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94章 人族危机
    雷璐可以誓,这绝对是自己有生以来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剑术比斗之一。网

    周良手中的银色冰剑,并无多少光华,自从第一剑刺出之后,就仿佛是黏在了司马先生的双剑之上,不管司马先生的双剑如何变化,始终无法摆脱这冰剑的粘缠。

    一开始那司马先生还能以完整的剑式反击,但是到了后来,不论他如何爆道家真气,不论他如何变换剑式,始终都被那一柄鬼魅一般的冰剑牵引,开始身不由己地被冰剑带着活动起来。

    “你……这是什么妖法?”司马先生大惊,奋力挣扎。

    周良面色平静,并不说话。

    他一袭青衣,手中冰剑不急不缓地来回变换,姿势身法潇洒至极,仿佛是谪仙在月色之中舞蹈一般,司马先生有苦说不出,像是一个醉汉一般,被周良带的跌跌撞撞,脚步踉跄,到了最后,连完整的剑式都无法施展。

    自始至终,这场剑术对决,竟然是没有传出哪怕一声飞剑撞击的声音。

    雷璐看的有些目瞪口呆。

    “原来这个书呆子,真的是一个绝顶高手,这么说来,白天出手惩戒李铭的也是他了……以他这种实力,可以横行各国了,不知道为什么却要混在天瞄商队中,到底是什么目的?”

    任她聪明一世,也绝对不会想到,周良是因为不认路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可惜这个时候,雷璐的身体还是无法动弹,连话都不能说,否则只怕她早就大喊了起来。

    雷璐心中的震惊,简直难以言表。

    就在这时——

    “够了!”

    那跌跌撞撞的司马先生,终于忍不住爆喝一声。

    他抛了手中的双剑,这才从那股奇异的粘力之中摆脱出来,踉踉跄跄地后退了五六部,才勉强站稳,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仿佛是喝醉了酒一般,指着周良,吼道:“你使的到底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妖法?”

    周良剑式一收,手中银色冰剑犹如雾气一般散开,化在了空气之中。

    叮叮!

    黏在冰剑上的双剑,掉落地面,倒插在石缝里,剑身兀自微微颤动。

    “剑术十二**门,《黏》篇章,是每一个剑者都通晓的剑诀之一,你既然自称是剑道高手,为何连这点儿眼界都没有?”周良负手而立,气息宁静,犹如一柄有生命的飞剑一般,道袍猎猎,潇洒至极,有一派宗师的风范。

    “这不可能,《黏》篇章只要是学过剑术的人都懂,但是不可能到这种变态的程度,它只是最基本的运剑法门而已,怎么可能黏住我道王境界道家真气催动的剑法?你休想骗我。”

    司马先生一张国字脸涨的通红,愤怒地驳斥。

    “那只是你孤陋寡闻而已。”周良微微一笑,心念一动。

    咻咻。

    插在地上的两柄飞剑,自动朝着司马先生飞射过去。

    司马先生双手一探,抓住了双剑。

    周良身形一闪,一柄银色冰剑再度凝聚在手中,一剑刺出。

    司马先生只觉得一朵寒芒,犹如暗夜孤星一般迎面而来,寒意铺面,犹如刀割一般,他清喝一声,手中双剑一抖,刷刷刷一连串剑花反击出去。

    但是下一瞬间,那一朵寒芒却仿佛是幻影分身一般,骤然炸开,化作了无数星芒。

    犹如是一朵朵盛开在夜空之中的梨花一般。

    “和我比快剑?哈哈,别忘了我是双剑。”司马先生大笑,手中双剑犹如幻影一般快如闪电地爆出道道残影。

    一大于二,双剑肯定要比单剑快。

    只要对手不使用那近乎于妖法一般的粘力怪异战法,司马先生绝对相信自己会是最后的胜利者。

    尤其是在快剑一道,他已经是“太原城”第一快剑高手,一息之间出一百零八剑独步大晋修真国,眼前这古怪少年,居然不自量力要和自己比快剑,那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心念一动,司马先生已经在瞬间刺出了一百多剑。

    空气被剑尖刺爆的尖啸之声不绝于耳,犹如两簇火星在他的手中瞬间炸开一般,刺目的光华四射,犹如出剑太快,司马先生手中的两边飞剑在空气摩擦之中,都开始变得炙热猩红。

    他很有信心,不但可以格挡住这个少年的所有剑芒,还可以瞬间做出反击。

    但是,诡异的事情又生了。

    就在他出剑的瞬间,那迎面而来的漫天剑芒,骤然消失,湮没在虚空之中,仿佛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而与此同时,周良的身形一晃,鬼魅一般回到了原地。

    “哈哈,怎么?不敢比了……”司马先生大笑,双剑在手,豪气顿生,正要在说什么,突然觉得胸腹之间微凉,低头看时,顿时如同吃了一只死耗子一般,脸色大变。

    原来不知道何时,他胸前和腰腹之间的衣服上,竟是被刺出了密密麻麻的小洞。

    每一个小洞都如针尖一般大小,恰好刺破了三层衣服,却丝毫没有伤及到身体,如果再仔细看的话,就会更加震撼地现,这些密密麻麻的小洞,实际上组成了一只长着翅膀的灵猴的图案,极为精巧!

    司马先生一张国字脸,顿时涨红如同猪肝一般。

    他瞬间明白,原来刚才这少年在挥剑的瞬间,只怕已经刺出了数百剑不止,每一剑都是点到即止,刺破衣服却不伤皮肉,这种度,已经出了他这个自诩为大晋修真国第一快剑的反应范畴,令自己竟是丝毫没有察觉。

    更加可怕的是,如此快的剑,居然是在无声无息之间完成。

    司马先生本身就是以快剑出名,他深深知道,出剑越快,剑尖刺爆空气的尖啸就会越的刺耳,就算是剑越了音,但如此近的距离,不可能丝毫没有声音。

    可是对方的剑,居然……

    一念及此,司马先生顿时犹如被从头到脚破了一桶冰水,心中寒透了底。

    他以快剑之术震惊大晋修真国,但是居然连这少年的出剑度都无法察觉。

    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可怕。

    在这一瞬间,他终于开始相信,之前自己双剑被黏住,的确不是对手用了什么妖法,而的确是剑术十二基本法门之一的《黏》篇章……也就是说,这少年在剑术一道的造诣,只怕是自己拍马也不及。

    而更令司马先生心寒的时候,刚才的交手过程之中,对手自始至终,都没有激道家真气。

    也就是说,对方紧紧依靠着剑术的高明精妙,就击败了道王境界的自己。

    这样的剑术,简直是闻所未闻,近乎于荒诞传说。

    “你……我……输了……唉……”司马先生断断续续极为艰难地说出这句话。

    今天这场剑术对决,对于他来说,绝对是生平未有之巨大打击,自己之前引以为傲的一切,在这个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青衣少年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对手轻描淡写之间,击溃了他所有的信心。

    在此之前,他真的不相信,世界上还有这种剑术出现。

    可是现在……

    他觉得自己就是真正的井底之蛙。

    周良也不说话,衣袖一挥,插在后院四面的那四柄赤红色大旗拔地而起,全部落回到了司马先生的面前,这是清楚地告诉他,这种小儿科的手段,根本困不住他,想要破去这阵法,只在自己一念之间而已。

    与此同时。

    站在旁边的李铭,一张脸也吓得苍白。

    司马先生是“太原城”的第一剑术高手,真正战力也在城内算是屈指可数,但是在这妖孽一般的青衣少年面前,却一败涂地,输的没有任何借口,这家伙年纪轻轻,为什么如此恐怖?他到底是什么人?

    一想想自己居然惹了这么可怕的存在,李铭心中也有些后悔。

    即便是自己少城主的身份,对于许多人来说尊贵无比,但遇到了真正的高手,也是不值一提。

    “你们走吧!”周良挥挥手。

    司马先生和李铭都松了一口气,转身就走。

    “等等。”周良突然开口,目光如剑,看着两人,一字一句地道:“忘了一开始我的话吗?留下点东西再走。”

    司马先生和李铭,顿时脸色大变。

    “这……我们技不如人,自是应该受辱,不过阁下的要求,未免太过分了一些,我们……”李铭明白周良的意思,心有不甘地道。

    周良双眉一掀,一缕杀机一闪而逝:“莫非你以为,我真的不会杀人吗?”

    “阁下息怒……”司马先生被这一缕煞气冲霄的杀机吓得心中一颤,顿时明白眼前这少年,不仅仅是实力高深,更绝对是在尸山血海之中走过的杀神,转念无情。

    啪!

    血芒飞迸,司马先生手中剑光一闪,左手小手指斩了下来,掉在地上。

    李铭面色一阵青一阵红,眼看实力强悍如司马先生都乖乖服软,最终狠狠地咬着牙,一剑削掉了自己左后半截小指,转身就要走……

    “站住。”周良盯着他,一字一句地道:“我说的是,一根手指,不是半根。”

    “你……不要逼人太甚,我城主府也不是好热的,大不了咱们一拍两散,谁怕谁……”李铭强忍着疼痛,气的浑身抖。

    他也变得强硬了起来,自己是何等人物,自从娘胎里面出来之后,也没有受过这等气,今天自残一节手指,对方居然还如此咄咄逼人,这让他快忍不住了。

    “哼!不知死活的东西。”周良眼中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剑眉一掀。

    咻!

    一道剑光一闪而逝。

    血光迸射。

    “啊……”李铭惨叫,差的点疼的昏死过去。

    他的左掌,被剑气齐手腕切断,断手处鲜血如同泉涌一般,露出了白森森的断骨。

    “你……”李铭还要骂什么,吓得旁边的司马先生一个哆嗦,第一时间捂住了李铭的嘴,生怕这位不知轻重的小少爷,再说出什么话来,激怒了眼前这位杀神,只怕整个城主府都得遭受牵连。

    李铭实力不够,感觉不出这青衣少年的可怕,司马先生此时却已经被真正吓破了胆。

    实际上,以李铭这些年来,在“太原城”的所作所为,尤其是被他残害的那些女孩子,光是这些罪孽,只怕是死一百次都不够,他太过于嚣张,今天终于碰到了铁板,也算是报应。

    司马先生看得出来,也就是今天这青衣少年并非是嗜杀之人,否则换做其他任何一个同级别的高手,就凭李铭那几句气话,只怕早就横尸当场了。

    开什么玩笑,这种程度的高手,眼出如法,岂是随便能挑衅的?

    一把拉着李铭,第一时间身形一闪,从后院里撤了出去,沿着来时路,司马先生的身形犹如鬼魅一般在街巷之中闪烁,朝着城主府飞射而去,“太原城”出现了如此高手,必须尽快通知城主和其他两极的势力。

    就在他离开“龙门客栈”后院大约几千米的时候,突然之间,头顶的天空之中,响起了一连串恐怖的爆响。

    司马先生下意识地抬头看去,顿时大吃一惊。

    只见滚滚无尽的碧绿**气犹如遮天蔽日的云层一样,不知道何时已经将整个“太原城”的天空都覆盖住,那浓郁的犹如惨绿色液体一般翻滚流转的魔气,蕴含着极为恐怖的腐蚀之力,所过之处,出一声声滋滋滋的轻响,保护了“太原城”数千年的道纹阵法光罩,在这种腐蚀之下,居然渐渐地开始变薄,仿佛是随时都要崩溃一般。

    一头不知道本体是什么的巨大兽人,在碧绿**气之中若隐若现,四只血池一般的红色巨瞳,射出四道光剑一般的血柱,不断地轰击在道纹阵法光罩上。

    “那是……怎么可能?宗魔境界的大兽人,天啊!“太原城”危矣!”

    司马先生只觉得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怎么会出现这种境界的大兽人?

    “那是……”李铭也有点儿被吓傻了。

    出现如此恐怖的兽人,对于“太原城”来说,绝对是一个噩梦。

    任凭这样攻击下去,只怕道纹防护罩最终会被击破,一旦城破,面对蜂拥而至占据着绝对数量优势的兽人,绝对会一夜之间,将这座千年古城,变成是一座修罗血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