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01章 可怕的对决
    这些老人曾经都是一个时代的主角,在这片天地中打出了大大的威名,成为圣僧存在,无一不是有大毅力、大机缘和大运道的天才,可惜岁月无情斩天骄,属于他们的时代,终究是过去了。天籁小说Ww』W.』⒉

    如今他们血气衰败,进入了暮年,这样强行催战力,实际上是在透支着身体内最后的生机。

    “杀!”

    武三通和宋祖德等人,带着其他高手冲杀。

    天空之中展开了一场血腥杀戮。

    “通天剑派”最为强大的两人被阻拦,尽管也占据着人数的优势,又在这片山脉经营数千年,但个人实力上,终究还是有差距,而宋祖德和武三通这次带来的人,都是精锐之中的精锐,犹如烧红的铁钳插入了奶酪中一般,简直是不可阻挡。

    周良没有犹豫,杀入了战圈。

    他和宋祖德、武三通组成了一个三角突进尖锥,所过之处,几乎没有一合之敌。

    宋祖德手中举着“太玄破天炉”这件准至尊之器,专门用来击碎破解各种防御道纹阵法,所过之处,不知道有多少通天剑派辛苦准备的阵法被轰破,而武三通手中一柄银色细剑,看似古朴,但是每一剑击出,都是一片白茫茫的光气,无坚不摧,也是一件准至尊之器。

    这也算是他们的底牌了。

    准至尊之器和至尊之器只差半个字,若是全力催动,破坏力也相当恐怖,足以匹敌圣级高手。

    通天剑派6续有道尊级别的高手出现,也有各种极品道家真气乃至于宝器的,可惜在这两件准至尊之器的雷霆一击面前,都纷纷瓦解。

    这个时候,真正级大门派的底蕴,在对比之下就显示出了强弱。

    以通天剑派的积淀,对于心云宗这样的门派来说,绝对是不可挑衅,但是在太玄宗和末日剑宗这样真正的级门派之前,就显得有点儿不够看。

    周良催动桃木剑和墨石刀,并未激其内的禁忌至尊之力,却也足以自保。

    “不要恋战!”

    宋祖德大喝,带着太玄宗的人朝着通天山脉深处疾驰,一路血腥杀了过去。

    武三通也是同样的选择。

    太玄宗和末日剑宗能够出动力量对付通天剑派,卖周良一个人情实际上是其次,最重要的是瓜分通天剑派的积淀和财富,这样一个大型门派的千万年以来的积淀,绝对是一笔极为惊人的仙藏。

    从根本上来说,两大门派并不是什么善类,也算是杀人夺宝了。

    转眼之间,宋祖德和武三通都已经带着人杀进了通天剑派的门派之中。

    各种爆炸和厮杀之声,响成了一片,一座座建筑物在恐怖的战斗之中被摧毁,神像倒塌,山峦崩催。

    “只诛恶,从者不究,负隅顽抗者,格杀勿论。”宋祖德大喝,声音如雷,滚滚激荡传出去。

    其他两大派的高手,也都效仿大喝了起来。

    这样的效果是明显的。

    眼看大势已去,越来越多的通天剑派的弟子放弃了战斗,转身逃离,他们不愿意陪着门派战死,在死亡的面前,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只有少数的死士死战不退,很快就血染长空。

    “所谓的级门派的高手们,还远不如心云宗的普通弟子忠勇。”

    周良摇头叹息。

    轰隆!

    远处一阵剧烈的爆炸。

    天空被一片黑色的雾气炸出了一个犹如黑洞一般的塌陷,周围的空间扭曲,一个数百米的圆形深渊出现在虚空中,可怕的元气波动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周围无数高手被瞬间就吸入了这塌陷黑洞之中,连下方地面上的数十座黑色山峰,也被连根拔起,一起吞没……

    这种可怕的场面,简直就像是上下方向颠倒,万物朝着天空坠落一般。

    一个踉跄的身影,从这黑色塌陷之中挣脱出来,口中喷着鲜血,浑身犹如血洗,要天空之中摇摇欲坠,伤势极重,却正是末日剑宗那位圣级高手,这场可怕的战斗,他终于还是活了下来。

    而通天剑派那位太上长老,始终是稍逊一筹,战到最后,终于是不支,最终自爆也未能杀掉对手,却造出了天空之中那灭世一般的场面。

    可怕的虚空黑洞,久久不散。

    这一幕简直犹如末日一般,许多人面现惊骇之色。

    周良抬头看去,也一阵阵的惊悚,即便是自己,要是被这样的元气塌陷波及,只怕瞬间也会被撕碎。

    宋祖德和武三通也都心惊。

    道宗之上为道尊,道尊之上才是道圣,圣级高手要比自己等人高出两个大境界,真的不是目前他们所能揣测,要是对上这种老怪物,也是瞬间就要被秒杀。

    此时,通天剑派的山门已经被彻底攻破。

    到处都乱成一团。

    甚至有一些通天剑派的弟子,利用熟悉地形建筑的优势,趁乱在各个道藏阁之中洗劫一番,还有人点火制造混乱,喊杀声一片,到处都有火光生疼,血腥之气冲天。

    宋祖德、武三通和周良等人,并不缠斗,直接朝着通天剑派最大的道藏阁深处杀去,一路上,看到有通天剑派的弟子起了内乱,为了争夺门派财物而自相残杀,尸横遍地。

    “这样的门派,岂能长久?”

    周良叹息。

    所谓的大门派在周良心目之中的形象顿时轰然倒塌。

    他们还远不如心云宗以及五庄观这样的小门派。

    起码小门派的弟子,在门派面临大难的时候,会不怕死,挺身而出,哪怕是死战,也不会畏惧,五庄观之中,也有庄梦蝶这样的人,且大部分弟子都极为强硬,但是通天剑派的弟子,在这样的局面之下,非凡不能维护门派,反倒是起了内杠,自相残杀。

    天空之中的战斗依旧惨烈。

    太玄宗和末日剑宗的数十个老一辈高手,拦住了通天剑派的元老耆宿,直大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可破的元气波动疯狂地扩散开去,许多通天剑派的弟子躲避不及,瞬间被震成为齑粉。

    这也是为什么两大门派只选出了少数精锐高手参与这次行动的原因——

    起码可以避免这种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的场面。

    树倒猢狲散。

    在门派的真正高手被缠住的场面下,普通通天剑派的弟子一番洗劫,作鸟兽散。

    轰隆隆声之中,一座座黑色的山峰倒塌,修筑在山峰之上的建筑物化作废土。

    烟尘碎石冲天而起,将方圆数百里的大地都笼罩。

    地面裂开了一道道深不见底的缝隙,有赤色的岩浆从地缝之中喷出来,犹如红色的河流一般在地面上流淌,然后很快又凝固化作了黑色的岩石,空气之中硝烟弥漫,充斥着硫磺刺鼻的味道。

    原本蔚蓝如洗的天空,此刻已经被各色光焰所遮蔽。

    老一辈高手们的可怕力量,彻底打碎了虚空,透明色的空间壁障碎片四溅,一个个漆黑犹如巨妖之口的空间裂缝,释放出巨大的吸力,地面上无数岩石尘屑,缓缓地朝着天空升起,场面无比诡异,就像是突然失重一般。

    这片空间的力场,已经被这样剧烈的战斗,给彻底搅乱了。

    简直就像是传说之中的仙魔战场一般。

    “周兄,愣在这里干什么,仙藏可不等人,难道你不要你那一份了?”眼看通天剑派最大的仙藏宝库已经被破开,就在眼前宋祖德转身,却看到周良正在盯着天空之中那仙魔一般的战场愣,不由得提醒了一句。

    周良心念一动,道:“哈哈,我怎么会不放心武兄和你,只是突然有点儿事情,你们先去吧!”

    “也好,你快点。”宋祖德带着太玄宗的高手,冲杀进去。

    既然早就确定了要动通天剑派,那太玄宗和末日剑宗都做了各种各样的准备,启动了早就埋在通天剑派内部的钉子,将许多重要的信息打探的一清二楚,所以很容易找到通天剑派的最大道藏阁,这些积淀了千万年的仙藏,如今属于他们了。

    而通天剑派显然是有点儿应对不及,没想到两大门派会突然大举进攻,可谓是一败涂地。

    看到两大派的人都已经冲入地下仙藏宝库,周良手握桃木剑和墨石刀,稍微催动其中力量,反而是转身朝着那错乱力场的仙魔战场之中缓缓地靠近。

    这种程度的战斗,也许宋祖德和武三通这样大门派的核心人物,并不陌生,太玄宗和末日剑宗为了培养他们,会让他们感受圣级的力量,但是对于周良这样出身于小门派的弟子来说,却是极为罕见。

    周良要好好感受这种圣级高手的力量波动,或许会有感悟。

    越是靠近那混乱的力场,周良就觉得呼吸都困难了起来,原本顺畅的道家真气开始变得滞涩,在经脉通道之中运转缓慢,一道透明光波辐射而过,周良冷哼一声,身体不由自己地骤然朝着天空闪电般坠落。

    周良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强行催动体内道家真气,疯狂运转,这才稳住身形。

    不过此时的周良,却是头朝下脚朝上,像是倒挂在天空之中一般,更为诡异的是,他的衣服和头,却并未倒垂下来,而是坠向天空。

    “这里的力场,彻底反转了。”

    对于周良来说,并未有丝毫不适,因为在这紊乱的力场之中,天成为了地,地成为了天,重力竟然是从天空之中传来。

    一道又一道的光波,不断地从四周辐射扩散而来。

    这是圣级高手战斗的余波。

    周良身体表面的衣服,在这波动的冲击之下,哗啦一声成为了碎片,然后又彻底成为了齑粉。

    周良全身上下顿时不着寸缕,瞬间变得****,流线型的肌肉和修长的身躯,犹如玉石雕刻一般,晶莹如玉的体表闪烁着紫色和银色的光辉,涌出奇异的力量,肋骨和脊椎上的造化神玉符文闪烁,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很快,一声声咔嚓咔嚓的骨裂之声,从周良的体内传出来。

    “没有经过造化神玉改造的骨头,终究是还难以承受这样力量,开始断裂了……”周良皱皱眉……

    低头看时,在巨大的压力之下,浑身皮肤的每一个毛孔,都有一颗颗血珠迸出,很快整个人的身体就弥漫了一层血浆。

    这简直就是一种自虐,但是周良却乐在其中。

    道王六层可以模糊感应道天地之间的伟力天道,而如此错乱的力场环境,不仅仅对于锤炼肉身有好处,亦可以让他更加清晰地感受天道之力的运转,找到规律。

    时间流逝。

    天空之中的战斗越激烈了起来。

    尤其是那太玄宗圣级高手和通天宗主之间的战斗,进行到了堪称惨烈的地步。

    两人都已经是浑身浴血,肢体破碎,老年高手被撕掉了一只手臂,而通天宗主半个头颅都被打烂了,两人浑身闪烁着恐怖的道家真气光焰,飞快地恢复,却还在不断地换招,大片大片圣级高手的鲜血,从天空之中落下……

    “老不死,今日就算是陨落,也要换掉你!”通天宗主怒吼。

    他知道今日大势已去,回天无力,顿时有了死志,四个墨色光团在他周身环绕,犹如小型黑洞一般,澎湃着不可思议的元气波动。

    “小家伙,暴怒不能改变你的命运。”老年圣级高手一只手臂缓慢地恢复,以另一只手掌,不断地击出银色剑光,漫天的剑芒将通天宗主笼罩在其中。

    轰!

    又是一次可怕的对决。

    一个墨色光团轰击在老人的身上,几乎将他身躯击穿,大口的鲜血喷出来。

    而通天宗主也被数百道剑光穿身而过,身躯腰部以下成为肉糜,闪烁着黑光,依旧死战不退。

    “终究是血气衰竭了,拳怕少壮啊……”老人大口地咳血,仿佛随时都要端起一样,他的左臂看来是无法恢复了,被黑气缭绕,不断地腐蚀,血肉化作黑色的液体掉落。

    通天宗主面色狰狞,浑身黑色缭绕。

    如果仔细看的话,会现这些黑气,其实是一柄柄细细密密的黑色小剑组成,他的下半截身躯被击碎,却在缓慢地恢复着,那黑色的小剑不断地附着在断肢处,犹如黑色的肉芽一般缓慢地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