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05章 牌子
    但是看赵本三和玄武御卫们又惊又怕的敬畏表情,早就猜出来,这突然出现的中年绝色美妇和灰白头的老人,身份地位绝对惊人。网

    只是听那美妇的口气,似乎是站在周良一边?

    武三通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他缓缓地运转道家真气,闷哼一声,以强横的剑气修为,拼着略微受伤,硬冲开了周良的封印,实力终于彻底恢复,第一时间站在了周良的身边,凝神戒备。

    这一番动作,看在周良的眼中,又是感激,又是愧疚,连忙送过一颗回玄疗伤的丹药。

    武三通也不客气,笑笑接过去吞下。

    “赵本三,你也不是个糊涂人,念在你只不过是被人当枪使了,我也不为难你,乖乖过来向周良道歉,这件事情,就算是结束了。”周胜男说着,突然往虚空之中一爪。

    不远处荡起一圈空气涟漪,接着“猴”地一声尖叫,隐藏在暗处的小银猴,就一脸慌张地被抓了出来,仿佛是被禁锢了一般,一动不动地被她抱在怀里,一阵轻轻地抚摸。

    小银猴原本是藏在暗处,要在关键时刻出手帮助周良的,赵本三等人没有现,却被周胜男在第一时间现了。

    赵本三一张脸神色瞬息万变,一阵青一阵红,显然极为犹豫。

    不过他最终还是强硬地道:“周胜男,就算是你出现了又如何?周良在大燕修真国连续斩杀多个人族掌门高手,又在麒麟绝壁击杀了玄武御卫圣轩辕,还出现在了之前袭杀通天剑派的现场,这一条条罪状,每一条都是死罪,董殿主已经颁布了必杀令,他必死无疑。”

    “咯咯咯,董卓真是老糊涂了,真敢动我的人,他以为他那狗屁执法殿的地位,真的是不可挑衅的吗?”周胜男轻笑。

    赵本三脸色大变:“注意你的言辞,董殿主的名讳,就算是你,也不能直呼,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如实向执法殿汇报。”

    周胜男哈哈大笑:“奴才就是奴才,什么都不知道,还敢在这里狗仗人势。”

    说着,她轻轻一扬手,将一件半个巴掌大小的玉色圆形的东西,丢向了周良,笑道:“小家伙,这玩意儿是奖赏给你的,以后再有不长眼的疯狗跳出来狂吠,就让他看看这个东西。”

    周良伸手接住,只觉得手中一沉,整个人几乎在空中一个趔趄,仿佛是抓住了一座古山一般。

    “这是……”周良定睛看去,却见入手是一个古意十足的玉牌。

    这玉牌为椭圆形,长两寸宽一寸,入手微凉,触感滑润,玉牌的四周,有龙纹雕印游走,正面是一个大大的“法”字,也不知道出自于何人之手。

    这个“法”字极为诡异,一眼看去,就让人产生一种眩晕之感,那字迹每一笔每一画都气势十足,犹如刀斧一般,仿佛蕴含着天地之间的至理,隐含大道。

    玉牌背面,却是一座覆盖着冰雪的山峰,巍巍高兮,云蒸雾罩,气势无双。

    它只有半个巴掌大小,但是入手却极为沉重,最少也有五万多斤,简直是不可思议,材料极为罕见,似是白玉,却给人一种金属之感。

    周良扫了一眼,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但是对面,赵本三一眼看到,双眼顿时爆射出不可思议的光芒,犹如见了鬼一般,死死地盯住那玉牌,禁不住尖叫道:““裁决律令”?周胜男,你好大的胆子,你居然将“裁决律令”交给了周良?你知道这是什么罪过吗?”

    原来这个东西,叫做“裁决律令”。

    周良在心中暗想。

    听起来似乎是一件很有来头的东西,不过到底有什么作用呢?

    周胜男轻轻地抚摸着小银猴光滑柔软的白色绒毛,依旧是一副雷打不动的慵懒神态,轻笑道:“什么叫做私自交给?这令牌,本就是宫主奖赏给周良的东西,我只是转交而已,从今以后,周良就是玄武帝宫第四位裁决者了,赵本三,还不赶紧过来拜见新裁决者?”

    赵本三浑身禁不住地颤抖,显然是吃惊震撼到了极点。

    “这不可能,周良有什么资格得到“裁决律令”?他甚至还不是我玄武帝宫的人,他……”赵本三尖叫,似乎是在想办法说服自己。

    “见牌如宫主亲临,赵本三,你如此大不敬,想找死么?”洪老神色冰冷,目光如刀,紧紧地盯住赵本三。

    赵本三只觉得仿佛是被阎王镰刀勾住了脖子一般,一股寒气不可遏止地从尾椎骨直冲天灵盖。

    他逐渐清醒了过来,瞬间明白了,心中一个激灵,神色难堪地看向周良,咬着牙,最终半跪在虚空之中,沉声道:“大辽修真国监察长老赵本三,见过裁决大人。”

    不管真相如何,既然周良手握裁决律令,那自己就必须低头。

    否则以不敬之罪,就算是被杀也没有地方说理去。

    周良低头仔细看着手中的玉色令牌,就算是不知道所谓的裁决者到底是什么意义,但眼前的一幕,还是让他明白了一些东西。

    以赵本三身为大辽修真国这样大国监察长老的身份,等于是玄武帝宫的一方诸侯,在大辽修真国他就是土皇帝,却因为这块令牌向自己下跪,这说明“裁决律令”所代表的权势,还远在监察长老之上。

    “滚吧!”周良摆摆手。

    他对于赵本三等人,并没有丝毫的好感。所以说话也不客气。

    赵本三咬牙站起来,一句话不说,转身带着其他玄武御卫第一时间灰溜溜地离开。

    武三通等人,此时已经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有这样的转折,周良从玄武帝宫执法殿的罪人,一跃成为了第四裁决者,身份转变之快,简直令人瞠目结舌,简直就是青云直上,一飞冲天。

    裁决者,那可是传说之中近乎于宫主的存在,然不群,具有执法权。

    周良强忍着心中的震惊,扭头看向周胜男,神色疑惑。

    “好了,小家伙,不用这么吃惊,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还记得你在“太原城”所做的事情吗?”周胜男不理会小银猴泪流满面抓狂的挣扎,一边轻抚,一边风情万种地道。

    “太原城”的事情?

    周良若有所思。

    当时自己只不过是适逢其会,恰好碰到兽人大举攻城,出手急退了那宗魔,身为人族一员,在那样的情况下出手是应该的,难道这个也算是什么了不起的功劳吗?

    也许是看出了周良的疑惑,周胜男继续道:“大晋修真国兽人暴乱,十大人族聚居城市之中,如今只有“太原城”还在,其他九大聚居城市,数千万的人族,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化为焦土,尸骸如山,血流成河。”

    “什么?”

    周良和武三通等人大吃一惊,相顾骇然,忍不住都惊呼了起来。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骇人了。

    这么说来,大晋修真国已经成为了兽人的天下,这种程度的杀伐,完全破坏了修真界人族和兽人至尊高手之间的协定,近乎于种族之战了,大晋修真国的兽人疯了吗,这么做是要开启又一次种族之战吗?

    可是这样的事情,为什么外界居然没有收到任何的消息?

    以末日剑宗这种程度的级势力,显然也都没有得到丝毫风声。

    “大晋修真国兽人暴乱,事起突然,就算是帝宫,都没有丝毫戒备,要不是周良你在“太原城”那一夜出手,只怕如今大晋修真国,人族已经没有任何的聚居城市了,对于玄武帝宫来说,这是不能忍受的挑衅,你的存在,挽回了帝宫最后一丝颜面。”

    周胜男染着红色指甲油的妖艳五指,在小银猴的身上轻轻抚摸,轻笑道:“这件事情,由“太原城”监察长老第一时间汇报,连宫主都亲自开口赞赏于你。”

    原来如此。

    周良有些明白了。

    不过这显然不是全部的原因。

    “那如今大晋修真国的局面,到底如何了?”能够被玄武帝宫的宫主亲口过问,这是极大的荣耀,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兴奋若狂,但周良却更关心大晋修真国的近况。

    毕竟“太原城”之中,还有数百万的人族,一旦被攻破,只怕都会沦为兽人的血食,尸骸成山。

    “这群该死的兽人,我定要亲率末日剑宗的剑修,将大晋修真国兽人连根拔起。”武三通也咬牙恨声道。

    在场听到这个消息的人,没有不义愤填膺的。

    就算是平日里各大门派和修真者之间,有着各种各样的矛盾,或许暗中还有流血冲突,但是在面对兽人侵袭的时候,都会瞬间站在同一立场。

    毕竟这已经涉及到了种族战争。

    过去四个纪元无数年积攒下来的仇恨,绝非是一朝一夕能够化解。

    周胜男看了武三通一眼,点头道:“小家伙,你这次做的不错,如此维护我家小周良,本座也不会忘记你的选择,等着吧!日后自有你的好处。”

    周良额头顿时一连串的黑线垂落。

    什么叫做我们家的小周良?

    这位大姐我们还不是很熟啊!这也仅仅才是第二次见面而已。

    不过周良很快意识到了周胜男的弦外之音,莫非她真的知道什么。

    她也姓周,难道和自己之间,真的有什么亲属关系?

    不可能啊!要知道从仿仙城市那金色光源所说的消息来看,自己这具身体,实际上数万年之前就已经存在,应该是通过某种秘法被保存到了现在,而周胜男的口气,以长辈自居,她如果真知道自己的身世,还用这种口吻,难道她也是数万年之前的老怪物?

    以赵本三的身份,都对她又恨又怕,难道她也是玄武帝宫的人?

    一个个谜团,在周良的脑海里止不住地翻腾。

    那边武三通的表情也有点儿抽搐。

    “末日剑魔”的威名在大辽修真国乃至整个北域都是赫赫有名,若是论真实年龄的话,他都快四十了,却被这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高贵绝美妇人叫做小家伙,让他情何以堪?偏偏他还不能还口,到现在武三通等人,也没有弄清楚周胜男的真正身份。

    “至于大晋修真国的事情,自然会有帝宫的高手去处理,那里的几大兽人,不知死活,自以为得势,只怕从此会永远消失。呵呵,几个域外邪魔,处心积虑地布置了这么久,终于忍不住了,玄武帝宫数万年的经营,岂是他们所能试探出来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周胜男一脸的不屑。

    周良和武三通也是心中一松。

    若是一切还在玄武帝宫的掌握之中,那就好。

    对面。

    被抱在怀里的小银猴眼泪汪汪,用最柔软萌化的眼神,暗中地向周良求救,被抱在周胜男的怀里,它简直就像是落入了世界上最可怕的地方一样,似乎是吃了苦头,连挣扎都不敢了。

    周良很习惯地无视了它的眼神,看了看手中的玉牌,试着问道:“这块玉牌是……”

    “哦,你说那个玩意儿啊!我从宫主的卧室里顺手摸出来的,咯咯咯,这可是个好东西啊!整个玄武帝宫也只出去了四块而已,见牌如宫主亲临,有了这个牌子,从今以后,你的话就是法,要是以后还有赵本三之流的人来找你麻烦,就用它来吓唬他们,保证管用,哈哈!”

    周胜男恶作剧一般地哈哈大笑。

    周良差点儿手中一哆嗦,将玉牌扔出去。

    顺手摸出来的?

    还是从宫主的卧室里?

    玄武帝宫的宫主,岂不是就是那位位极至尊的北域玄武大帝?周胜男居然能够随意出入北域玄武大帝的卧室?难道她是这位大帝的妻子?或者是……情人?

    周良脑海里,顿时联想很多。

    他突然觉得这位一直关心自己的绝美妇人,似乎有点儿不怎么靠谱。

    武三通等人,也有点儿瞠目结舌。

    这些消息,实在是有点儿太骇人。

    周良还想要再问什么,周胜男却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一般,摆摆手,道:“好了,该知道的你终究会知道,不该知道的,你问我也不会告诉你,这次就这样了,下次有事,直接出示“裁决律令”,来玄武帝宫找我……对了,你这只小灵猴,看起来挺可爱,能借给我捏几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