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06章 大比花魁
    周良还想要再问什么,周胜男却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一般,摆摆手,道:“好了,该知道的你终究会知道,不该知道的,你问我也不会告诉你,这次就这样了,下次有事,直接出示“裁决律令”,来玄武帝宫找我……对了,你这只小灵猴,看起来挺可爱,能借给我捏几天吗?”

    捏几天?

    小银猴一听这话,顿时像是疯了一样疯狂地挣扎起来。天籁小说Ww』W.』⒉

    周良看它这样子,知道这个玩笑开不得,连忙道:“它太顽劣,经常惹事,跟在我身边野惯了……”

    “好了好了,说着多不就是不愿意借嘛!算了,我也不夺人所好了。”周胜男像是个负气的小女孩一般,气哼哼地跺脚,终于松开手把小银猴放了。

    “猴呜!”

    在周胜男指尖松开的瞬间,小银猴出一声惊魂未定的尖叫,如脱缰的野狗一般,咻地一声,化作一道流光,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度之快,绝对是它有史以来最极的一次。

    周胜男咯咯咯娇笑。

    她是个女魔头,喜怒不定,极致魅惑。

    记得周良第一次见她,在那大殿之中,红粉屏障上有春宫图幻象,身边还跟着数十个穿着暴露的极为美貌的莺莺燕燕少女,仿佛是游走在红尘之中的风尘女子一般,令人摸不清她的品性,但对周良的关系,却是极为真实的。

    “小家伙,此间事了,接下来你要去哪里?”周胜男对于周良明显非常感兴趣。

    周良坦然道:“我想去南域。”

    “南域?哦,是了,你要去找你哪位失踪的妹妹,对吗?”周胜男若有所思。

    周良心中一震,讶然道:“监察长老也知道我妹妹在南域?您对我这么了解,也姓周,到底是不是……”周良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种种迹象表明,周胜男和自己之间,一定有某种关系。

    “你想知道,我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周胜男似笑非笑地看着周良。

    “是。”周良肯定地点头。

    可周胜男最终还是微微摇头,道:“现在还不到告诉你的时候,终有一日,你会明白……你想去南域,也好,出去见识见识外域风光,平静的水面,锻炼不出优秀的水手,你日后想要完成自己的使命,终究是该走出去看一看,你才会明白,这个世界有多么大。”

    我的使命?

    我有个毛的使命啊!

    周良觉得周胜男有些神神叨叨,不过他叹了一口气,也不再问。

    既然周胜男这么说,那接下来估计是真的问不出来什么,她是不会说的。

    “咯咯咯,小家伙,不要气馁嘛!真相绝对不会像是你想象的那么复杂,总有一****就会知道,好了,看起来这里也没有我什么事情,洪老,我们走吧!”

    笑声未落,她整个人就此毫无征兆地消失在虚空。

    那位实力高深莫测的洪老,不知道何时,也一起消失。

    武三通看在眼里,心中震撼无比,这两人的实力,简直是匪夷所思。

    以他的目光,居然都无法看出他们是如何离开,何况“黑日之城”上空,布满了各种虚空道纹阵法,一般人根本做不到裂开虚空,而他们出入“黑日之城”,如同游走无人之境一般,这等实力,只怕还在圣级高手之上。

    ……

    ……

    转眼之间,又是半月过去。

    关于通天剑派被灭的消息引起的轰动,逐渐平息了下来。

    这世上,随时都有高手和大势力如烟花般泯灭,优胜劣汰,高手为尊,自古如此,最初的震撼之后,人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倒是在大晋修真国生的兽人暴乱的消息,逐渐在北域传播了开来。

    人族在这次劫难之中被重创,整个大晋修真国至少有三四千万的族人死去,成为了兽人的血食,生灵涂炭,死伤无数,流血漂橹,尸骸成山,据说整个大晋修真国除了“太原城”之外,人族几乎全部死绝,没有任何幸存,惨烈到了极点。

    这是近百年以来,北域出现的第一次如此大规模的屠杀。

    消息爆出,将沉淀了无数年的人族和兽人之间的仇恨,再一次彻底引爆。

    许多出身于大晋修真国而后投入其他大国门派的有名的高手,闻讯之后,怀着满腔的仇恨,纷纷第一时间赶往大晋修真国,誓要为死去的亲人和朋友复仇,要灭绝大晋修真国兽人,一个个红着眼睛,看到兽人就杀,整个大晋修真国顿时大乱,杀气冲天。

    但凡是到过那里的人,无不被一路所看到的凄惨景象震惊。

    漫天的秃鹫、食腐鸟和乌鸦,还未腐烂的尸体,残碎的肢体,凝固成为岩石一般的血块,烧的乌黑的残垣断壁,坍塌的城墙,战死的修真者,断裂的刀剑,土地被鲜血染红,化作了血色泥沼……

    放眼看去,连植物都变成了红色。

    腥臭的味道冲天,各种蛆虫滋生,简直就如同人间地狱一般。

    局面变得混乱无比。

    一直到玄武帝宫一位外围殿主,带着近千玄武御卫降临大晋修真国,一口气拔掉了二十一个兽人势力,这场混战终于达到了巅峰,最总以玄武帝宫的强势镇压暂时画上了句号。

    战争之后,大晋修真国兽人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是一场双输的战争。

    硝烟缓慢地散去。

    这场动乱,让大晋修真国几乎成为了一片死亡之地,不论是人族还是兽人,种族数量都下降了百分之八十以上。

    可以想象,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片昔日就并不算是繁华的土地,将变得无比荒芜。

    最终也不知玄武帝宫和兽人顶级势力达成了什么样的相互妥协,双方的力量都撤出了大晋修真国,任由这片土地上的人族和兽人自行征伐经营。

    不过也传出了一些其他的传言。

    据说这场大晋修真国之劫,是隐藏在暗处的某个天外势力刻意策划,为的就是挑起玄武帝宫和北域帝魔势力之间的冲突,相对和平了近千年时间,人族和兽人都算是经历了一次难得的休养生息,一些势力不安于现状,暴涨的存在,蠢蠢欲动,想要挑起又一次两族种族之战,从中渔利。

    也有人扬言,如今表面上的平静局面不会维持太久,短暂的平静之后将是更加恐怖的暴风雨。

    不仅仅是北域,整个修真界都会陷入混乱和杀戮之中。

    各种各样的传言满天飞,都是从一些大势力内部流传出来,一时之间人心惶惶,有一种暴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末世之感。

    不过这些暂时都和周良没有什么关系了。

    因为此时的周良,已经离开了北域。

    ……

    ……

    修真界共分为五大域,东南西北中。

    从北域出,前往南域,由于两者之间并不接壤,所以路程极为漫长,最近的路程,需要借道中域,直直穿过中域数大国,依靠传送阵不断地传送,前往南域。

    这是个漫长的旅程。

    之前济癫就曾说过,一路不停留,全部使用传送阵传送的话,也需要足足近半年的时间。

    距离最和武三通、宋祖德等人分别,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之前,周良和济癫汇合,动身前往南域寻找妹妹周迅,如今总算是走出了北域,来到了中域。

    这一日,夕阳西陲。

    周良和济癫两人,终于来到了中域四**国之中的大楚修真国。

    大楚修真国并不算是中域四十六国之中的大国,排名大约在三十之后,但是毕竟位于修真界最为富饶的一片土地上,这里一年四季分明,天地力量潮汐浑厚,灵气充沛,钟天地之灵秀,人杰地灵,风景奇异秀美,乃是周良踏入修真之路后少见的。

    “看来今晚要在这楚水河畔度过了。”济癫看着涛涛东去的江水,轻声道。

    两人此时所在的地方,名为“楚城”。

    “楚城”是大楚修真国几个规模较大的人族聚居城市之一,内设传送阵,可以通往中域大多数的修真国和城市,不过外来者想要通过传送阵需要报备,而一般来说,夜晚时候传送阵都会关闭,所以今晚两人没办法赶路了。

    周良点点头:“也好,这等大江,前所未见,欣赏一下美景,也是好的。”

    两人所在的位置,是“楚城”中央一座数十层高的酒楼之上。

    临窗俯瞰,远处一轮红日如血,缓缓地没入了远处的江水之中。

    楚水从“楚城”之中穿行而过,将这座大城分为两半,河面宽数十公里,水深难测,表面上水流极为平缓,但是大约五十多米之下,却是激流涌动,暗流无数,极为可怕,道皇境界的高手,进入河中这个深度,必死无疑。

    水面上来往船只如梭,都是有着道纹加持的宝船,极为坚固,不惧逆流,度很快,在水面上划出一道道久久不散的痕迹。

    这河水实在是太宽,简直犹如大海一般。

    周良何曾见过如此巍巍大河,居高临下俯瞰,顿觉得美不胜收,水天一色,江水也被那半轮红日染得犹如血流一般,各色船只穿梭,大的犹如行驶在水面上的巨楼,小的又如掉进水面的柳叶,数不胜数。

    “果然是中域,号称仙域,繁华景象,绝非是北域各城所能比。”周良也不由得赞叹。

    夜色降临。

    江面上星火点点,过往的船只掌起了灯火。

    远远看去,漆黑的水面上灯火犹如星辰,一颗颗闪烁,银河倒挂在地面上一般,越是靠近河岸的地方,灯火越是密集,岸边的人流,也越来越多了,这里的夜市,显然非常繁华。

    一阵阵歌舞鼓乐之声,从楼下飘来。

    周良定睛看时,却见来回漂浮在浅水区的船只之上,大多都挂着大红灯笼,不断有人上下,船上隐约可见许多妙龄少女,打扮的花枝招展,身穿薄纱,极尽魅惑,欢笑着朝着岸边来往的人群打招呼。

    居然是花船。

    周良哑然失笑。

    坐在一旁的济癫一身袈裟,胸前挂着佛珠,看似一派佛家高人的样子,但却是饶有趣味地盯着下方的花船看,目不转睛,极为入神。

    周良也有些见怪不怪了。

    这位来自于极乐佛宗的圣僧,和许多人印象之中古板严苛、恪守戒律的苦行僧完全不同,荤素不忌,尤嗜美酒,这一路上走来,每到一地,总是要遍览美食美酒,丝毫没有出家人的样子。

    不过这么盯着青楼花船看,还是第一次。

    “怎么?大师难道想要纵身花丛吗?”周良调侃,一路上走来,两人已经非常熟,济癫喜好热闹,在没有其他熟人在的时候,开开玩笑也不会恼怒。

    济癫微微一笑,正要说什么……

    就在这时,下面突然传来一阵阵喧哗。

    人流如浪一般,朝着酒楼之下最近的一艘花船涌去。

    那艘花船长千米,宽约五百多米,高九层,每一层雕阁飞檐,金碧辉煌,极致奢华,犹如一艘纯金打造的宝船一般,富贵无比,是方圆数十里之内规模最大也最富丽堂皇的一艘。

    金船上面人影绰约,连艄公都是身穿薄纱宫裙的妙龄女子,还有许多身上只穿着犹如三点式一般的黑色道袍、来回巡逻的女修真者,一个个都是年轻貌美的少女,非常诱惑。

    这艘花船靠在岸边,六个三米宽的舢板搭在码头,有实力高深的修真者列队守护,阵势森严,只有少身份地位极高的人,才可以通行,最终踏着舢板进入花船。

    人群如浪,将码头围得水泄不通。

    场面极度狂热,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大事生一般。

    有人自持实力不俗,想要硬闯上船,却被船上下来的修真者毫不客气地揪起来扔到了冰冷的河水中。

    场面有些混乱,人群太狂热。

    周良的好奇心,也被吊了起来。

    他招招手,将酒楼的伙计叫过来,丢过去一锭金子,指着下面问道:“小二,下面为何这么热闹啊?”

    店小二接了金子,乐的眉开眼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两位是外地来的吧?这可巧了,今夜是“楚城”十大消金窟大比花魁的日子,下面那艘九天玄女金船,乃是中域最大的青楼“怡红院”的第一金船,其中汇集了楚河之畔所有青楼妓院最出色的姑娘,还有各大势力努力培养出来的清倌人……这艘金船,是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之地,就算是楚城之外的其他大城,也有不少人专程赶来,就是为了能够一睹今日群芳绽放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