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400章 圣级高手
    时间匆匆而过,两日之间,一直都没有人来打扰,一日三餐,也有那些年轻貌美的侍女送到大殿之外。天籁小说Ww』W.⒉

    周良终于实现了肉身和镜像同时晋入道王六层境界,且稳固了境界。

    “差不多了,境界的突破到此为止,要进行下一次突破,必须得再沉淀静修一两月才行,这次来大辽修真国,主要是为了对付“通天剑派”,必须准备其他的一些事项了。”

    周良自言自语。

    他从储物空间之中,取出了大量的神材宝药,开始炼制各种丹药。

    这些都是计划之中需要的东西。

    转眼之间,又是一天时间过去。

    外面终于传来了武三通的声音——

    “周兄弟,你准备的怎么样了?太玄宗那个该死的胖子带人来了……”

    周良闻言,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

    三日之后。

    大辽修真国通天山脉附近。

    通天山脉是大辽修真国另外一大剑修门派“通天剑派”的门派所在地。

    和许多地方草木繁盛不同,这片山脉犹如一片死亡之地一般,方圆百里之内,都是寂静的黑色,寸草不生,都是黑色犹如风干了的鲜血一般的岩石,一座座险恶陡峭的山峰拔地而起,像是一柄柄邪恶之剑刺向天空一般。

    平日里,这里是大辽修真国修真者的禁地,任何人一旦擅闯,必死无疑。

    只有“通天剑派”的人,才敢出入。

    这片看似黑色的灭绝之地,无声无息,实际上布置了不知道多少禁制和阵法,守卫极为森严。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但是今天,就在日要正午的时候,一些不之客,打破了通天山脉附近的平静。

    天空之中流光闪烁。

    数百个人影犹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度地朝着这片死亡之地掠来,剪碎了天空的白云。

    在距离山脉还有数千米的时候,空气之中突然出现到了一道道黑色的氤氲光墙,若隐若现,挡住了这些流光人影的去路。

    但是在下一瞬间——

    轰轰轰!

    一道道恐怖的剑气,轰击在黑色光墙之上,犹如摧枯拉朽一般,彻底将其轰成了碎片。

    那些在天空之中飞掠的人影,没有丝毫的停留,犹如电光般掠过,朝着通天山脉的中心区域逼近。

    “什么人?胆敢擅闯我“通天剑派”山门?找死不成?”

    一个愤怒的吼声,从山脉之中激荡出来。

    接着各种刺耳的警钟声音划破了天地之间的平静。

    原本寂静的黑色山脉山岭之间,一道道黑色光焰冲天而起,令人肌肤生疼的杀机弥漫在天地之间,黑色的光墙仿佛是挤破了虚空出现,将这片天地分割成为大大小小不同的区域,空间都开始扭曲起来,给人一种扭曲的不真实感觉。

    “哈哈,从今以后,再无“通天剑派”。”

    大笑声之中,那数百个人影里,一个又白又宣的胖子越众而出。

    这胖子一身肥肉撑得锦袍快要爆开,他手持一个翠绿欲滴的三足鼎,捏动手诀,虚空之中顿时可怖的气息弥漫。

    那原本只有巴掌大小的三足鼎,迎风一晃,化作了一只大小数百米的的庞然大物,鼎身篆刻着各式各样的花鸟鱼虫齐人形图案,齐齐显化出来,变成了活物,朝着那一道道黑色光墙攻击而去。

    顿时各种各样的兽吼龙吟之声遮天盖地。

    那巨鼎仿佛是一个巨型的传送门一样,释放出可怕的生灵,其上的图案每一次闪烁,便有一个强大的生灵直接显化出来,咆哮着想拿光墙起攻击。

    轰轰轰轰!

    一阵犹如世界末日一般的恐怖爆响声之中,天空出现了无数破碎的黑色光墙碎片,仿佛是一只只枯萎的黑蝶一般坠落。

    山脉之中十之**的防御阵法,竟然在这一瞬间,就被彻底破坏了。

    一座座黑色的山峰塌陷粉碎,龙脉断裂,各种相冲的元气流错乱,这片空间成为了一个巨大的绞肉盘,隐身在各处的“通天剑派”的弟子,在这一瞬间,不知道死伤了多少。

    ““太玄破天炉”?太玄宗也来了?我们两宗无冤无仇,为何进犯我“通天剑派”?”

    一声惊呼在黑色山脉之中传出,接着远方山脉的深处,一道道冲天而起的人影,拖着长长的曳尾,在虚空之中留下一道道光痕,仿佛是密密麻麻的蜂群一般,朝着这边围了过来。

    “哈哈,“通天剑派”你们东窗事了?派遣高手进入大燕修真国,无故掀起战争,攻伐人族门派,犯了大忌,今日就该付出代价!”大胖子宋祖德大笑。

    他催动“太玄破天炉”这等准至尊之器,消耗了太多的道家真气,身形在虚空之中一阵摇晃,旁边有黄庭玄和江别鹤将他扶住。

    周良也连忙送上一颗极品“回玄丹”。

    ““末日剑宗”、“太玄宗”……好好好,北域两大顶级门派,联手围攻我“通天剑派”,真是荣幸备至啊!”

    一个又惊又怒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接着人影闪烁,数千个“通天剑派”的高手黑压压地凌空而至,为一人,面带半张青铜面具,头漆黑如墨,身形修长,双眸之中有剑光游走,实力极强,身体周围的光线都扭曲了。

    “早在你们屠杀心云宗弟子的时候,就该想到今天这一幕了。”周良冷笑,毫不示弱。

    今天才是真正的复仇开始。

    张三峰、丘处机和魏忠贤英灵不远,一定在天空之中俯瞰这一幕吧!

    “恩?你是谁?小杂鱼,滚到一边去,也配与本宗说话?”青铜面具的高手气势极强,即便是在如此局面之下,也依旧表现的很强势,态度霸道而又嚣张。

    周良缓缓地取出桃木剑和墨石刀,一步一步走在虚空中。

    他眼眸之中蕴含着惊人的杀意,道:“我只不过是大燕修真国心云宗一名剑者而已,我名周良,你就是“通天剑派”的宗主,也好,今日也让你尝尝亲眼看着门派破灭的滋味。”

    “周良?“阴阳杀神”周良?原来就是你。”通天剑派宗主一愣,旋即明白了什么,冷笑道:“你能活着从大燕修真国来到这里,这么说来,本宗派往大燕修真国的人,都被你杀了?”

    周良点点头:“一个不剩。”

    “看来倒是小看了你,还真的有点儿手腕,居然可以鼓动太玄宗和末日剑宗,来犯我通天剑派。”通天宗主咬牙道:“早知如此,当初本宗就该亲自前往大燕修真国,将那个什么心云宗的人,都赶尽杀绝,将你斩为肉糜,以绝后患。”

    “事到如今,你还执迷不悟,通天剑派之祸,是你自招。”周良心中杀意沸腾。

    通天宗主的话,无疑是承认了他早就知道吴玄都、阴无肠等人在大燕修真国主持杀戮的事情,且丝毫没有悔意,也根本不放在心上,冷酷冷血,这么说来,自己今天的设计并没有错,这样的门派就应该消失。

    通天宗主不再看周良。

    他的目光,落在了宋祖德和武三通的身上,目中泛起一丝阴狠,道:“既然你们两个后辈都出现了,看来今日之事,是没有什么转圜的余地了?”

    “通天山脉也该换一换主人了。”武三通言简意赅。

    宋祖德嘿嘿笑道:“这些年北域许多无头血案,都是你通天剑派所为,至少有六十七个门派的覆灭,都是你通天剑派在背后策划,你们已经变质,成为了人族内部的毒瘤,这一桩桩罪状,不论是那一条,按照玄武帝宫所制定的刑律,都够将通天剑派满门诛灭了。”

    “哈哈,说的真好听,想不到太玄宗和末日剑宗这样的门派,居然也心甘情愿成为小小“阴阳杀神”的走狗,真是如墨了两大派的尊严。”通天宗主哈哈大笑:“真是愚蠢,今日你们尽心帮助周良,而日后周良崛起,独尊北域,称雄天下,你们两人都将是他的踏脚石而已。”

    这是在临阵挑拨离间了。

    宋祖德嘿嘿一笑,武三通更是面无表情。

    他们纵横北域,名满各国,有如今的身份地位,也都是心志极为坚定之辈,岂会因为敌人区区几句话,就产生动摇?何况今日之事,计划了许久,绝对不会再更改。

    “好,既然你们如此愚蠢,那多说无益,想要灭我通天剑派,你们也要付出代价。”通天宗主怒吼一声,浑身气焰暴涨,强横的道家真气波动如同狂涛骇浪一般汹涌开来,天空之中顿时犹如墨染一般漆黑下来,冷笑道:“小辈,谁敢来与我一战?

    “哈哈,你们老一辈的打打杀杀,我们晚辈就不参与了。”宋祖德哈哈大笑。

    话音未落。

    一道人影,从他身后飙射出来,直取通天宗主。

    这是一位太玄宗的老一辈高手,头花白,满面皱纹,骨瘦如柴,仿佛进的气多出的气少,看外貌随时都要咽气一般,但是出手却无比恐怖,一掌拍出,天崩地催,青色气浪犹如汪洋,淹没了一片天空,直接对上了通天宗主。

    既然决定要征伐通天剑派,不论是宋祖德还是武三通,自然都有准备。

    他们是年青一代的顶级高手,但对上一些老一辈高手还是有点儿不够看,“通天剑派”也算是北域一大门派,底蕴深厚,通天宗主传说已经是圣级高手,不是他们所能对抗,自然要由各自宗主的级高手去对付。

    这位出手的太玄宗老者,乃是一位太上长老,早年间纵横北域,罕逢敌手,也是一大魔头,不知道站杀过多少兽人,据说已经有数千岁,曾经参加过一次种族之战,此时已经进入了生命晚期,阳寿将尽,被宋祖德请出来,对付通天剑派的高手。

    “是你?你还活着?”通天宗主一惊。

    这老者一出手,独特的道家真气功法,就让他想起了一个传说之中的人物,不敢有丝毫的小觑,全力爆迎击。

    “咳咳咳,当年老夫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幼童,所谓面由心生,当时就觉得你心有戾气,面相狠辣,想不到你果然把通天剑派带上了邪路……”老者不断地咳嗽,但是每一击击出,都犹如天崩地裂一般,太过于可怕。

    “哼,老匹夫,若是昔日的你,本宗说不定还要退避三舍,可惜如今你已经血气衰竭,不复往日之威,还敢来我通天剑派山门放肆,本宗就斩了你,送你上路。”通天宗主硬了起来。

    他察觉到对手身体状况不太好,立刻连连出手,每一招都是杀式,一阵抢功。

    两大高手的对决,对于别人来说,危险无比。

    周良也是第一次见识到这种圣级高手之间的碰撞,远他的想象,即便是远隔着数千米,都能够感觉到那可怕的劲气,周良自忖,以自己的肉身之力,只怕根本都无法靠近战圈五百米之内,过于靠近的话,会被战斗的余波碎粉。

    两大高手身体逸散出刺目光华,最终仿佛是融入了虚空之中一般,时隐时现,犹如在时空裂缝之中穿梭一般。

    “这是圣级高手的手段,他们已经可以清晰地感应到天道的存在,所以才可以在空间缝隙之中自由出入,犹如时空穿梭一般……”周良感叹。

    就在这时——

    一股强横无匹的力量,从通天山脉深处汹涌而来。

    又是一尊圣级高手。

    通天剑派的底蕴果然不可小觑。

    不过这一次,两大宗准备也相当充分,在武三通的身边,也有一位垂垂老矣的老一辈高手飞出。

    “果然是你这个老不死,今日分个生死。”通天剑派新出现的圣级高手,也是一位须皆白的老人,满面皱纹犹如沟壑,身体犹如柴禾,弥漫着一股腐朽和死亡的气息,生机不多,气血衰败了。

    “呵呵,你这老杀星,早该去死了。”“末日剑宗”的圣级高手淡淡地笑,一出手便是银光汹涌,遮天蔽日。

    这些老人曾经都是一个时代的主角,在这片天地中打出了大大的威名,成为圣僧存在,无一不是有大毅力、大机缘和大运道的天才,可惜岁月无情斩天骄,属于他们的时代,终究是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