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弟404章 为虎作伥
    他平日里和这赵本三有过交往,关系虽不说是莫逆,但也不错,现在听赵本三这样说话,竟是没有丝毫的通融余地,到底是怎么回事?

    据他所知,周良不应该和赵本三有什么私人恩怨,莫非是……

    武三通脑海之中闪过一个可能,顿时暗自心惊。天籁『小说WwW.『⒉

    难道是赵本三身后的势力,要找周良的麻烦?

    也就是说,是玄武帝宫的高层力量要对付周良?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麻烦了,以末日剑宗的影响力,是无法和这种层次的力量对抗的,要保住周良,基本上不可能。

    想到这里,武三通咬咬牙,很快就有了决定。

    他苦笑着轻声道:“赵兄,如今周良在黑日之城,是我末日剑宗的客人,若是眼睁睁地看着他在我眼前出事,我武三通也脸上无光,不如这样,赵兄且请暂缓一两日,周良很快就要离开黑日之城,到那个时候,赵兄你再出手对付周良,便与我无关,我也不会再为他求情,你看如何?”

    武三通打定主意,只要把眼前这一次应付过去,要赶紧第一时间想个办法,把周良偷偷送出去,离开北域避避风头,等到日后再作打算。

    不管如何,不能让周良这个朋友,在自己的眼前吃亏。

    谁知道赵本三丝毫不退让,依旧摇头,道:“武兄,这件事情的严重程度,不是你所能想象,我劝你还是不要再掺合了,你自己的面子,总不如末日剑宗数万年的基业重要,对吧?”

    这句话,听得李元霸等末日剑宗弟子心惊肉跳。

    事情比他们想象的还严重。

    周良到底惹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大麻烦啊?

    武三通的眉头也紧紧地皱了起来。

    看来事情没有丝毫的转圜余地了。

    ……

    ……

    “那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来找你的麻烦?”

    酒楼的窗户之前,雷璐神色极为担忧。

    她看得出来,这一次问题应该很大,不然以武三通的身份,现身之后,对方居然迟迟不退,不过由于相隔太远,且双反在对话的时候,以道家真气隔绝,雷璐听不出来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周良面色平静地道:“我去看看。”

    他刚站起身,雷璐突然深处纤巧的小手,一把拉住了他,低声道:“你……不要去。”

    周良一愣,旋即不动声色地抽出手,微笑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其实周良自己心中很清楚,这一回的麻烦来的莫名其妙,但是却绝对不小。

    之前武三通等人的交谈,雷璐等人听不到,不过以周良的实力,自然是一句不落地进入了他的耳中,和武三通的猜测一样,周良觉得自己应该是被玄武帝宫之中的某个大势力盯住了。

    周良不想武三通为难。

    这件事情,到了这种程度,不是武三通所能解决。

    如果实在不行,自己仗着桃木剑和墨石刀之中蕴含着的至尊之力,也能杀出去,天下之大,并非都是由玄武帝宫操控,反正自己要暂离北域,玄武御卫就算是派遣高手,也不一定可以追到自己。

    有武三通和宋祖德两人在,相信应该可以照顾好远在大燕修真国的心云宗。

    周良对雷璐微笑。

    下一瞬间,他的身形,直接消失在了酒楼之中。

    ……

    ……

    天空之中。

    武三通咬了咬牙,摇头道:“既然如此,那就没办法了,元霸,你带其他人离开。”

    李元霸一愣:“武师叔,你这是……”

    武三通摆摆手,示意他们赶紧离开,然后面色肃穆,看向对面赵本三等人,冷静地道:“周良是我的朋友,我不能在这个时候不管不顾,赵兄,如果你执意现在就要带走周良,那白某就多多得罪了,我今天所为,都是个人之意,与末日剑宗无关,一切后果,皆有我武三通来承担。”

    这话一出,李元霸等人面色大变。

    下一瞬间,李元霸听到了武三通的暗中传音:“你现在离开,悄悄找到周兄弟,立刻带他从秘密传送阵离开,走的越远越好,告诉他,以后如果没有我和宋大胖子传出消息,千万不要再回北域,心云宗的人,我会帮他照顾好。”

    对面。

    赵本三的表情,也变了变,旋即冷了下来,沉声道:“武小掌门,我最后再劝你一次,不要自误,这件事情的后果,绝对不是你所能承担。”

    武三通并不再说,浑身道家真气瞬间凝聚,气息迫人。

    赵本三冷笑,正要再说什么,就在这时,众人都觉得眼前一花。

    一个青衣如玉的身影,骤然出现。

    正是周良。

    武三通大急,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就见周良笑笑,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武兄,不必为难,这件事情,我自有办法,你若出手,只怕会让末日剑宗陷入劫难之中。”

    “哈哈哈,这是什么话,你我朋友一场,我岂能坐视你被他们带走?若真是如此,只怕宋祖德那个胖子,一定会看低我,与我割袍断义划地绝交。”武三通下了决心,再也没有丝毫犹豫,豪气顿生,哈哈大笑:“再说,我武三通岂是贪生怕死,朋友有难而不管不顾的小人?”

    说道这里,他正要出手,却突然脸色一变,看着周良,又急又气地道:“你……”

    下一瞬间,武三通浑身的道家真气波动急骤散去,整个人在虚空之中一阵摇晃。

    “武兄,委屈你了,小弟迫不得已,只好暂时封住你的经脉通道,半个时辰之后,自会恢复。”周良微笑,又对李元霸道:“李师侄请带武兄离开吧!周良的事情,周良自己解决。”

    原来在刚才手掌轻轻地排在武三通肩膀的时候,周良暗中出手,封住了他体内几条经脉通道。

    这是阴阳老人传授的小法门,可以让武三通半个时辰之内无法出手,以免他涉入这件事情之中。

    “你这又是何苦……”武三通又惊又怒:“难道不把我当做是朋友?”

    “呵呵,武兄这些日子的照顾,周良永不会忘,山水有相逢,武兄,放心吧!你我定会有再见之日。”说到这里,周良转身,面色平静地看着赵本三等人,道:“几位,走吧!周良随你们离开。”

    周良打定主意,不能让武三通和末日剑宗受牵连,等到离开了“黑日之城”,他会立刻难,离开北域。

    真跟着赵本三等人前往“玄武帝宫”,那才是傻子。

    赵本三看着周良,微微顿了顿,这才摇头冷笑道:“走?去哪里?小家伙,你只怕是搞错了,我接到的命令,是将你直接原地格杀。”

    这句话一出,四周顿时杀机弥漫。

    周良脸色一变,皱眉道:“理由呢?”

    赵本三哈哈大笑。

    他对武三通客气,那是因为末日剑宗的势力不俗,可是周良却完全不在他的眼中,无权无势,实力高又能如何,不成帝圣,终究是蝼蚁,冷笑着轻蔑地道:“本座杀一个不知道死活的边乡蛮民,还需要什么理由?小子,给你一个选择,你是自杀,还是要本座动手?”

    周良心中怒气翻滚,也不再废话,冷笑道:“好,既然你们如此逼迫,那我也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你是自己滚,还是让我废了你丢出去?”

    赵本三脸色一窒,他身边一个玄武御卫一步踏出,逼近周良,大喝道:“无知小儿,挑衅赵监察长老,我看你也是活到头了,纳命来吧!”

    说着,一拳击出,空气之中,疾风震荡,天地变色。

    这是一尊道宗境界的高手,不容小觑。

    周良深吸一口气,瞬间从储物空间之中,召唤出桃木剑墨石刀,注入道家真气,就要催动至尊之力。

    从一开始,他没有打算纠缠,眼前十几尊玄武御卫,都是四道宗境五层境界的高手,如果拖延下去,会有危险,既然没有转圜余地,周良也不再客气,第一时间就要动用最强大的底牌。

    一股骇人的气息,在桃木剑之中,缓缓复苏。

    眼看周良就要出手,却在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想到的变化出现了——

    虚空之中,突然毫无征兆地裂开一道缝隙。

    破碎空间正好阻挡在了周良那那玄武御卫之间,漆黑色裂缝之中暴露出来的的吞噬之力,瞬间将玄武御卫的恐怖拳劲和周良释放出的气息,全部都吞噬掉,然后裂缝弥合。

    众人眼前,却又突然多了两个身影。

    一个身材中等的灰老人。

    一个窈窕曼妙、体态玲珑,魅力无限,极致诱惑的********灰老人容貌普通,但是身体之中,有极为骇人的圣级气息一闪而逝,强大到了可怕的程度,显然刚才划破虚空的人正是他。

    而那****气质极为高贵,容貌精美绝伦,犹如玄天之上的神王母一般,有略微带了一些烟火气,极为魅惑,穿着这轻薄的纱裙,雪色肌肤若隐若现,虽然气息飘渺,与普通人一般毫无惊人之处,但她却站在老人身前,显然地位还在这老人之上。

    看到这两人的瞬间,周良却是一愣。

    因为这两个人,他早就认识。

    大燕修真国监察长老周胜男,和她那位实力高深莫测的仆人洪老。

    这段时间,周良一直都想要再见见周胜男。

    大燕修真国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基本上算是各大门派的暴乱,但是身为大燕修真国监察长老的她却一直杳无音讯,不管不顾,有些不合情理,且关于那玉质骨镯和“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玉佩,在“万灵战场”之中的异象等等,都关系着自己的身世,周良都想要问个清楚。

    可惜周胜男一直神龙见不见尾,整个大燕修真国谁也找不到他,周良只能作罢。

    想不到今天,在这样一个时刻,周胜男居然和洪老一起出现了。

    “什么人?找死不成?”那之前出手的玄武御卫大喝。

    他显然不知道这两人的身份。

    不过赵本三却是脸色大变,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段距离,竟似是极为害怕周胜男的样子,惊呼道:“周……你怎么来了?”一边连忙示意那玄武御卫后退。

    “呵欠……呵呵,有些人趁我不在,想要动我的人,我当然得出现了,不然,岂不是让你们称心如意了?”周胜男手指捏着鬓角一缕丝,风情无限,姿态撩人,似乎有些睡意朦胧,神态慵懒地冷笑。

    赵本三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

    旁边那位之前出手的玄武御卫,这个时候,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一张脸吓得煞白,偷偷地朝后退。

    “现在要退?迟了一点。”一声冷哼,洪老突然出手。

    他只是身影一晃,仿佛没有任何的动作一般。

    但是对面,那位玄武御卫的胸前金甲之上,却出现了一个清晰的掌印。

    那由玄武帝宫炼器高手设计打造的玄霜金甲,极为坚韧,乃是近乎于宝器级别的道袍,却无法阻挡这股力量,这玄武御卫痛呼一声,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身形遥遥坠下,显然是已经受了重伤。

    周良大吃一惊。

    这洪老的实力,简直恐怖,以他的目力,竟然没有看清楚,洪老刚才是如何出手。

    那玄武御卫受伤不轻,虽然不致命,但是绝对要修养几个月才能恢复。

    “为虎作伥,本该击杀,念在你曾经击杀兽人有功,饶你不死,以观后效,你去修养半年,日后改邪归正,将心思用在修炼和维护人族,便不杀你。”洪老看着那吐血下坠的玄武御卫,语气冷森,面无表情地道。

    他的表情,是那种理所当然地训斥下属的口吻。

    “是,多谢大人宽恕。”那受伤的玄武御卫闻言,非但没有暴怒,反而是一副如蒙大赦的表情,连连道谢,旋即强撑着一口气,化作流光,消失在了远处的天边。

    武三通、李元霸等人相顾骇然。

    他并不认识周胜男,也从未见过洪老。

    但是看赵本三和玄武御卫们又惊又怕的敬畏表情,早就猜出来,这突然出现的中年绝色美妇和灰白头的老人,身份地位绝对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