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92章 帮手
    花钱找了一个当地居民做向导,周良一路朝着龙门客栈走去。?

    通过和这个向导的闲聊,周良才知道,进入盛春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大晋修真国的兽人突然变得极为暴躁,在此之前,已经出现过了大小数百次兽人袭击人族城镇的情况,就连都有大兽人现身过,袭击了城防守卫军。

    一时之间,气氛极为紧张。

    城中的、城主府和玄武帝宫监察长老三大势力,都在为备战做准备。

    “往年都是如此吗?”周良有些奇怪。

    “不是,以往虽然也有兽人袭击人族村落的情况,但是像是这样频繁大规模地袭击大型聚居城市的情况,却很少生,这段时间传言,大晋修真国兽人势力已经连续攻破了三座大型人族聚居城市,有数百万人族罹难……”

    向导是一个消息灵通的本地人,二十多岁,看起来很机灵的样子。

    有这种事情?

    周良也吃了一惊。

    这已经算是大规模的两族战争了,难道又一次的两族种族之战要开启了吗?

    说话之间,来到了跟前。

    周良取出一块金饼,随手丢给向导。

    年轻人狂喜,他没有想到仅仅是带路,居然会这样一笔横财,大喜过望,连忙鞠躬道谢,又留下了自己的联系地址,如果周良在城里有什么麻烦,可以再去找他。

    这一幕,却被客栈门口的黑玫瑰雷璐看了个正着。

    “你这个书呆子,真是不知江湖凶险,财不露白知道吗?你出手这么阔绰,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不怕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惦记吗?你手无缚鸡之力,被人谋财害命,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雷璐劈头盖脸地训了过来。

    “呃,哪有那么多的坏人啊!我看这里的人都很好啊!”周良笑着道。

    “唉,真是朽木不可雕,像你这样的人,也不知道怎么活下来的。”雷璐看着周良这迂腐酸朽的样子,有一点恨其不争的味道,深处手指在周良的脑门上,狠狠地戳了一下。

    周良顿时落荒而逃。

    雷璐看着周良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最终她略带遗憾地摇头:“如此俊品的少年,人也不错,可惜是个书呆子,在这乱世之中,终究是个不能左右自己命运的弱者而已……真是太可惜了!”

    ……

    周良回到房中,不由地连连摇头。

    雷璐虽然口气凶了一点,但也的确是为自己着想,也算是一片好心,这朵带刺的黑玫瑰倒也是一个热心肠的修真者。

    很快天瞄商队的一个伙计敲门进来,告知周良一声,传送阵报备已经完成,商队明天一早就可以出离开,让周良提前做准备,免得错过了时间。

    伙计离开之后,周良盘膝坐在床上,开始运气修炼。

    他已经将这段时间,看做是沉淀积淀的过程,所以也不用过于追求境界上的突破,一切以温润自身、锤炼基础为目的,缓缓运气,养神敛思,进入‘天人合一’状态,无物无我,仿若神游天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突然传来了一身吵闹之声,将周良从‘天人合一’状态之中惊醒。

    心中一动,灵识释放出去,顿时将外面的一切,都清晰地“看”到了眼中。

    ……

    ……

    雷军瞪了妹妹一眼,然后笑着对眼前这个一身锦衣的年轻人陪笑道:“舍妹脾气倔强,不知道轻重,得罪了公子,还望多多海涵,既然是城主府想要这批血魔狼皮,那我再退一步,一张血魔狼皮收三白银,不知道公子可还满意?”

    “我家公子都亲自出马了,你特么的还敢张口要钱……”白日里那中年文士一脸阴狠地喝道。

    话音未落。

    啪!

    耳光声响亮。

    却见那一身锦衣的俊朗年轻人反手就是狠狠一巴掌,抽的中年文士口角溢血。

    在所有人不明所以的错愕中,锦衣年轻人抽出一块雪白的手绢,擦了擦手。

    然后仿佛那一巴掌抽出去脏了他的手一般,他然后随手扔掉依旧雪白的手帕,这才微笑着道:“不会说话的奴才,这一巴掌就是要告诉你,不要打着城主府的幌子,在外面横行霸道乱说话,难道我李铭连几百张血魔狼皮的钱都付不起,还要别人免费送上?”

    中年文士捂着脸,点头哈腰地道:“是是是,少主教训的是,属下知错了,属下再也不敢了。”

    锦衣年轻人李铭看向雷军。

    “顺丰镖局的雷当家是?其实我城主府,根本用不上区区那几张血魔狼皮,不过最近兽人四起,攻讦我人族城市,连都被波及,所以城主府才命人采购血魔狼皮,要硝制一批道纹皮甲,来装备城中的卫队,保卫,谁知道这个奴才,不知道死活,居然借机在外面扯虎皮欺行霸市,倒是让人笑话了。”

    话音未落。

    锦衣年轻人突然出手,一掌拍在那中年文士的额头上。

    噗嗤!

    中年文士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像是一枚钉子一样,被拍进了泥土之中,只露出一个头顶子,显然是活不成了。

    所有人都的心都颤了颤。

    好狠辣的手段。

    谈笑之间毫无征兆突然出手杀人,这锦衣年轻人李铭的心思,当真是狠毒。

    “呵呵,像是这种只知道一己之私,不顾危亡的自私自利之辈,死了也是活该。”李铭面不改色地微笑着看着雷军,问道:“雷当家,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雷军心中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多年行走江湖的经验和直觉,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眼前这个年轻人手段之狠辣,出他的想象,而且刚才他那一掌,看似漫不经心,实际上是极为高明的功法,至少也在先天道灵之上,绝非自己所能敌。

    “少主说的是,既然如此,我顺丰镖局也愿意为防务出一份力,那六百多张血魔狼皮,免费捐赠于城主府,也算是为人族出一份力!”雷军笑着道。

    “哥,你怎么……”雷璐急了,六百多张血魔狼皮,是一笔不菲的财物,出售出去足够镖局的兄弟们每人大半年的收入了。

    雷军目光罕见严厉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妹妹,示意她闭嘴。

    雷璐一呆,悻悻地退到了一边。

    锦衣年轻人李铭点点头,理所当然地道:“既然雷当家如此慷慨,那我就代太原城卫队谢谢你了。”

    他身边有数十个修士,闻言快步过来,将那六百多张血魔狼皮从客栈里搬出来,装在了早就准备好的几辆马车上。

    雷璐气哼哼地直瞪眼,李铭之前嘴里说的高尚大义,仿佛真的不稀罕这些血魔狼皮,但实际上绝对是早就有准备,分明就是想要吞了这批血魔狼皮。

    李铭满意地点点头:“好了,公事了了,咱们来谈谈私事。”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一愣。

    雷军心中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笑道:“私事?不知道少主要谈什么私事?”

    李铭的目光,在雷璐的身上仔细打量了一遍,微笑道:“听说今日在集市上,令妹对于我城主府极为不屑,根本不放在眼里呢!我城主府虽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势力,但却也不容别人随意嘲讽挑衅侮辱,我这个人呢!一向做事公道,我的属下做错了事,刚才我已经惩罚了他,令妹说错了话,是不是也应该为自己的言语付出代价呢?”

    雷军脸色顿时一变。

    雷璐却是早就忍耐不住了,冷哼一声,怒笑道:“姓李的,说来说去你不但要吞了我顺丰镖局的血魔狼皮,还要找我们麻烦是吧?何必拐弯抹角,耍那么多的花花肠子,你想怎么样?划出个道来吧!”

    李铭哈哈大笑:“好,不愧是女中豪杰,那我就直说了,只要你进入我城主府为奴三年,那你之前挑衅我城主府的罪过,就一笔勾销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为奴三年?

    这可是比死还要严重的惩罚。

    雷璐大怒,正要说什么,却被一旁的雷军一把拉住。

    “少主,璐儿年幼不懂事,平日里也被我给惯坏了,今日集市上口出无状,但并非是有心,还请少主看在我顺丰镖局为“太原城”献出这批血魔狼皮的份上,不要与这个小丫头计较……”

    雷军放低了身位,不想和李铭冲突,

    毕竟这里是人家的地盘,且不论武功还是势力,顺丰镖局都远远不能和城主府相比。

    李铭只是冷笑:“任何人做错事,都必须受到惩罚,我的属下,已经付出了代价。”他指了指被他一掌拍死的中年文士的尸体,不容质疑地道:“血魔狼皮是你资源献给“太原城”的,这等义举让我赞赏,但这是公事,不能和城主府被辱的私事混为一谈。”

    这算是彻底堵死了一切商量的余地。

    雷军也不再一味服软,神色肃穆了起来,道:“凡事都要讲一个理字,少主何必咄咄逼人,舍妹纵然有错,赔礼就可以了,为奴三年,这也太过分了。”

    “过分?”李铭冷笑,面露不屑,道:“如果不答应我的要求,还有更过分的事情呢!你信不信,我只要一念之间,你这小小的顺丰镖局,会立刻从这世界上消失?”

    雷军不再说话,坚定地挡在了自己妹妹的身前。

    “真是不见黄河不死心呢!”李铭不耐烦地摇头。

    他身上毫光闪现,一股磅礴的力量澎湃起来,犹如排山倒海一般碾压过来,所有人只觉得呼吸一紧,有一种窒息的感觉,而当其冲的雷军和雷璐两人,只觉得仿佛是一座山岳碾压了过来,难以力敌。

    “噗……”雷军张嘴喷出一口血箭,脸色苍白摇摇欲坠。

    “师兄……啊……”雷璐想要扶住雷军,但是身体却被巨力禁锢,缚在背后的白色骨矛,拿都拿不下来。

    李铭看着雷璐的眼神之中,掠过一丝极为隐晦的**之色,一闪而逝。

    像是这种母豹子一般野性的女修真者,看似带着风土气,像是乡下的傻妞一样,但其实是极品,味道一定很不错,李铭心中一片火热,已经不想继续在这里纠缠下去,冷笑道:“自不量力的东西,来人,将那女的给我带走。”

    四五个如狼似虎的城主府护卫走出来,拎着铁链就要朝着雷璐套过去。

    周围许多人都暗中叹息。

    城主府少主根本就是为了这个女人而来。

    他的手段,阴狠毒辣,阴鸷变态,这些年来落入他手中的女子非死即残,眼前这个野性漂亮的女镖师,只怕下场会十分地凄惨,就连顺丰镖局的其他人只怕都会难逃一死,以李铭的手段,绝对不会放过这些人。

    可怜的外地人,惹谁不好,偏偏惹上了这位阎罗王。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意料之外的变化出现了——

    一道细若游丝一般的剑气,从“龙门客栈”深处飞射出来,掠过空中。

    李铭只觉得一缕寒气掠过身体,令他整个人一颤,散出来的那先天道灵境界的强横气息,再也难以维持,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霎时间被彻底瓦解。

    众人只觉得心头一松,一切压力消失不见。

    雷军和雷璐的身体也恢复了自由,踉跄后退。

    “什么人?”李铭脸色一变,看向客栈深处。

    刚才那一缕剑光,看似微弱,却有给他一种极为可怕的感觉。

    难道这客栈之中,居然还隐藏着一个高手?

    其他人也都神色惊奇地看向客栈。

    这可真的是齐了,今天什么怪事都生,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惹这位无法无天手段恐怖的城主府少主?

    “阁下既然出手,就搅入了这场浑水,何必藏头露尾?干干脆脆现出身来,李某也好称一称阁下的斤两,看你够不够资格,和我城主府为敌!”李铭冷笑。

    他故意将声音以道家真气激荡出去,清晰地传入了客栈深处。

    “滚。”

    一个清晰的冷喝之声,从客栈深处传出来。

    别人还未听出来什么,可是李铭脸色瞬间变得无比苍白,咯噔噔连连倒退了五六步,手捂住心脏喷出一口鲜血,要不是身边有护卫及时扶住,只怕早就跌倒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