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99章 突破
    “你算是什么东西,也配向我敬酒!”武荡魔冷笑一声,一巴掌朝着周良手中的就被拍去。天』籁小』说WwW.⒉

    谁知道就像是拍在一块精铁之上,反震之力让他手麻,却不能让周良的手腕有丝毫的颤动,连酒杯之中的酒,都连一丝波纹都没有出现。

    “恩?班门弄斧。”武荡魔一愣之后,顿时明白了周良的意思,哈哈大笑,面露不屑,右手掌闪烁着犀利的银色光焰,狠狠地击了过去。

    “喝个酒而已,何必动怒呢!”周良面色平静,右手握着酒杯,缓缓地递了过去。

    武荡魔的这一掌击在周良的手腕上,依旧是丝毫不懂,非但不能将酒杯推回去,反而是被一股强横至极的力量反逼了过来,让他的身形不自主地晃了晃。

    “好小子!”武荡魔笑容一敛,整个手臂都闪烁着银色光芒,奋力地朝着周良握着酒杯的手腕压了过去。

    可令他感到震惊的是,周良依旧是极为随意的握着酒杯,手腕一点一点缓慢但是却不可逆转地推了过来,武荡魔奋力反击,但是周良手腕之上那沛然莫御的力量,就像是一座山峦倒塌了过来,根本令他无法抵抗。

    他脸色涨红,就看周良一点一点地强行把酒杯送到了他的嘴跟前。

    “你找死……”武荡魔大怒,反手就要拔剑。

    周良一直平静的面容,顿时一冷,笑道:“既然前辈不愿意喝,那我就不勉强了。”

    话音未落,手腕一震,酒杯之中的酒液如同利剑一般喷射出去,顿时淋了武荡魔一脸。

    同时一股强横至极的力量,从手腕处勃喷涌,武荡魔闷哼一声,脸色一片潮红,整个人轰地一声倒飞出去,口中喷出一口鲜血,一直跌飞到了大殿之外的台阶之上……

    “武长老……”

    “师叔!”

    跟随武荡魔来的高手大吃一惊,纷纷惊呼,赶紧跑出去扶起武荡魔。

    所有人看向周良的目光之中,带着敬畏和惊骇。

    武荡魔乃是老一辈的高手,虽不是门派最顶级的存在,但是实力也不似,一身修为,达到了道宗境四层境界,想不到在这少年面前,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好,这次算你小子狠,山水有相逢,小子,咱们走着瞧。”

    武荡魔张口又喷出一道血箭,留下了几句狠话,转身带着手下化作流光消失在了远处。

    人群之中,除了武三通之外,其他剑修们此时也绝对不敢再小觑周良了,这种不动神色就击败了武荡魔的手段,绝非他们所能做到,武荡魔自持身份,倚老卖老,不知死活,这些年以来和武三通作对,极为狂妄,想不到今天居然吃了这么一个亏。

    宴会重新恢复到了之前热闹的场面。

    在场的高手们都抢着向周良敬酒,气氛比之前,又热烈了无数倍。

    如果说之前他们都是看在武三通的面子上,才违心恭维周良的话,那此时就绝对是自内心对于周良的敬畏和看好了,一个如此年轻的天才,轻松击败道宗高手,那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如不夭折,必然是至尊级别的存在,和这样的人做朋友,谁都不会拒绝。

    酒到三巡,都喝的尽兴了,众人在慢慢散去。

    周良直接被安排在了中休息。

    这座漂浮着在虚空之中的辉煌神殿,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将作为周良的临时住处,武三通很大方,安排了至少二十多名弟子听后差遣,还有九名年轻貌美的侍女伺候周良的起居,她们可不是傀儡,而是活生生的人,都是千挑万选的小仙子。

    夜色降临。

    周良来到栏杆前,凭栏远眺,入眼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辉煌灯火。

    古城的磅礴恢弘,在夜景之中更显神秘美丽。

    地面和天空之中,都有各色的流光闪烁,仿佛是置身于星空之中,给人一种美轮美奂的陶醉之感,近处的建筑犹如神阙,时不时有奇奇乖乖的飞行法宝呼啸着而过,流光溢彩,简直就是一个梦幻世界一般。

    这样美丽的夜景,繁华美丽。

    “这才是真正的修真界的风采啊!以前居于一隅,见识终究是有限,怪不得外国之人,都将大燕修真国、大齐修真国和大晋修真国等北方各国,称之为未开化的边蛮之地,果然都无法和这些真正的大国相比,而大辽修真国并非是北域最大的国,黑日之城也不是北域最大的古城,想那大蒙修真国将会是何等的繁华!”

    周良不由得感叹。

    有一种大开眼界的感觉。

    “小周良,看到了?这才是真正高手该拥有的地方,无尽的资源,无尽的高手,无尽的门派,无尽的机缘和磅礴的势力……”脑海之中,响起了阴阳老人的声音。

    周良点点头。

    “不过,这算什么,如果到了……”阴阳老人想了想又道,他曾见过更加恢弘的巨城,和那样的城市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但,话到嘴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闭嘴。

    周良也没有追问。

    这可能和这个老怪物的身份来历有关,这些年他一直都不愿意多说,问也是白问。

    “你不觉得你被那武三通利用了吗?他大肆宣扬你来到这里,故意吸引武荡魔来试探你的真正实力,也借你之手,来震慑“末日剑宗”之中那些不服他的高手。”阴阳老人提醒周良。

    周良笑道:“这些事情,在来大燕修真国之前,他就曾对我说过,是计划的一部分。”

    “计划?什么计划?我怎么不知道?”阴阳老人表示大为惊讶。

    “当时老前辈你正在参悟仿仙文,我不管怎么召唤,你都不曾回应。”周良解释道。

    这个老怪物哦了一声。

    阴阳老人又提醒道:““末日剑宗”内部,看来也不是铁板一块,武三通是公开的未来掌教,却还被人挑衅,有些乱啊!小周良,你如今已经走出来,算是真正开始面对这个世界的危险,做事不能再像是以前那么随意,毕竟这里不是大燕修真国,你的实力,也不足以压倒所有人。”

    “不错,这些级门派的家务事,最好不要涉入太深,否则会有不必要的麻烦,一旦卷入,有些事情就不是仅仅依靠武力所能解决了。”阴阳老人也关心地道:“武三通的事情,还是让他自己去做好了。”

    周良点点头,心中一阵温暖,这个老怪物对自己是自内心的关心。

    在这世上,他们就像是自己的血缘亲人一样,让周良感受到了亲人的温暖。

    “放心吧!这件事情,我有打算,不会涉入太深,只要解决了“通天剑派”,我会暂时离开北域。”周良把自己的计划,详细地说了一遍。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也可行。”阴阳老人听完,不再劝。

    “小周良,你为了心云宗做这么多,值得吗?”阴阳老人口气略显凝重地道:“你为心云宗做的事情,已经远远出了它对你的帮助,如今的心云宗,更像是你的拖累,想要成为一个无忧无虑纵横天下的级高手,你不应该被这些红尘琐事所牵绊。”

    “一个人有牵挂,就有弱点,以后你的敌人,很可能会从心云宗入手,来对付你。”阴阳老人无不忧虑。

    “阴阳镜像体”是杀戮之体,注定走上一条白骨与鲜血铸就的称雄道路,且周良的身世也早就注定,有朝一日他要对上的敌人,很可能是近乎于仙人的存在,极为可怕。

    周良静静地站在玉砌雕阑之前,看着飞殿四周的美景,夜风拂动他的黑色长。

    “一个人活在这世上,如果真的无牵无挂,那会是多么寂寞?心中若无牵挂,与石头枯木又有什么区别?”周良平静地微笑,“相较于无牵无挂的自由,我更喜欢被人牵挂和牵挂别人的味道,对于我来说,心云宗是我的根,那里有我最美好最珍重的回忆,就算是九死,我不会舍弃这一切的。”

    阴阳老人闻言,叹息一声,陷入了沉默。

    这个老怪物想到了自己曾经主人的抉择,想到了那遥远岁月之中生的一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么漫长的岁月过去了,一切仿佛是在轮回。

    周良在栏杆前站立了一会,转身回到了飞殿之中。

    “我要闭关两日,任何人都不要来打扰我。”

    周良对侍卫和侍女道。

    “遵命。”数十人恭恭敬敬地推出去。

    周良在大殿四处,布置下了字形道纹阵法,隔绝了一切气息,又在外部设置了预警阵法,这才回到大阵中心,盘膝坐在原地,微微闭上眼睛,开始运功修炼。

    距离晋入道王五层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经历过这连番的大战,又受了心云宗后山地穴深渊之中鸿蒙紫气的滋养,以及“造化紫薇神玉”的供给,周良感觉到体内的道家真气已经积淀到了足够的程度,雄浑无比,可以进行下一步的突破了。

    修真者进入先天道灵之境,每向前一步,都非常困难。

    不少人终其一生无法突破先天。

    更有不少的人进入先天之后,终其一生都无法再进一步。

    因为先天之上的境界,每修炼圆满一层,都需要磅礴难以形容的元气。

    如果紧紧依靠自身积淀或者是在天地之间汲取,无疑是一个令人绝望的漫长过程,除非你身处一个天地元气充沛的洞天福地,各种仙药和灵石的消耗必不可少,而且数量也极为惊人,一般人根本承受不起。

    财侣法地,这四大条件必不可少。

    有些人天赋出众,可惜没有足够的修炼资源,也无法臻致极境。

    所以修真之路漫漫,极为艰辛,每进一步,都需要各种机缘和元气。

    对于普通修真者来说——尤其是进入先天的修真者,每凝练打通一道经脉,都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越是修为精进,想要突破就越难,一般来说,道王境界的高手,花费半年乃至于一年时间打开下一道经脉,都算是很顺利的过程了。

    如果在修炼体悟过程之中,遇到瓶颈,那突破就更是遥遥无期了。

    周良晋入道王五层境界,不过是短短一个月时间,就臻致大圆满,可以冲击下一经脉,这种度要是让其他人知道,绝对会被惊掉下巴。

    实在是周良“阴阳镜像体”这种体质无瓶颈困扰的特性太霸道了。

    只要积累足够,就可以一路晋级。

    周良静静地坐在大殿之中,很快就进入了‘天人合一’状态,无物无我,心眼神合一,神念之中,唯有身体内外的元气按照天道涌动流转的轨迹,变得无比的清晰。

    道王六层境界,是一个小分水岭。

    进入这一境界,就可以施展《四十八变》神通,开始能够模糊地感觉到存在于天地之间的天道力量。

    很多人都被卡在这一境界,终生无法再有存进。

    当然,对于周良来说,不成问题。

    运转《斗》,小心地引导玄阴真气在经脉之中运转,冲开之前未曾到达过经脉,一遍遍地以道家真气冲刷经脉之中的淤塞,然后直至第六道大经脉,液态道家真气化为思蚕,无孔不入,深入到了经脉之中。

    这个过程并不算是漫长。

    终于周良的身体之中,又一颗大星被点燃,绽放出灼灼光辉,就仿佛是身体宇宙之中,又有一颗星辰诞生了。

    肉身道王六层境界。

    周良缓缓地感受着新的境界,只觉得感观清晰了许多,隐约之中,能感应到天地之间,有一种无形伟力存在,是不可更改的大道,但是仔细去感受的话,却又一无所获。

    周良知道这是实力还不够精深的原因,隐约之中感应到的伟力,或许便是天道之力,不过道王六层之境显然无法察觉更多,也不用着急,等日后道家真气修为达到了道皇、道宗境界,自然可以感应更多。

    肉身的晋升,意味着镜像亦可以熔炼打通一个新的经脉。

    他重新闭上眼睛,开始运转炎阳真气。

    时间匆匆而过,两日之间,一直都没有人来打扰,一日三餐,也有那些年轻貌美的侍女送到大殿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