    “你们两个,干什么的?站住站住。”守在码头边的修士大喝。

    周良和济癫来带金船之前,立刻被拦住。

    不过济癫却恍若未闻,不紧不慢地朝前走去,那几个修士大怒,伸手去拦,却拦了个空,扭头看时,两人像是影子一般轻松地越过人群,已经踏上了舢板。

    “该死,有人闯楼,抓住他们!”修士头领大怒。

    却在这时——

    “退下,让这两位贵客上船吧!”一个甜糯的女声,从九天玄女金船之上传下来的。

    一众维护秩序的修士立刻哗啦啦退了下去。

    周良和济癫也不以为意,踏上舢板,身形只是一闪,就来到了金船的甲板之上,一阵沁人心脾的馨香传来,眼前一片金碧辉煌,瞬间仿佛是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般。

    周良回头看去,不远处码头上的吵闹喧哗嘶喊,完全被隔绝,一丝杂音也传不进来。

    “两位贵客,这边请。”一个身穿白色紧身道袍的妙龄美貌女子,第一时间含笑出现,弯腰邀请引路。

    这女子也是一位先天高手,肤白如雪,眉目如画,气息典雅,身穿道袍显得极为英气,给人一种别样的诱惑,而紧身道袍也将她全身凹凸勾勒出来,仅仅是看背影,都会让许多男人如痴如醉。

    顺着甲板往前走了大约二十多米,便是一个类似于水榭环廊的阁道。

    这里依旧是金碧辉煌,船上楼阁造型精巧,细致入微,无一不是出自于大师手臂,篆刻着各种各样的精巧图案,人鸟鱼虫,极富韵意,犹如仙境般,在周围金色氤氲之光的照射下,仿佛是活了一般,缓缓地游动。

    济癫始终面带一丝微笑,不停地在四面打量。

    以他一身袈裟,头顶结疤的僧人模样,出现在这种场合的确是有些刺眼,偶尔也会有其他人对着济癫指指点点,但这位极乐佛宗的年轻僧人却仿若未闻一般,始终面色平静祥和。

    周良仔细打量四周,暗暗心惊。

    这艘金船,实际上是一座巨型宝器,几乎船身之上的每一寸地方,都烙印着极不易察觉的道纹,而且都是极为高深的高等道纹,蕴含伟力,除此之外,楼阁环廊之间,几乎每一步都设有机关陷阱,一旦被触,将会瞬间封锁整个巨船,道宗之下的实力,根本别想挪动一步。

    “这样一艘宝船的价值,只怕已经抵得上心云宗无数年的积淀了。”

    周良暗叹。

    真的是大开眼界。

    外面天地的精彩,远自己的想象。

    怪不得以前许多修真国的修真者,都将大燕修真国称作是蛮乡,从这个层面来看,他们倒也真的没有说错。

    金船上人影重重,至少怕有上千人。

    运出隐约有女子的笑声和男人的高谈阔论之声传来,远处高阁有白衣女子翩翩起舞,银雾缭绕,窈窕之躯宛若仙子,来往遇到的人,也都是气质不俗。

    这虽然是一艘青楼花船,但内里的景象,却并不相识之前想象的那样**奢华,反而有些清新典雅。

    “两位贵客,已经到了,请吧!”前面带路的女修士将周良两人引进了一个数百平方米的大厅之前。

    “多谢女施主。”济癫点点头,随手递给这女子一枚高品灵石,竟是一副极为老练自然的神态,周良真的怀疑,他应该不是第一次来到这种风月场所了。

    年轻女修士微笑着道谢,这才转身离去。

    周良抬眼打量。

    眼前是一座华丽的大厅。

    大厅中央的舞池里面,六位身披银纱,美貌无比的妙龄女子,正在翩翩起舞,姿势缭绕,犹如玄女在月夜舞蹈一般,而在舞池的南面,却是三排整齐的类似于青铜编钟的乐器,高低坐着十几位鹅黄色宫装纱裙、髻高耸的女乐师,正在专心地奏乐。

    舞姬和乐师,都是极为年轻的少女,容貌出色。

    而在舞池其它三面,都摆放着精致的桌椅,上面摆满了各色美味佳肴,散出诱人的香味,坐满了各色各样的人,有老有少,每个人实力都极为不俗,最低也在先天之上,锦衣华服,觥筹交错,一边品酒一边欣赏歌舞。

    在大厅外面上方,挂着一个金色牌匾,上面写着——

    人厅。

    看来这处大厅名为“人厅”。

    大厅里还剩下最后不足十个座位,济癫大刺刺地走进去,找了一个空位坐了下来,他一身僧人的打扮,一现身顿时吸引了无数目光,引起一片低声议论之声,其他人指指点点。

    周良略微犹豫了一下,也走进去,坐在了济癫旁边的位置。

    “哈哈哈,这年头真的是奇了,一个顶着戒疤的秃驴,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书生,也敢踏上今夜的金船,啊哈哈。”对面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年轻人,一脸的盛气凌人,阴阳怪气的道。

    济癫端起身前桌上的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也不说话。

    周良也不想节外生枝,反正明天就要离开“楚城”,没必要和这种绣花枕头一包草的东西较真。

    谁知道这年轻人看到周良和济癫没有反应,还以为怯了,越得意起来,哈哈大笑,道:“秃驴,你既上花船,又喝花酒,这么***你家佛祖知道吗?”

    其他人也都哈哈大笑。

    济癫一杯酒一饮而尽,面色不变,缓缓地放下酒杯,一副极为陶醉的样子。

    下一瞬间,他突然呼出一口酒气,整个大厅之中,顿时充满了酒香。

    奇怪的事情生了。

    济癫吹出去的酒气凝而不散,飞射出去老远。

    “啊……”对面那阴阳怪气的年轻人,被这酒气吹过,突然惊呼一声,仿佛是被一柄无形的大铁锤击中一般,身不由己地离地而起,跌出窗户,噗通一声直接坠船掉进了冰冷的江水之中。

    大厅之中的各种笑声,顿时戛然而止。

    无数道目光都愣愣地看着济癫,有些畏惧。

    刚才那年轻人乃是道皇境三层的高手,居然被一口气直接吹飞?

    这个年轻俊秀如妖的和尚,实力也未免太可怕了吧?

    “好酒。”济癫微笑,目光在大厅里扫过,之前那些嘲笑了济癫和周良的人,顿时将头都埋低,不敢和这个实力惊人的妖孽和尚对视。

    而舞池之中,那些窈窕舞姬却仿佛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生一般,依旧舞姿曼妙诱人。

    济癫哈哈一笑,站起身来,道:“走吧!周兄弟,咱们走错地方了,不该坐在这里。”

    周良还以为他后悔来到这等风月场所,谁知道济癫接下来却继续说道:“人厅,呵呵,天地人三才,人居最末,看来应该是这花船上最低等的厅位了,在这里是看不到那个女人的,我们换个地方吧!”

    周良额头顿时一片黑线。

    就在这时,一串脚步声响起。

    大厅外面,突然进来几个白袍修士,依旧是女扮男装的妙龄女子。

    为一位女修真者,气质要比之前带路那位出尘很多,容貌更是精致,简直堪称是绝色,虽然并未刻意显示,但周良还是刻意感知出来,这女修真者的实力,居然达到了巅峰道皇,不可小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