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95章 悍然出手
    任凭这样攻击下去,只怕道纹防护罩最终会被击破,一旦城破,面对蜂拥而至占据着绝对数量优势的兽人,绝对会一夜之间,将这座千年古城,变成是一座修罗血狱。天籁小说Ww』W.』⒉

    城中四面响起了惊呼声。

    有几道璀璨的流光从城内冲天而起,朝着那滚滚魔气攻去,那是城中实力最强的几位守护者,达到了半步巅峰道皇的境界,借助着城中的一切宝器,激出了数倍的力量,试图击溃这尊大兽人。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但是很快就分出了胜负。

    这几人以更快的度被震得喷血倒飞了回来。

    “糟糕了……”司马先生和李铭顿时脸色煞白。

    城中关注着这一幕的人,在这一瞬间,一颗心沉沉地像是坠入深渊一般。

    最可怕的灾难,就要生了。

    却在这个时候——

    “孽障!”一声清喝。

    咻!

    一道璀璨无比的剑光,从“龙门客栈”的方向,冲天而起,瞬间就没入了那惨绿色的滚滚魔气。

    剑光犹如仙之剪刀一般,所过之处,将那惨绿色的魔气,切割了开来,朝着两侧翻滚开去。

    这是第一次有人出手可以破开那滚滚如倒覆的汪洋一般的魔气云层,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在一愣之后,顿时禁不住惊呼出声。

    “是那个人!”

    司马先生和李铭对视一眼,瞬间明白生了什么。

    那个剑术如神的青衣少年出手了。

    两人精神同时一震,眼前一亮。

    是啊!怎么忘了这个剑神一般的存在。

    那出神入化的剑术,绝对是可怕无比的存在,同为人族,他不应该会见死不救,此时终于出手了,有这个神秘的少年高手在,后续今夜“太原城”还有守下去的希望?

    两人的心同时绷紧了。

    虽然之前恨这个少年剑神恨得要死,但是这一刻两人不约而同都在心里祈祷,希望周良能够战胜这一尊大兽人,否则一旦城破,千千万万的兽人如潮水一般用来,他们两人肯定都难逃一死。

    ……

    “那是谁?”

    “黑金宗”驻地之中,一个浑身是血的白高手,仰头看向天空,眼神之中多出了一丝期冀。

    “宗主,好像有不明身份的高手出手了……”

    数百个全神戒备的黑金宗弟子,围在白高手身边,也都一片欢呼,刚才宗主驱动门派宝器“黑金之刃”横刀出手,居然都无法破开妖云,被那宗魔震得倒坠下来,黑金宗弟子也都是一片绝望,想不到危急时刻,意料之外的救星出现了。

    “好强横的剑术……这人是谁?“太原城”之中,所有的高手我都拜访过,却从未见过如此中正强横的剑气!”白高手稳住伤势,心中骇然。

    他想不出这出手的神秘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师傅,此人能够抵住这宗魔吗?”有弟子忍不住问道。

    白高手微微摇头,道:“以我的目力,暂时还看不出来,不过此人剑术精绝,是我生平罕见,应该有希望!”

    听到宗主这话,所有黑金宗的弟子,心中都一宽,忍不住盯着天空之中那翻滚的碧绿**气之云和不断刺穿妖云的银色巨大剑光,生怕再出现什么意外。

    ……

    城主府。

    胸口印着一个触目惊心的三趾爪印的金甲中年人,嘴角溢血,抬头看着天空之中的战斗,又惊又喜地道:“是谁?居然破开了那宗魔的护身妖云?我“太原城”何时出现了这样一尊剑术神人?”

    “城主洪福齐天,我“太原城”有救了!”

    “这都是城主您治理有功,“太原城”欣欣向荣,所以才有神秘高手隐居于此……”

    各式各样拍马屁的声音涌来。

    金甲中年人喷出一口鲜血,运气压住了伤势,冷哼一声,环顾四周,脸色一沉,道:“铭儿人呢?去哪了?这个小孽畜,整日里打着城主府的旗号为非作歹,如此重要的时刻,居然还没有人影,气死我了!”

    “城主息怒!”

    ……

    玄武大帝雕像之下。

    一位身着玄霜道袍的魁梧壮年大汉,一头黑披散如同瀑布,腰间一道被利爪抓碎的伤痕,几乎将他整个人撕裂成为两半,这壮汉却依旧比之地站立,一柄双手巨剑插在身前的地面上,身边站着十几个玄武御卫。

    “大晋修真国何时出了这种剑术高手?为什么玄武帝宫却没有丝毫情报?”壮汉眼眸如电,静静地盯着天空之中的战斗,自言自语道:“若是此人能够急退这宗魔,解救数百万人命的话,当算是大功德一件,一定要禀告帝宫,对他进行嘉奖!”

    说到这里,他低声道:“我观之前那一道剑光,乃是从城北十六区附近传出,立刻派人去查,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是!”

    两位身穿金甲的玄武御卫一躬身,身形化作闪电,朝着“龙门客栈”方向疾驰而去。

    “监察长老大人,还是先治疗您的伤势吧!”一位“玄武御卫”忍不住道。

    “无妨,先看看再说,看看再说……唉,希望此人能够成功吧!否则……”这魁梧壮汉一手覆压住腰间的伤势,依旧紧紧地盯着天空之中的战斗,神情也显得极为紧张。

    ……

    几乎是所有人,都在密切地关注着天空之中的战斗。

    原本在城中诸大高手败下阵来的时候,有人已经一片绝望,此时心中却又升起了一丝丝的希望。

    只听得一声声的兽人的怒吼,从夜空之中传来,那惨绿色的魔气如同烧开了的沸水一般疯狂地涌动,时不时有一道道的巨大银色剑光,刺穿了这惨绿色的魔气,从其中穿透出来,绞碎了夜空。

    由于被绿色妖云覆盖,所有人都看不清楚这场战斗到目前为止,到底是谁占据了上风。

    不过那不断刺出的银色剑光,不断地切割惨绿**气,说明那位神秘的剑术高手,到目前为止,依旧没有败下来。

    “吼吼……”天空之中突然响起一声愤怒的咆哮,像是野兽负伤之后的狂怒。

    接着异变出现。

    就看那无边无际的惨绿色妖云,犹如长鲸吸水一般急骤地压缩汇聚,颜色越刺目,到最后浓缩成为一团直径大约数百米大小的翠绿色光团,犹如一轮绿色的妖冶太阳一般,悬挂在天空之中,将整个“太原城”都照耀的恍若白昼一般。

    人们终于可以看清楚战斗的双方。

    一个一袭青色道袍,风姿如玉,黑如瀑的书生模样少年郎,神韵犹如仙人一般,可惜他的面部,始终笼罩着一层若有若无的氤氲光气,无法看清楚他的真正容貌,但是只是一个身影,都让人情不自禁地联想到潇洒、英俊、风流和华贵等词汇。

    这神秘青衣书生凝滞在虚空之中,一指一指点出,便是一道道璀璨无比的寒霜剑光,刺破长空,不断地朝着那绿色诡异太阳飙射。

    他就那样犹如谪仙般静立,举手投足之间,迸出强横无比的力量,竟是稳稳地压制住了那兽人宗魔。

    一滴一滴的碧绿色血液,从天空之中坠落。

    很多修真高手,在这一瞬间清晰地看到,那兽人宗魔竟是受伤了。

    这个现让他们欣喜若狂。

    “吼,人族,你是谁?敢破坏我兽人大事!”碧绿色太阳之中传出怒吼,声音犹如滚雷一般,回荡在天地之间。

    那青衣书生却是一语不,极为奇异的剑气,不断地从他双手之中迸出去,犹如一道道银色神光一般,游走虚空,割裂了夜空,所过之处,无坚不摧,蕴含着的中正强横的剑之天道,竟似是可以摧毁一切一般。

    那碧绿色光团显然对于这银色剑光极为忌惮,竟是不断地躲避,不敢硬挡。

    “人族,你不是这“太原城”之人,退去,不要卷入,否则就算是你实力强横,也难逃一死。”那神秘宗魔竟然开口劝说,难得地展现出了低姿态。

    “死!”

    青衣书生终于开口,但回答却是冷酷不留情。

    只见他突然身形一晃,一团赤白色光芒闪烁,原本风姿如玉的身形,骤然不可思议的膨胀,转眼之间变得有数百米之高,化作了一头三头六臂的巨大神猿,浑身毛犹如白雪,肉眼可见的白色气流笼罩在周身,六臂之中,都握有巨大的奇异法器,为四柄剑两柄刀,刃身都闪烁着奇异的纹络。

    这三头六臂的神猿,三个脑袋同时一声咆哮,宛如平地炸起三声惊雷。

    无数人都觉得耳朵被震得嗡嗡嗡爆响,脑海一片空白。

    下一瞬间,那白色巨猿以和其庞大身躯不相称的灵活和度,瞬间就切入了那绿色光团之中,恐怖至极的一团团元气劲气的波动,犹如惊涛拍岸一般连绵不绝地蔓延开来。

    战斗在这一瞬间,变得更加****恐怖。

    “怎么回事?那书生怎么变成了巨妖?难道他也是兽人不成?”

    “你懂个屁,这是《三十六变》神通,是真正高手的手段……看来这青衣书生是要狠下杀心了,放心吧!这一回咱们“太原城”没有危险了!”

    《三十六变》神通?这白色巨猿,看着有点儿像是上古七十二地煞神兽之中的“白毛水猿”,不过“白毛水猿”可不具有三头六臂的神通啊!且这种力量和气息,远“白毛水猿”的品阶啊!”

    “不管是什么,只要这书生今天能够力挽狂澜救下“太原城”,那以后我就将他当成是神来拜,给他树起金身雕像,每日焚香膜拜!”

    无数人都在祈祷,希望这个奇迹一般出现的剑术高手,真的可以挽救“太原城”。

    就在无数的目光注视和无数人的祈祷之中,天空之中的战斗开始有了结果——

    一声愤怒惊慌的嘶吼声之中,就看一条碧绿色带着血液的异兽巨腿,从绿色光团之中坠落了下来。

    这是一条如同小山一般的诡异兽腿,绿色的绒毛仿佛是一根根钢矛一般,闪烁着金属质感的光泽,像是某种奇异金属铸就一般,锋利无比,即便是从本体上断裂,依旧散着无匹的凶戾气息,就算是道皇境界的高手,只怕靠近之后,也会被这戾气绞碎。

    “那宗魔受伤了!”

    有人欢呼了起来,心中松了一口气。

    这说明那位神秘的人族高手,施展了《三十六变》之后,占据了上风。

    下一瞬间,不断有凄厉的嘶吼从天空之中传出来。

    一截截断肢和大片大片的碧绿色血液,犹如倾盆大雨一般,从夜空之中坠落,洒在了“太原城”的道纹防护罩之上,然后不断地滑落在城外,那血液落在地上,出滋滋滋的腐蚀之声,在地面上融化开了一个个深不见底的深坑!

    夜空之中,那璀璨如一轮太阳的绿色光团,也开始变得黯淡了下来。

    隐约之中,可以看到三头六臂的巨大神猿挥舞刀剑,身形灵活无比,一招一式古意盎然,并不精妙,但是给人一种大巧不工、大道至简的感觉,恐怖的力量和那阴森的白色煞气扩散开来,将一个浑身散着绿色妖光的蜘蛛状的兽人死死压制,每一刀每一剑,都要在这怪兽身上,割裂下来一些血肉。

    哗啦!

    大片血液坠落,又有一条兽腿被斩断坠落。

    “人族,我记住你了……”惊慌而又愤怒的嘶吼声之中,这尊宗魔终于坚持不住,拼着受了一剑,又被斩掉一条巨腿,化作一道碧绿色的流光,朝着西方天空之中遁去,度极快,一闪即逝。

    巨大神猿并没有去追。

    它身形一晃,庞大如同山岳一般的身躯骤然缩小,重新化作了之前那个身着青色道袍的英俊书生的模样,伸手在虚空之中一招,掉落的三条宗魔巨腿化作流光没入他手中,接着身形一闪,直接原地消失。

    原本充斥着战斗之声和兽人嘶吼之声的夜空,骤然安静了下来。

    “太原城”四周那犹如潮水一般的兽吼声和大地震颤之声,也在顷刻之间,纷纷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