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89章 离去
    “说,你预谋多久了?还有谁是同谋?”周良的手不老实了,像是蛇一样揭开裘皮,顺着张馥的腰肢,缓缓地滑了下去,不老实地摩挲起来。网

    张馥一张脸,瞬间红的像是滴血一般,眼神立刻就迷离了。

    “我不会饶过你的,小丫头,竟然敢算计我……”周良另一只手攀爬上了那滑嫩的一对小乳鸽,触觉微软,像是捏着两块********一般,他嘿嘿地坏笑:“女王大人原来是贫乳,哈哈,最多也不过是中罩杯!”

    ……

    ……

    大燕修真国往南,经过的第一个国是大齐修真国。

    北域的季节正值盛春转夏之际,正是一年之中,万物勃、生机鼎盛的时候,也是一年之中各地商队商团和散修们最为活跃的开始。

    天瞄商队只是大齐修真国一个默默无闻、名不见经传的小商队。

    此时天瞄商队的伙计们,正在忙碌着准备行装车辆,准备出前往大辽修真国,采办一些草药和铁器,回来贩卖。

    大辽修真国是北域大国,地理位置较好,物产丰富,尤其是其特产“乌拉草”,是炼制金疮药的绝佳草药,添加了“乌拉草”的金疮药,疗效要比普通金疮药神奇数十倍,是大多数游走在死亡线上的中下层修真者的必备之药。

    “乌拉草”只有大辽修真国盛产,北域其他各国绝迹。

    此时正是“乌拉草”繁盛之际,北域大大小小的商队,都会前往大辽修真国,收集一批“乌拉草”,贩卖往各大国,虽不说是暴利,但只要多来往几次,也可以让许多中小型的商队,赚到整整一年开度的资本。

    如果再顺利收购贩卖一些其他草药、精矿和物资的话,也算是小有盈利了。

    天瞄商队总共只有三十多人,商队老板叫做李靖,是一位巅峰大道师境界的修真者,经营商队已经有十多年。

    手下的伙计,多多少少都是修真者。

    他们跟随李靖出生入死行走荒野这么多年,也算是亲如一家人了。

    并不算是豪华的商队大院之前,伙计们忙碌地准备着行装。

    还有三四十个清一色黑色皮甲的彪悍修真者,或坐或站在大院里面,这些人神情彪悍,身怀利器,虎背熊腰,浑身有一股煞气,显然是刀头见过血的亡命之徒,却是李靖花了大价钱请来的保镖,是大齐修真国一个还算是有名的镖局的镖师。

    “父亲父亲,你不去行不行啊?”十岁的儿子李哪托拉着李靖的手,仰着头问道。

    李靖笑了。

    这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壮汉,眼睛里闪过一丝溺爱之色,抚摸着儿子的头,柔声道:“哪托,为什么不让父亲出去啊?”

    “你每次出去,都是好长时间,我和奶娘在家里很担心呢!”李哪托长的胖乎乎,很是可爱,童言无忌。

    李靖笑的更灿烂了。

    他今年五十有三,十年前麦夫人才为他生了独子,却因为难产大血崩而死,留下这个独子。

    他中年丧妻,极度哀恸,誓不再娶。

    而四十多岁才有这么一根独苗,也算是老来得子,激动他当时三天三夜都没有睡着觉,真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口中怕化了,要星星不敢给月亮,宠的不得了。

    “父亲要赚钱送哪托去“稷下书院”修炼,当然得出去干活做事啦,怎么可以一直都待在家里啊!”李靖笑着抚摸着儿子的脑袋,眼神里有说不出的溺爱。

    李哪托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在之前的历次资质测试中,小男孩都展现出来绝佳的天赋,如果能够拜到大门派之中,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这几年以来,李靖一直想把儿子送进大齐修真国底蕴最为深厚的“稷下书院”修炼。

    可惜“稷下书院”的门槛极高,除了资质之外,还需要大量的财物。

    李靖这些年冒险四处行走,为的就是积攒一些家底,等明年“稷下书院”开院收徒,李哪托的年龄正好,将他送进“稷下书院”,选一个高明一些的师傅,也算是了了他一桩心愿。

    “老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顺丰镖局的镖师们,也都到齐了。”一位中年独眼络腮胡汉子过来禀告。

    李靖点点头,回头大声道:“兄弟们,吉时已到,焚香斩鸡,即刻出!”

    伙计们大声答应着,开始进行最后的仪式。

    这是许多商队远行之前的惯例,进行一些古老传承的祭祀,祈求那些冥冥之中的仙人保佑,希望这一趟可以平平安安地回来,毕竟行走在聚居城市之外的荒野之中,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虽然大部分路途都可以通过国域传送门完成,但也有一些路,是需要他们冒着和兽人遭遇的危险徒步的。

    “好了,哪托,在家乖乖听奶妈的话,父亲很快就会回来了。”李靖抱起儿子,胡子拉碴的嘴巴在儿子粉嘟嘟的小脸上亲了一下。

    “啊!坏父亲,坏父亲,又用胡子扎我……”小男孩笑嘻嘻地揪着老爸的胡子。

    就在这时——

    “老板,听说你们商队,要去大辽修真国?”一个温和清朗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李靖扭头看去。

    却是一个一袭青色道袍、面如冠玉,身材修长的英俊少年郎走了过来。

    这青衣少年穿着极为质朴,却有一种出尘的气质,身无长物,肩头蹲着一只白色的宠物猴,起来像是一个书生一般,正面带着微笑看着自己,刚才问话的人,正是这个书生模样的少年。

    “你是……”李靖眼中,露出一丝疑惑之色。

    “在下周良,只是一个游方书生,也想要去大辽修真国游历见识一番,可惜我不怎么认识路,听城里人说,天瞄商队正好出要去大辽修真国,所以斗胆冒昧问一句,不知道老板能不能顺路带我一程呢?”英俊书生微笑道。

    “这……”李靖有点儿犹豫。

    “哦,老板请放心,一路用度,都由我自己解决,过关以及国域传送门的费用,我都会足额交给老板。”周良微笑着,掏出一块十足金锭,道:“这个就算是麻烦商队的酬劳,等到了大辽修真国,我一定会自己离开。”

    “不是我不愿意带着公子,实在是商队一行,走的都是险地,一路上估计也有不少耽搁。”李靖略带歉意地摇头:“这位公子,我这边实在是不太方便,此去大辽修真国的商队很多,还是再去打探一下吧!”

    周良叹口气,点点头,道:“如此,打搅了。”

    说着转身就要走。

    谁知道这个时候,被奶妈抱在怀里就要回去的小男孩李哪托,突然笑嘻嘻地开口道:“大哥,你长得好漂亮啊!”说完,扭头看着自己的父亲,央求道:“父亲,你就带着大哥吧!他不是什么坏人呢!不然他一个人去荒野,多危险啊!”

    “小孩子家知道什么。”李靖板脸训斥。

    李哪托不依,顿时大哭了起来。

    李靖一阵头疼,连忙哄了几句,谁知道这宝贝疙瘩哭闹个不停。

    他无奈,这才扭头对周良道:“好吧!小兄弟,既然你和犬子这么有缘,那我就破例一次,你跟我们一起吧!”

    周良见状,微微一笑,将那金锭递过去,道:“也好,多谢老板。”

    看着周良朝着商队马车走去,独眼龙络腮胡靠近李靖,疑惑地问道:“大哥,真的带上这书生?我看他手无缚鸡之力,穿着普通,带上他只怕是个累赘啊!而且商队自古以来的传统,不捎带来历不明的人,以免出事……”

    李靖摇头道:“这人看着眼生,应该不是城里人,也许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书生而已,带着他也无妨,那一块金锭,咱们还能小赚一笔,老乔,你让伙计们注意着点就好了。”

    独眼龙老乔点头。

    转眼之间,各项祭祀仪式完成,天瞄商队终于鸣号出。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城中,由于之前已经报备,所以很快就得到了使用传送阵的许可,6续进入其中,瞬息之间,就到了一万里之外的另一座叫做渭水的聚居城市之中。

    这里已经不是大齐修真国地界。

    而是大晋修真国。

    再往下一个传送阵传送点,距离还有五百多里路,在大晋修真国的另外一座大型人族聚居城里。

    商队没有在渭水城停留,而是直接开拔出。

    周良坐在最后面一辆马车之上,摇摇晃晃地随着车队出了城。

    “我怎么会有你这样一个不认路主人,唉……”小银猴趴在周良的肩头,一边打呼噜一边埋怨。

    从大燕修真国出,通过天池的传送阵来到大齐修真国之后,周良不认路的毛病就犯了,一人一猴四处游荡了半天,才打听到这天瞄商队要出前往大辽修真国,便过来搭个顺路车。

    委实是这片天地太大太广阔,就算是实力再强,在天空之中飞遁来往,也极易迷失在那茫茫的荒野之中。

    周良原本打算雇一个向导,可惜此去大辽修真国千山万水,单个的向导没有人愿意去,所以才出此下策。

    听到小银猴的腹诽,周良也不去理这只贪吃贪睡的灵猴。

    拉车的都是妖血宝马,脚力强悍,而马车清一色铁木打造,坚如钢铁,车身上篆刻着一些简单的道纹,可以产生一种漂浮之力,轻车的重量,因此前进的度非常之快。

    这种远距离运输马车,算是这个修真文明世界的产物之一,很是贵重,这二十多辆马车,已经算是天瞄商队一小半的身家了。

    不管车身如何颠簸,他始终静静地坐在车尾。

    两个监视周良的商队伙计,坐在车头。

    “照这样的度,估计到大辽修真国最少也需要三天的时间,不过这也差不多了,宋祖德和武三通动员各自门派的力量,也需要一些时间,想要彻底解决“通天剑派”,我一个人的力量肯定不够,到时候还得借助这些级门派……”

    周良在心中琢磨。

    要离开北域,周良必须解决掉“通天剑派”这个隐患。

    或者至少让它无暇再去大燕修真国骚扰心云宗,这样一来,他才能安心离去。

    否则,这一去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时间,他可不想悲剧重演一次,就像是自己在“万灵战场”一样,等到归来,却讶然现心云宗已经变了模样。

    这一次,周良是一个人出来的。

    解决了“通天剑派”的事情,他就会一个人踏上前往南域的道路,再者张猛飞等少数几个高手,还需要坐镇心云宗,大燕修真国毕竟没有彻底安定下来,其他人来了也帮不上忙,不如不来。

    在离开心云宗之前,周良解决了门派内部的所有事情。

    后山地穴深渊周围,他已经布置下了大大小小数千个道纹敛息阵法,可以保证鸿蒙紫气之柱在三年之内,都不会再喷泄出去,而深渊三千多米的那个漂浮巨型灵石,也被他成功地改造成为了练功场所。

    相信此时,门派选拔的第一批精锐弟子,已经被传送进入其中闭关修炼了。

    心云宗的掌门之位,最终还是由丘处机之女张馥继承。

    在周良一力推辞不就的情况之下,张馥的确是一个很合适的人选,不论从武功、血脉还是计谋手段,亦或是门派威望以及未来潜力,张馥也足以当此重任,何况还有周良这个心云宗之神的一力推荐,在那夜一夜风流之后,第二日一切就尘埃落定了。

    由于周良之前早就有过表态,所以罗轩举、燕归一等人早就有心理准备,一切都很顺利。

    张馥成为了心云宗历史上,第一个女掌门。

    这在大燕修真国,也算是一个小轰动了。

    周良将从仿仙城市之中,得到的仙火小塔,各自分给了张馥、李露儿、罗轩举、纳兰若曦等人每人一个,虽然点燃这仙火小塔,并不能一下子就拥有仙人神通,但毕竟等于算是在体内种下了仙灵力量种子,日后自会受益无穷。

    另外,那位不喜修真的沙莎,却是处于周良意料,主动要求进入五庄观,跟随在了庄梦蝶的身边。

    “我要在庄大师身边,遍览大燕修真国人族典籍,充实自身……”这是沙莎的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