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96章 变化
    “太原城”四周那犹如潮水一般的兽吼声和大地震颤之声,也在顷刻之间,纷纷退去。天籁小说WwW.』⒉

    如果有人站在高控制中俯瞰,就会现,以“太原城”为中心,数以千万计的兽人巨妖,在那宗魔落荒而逃的瞬间,也第一时间惊慌地后退,不敢再停留下去。

    一尊人族道宗境界的高手,足以屠灭数千万的低等兽人。

    这就是级高手的威慑力。

    过了半晌之国,整个“太原城”之中爆出一阵连着一阵的欢呼之声。

    只是人们再也找不到那个青衣书生。

    ……

    ……

    没有人迹的幽深街道之中。

    司马先生和李铭忍不住又对视了一眼,彼此眼中已经是掩饰不住的庆幸和震撼。

    两个人此时真的是忍不住一阵阵的后怕,一股凉气从尾椎骨直冲天灵盖,简直要将头盖骨掀飞。

    想一想他们之前还不知道死活地前往“龙门客栈”,去找那青衣书生的麻烦,尤其是司马先生,还存了以自己剑术击溃对方狠狠羞辱的想法……

    现在看来,之前那青衣书生和自己交手的时候,根本就是在闹着玩,如果施展出和宗魔对决之时的神通,只怕此时就算是有一千一万个他,也不够人家一只手一根手指碾压。

    李铭原本满腹怨恨,未必没有存着依靠城主府的力量报复的想法。

    但是此时,他却吓得魂不附体,自己竟然去挑衅了这样的级高手勉强,只是断了一只手掌,能够活着火来,简直就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走,今夜之事,永远烂在我们的肚子里好了。”司马先生心有余悸,扶着李铭飞遁。

    李铭这个时候,却是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

    ……

    雷璐觉得浑身一松,终于可以活动了。

    她第一时间转身,看到了站在身后一袭青衣、面带笑意的周良。

    “书呆子……你……刚才那个……真的是你?”雷璐因为震惊连说话都有点儿不连贯了。

    此时整个“龙门客栈”依旧静悄悄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睡,显然是被某种力量覆盖,隔绝了外面的一切声响,所以客栈里的人都睡得很沉,完全不知道外界生了什么。

    “雷姑娘,今日一切,还请你为我保密才好。”周良微笑道。

    雷璐情不自禁地点点头,旋即又下意识地问道:“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不要别人知道呢?”

    周良笑道:“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我不想别人知道我的行踪。”

    “可是你今晚已经出手了啊!很多人都看到了……”雷璐奇怪地道。

    周良摇头道:“无妨,他们看不到我的面目,刚才那两个人,也不敢到处去乱说,就算日后有人调查出来,那个时候,也无需保密了。”

    “哦,你放心吧!我连师兄都不会告诉他。”脑海里禁不住冒出千万个奇奇怪怪的想法,雷璐站在周良面前,也有些压力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半晌才心中一个激灵,脸上闪过一丝警惕,道:“你这么厉害,却屈尊隐藏在我们商队和镖局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呃……只是想和你们一起去大辽修真国而已,我是真的不太熟悉路。”周良尴尬地道。

    “你这么厉害?会找不到前往大辽修真国的路?”雷璐明显有点儿不太相信:“难道你不是北域的人?你不会是兽人变身的吧?”

    周良一额头黑线,无奈地摊手承认道:“你这丫头还真能胡思乱想……我只是有点儿路盲。”

    雷璐哦了一声,但是看那神色,明显还是不太相信。

    这也不怪她,换做是任何一个人,如果被告知一尊可以力压宗魔的级高手居然是个不认路,恐怕也不会相信。

    “好了,那就这样吧!你早点儿休息。”周良转身回到了房中。

    雷璐看着周良的背影,眼睛里面闪烁着小星星。

    这个书呆子,居然真的是一尊级高手,简直远远出了自己最夸张的预料。

    原本以为这种程度的存在,距离自己的生活非常非常遥远,只是神龙见不见尾的神话传说之中的人物,没想到居然这么近距离有了交集。

    对了,据说级高手都是一些活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老怪物,这书呆子看起来这么年轻,十七八岁水嫩嫩的样子,不会是因为功法深厚才驻颜有术的吧?

    站在静谧的院落里,雷璐心里经不住一阵阵的胡思乱想。

    哪个少女不怀春?

    雷璐虽然骄傲自负,从不屈服,也很少拿正眼看那些整日围在自己身边的男人,但是此时,连她都没有察觉,一颗万载冰峰一样沉寂的心,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

    ……

    第二日。

    “什么?人已经离开“太原城”了?”黑浓密的监察长老失望万分。

    一位玄武御卫禀告道:“是的,大人,属下调查了那个方位所有来往的人,“龙门客栈”的掌柜和客栈里的人,倒是都见过一位身着青色道袍的书生模样的人,属下按照他们的描述,画了画像,和昨日那位剑术高手极为相似,不过在众人的叙说中,这书生和普通人毫无差别,看不出来有武功,只是跟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商队之中,据说是要前往大辽修真国。”

    “哦?前往大辽修真国?”监察长老伸手接过画像,仔细看了下,脑海之中,突然闪过一个名字。

    难道是那位将大燕修真国闹得天翻地覆的小杀星来到了大晋修真国?

    据闻他与通天剑派之间,有大仇怨,此去大辽修真国必然是要去找通天剑派的麻烦?

    十七八岁的年纪,一袭青色道袍,剑术精绝,白毛水猿……错不了,种种迹象来看,一定是那个小杀星。

    好小子!

    以前只是听闻其名,不想他居然真的如此强横,从昨夜一战的场面来看,小杀星似乎还没有动用真正的底牌,居然就杀的那三窍宗魔落荒而逃,可见他的真正实力,还在传说之上。

    黑浓密身形壮硕的监察长老心中盘算一阵,便有了几分计较。

    这件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上报“玄武帝宫”。

    昨日之战,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救下了“太原城”这座千年名城,这是大功德一件,不可不报,至于如何奖励,就要看帝宫高层的意思了。

    而且听闻这周良的来历背景,绝对不像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那周胜男是何等人物,传闻是专门为了周良,才屈尊去大燕修真国当了几日的监察长老,玄武帝宫内部,很多消息灵通的人,都猜测周良和周胜男可能是有血脉之源,如果真的是那样,那这周良的来头,可就大的有点儿吓人了。

    如今兽人蠢蠢欲动,整个北域乃至于修真界的局势越混乱,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后路打算。

    他身为玄武帝宫监察长老,也不得不早作谋划。

    ……

    “什么?你们昨夜和那神秘高手交手了?你们真是……”“太原城”城主一屁股跌坐在大椅上,心中冰凉。

    在他面前,李铭老老实实地跪在冰冷的地面。

    这位城主府少主断手处缠着白纱布,隐约沁出了鲜红的血迹,昔日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城主府少主,此时就像是一个人畜无害的乖孩子一样,一脸的仓皇,连一口大气都不敢出。

    就在刚才,他老老实实地将昨日的一切都说了一遍。

    不敢有任何的隐瞒,也不敢有任何的添油加醋。

    “唉,你娘去世的早,这些年来,我一心经营“太原城”,很少有时间管教你,所以对你心有愧疚,你仗着城主府的威严,在城中为所欲为,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你居然差点儿惹下了如此大祸,断去一只手掌,算是取个教训,千万不可有报复之意,否则,心念一起,便是滔天大祸。”

    城主昨夜力敌宗魔受伤,元气还未恢复,罕见地有了一丝龙钟老态。

    “父亲,铭儿知错了,铭儿绝对不敢有丝毫报复之念。”李铭老老实实地跪在地上,态度诚恳,不似作伪。

    城主点点头,道:“真要知错才好,日后谨记这次教训,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如果你还像是以前那样为非作歹,终有一日,惹上连我也惹不起的人,到那时候,只怕整个城主府也都化作飞灰,我会寻访大道纹炼器师,为你炼器一只铁手,你先在后院之中,禁足一年,老实悔过,静心修炼吧!”

    李铭一改往日的跋扈,老老实实地答应。

    看着儿子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听话乖巧,和侍卫一起退出大殿,城主略显欣慰地点点头,这些年他自问治理“太原城”未曾懈怠,也颇得城主子民拥戴,唯有这个不听话的儿子,是他一块心病,经历这次教训,如能改邪归正,也算是一件好事。

    城主的目光,落在了国字脸司马先生的身上。

    “司马先生,你在我城主府,已经有十年了吧?”城主若有所思。

    司马先生面带愧色,连忙躬身道:“启禀城主,已经是整整十年零十个月啦,这些年来,城主一直待我不薄,唉,这次我鲁莽,差点儿陷少主于死敌,有几乎为城主府招惹下恐怖大敌,实在是百死难辞其咎,再也无颜在太原城都留下去,今日一是向城主请罪,二是辞行。”

    城主摆手笑道:“司马先生切莫如此说,这些年你在“太原城”,斩杀兽人,训导卫队,功绩赫赫,是我那不懂事的劣子拖累了先生,昨夜之事,在意料之外,先生无需自责,何况那位级高手,也未曾为难先生,辞行之事,切莫再说,我是不会同意的,还请先生留在府中,助我一臂之力。”

    一番推辞,司马先生终于还是留了下来。

    不过他心中,对于城主却是越感激了起来。

    ……

    ……

    就在“太原城”之中的余波还未散去的时候,周良已经随着天瞄商队,远在数十万里之外。

    今日一早,一行人就通过传送传送阵,来到了大韩修真国。

    这是北域数十国之中的草木繁盛的国域。

    昨夜生的一切事情,李靖和雷军也是第二日才知道,两人惊讶自己居然睡得如此之沉,未得见那只属于传说之中的神话战斗,大为遗憾,却也不敢在“太原城”停留太久,按号通过传送传送阵离开。

    日正中午。

    “怎么璐儿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雷军有些惊讶地现,自己那个高傲任性,从来不将其他男人放在眼里的妹妹,似乎是变了个人一般。

    她居然一改常态,坐在最后一辆马车上,一直都围着那个叫做周良的书呆子,露出了罕见的女儿姿态,说话都是细声细气,从野丫头变成了大淑女,神态十分亲昵,虽然周良只是偶尔应付一两句,但雷璐却十分耐心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璐儿居然看上了这个书呆子?

    不可能啊!

    自己这个妹妹,可一直都是眼高于顶,而且还是个武痴,曾经扬言,能够让她甘心下嫁的男人,必然是年轻天才、先天道灵之境,纵横呼啸一方无敌的真正修真高手,所以这么多年以来,有不少门派弟子或者是富庶商贾,前来提亲,都被这个任性的妹妹一笑而过。

    而那些迂腐酸朽的读书人,在妹妹的眼里,更是不屑一顾。

    怎么一夜之间,她突然有了这么不可思议的变化?

    看想来像是璐儿在追求那书呆子周良一样?

    这可真的有些不可思议。

    难道是因为周良长的实在是英俊秀气?

    这一点雷军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叫做周良的书呆子,若是论相貌身形,的确是自己这么多年走南闯北以来见过的屈一指的美男子。

    而且此人气质出色,颇有阳刚之气,飘飘出尘,犹如谪仙一般,若是普通女子,见到这周良的第一眼,只怕立刻回花痴尖叫陷入相思。

    莫非自己这个妹妹,平日里虽然眼高于顶自视甚高,但终于还是逃不脱男色的魅惑?

    这也难怪,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以周良这幅皮囊,很少有女人可以抵挡住他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