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02章 失道寡助
    如果仔细看的话,会现这些黑气,其实是一柄柄细细密密的黑色小剑组成,他的下半截身躯被击碎,却在缓慢地恢复着,那黑色的小剑不断地附着在断肢处,犹如黑色的肉芽一般缓慢地生长。天』籁『小说Ww』W.』⒉

    “老东西,我说过了,你今天一定会死在我手中,等杀了你,我再去宰了那两个小辈,哈哈,将“太玄破天炉”和“末日虚剑”夺在手中,就算是通天剑派灭了又如何?天下之大,何处我不可去?”通天宗主神态阴狠,气势暴涨。

    “想不到你居然修炼了这等邪道魔剑之术,怪不得今日一战,并不见你通天剑派那几个老怪物出现,想来他们是被你暗算了,以精血神魂来炼制这黑魔邪剑了吧?”老人神色平静地道。

    通天宗主哈哈大笑:“不错,反正那几个老家伙,活着也没有什么用了,正好用来作为养料练剑,哈哈,老不死,你的神话,今日也要结束,我会用你的血肉神魂喂养黑魔邪剑。”

    “邪路,终究不能长久。”老人不再说。

    他神色肃穆,整个人突然绽放出银色的光焰,身周光线一扭,皮肤像是覆盖了一层水银一般,开始变得有金属质感,旋即犀利的剑气迸出来,下一瞬间,半空中出现了一柄一人高的大剑,没有剑柄,只有剑刃剑身,微微一颤,划破虚空。

    老人的整个身体,竟然是化作了一柄巨大的银剑。

    “身化天剑?你竟然真的练成了身化天剑术?”通天宗主神色巨变,脸色变得惨白,仿佛时间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一般,一阵慌乱,疯狂的怒吼声之中,浑身无数黑色细细密密的邪魅黑魔邪剑就要在身前组成一个圆形护罩……

    咻!

    下一瞬间,一道亮光洞穿了那还未成形的黑色护罩。

    轰!

    剧烈的元气波动爆炸开来,整个天空像是被砸碎的大西瓜一样,眼看着就要塌陷。

    通天宗主的身躯,瞬间被斩为碎片。

    下方千米之外,周良只觉得一股磅礴的吸力用来,眼看就抵挡不住,连忙催动桃木剑之中的力量,稳住自己的身形,抬头看时,原先通天宗主所在的地方,黑色的光焰散开,空间开始塌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仿佛是要吞噬一切。

    咻!

    又是银光一闪。

    又是老人化身的那柄银剑,虚空直接被划出一道巨大的裂缝,可怕的吸力犹如黑洞在吞噬,将通天宗主陨落时爆裂开来的可怕元气瞬间吞噬掉,然后在天道之力的作用下,破碎的虚空重新又恢复。

    在这一瞬间,那紊乱的力场瞬间消失,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周良身形旋转,落在地面。

    他震落了身上覆盖着的一层厚厚的血浆,第一时间取出一件备用的袍子换上,抬头看时,天空之中已经是风平浪静,什么痕迹都没有,黑色的光焰早就彻底消失,天空一晴如洗,蔚蓝美丽,飘着多多棉花糖一样的白色云朵。

    因为立场错乱而漂浮到虚空的岩石碎屑,也纷纷重新落回到了地面。

    银光一闪,一个佝偻的身影,出现在周良的身边。

    在这一瞬间,周良浑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有一种极度危险的错觉,仿佛是被阎王盯上一般,他第一时间握紧桃木剑墨石刀,瞬息飘出数十米,转身戒备。

    却原来是那位太玄宗的年老圣级高手。

    “小家伙,不要怕……”老人已经化回肉身,大口大口地呕血,看似极度虚弱,但是浑身弥漫着的气息,却极为恐怖,犹如一尊浴血的仙人一般。

    这就是圣级高手,哪怕是已经重伤,却依旧不是如今的周良所能敌。

    “前辈,你不要紧吧?”周良问道,没有从这老人身上感受到杀机,他放下心来。

    “咳咳咳……不行了,老了,要是以前……咳咳咳,哪里会这么吃力……”老人咳血,一块块内脏碎块都夹杂在血液之中咳了出来,他的情况很糟糕,左臂和心脏部位都已经彻底粉碎,断骨出可以看到内脏,不成人形。

    “前辈,我这里有恢复丹药……”周良取出一枚极品“造化丹”,这是他以“万灵战场”之中的仙草炼制而成的丹药,可以肉白骨,重塑身躯。

    这太玄宗的老年高手,是为了击杀通天宗主才受如此重的伤,周良心中也有些过意不去。

    老人接过丹药,放在手心里仔细看了看,赞叹道:“的确是造化手段,堪比炼丹大宗师的手段了,了不得的宝贝啊……小家伙,你出手这么大方,这丹药不会是你自己炼制的吧?”

    周良顿了顿,点点头。

    老人大有深意地打量周良,慨叹道:“我们这些老家伙的时代,果然是快要结束了啊!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不服老不行啊!”说着,他一扬手,将这枚造化丹重新送回到了周良手中。

    “前辈,你……”周良不解。

    “我不行啦,黑魔邪剑断人生机,我的本源已经破碎了,又强行催动“身化天剑术”,耗尽了生命,就算是仙人降世,也不可能再救活我,别浪费这么宝贵的丹药了!”老人面色平静,对死亡的降临,看的很开,没有任何的惧怕。

    周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呵呵,你这老家伙,年轻时候,何等嚣张霸道,从不服人,想不到今天也肯承认自己不行了。”一个声音传来,却是之前击杀了通天剑派太上长老的那个末日剑宗的老年圣级高手,身形一闪出现在了周良两人的身边。

    “岁月无情斩天骄,就算是战仙帝魔,也有老去的一天,一日不成仙,终究会老死在红尘中。”老人摇头,一脸落寞,对于老对手的调侃并不放在心上,“你这老家伙,这次强行催动本源,虽然获胜,只怕也活不了多久了吧!”

    末日剑宗的老年高手苦笑:“老了,不行了,与其苟延残喘,不如以这余生,奋力一搏,为后人搏出一个光明的前程。”

    “听说你嫡系玄孙一辈,出了一个小天才,恩,武三通倒也是个人物,你将嫡系血脉交到他手中,未来可期。”老人点点头。

    “你这老不死,这次破例出手,难道不是为了后辈吗?宋祖德迟早都要执掌太玄宗,你今天以自己的一条命,为他扫平障碍,日后他成为掌教,你身后一系的后人,可保五百年平安。”末日剑宗老年高手也叹息。

    这两人年轻的时候,都是一代人杰,也曾相互竞争,彼此看不顺眼,大战不知道多少次,那时候何等风华绝代,纵横北域,都是太阳一般的人物,可惜如今,昔日的故友多半已经陨落,两人也老的牙齿都快掉光,犹如朽木,却能心平气和地站在一起说几句知心话。

    “尽人事,听天命,如果种族之战一旦爆,谁能活下去,太难说了。”老人感叹。

    种族之战四个字,从他的口中说出来,顿时令周围天地一暗,仿佛瞬间天地之间有了一股啸煞之气。

    两人说着,太玄宗老人的气息越来越弱。

    他的目光,重新回到周良的身上,若有所思,最终道:“小家伙,我老人家毕生纵横北域,会过不知道多少英雄豪杰,还从来没有见到你这种武痴,放着通天剑派的万年仙藏不去攫取,非要留在这里受虐,你以为圣级的力量是那么可以轻易捕捉感应的吗?”

    周良嘿嘿一笑,也不多说。

    “可惜了,你若是出身于名门大派,日后成就一定更高。”老人叹息一声,又道:“我毕生所学,都在一个剑字上,下宏愿,要重现上古传说之中的杀生大剑术“身化天剑术”,到如今,也算略有所得,我不成了,既然你是个战斗狂,又以剑为法器,不如就将这门未完成的剑道神通,送与你也好。”

    “啊?”周良一愣,想不到这老人突然之间会这么说。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眼前光华一闪,老人已经将一个羊脂玉牌,塞到了他的手中。

    “这部剑诀,前六层已经圆满,可放心修炼,后三层还未成型,或有缺陷,你可看情况选择修炼与否,哈哈,老夫去了,小家伙,日后你若有成,我的后人若是有难,还请你能稍加照顾。”

    话音未落。

    一团璀璨光华从这老人身上迸出来。

    最终他整个人化作了一蓬光雨,融入天地之间,消失在了周良的眼前。

    一尊圣级高手就这样彻底陨落了。

    “这老不死的,眼光倒也毒啊!”末日剑宗的老人言语萧瑟,最后一个同时代亦敌亦友的高手,在自己的眼前化道消失,浓浓的寂寞顿时淹没了他。

    “前辈,你伤势不要紧吧?”周良看他身上伤口往外喷血,自身愈合之力近乎于无效,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位老人哈哈大笑,摆摆手,转身一步一步朝着远处走去。

    每一步踏出,身形一闪,便是数百米的距离。

    “哈哈哈,风血江湖月如钩,万里长天云未收,何当拭剑向天啸,敢问苍天谁风流……谁风流……”包含着悲怆沧桑之意的大笑之声,从这个泣血佝偻的背影传来,转眼之间,这位老人就彻底消失在了远处的天空之中。

    周良静静地看着他远处的身影,一阵默然无语。

    “江湖路危机四伏,不管你武功多高,一旦踏入就别想全身而退,小家伙,前路漫漫,多多小心啊……”老人的话,从风中传来。

    ……

    ……

    一则震撼性的消息,席卷了大辽修真国乃至北域。

    通天剑派被灭了。

    作为传承了数千年的剑修门派,通天剑派一直都很强势,是大辽修真国有数的大门派,实力雄厚,门中高手如云,行事向来极为霸道,这些年又有大兴之兆,雄踞通天山脉,算得上是大辽修真国的一霸,底蕴深厚,有圣级高手坐镇,很少有人敢惹。

    这样一个门派,在乱世之中屹立了数千年,却在一朝被人灭门。

    消息像是飓风一样传播开来。

    一开始有人不相信,认为这消息太过于荒诞,通天剑派这样大的门派,怎么可能会在一日之间被铲除。

    于是有人专门赶往通天山脉一探究竟,但是当他们出现在通天山脉外围的时候,远远看到的一切,让他们都惊呆了。

    所有人都被震撼了。

    昔日阴森可怖的黑色山脉群,那一座座恢弘的殿堂和楼宇,早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目疮痍,山脉倒塌变成了黑色沙漠,一条条地底岩浆凝固之后的岩脉,仿佛是一条条狰狞丑陋的巨蟒蜿蜒盘桓在沙漠之中,空气之中还残存着极为恐怖的力量气息,令人心悸。

    一切都毁灭了。

    曾经屹立在这里的那个大宗,仿佛根本从来都没有存在过,消失的无影无踪。

    通天剑派真的被灭了。

    被彻底从这个世界抹去了。

    有人闯进了战场之中,依稀还可以现许多残砖碎瓦,以及大量的残碎法器,运气好的人,从遗迹中现了法宝、丹药和经籍都宝物,又引了一场争夺,引得许多修真者都来到这里,进行疯狂的掘,倒也被他们从沙漠之中寻到了许多宝贝。

    还有人传言,通天剑派最大的千年积累仙藏,并未被夺走,而是在最后的时刻,被那些拼死抵抗的剑修们,沉入到了沙海的深处,只有有缘人才能够得到。

    各种各样的传言,像是瘟疫一般流传着。

    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居然可以一朝之间抹平通天剑派这样的级势力?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许多人都在打探消息,而后来真相也逐渐传开、

    “原来是太玄宗和末日剑宗联手,怪不得……这两个庞然大物,就算是其中一个要对付通天剑派,也可以做到压倒性优势,两相联合的话,通天剑派真的是一点儿机会都没有。”

    “通天剑派也是可怜,居然同时惹了这两大级势力!”

    “可怜?我呸!他们可怜,那可真是大笑话,这些年他们灭掉了多少门派,明里暗里做了多少人神共愤的事情?要我说,这就是报应,通天剑修们太过嚣张,终于招惹了祸端,被灭掉那是他们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