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98章 末日内斗
    天瞄商队和顺丰镖局的人,顿时觉得心脏都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也不知道会生什么,紧张的脑海之中一片空白。天籁『小说Ww『W.』⒉

    “诸位,多谢你们这一路上的照顾,没有你们的帮助,我现在只怕还在荒野之中转圈呢!”周良来到众人跟前,微笑着对他们说,天瞄商队和顺丰镖局的人,终究是一路将自己这个不认路,带到大辽修真国了。

    “不不,您太客气了。”雷军和李靖只觉得心中好大压力,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咦,周兄弟,这些是你的朋友?”武三通笑着走过来问道。

    雷军等人紧张的连喘气都忘了,面对这等一方雄主级别的存在,别说是他们这种在修真界苦苦挣扎求生的底层修真者,就算是各大宗的宗主,只怕都会拘谨起来。

    “是啊!路上新结交的朋友,要不是他们帮忙带路,我这个不认路,半路上就迷路了。”周良笑着介绍。

    武三通也微笑着和雷军等人一一打招呼。

    在旁边无数疯狂路人们的羡慕眼光注视下,雷军和李靖等人手足无措的同时,又觉得像是踩在了云朵上一样,简直飘飘欲仙飞了起来。

    在古城之中,能够被武三通能够看一眼,都是莫大的荣耀,而如今,自己等人居然被他亲自打招呼问候,这简直就是莫大的机缘和幸运。

    “既然都是朋友,那不如一起前往,也好让我末日剑宗好好招待各位。”武三通出了邀请。

    “啊!不不不,不敢,我们身份卑微,怎么有资格踏入,是周啊周对,是周前辈给我们面子。”雷军和李靖两人已经彻底混乱了,连说话都是结结巴巴的。

    “几位过谦了,周兄弟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嘛!”武三通笑着看了身边的李元霸一眼,道:“既然几位不想进入,那本座也不强求,元霸,你安排一下,好好招待这几位来自于大齐修真国的朋友。”说着,又对雷军和李靖几人笑道:“几位在大辽修真国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元霸师侄。”

    “啊?是,是是是!”天瞄商队和顺丰镖局的人顿时欣喜若狂。

    这可真的是天上掉下来一个大馅饼,而且是级大级大做梦都不敢想的馅饼。

    雷军和李靖两人忍不住悄悄地掐了掐自己,疼痛的感觉是如此的清晰,这说明自己绝对不是做梦。

    不会是自己祖坟上真的冒青烟了?

    居然和末日剑宗这样的庞然大物搭上了线。

    武三通一句话,在乃至于整个大辽修真国,都像是一块圣旨一般,不知道有多少地位比他们高、实力比他们强,运气比他们好的级大人物,打破头想要得到这样一句话都不可得,而现在自己等人居然得到了。

    可以遇见,从今以后,天瞄商队和顺丰镖局,必然会一飞冲天。

    李靖不由得想到了那一日,在大齐修真国出之前周良找到自己那一刻的情境,要不是小儿子李哪托哭闹着要自己带上周良,只怕自己已经拒绝了周良的请求,幸亏没有真的那样,否则,自己将错过一个毕生后悔的机会。

    看来自己那个宝贝疙瘩儿子,真的是自己命里的福星啊!

    “几位,请个我来,我今天正好在迎宾楼订了宴席,如果几位不嫌弃的话,请赏脸一聚如何?”李元霸笑嘻嘻地邀请。

    迎宾楼据说是古城之中最为奢华尊贵的场所,一般人就算是有钱也进不去,雷军等人来往的次数也不少了,可别说进入那酒楼,就连靠近酒楼千米之内的资格都没有。

    “这好,那就打扰李大侠了。”李靖和雷军略微犹豫,便答应了下来。

    虽然明知道这是人家给周良面子,但话到这个程度,如果自己等人再推辞,那就要得罪人了。

    “周前辈,我等有眼不识泰山,这一路上多有怠慢,还请您不要见怪。”李靖等人转身向周良道谢。

    他们很清楚,如果没有周良的缘故,自己等人就算是在普通的修真者眼里也只是一个屁而已,更别说是得到李元霸这样的英才的款待。

    “两位大哥言过了,你们一路带我很好哦,对了,我这里有个小玩意,送给小哪托,我看他资质不错,如果拜访到名师,未来必是一代英才。”周良取出一个玉色小剑,递给李靖。

    这玉色小剑是周良练手之作,内部蕴含力量,镌刻道纹阵法,长期佩戴在身上,可以凝聚道家真气,温润肉身,有助于习修真者开辟真气气旋,打通经脉。

    李靖欣喜若狂地接过来,连连道谢。

    周良是何等人物,随便出手的小玩意,对于他来说也绝对是至宝,自己那个傻乎乎的儿子,还真的是有福气啊!

    “哦?既然周兄弟说资质不错,那肯定是相当了得了,哈哈,李大哥,我和你打个商量,能不能送令郎来我这习武?哈哈,周兄弟,人虽然是你先见到,但是话可是我先说出来,这个苗子,你可不许和我抢,我正缺少剑道苗子呢!”

    武三通哈哈大笑地道。

    李靖这个时候,激动地快要晕厥了。

    天啊!自己的儿子,居然可以拜入末日剑宗这样的级门派?

    要知道在此之前,为了能够让他进入大齐修真国的,希望都有些渺茫,现在居然有机会拜入在整个北域都屈指可数的级门派?这不会是在做梦?

    和比起来,连一粒尘埃都算不上啊!

    他现在觉得一切都有点儿不真实了。

    看向周良的目光,更是敬畏和感激。

    李靖不是傻子,自然能够看出来,周良之所以说了这么多,还赠送小剑,其实就是为了显示他和自己之间的关系,好让末日剑宗的人重视自己,等于是在特意为自己的儿子争取拜入门派的机会了。

    “对了,雷姑娘,你这两柄骨矛,我帮你重新炼制了一番,效果更好,你好好舀着,日后多多保重。”

    周良从储物空间之中,取出两柄白色骨矛,正是雷璐的法器。

    和以前比起来,骨矛的外形似乎是没有变化,但是其中蕴含着的力量,却已经截然不同,如今这两柄骨矛,以大道师巅峰的修为,可以激出一窍先天道灵的攻击力,算是一件高品法宝了。

    “谢谢。”雷璐微笑着接过骨矛。

    她看着周良转身踏上云梯,犹如仙人一般潇洒远去的背影,不由得泪流满面。

    这朵骄傲的黑玫瑰,清楚地知道,自己和这青衣书生,终究不是同一个世界中的人,就像是此刻他踏着神殿凌空远去,而自己却只能这么静静地站在地面,逐渐连他的背影,都已经看不到。

    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

    梦,也该醒了。

    ……

    觥筹交错,美酒飘香,有身形窈窕如仙子一般的美女,在舞池里翩翩起舞,犹如月夜之下的嫦娥仙子一般,朦胧诱惑,舞礀优美,耳边响起的是飘飘仙乐。

    周良和武三通两人上座,其他的高手们,都分坐在两侧。

    之前武三通就已经向周良介绍了这些人,都是赫赫有名的新生代高手,也是大辽修真国极为有名的剑修,这些人的分量,一点都不比李元霸轻,每一个走出去都是跺一跺脚都会引地震的大人物,此时却都面带着笑容,谈笑风生,不时地向周良敬酒。

    周良举杯回应。

    他猜测,这些人应该都是武三通的心腹。

    一个个实力都极为显赫,有几尊道宗级的存在,大部分都是中高阶位的道皇。

    不愧是级大门派,这些人看起来也不过是五十多岁左右,对于拥有数百年乃至于千年笀命的先天之上的高手来说,五十岁相当于普通人的少年阶段,却能达到如此境界,令人惊讶。

    而那舞池之中翩翩起舞的仙女,却是一种机关道纹傀儡。

    它们近乎于真人,从表面上看不出丝毫的破绽,尤其是在朦胧的雾气缭绕之中,她们比真人还魅惑灵动。

    但是略微用灵识观察,却会现,它们根本不具备生机,洁白如羊脂玉一般的肌肤表层之下,隐藏着极为复杂深奥的道纹脉络,可不仅仅是傀儡舞姬这么简单,一旦爆战斗,它们都可以成为最可怖的杀戮机器。

    就连脚下这座如云朵一般漂浮在虚空之中的大殿,通体由极为罕见的神料精魄铸就,以帝级炼器师的手段祭炼,蕴含强大的力量,机关重重,就算是道宗境界的高手,也很难将其攻破。

    级大宗就是级大宗,这等手段和底蕴,心云宗就算是再展数千年,只怕也远远赶不上。

    而且周良相信,这仅仅只是实力的冰山一角。

    “久闻天资无双,乃是一代绝世人杰,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哈哈,周兄弟,我敬你一杯。”右侧坐席上,一位蓄着几撇小胡子的魁梧汉子站起来,举杯大笑。

    “司徒大哥谬赞了,请。”周良回敬,一口喝干大杯中的烈酒。

    除了认路之外,他在其他方面的记性极好,之前武三通介绍众人的时候,周良已经记住了所有人的名字和身份,这个小胡子壮汉名叫司徒浩,是巡查堂的堂主,也算是年纪轻轻,位高权重了。

    “哈哈,爽快,我就喜欢这样的人。”司徒浩大笑。

    在周良观察别人的时候,很多人其实也都在观察周良。

    一些人原本对于武三通如此厚待周良,不以为意,以为只是一个偏僻蛮乡之中走出来的少年,说得不好听点就是一个乡巴佬蛮子,能强横到那里去?终究是一个没见过市面的蛮民,只怕一到黑日之城这等恢弘古老的名城,顿时会露怯,犹如乡巴佬进城一般。

    但是现在观察的结果,却让他们都改变了看法。

    这周良虽然是出自于边远蛮乡,但的确是一表人才,温润如玉,谦和儒雅,那淡淡出尘犹如谪仙一般的气息,令人禁不住自惭形秽,就算是在,也算得上是翩翩贵公子,且一身实力,他们看不透,的确是一个人物。

    就在这时——

    “呵呵,原来传的神乎其神的,只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武三通,这就是你自叹不如的所谓的天才吗?呵呵,你这些年,可真是越来越昏聩了!”

    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划破的道纹禁制,传了进来。

    众人脸色一变,纷纷轰然起身。

    却见一个人影震开了大殿之外的守卫,一步一步缓缓地走进来,身后跟着四五个同样身穿道袍的高手,浑身散着戾气,与大殿之中欢庆的气氛格格不入。

    “原来是武荡魔师叔啊!不知道您大驾到来,有何指教呢?”武三通手握酒杯,缓缓地站起来。

    为这人影,看起来六七十岁,头花白,一双浓密的黑色刀眉极为奇特,眉毛下一双斜长的眸子吞吐着精芒,鹰钩鼻,身形魁梧,一袭红色剑袍犹如血染一般,身体周围,有赤红色的气流缭绕环旋,犹如一头择人而嗜的野兽一般,给人一种极为危险的心惊肉跳的感觉。

    “听说你等到了要等的人,所以过来看看,谁知道所谓的绝世天才,嘿嘿,正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让我好失望啊……”武荡魔的语气之中,带着一股阴测测的杀机。

    他看向周良,眸子之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挑衅。

    “我念你是师叔,不与你计较,你且退下,以免在贵客面前失礼,让我蒙羞。”武三通不动声色地道,当他平静下来的时候,犹如一尊沉默的冰山一般。

    “贵客?哈哈哈,这种毛都没有长齐的乡下小孩,居然成为了我末日剑宗的贵客,真是让人笑掉大牙……”武荡魔哈哈大笑。

    大殿里众人都是勃然变色。

    这是赤果果的挑衅了。

    就在这时——

    “呵呵,既然是武兄的师叔,那我身为晚辈,得敬一杯了。”一直沉默的周良,突然缓缓地从座位上站起里,端起身前的酒杯,一步一步缓缓地走下来,将酒杯递向武荡魔,面色平静地道。

    “你算是什么东西,也配向我敬酒!”武荡魔冷笑一声,一巴掌朝着周良手中的就被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