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93章 夜斗
    别人还未听出来什么,可是李铭脸色瞬间变得无比苍白,咯噔噔连连倒退了五六步,手捂住心脏喷出一口鲜血,要不是身边有护卫及时扶住,只怕早就跌倒过去了。??≠

    高手!

    李铭心中大惊。

    刚才那一个字犹如神雷在自己的耳边炸响,震得他道家真气紊乱,五脏几乎移位,连经脉通道差点儿都寸寸断裂,而周围其他人却没有被丝毫波及,这种匪夷所思的手段,绝对是极为恐怖的高手,自己不是对手。

    该死的,“太原城”之中,什么时候出了这样一尊高手?

    一时之间,李铭有些骑虎难下。

    要是就此退走,那自己和城主府的脸都会丢尽。

    可留下来的话,又不是客栈深处那个神秘高手的对手,只能徒取其辱而已。

    “不知道阁下和顺丰镖局的关系是……”李铭试着套话,想要获取一点儿信息。

    但回应他的却是一缕剑光。

    仿若是暗夜寒星一般一闪而逝,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就见李铭突然大叫一声,一头黑色长突然飘洒纷飞散落,露出了半边的白森森的头皮,原来却是被那一缕剑光瞬息之间剃掉了半个头的头。

    这真是可怕的手段。

    一道剑光,剃掉了李铭这样先天道灵境界高手的头,让他毫无反应,绝对是神乎其技,也意味着,只要客栈深处那位高手愿意,一念之间就可以取李铭的性命,这简直就和碾死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李铭面色大变,转身就走。

    “留下血魔狼皮!”一个清朗的声音,从客栈之中幽幽传了出来。

    李铭不敢有丝毫的违逆,示意手下连马车都留了下来,城主府一行人灰溜溜地第一时间离开了“龙门客栈”。

    周围看热闹的人都觉得无比解气,同时也十分的好奇。

    “龙门客栈”并不是“太原城”之中最大最好的客栈,接待的都是一些极为普通的行商和修真者,想不到在这样的低级客栈之中,居然出现了一位这样强势的存在,到底是谁?

    许多人的目光,落在了雷军兄妹身上。

    这位神秘高手出手惩罚李铭,最后有开口要城主府留下血魔狼皮,明显和这俩兄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难道是他们的朋友?

    但是雷军兄妹两人,此时却也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

    说实话,他们心中的震惊,并不比周围看热闹的诸人少丝毫。

    可惜两人就算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出,自己什么时候居然结实了一位这样绝对恐怖的高手存在,居然在关键时刻惊走了李铭,联想到今日在荒野之中看到的血魔狼群被灭的怪事,两人都浮想联翩。

    到底是谁呢?

    兄妹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各自眼睛之中的惊疑不定。

    顺丰镖局的镖师们很快将血魔狼皮重新收回来,那几辆城主府的马车,却是雇了一些人送了回去。

    虽然有神秘高手在关键时刻帮了一把,但连他们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是谁帮了自己,所以还是有必要缓和一下和城主府的关系,万一那位神秘高手只是一时兴起,以后就不再管他们的死活了呢?

    夜幕降临。

    看热闹的众人,最终还是散去。

    不过这里生的事情,却很快如同瘟疫传播一样散布了出去。

    “龙门客栈”和顺丰镖局都是名声大震。

    毕竟在这“太原城”之中,能够压住城主府那位手段阴狠做事无法无天的少主的存在,实在是太少,这神秘高手让人惊讶,许多人都在纷纷议论,大多数拍手叫好。

    那李铭精于算计,手段有狠,背景深厚,这些年做了很多霸道之事,许多人就算是吃亏也敢怒不敢言,今天这位神秘高手总算是让所有人都出了一口气。

    不过也有人替这位神秘高手担心。

    因为城主府在“太原城”之中势力极大,是三极之一,高手如云,以李铭的性格,绝对不会白白吃这个亏,一定会伺机报复,城主府比李铭实力强悍的人多得是,那神秘高手毕竟只是一个人,能够全身而退吗?

    各种各样的消息,在城中飞快地传播了开来。

    就在这时,城中突然想起了一阵阵警钟之声。

    接着各种各样的光华大作,耸立在城中的道纹支柱巨塔释放出各色光华,一个大型的道纹护罩倒扣保护住了城里的建筑,各处五颜六色的道纹光焰闪烁,刺耳急骤的警报之声络绎不绝。

    接着便是轰隆隆震动之声。

    仿佛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攻击城墙,喊杀之声从远处响了起来。

    “不好了,兽人攻城了!”

    “有大兽人出现了……”

    “这些该死的兽人,居然敢攻击“太原城”,难道他们想要掀起战争吗?”

    “为什么最近兽人这么狂暴?”

    各种各样的议论和惊呼声传来。

    天空之中有流光闪烁,那是城中的先天道灵高手们飞往四面城墙布防迎战。

    轰隆隆的道家真气爆炸之声四面响起,隐约还可以看到体型巨大犹如史前恐兽一般的怪物,在道纹护罩之外的夜空中掠过,低头喷出各**气妖光,轰击在道纹护罩之上,引得整个城市的地面都剧烈地震荡了起来……

    城里的居民们都胆战心惊地躲在房屋里,胆子大一点的伸出脑袋透过门缝观看天空之中的战斗。

    疯狂的战斗一直持续着。

    这个夜晚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已经有数百年的时间,身为大晋修真国第一大城的“太原城”没有遭遇过兽人袭击,平静了太久,再次生这样的场面,很多人心中都升起了一种不详的预感,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生。

    ……

    龙门客栈。

    漫天焰光忽隐忽现,投射下来的光芒,将客栈的后院照耀的忽明忽暗,极为诡异。

    一个黑色的倩影悄然出现在了后院中,脚步轻盈,飘到了周良的房间之外。

    她凑到窗户跟前,深处手指轻轻地捅了一个小洞,凑到跟前仔细观察,就听极有韵律的鼾声,不疾不徐地从房间里面飘了出来……

    “这家伙,睡得和死猪一样,丝毫没有高手风范,难道是我猜错了?”

    雷璐有点儿失望地转身来到了院子中间。

    白天的事情之后,她和雷军两个人,还有天瞄商队的李靖反复琢磨,回忆这段时间经历过的各种事情,都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曾经结识过哪个了不起的高手,没有丝毫的线索,根本分析不出来,那神秘高手是谁,到底为什么帮助顺丰镖局。

    难道是哪个傻乎乎的书呆子?

    雷璐最后这样猜测。

    不论是商队的伙计还是镖局的镖师,所有人都知根知底,绝对不可能是那位神秘高手,这样想来,只有哪个叫做周良的书生,来历不明,出手又极为阔绰,随便请个向导就出一块金饼,有点儿神秘,难道他才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所以在所有人都休息之后,雷璐才偷偷过来观察一番。

    她想看看,一切是不是真的如自己所猜测。

    谁知道从窗户洞里看到的并非是她想象之中那种周良深夜练功的场面,而是凌乱的床上仰面朝天睡得像是死猪一样的一幕,还有那清晰的打鼾之声。

    这分明就是一个娇生惯养细皮嫩肉的书呆子的形象,哪里可能是世外高人?

    雷璐有些失望。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她失望地摇摇头,转身正要离开,却在这个时候,心中骤生警兆,抬头看去,被不远处一幕吓了一大跳。

    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影悄无声息犹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院子之中。

    天空焰光的勾勒之下,这两个人身影极为清晰。

    前面一人是一位身负双剑的剑客,三屡长须飘洒胸前,国字脸,眉宇之间有一股戾气,而另一个带着一顶四方形书生帽,年轻的面孔,在夜色之中一双眸子闪烁着阴狠的光芒,正是白日里吃了亏悻悻离去的城主府少主李铭。

    雷璐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正要大呼提醒客栈里的其他人……

    对面那国字脸剑客随手一指点出,雷璐只觉得眼前一花,喉见一紧,任何声音都不出来,一动也不能动,站在原地只有眼珠子能够勉强转动。

    “感应不到先天之上高手的道家真气气息,看来白天出手的那人,已经离开了。”国字脸闭目感应了一会儿,微微摇头。

    “哼,装神弄鬼的家伙,看来也是怕了,在提前离开,算他运气好,否则今晚司马先生抓住了他,我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李铭咬牙切齿地道,白日里丢了那么大的脸,这么多年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吃这种亏,让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国字脸司马先生略带遗憾地道:“原本以为是一位难得的剑术高手,我还想会他一会,没想到居然逃了,实在是让人失望了,这种人没有剑者的锐气,只怕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算了,我们回去吧!这个女人,你要带走吗?”

    李铭的目光,夜色中闪烁着阴狠**的光芒,点头道:“当然,我看上的女人,还没有一个能逃出我的手心,何况,一切都是因为这个贱婢而起,我一定要让她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也好……不过,为师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女人嘛!玩玩就好,切不可迷恋,修真者还需以修炼为本,何况这种野路子出身的低贱女人,血脉驳杂,也不是合适的练功炉鼎。”国字脸司马先生仿佛是已经见怪不怪,随口说了一句,就要离开。

    雷璐这个时候可谓是又惊又怒。

    她体会到了绝望的滋味。

    想喊想叫想挣扎都不可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铭的魔抓朝着自己抓来。

    如果落在这个畜生的手里,只怕会生不如死。

    “嘿嘿,小贱婢,这一次看还有谁来来救你……”李铭冷笑,伸手就要拦腰抱起这朵黑玫瑰走人。

    眼看手掌就要搭在雷璐的身上,却在这个时候,他眼眸之中,突然出现了惊骇的神色,身体僵硬,如同见了鬼一般飞快地后退,在旁边的国字脸司马先生原本云淡风轻的脸上,也骤然浮现出见了鬼一般的神色,眼睛瞪得犹如铜铃,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雷璐心中一片绝望,但是闭着眼睛半天,没有想象之中的事情生。

    她睁开眼睛,才现李铭和那司马先生都一脸惊疑不定地看着自己……不,这两人的目光焦距,并不在自己的身上,而是看向了自己的身后,仿佛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生了什么事情?

    难道我身后有什么吗?

    雷璐虽然也有点儿莫名其妙,但心底里还是禁不住升起一丝希望。

    “你……阁下是谁?”司马先生轻声道,缚在背后的双剑,已经不知道何时握在手中,神态极为戒备。

    “你们两个,各断一指,然后离开,今日就饶你们一死。”一个同样压低了的声音,从雷璐的背后传来。

    这是……好熟悉的声音。

    是那个神秘高手。

    “你就是那个人?好。我正要会一会你。”

    司马先生眼眸之中,爆炙热战意,他双剑在胸前交叉,一挥手,背后飞出四杆赤色大旗,无声无息地插在了后院的四面,顿时勇气一团团氤氲混沌之气,将整个后院都封锁了起来,隔绝了外界的一切气息。

    司马先生右手飞剑刺出,一道剑芒,直接奔着雷璐身侧飞射。

    就在这个时候,雷璐终于看到了出现在自己身后的那个神秘身影。

    她震惊的无以复加。

    那青色的身影飘飞如雾,姿势无比潇洒,不是那个刚才还在床上酣睡的书生又是谁?

    却见这叫做周良的书生,右手在虚空之中随意地一抓,顿时一抹极度寒意在虚空之中弥漫开来,一团银色寒冰在他手中之中蔓延出来,仿佛是活物一般,瞬间化作了一柄晶莹飞剑,剑身布满了奇异的道纹,一剑刺出,尖锐呼啸,和司马先生斗在了一起。

    雷璐可以誓,这绝对是自己有生以来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剑术比斗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