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88章 下药了
    “我想母亲一定也很爱父亲,虽然他们决裂了,但是我注意到过母亲在看父亲背影时候的眼神,那是怎么样一种眼神啊……在母亲的宽慰之下,我突然觉得,周良,也许你的出现,是上天注定的,让你来取代我,让你来实现父亲的心愿,而我,也似乎终于可以得到一直以来期盼的自由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馥似乎开始醉了,身形缓缓地倾斜过来,倒在了周良的肩头。?

    周良稍微犹豫了一下,伸出手臂,扶住了张馥的肩膀。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周良又想起了小银猴曾经说过的话,张馥的心魔很重,进入“远古遗路”第十一段之后九死一生。

    如今看来,小银猴当初真是一点儿都没有说错,以张馥这样的经历和心态,几乎可以说是****夜夜都在被心魔折磨,根本不存在战胜心魔的可能,如果不是“万灵战场”最终瓦解,只怕张馥这辈子,都别想从那段古路之中走出来。

    却听张馥头靠在周良的肩头,继续迷离地道:“或许是上天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在那段远古遗路,我根本找不到离开的出口,最终还是因为古路崩塌,才得以回到现实世界,而这个时候,一切都变了,父亲和母亲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在我觉得自己被整个世界都抛弃了的时候,罗轩举传功长老给我的一封信,改变了一切……”

    张馥说道这里,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她永远都记得,父亲在信中所说的话。

    站在一个不合格的父亲的角度,那样真诚地忏悔,向自己道歉。

    张馥也是第一次知道,在每一个自己辗转反侧的夜晚,父亲也曾默默地站在窗外泪流满面,作为儿女所承受的痛苦,都会一千倍一万倍地作用在父母的心中,有过很多次,父亲也曾后悔也曾忏悔……

    在生前的最后一段时间里,面对着门派未知的命运,父亲也许是终于想通了。

    留下那封信,留下了破解那秘法的口诀功法,留下了忏悔,也留下了遗愿,父亲他终于希望自己变回一个真正的女孩子,为自己之前的自私行为,请求张馥的原谅!

    当然,在信的最后,丘处机也提出了一个令张馥错愕脸红的提议。

    那一天,张馥捧着那封信,哭的泪流满面。

    也就是在那一刻,张馥清晰地看到,自从第十一段“远古遗路”之中如影随形地一直跟随在自己身边的幽灵一般的白色靓丽身影,那张模糊的面孔,终于逐渐变得清晰,竟然是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孔,开始有了浅浅的微笑。

    一直到今天,就在刚才轻轻地靠在了周良的肩膀的时刻,张馥看到,这个白色的声音,脸上的笑容终于变得最灿烂,然后这个声影开始一点一点地在虚空之中化作了点点白光,最终全部都融合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在这一刻,这么多年以来重重地压在自己心头的那种难以形容的压力,终于彻底烟消云散了。

    周良也不知不觉地紧紧地搂住了身边这个柔弱哭泣的女孩子。

    难以想象,承受着这样的压力,张馥到底是怎么样熬过那数千个****夜夜。

    相比之下,自己似乎是幸运了很多很多。

    轻轻地抚摸手中的酒葫芦,周良一口一口地喝着那火辣的烈酒。

    渐渐地,一股奇异的感觉,从周良的腹部升腾起来,酒液进入身体犹如火焰一般在燃烧,一种难以把持自己的朦胧感觉浮现,周良觉得一阵阵四肢漂浮,视线变得模糊了起来……

    “呃,这酒……好大的劲儿啊……”

    周良突然觉得有点儿不对劲,然后晕晕乎乎地一头栽倒,倒在了张馥的怀里。

    张馥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温柔的微笑。

    “周良哥哥,你明天就要走啦,我知道我留不下你,所以你不要怪我,我可不是纳兰若曦传功长老,也是馨兰那妖女,更不是痴狂的露儿妹妹,我可等不了你那么长的时间呢……”

    张馥似乎清醒了很多。

    她缓缓地抱起周良,将他搂在怀里,然后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心云宗山门之后那片峰峦起伏的群峰之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馥落在了一座青岩山峰之上。

    剑峰耸立,高高入云,站在峰巅岩石上,远远可以看到灯火通明的心云宗山门,从大燕修真国各个区域赶来的参加祭奠的高手们还未离开,如今的心云宗,已经成为了大燕修真国的无冕之王!

    张馥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厚厚的白色裘皮铺在地面,将周良放在上面。

    静静地看着周良那张英俊的脸盘,张馥清丽无双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丝红晕,编贝一样洁白晶莹的牙齿咬住红艳艳的嘴唇,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一样,轻轻地拉开了衣裙的系带……

    月光下,一具优美迷人的象牙色**,在衣物落地的瞬间,缓缓地呈现。

    仿佛是天地之间最美好的一切,都集中到了这具**之上,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大腿,完美的弧线,羊脂玉雕琢一般的肤色,胸前一对滑嫩娇俏的乳鸽,两点殷红如火的蓓蕾,在寒风之中微微颤抖,纤巧优美的小腿,精致娇小的玉足,涂抹着豆蔻颜色的俏皮脚趾……

    黑色的长披散下来,犹如一团黑色火焰一般,在夜风之中跳跃。

    张馥就这样**裸地站在了周良的身前。

    也许是因为这么多年被那秘法作用的原因,张馥的娇躯显得异常的纤巧精致,身体每一个部位都像是造物主精雕细凿一般,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小巧灵韵,为了****略微有些贫乳之外,其他部位弧线都优美的令人惊心动魄。

    天空之中的月光洒落,犹如银辉一般,被这具完美雪白**吸引,都汇集到了她的身上。

    “周良哥哥,你要离开了,既然连你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来,那总要在这里,留下一点什么东西吧!我没有那么多的耐心,我真的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既然如此,那我就要提前下手了哦……”

    张馥的脸上,带着一丝坚定的圣洁之色。

    她缓缓地跪倒在周良的身边,纤纤素手温柔地为周良脱去身上的衣物。

    缓缓地骑在周良的身上,扶着那已经怒起昂的小周良,张馥缓缓地坐了下去,一双弯弯的柳叶眉微微蹙起,脸上浮现出一丝痛苦的神色,一抹冷汗在她光洁白皙的额头浮起,柔若无骨的纤巧身躯,微微晃动……

    “哦……”微弱但是**的呻吟声,从张馥那高高扬起犹如天鹅脖颈一般优美的喉咙里,缓缓地出。

    月光悄悄地隐入到了云层间。

    天空中稀稀落落的星星们红着脸眨着眼睛。

    山峰周围传来了野兽嚎叫的声音。

    天地之间的一切,是如此美丽。

    周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轻飘飘地像是翱翔在云端,温暖湿润的湖水包裹着自己,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舒服感觉,自于灵魂的轻松感觉,让他忍不住要出阵阵长吟……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眼前的一切,渐渐开始变得清晰。

    周良努力地睁开眼睛,一片璀璨的星空印入眼帘,耳边传来阵阵兽鸣之声,身下柔软,有风吹来,一阵阵的微凉感觉,令他心中一惊,瞬间双手一撑坐了起来,却看到自己浑身****……

    下意识地扭头,看到一具欺霜赛雪犹如羊脂玉一般完美纤巧的玲珑**,静静地躺在自己的身边。

    完美**的主人,一双弯弯的柳叶眉之下,命令的眼睛里,有意思故作镇定的换乱,微笑着道:“你醒了。”

    周良心中的慌乱逐渐平静下来,拍着脑袋想了想,渐渐明白过来,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自己的酒量虽然不太好,但毕竟也是先天之上的高手,没有那么容易醉,为什么在喝了几口那个酒壶里装的的酒液之后,就立刻开始控制不住自己,难道那酒里面有……

    天啊!

    周良有一种啼笑皆非的错愕。

    自己居然被逆推了?

    被逆推了!

    逆推!

    而是被迷倒了之后的逆推……

    这种无数宅男梦寐以求的艳遇,居然真的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生气了?”张馥一只手撑着头,极为慵懒地侧卧在宽大的裘皮软毯,看着周良,像是一只乖巧的波斯猴一般,柔柔地道:“不会吧?不要这么小心眼嘛!放心吧!我不要你负责。”

    周良额头顿时一排黑线。

    这丫头实在是太过分了,**了自己,居然还这么若无其事。

    在这一瞬间,周良也有些恍惚,自己……这算是……终于结束了自己的处男之身?以这种方式……呃,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目光从张馥玲珑有致如同羊脂玉雕塑一般的**上掠过,周良只觉得一股热流从小腹中不可遏止地蹿升了起来,身体很快就生了变化,周良咬了咬舌头,深呼吸,道:“小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张馥用衣服覆盖了自己的娇躯,不过裸露在外面的雪白肌肤,却更显得诱惑,微笑道:“因为我等不了你两三年,谁知道两三年之后,当你回到大燕修真国,身边又会带着多少个女人。”

    周良一阵汗颜。

    说的自己好像是一个大色鬼一样。

    不过张馥这么说,等于是在向自己表白了吧?

    周良的心,砰砰砰地跳了起来。

    在那一天得知张馥实际上是女儿身之后,周良就有些手足无措,尤其是曾经有过肌肤之亲……

    “你明天就要离开了,总得留下来一点什么东西吧?万一你见到了外面的花花世界,被那些野花野草迷了眼睛,忘记了回来的路,我岂不是要等你等到白头?”张馥语气淡然地道。

    周良脱口而出道:“放心,不管生什么事情,我都肯定会回来的。”

    张馥拢了拢自己如墨云一般的黑色秀,动作自然而优美,笑嘻嘻地道:“就算是回来,只怕也是为了馨兰那小雅女,或者是娇滴滴的露儿师妹,还有那温柔如水的纳兰长老?”

    周良一阵赧然。

    “怎么?威震北域的“阴阳杀神”也会脸红啊?”张馥像是月夜下的女王一般,极为坚定地道:“那些个傻丫头,别你迷得神魂颠倒,心甘情愿地付出,我可不一样,喜欢一个人就一定要得到他,不管你以后身边有多少个女人,但我却已经是得到了你第一次的人。”

    这话也太霸气了。

    周良恍惚之间,仿佛又看到了以前那个做任何事情都胸有成竹、从容不迫的人峰席大弟子。

    “不过,你不会以为我是个随便的女人吧?”张馥突然又温柔地笑着:“我这一生,只会有一个男人……周良,你也喜欢我对不对?”

    周良一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如此美丽果决的一个女王般的女子,没有男子会不动心。

    何况周良还和她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

    连周良都没有察觉到,自己和张馥之间,早就已经变得暧昧无比。

    看到周良点头,张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清丽无双的面容,在月光照耀之下犹如仙子一般明媚动人:“既然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那今晚的事情,岂不是水到渠成?有什么让你纠结的呢?我又不会像是那些庸俗愚蠢的女人一样,缠着你要名分要地位……”

    周良不知道该说什么。

    虽然变回了女儿身,但张馥还是以前那个张馥,果决干脆,与众不同。

    不过在下一瞬间,周良心中的顾虑,也一下子烟消云散。

    一切都已经生了。

    多想无益。

    体内的药力,似乎还在蠢蠢欲动。

    周良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在张馥的身上掠过,眼眸之中,又闪烁着炙热的光芒,嘿嘿坏笑一下,突然一个虎扑,将眼前这个魔女拥在怀中,坏笑道:“小丫头,说了这么多,其实是你早就想好的吧?居然敢在给我的酒里面下药……”

    张馥终于忍不住惊呼一声:“我也喝了……”

    “说,你预谋多久了?还有谁是同谋?”周良的手不老实了,像是蛇一样揭开裘皮,顺着张馥的腰肢,缓缓地滑了下去,不老实地摩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