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87章 表露心迹
    周良敏锐地察觉到了空气之中的异样情愫,看着眼前这个温婉如玉的美丽女子,认真地道:“也许是半年,也许是两三年,我要去南域找回我失踪的妹妹,一直到找到她为止。网?  ”

    纳兰若曦微微点点头,在那一瞬间,一句“不如带我一起去吧”差点儿脱口而出,最终她还是理智地忍住了。

    金色的阳光,从窗棂之中投射进来,照射在纳兰若曦的身上,犹如一尊金紫色的唯美雕像一般,周良又怎么会不明白她的心思,自从上次为纳兰若曦疗伤恢复实力,误打误撞地灵魂双修之后,两人之间的感情,就产生了质的变化,隐约中总有一种心有灵犀的感觉。

    但一句“想不想和我一起去南域看看”的话,终究没有说出来。

    因为周良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去会花费多少时间,经历什么样的危险,纳兰若曦这样淡泊宁静的女孩子,实在是不适合那种颠沛流离的冒险生活,对于丹道有着痴迷追求的她,也许在宁静的时光之中与那些纯净的花草为伴,才是真正的幸福生活吧!

    轻轻地抚摸纳兰若曦的长,周良柔声道:“放心吧!不管是多长时间,我一定会回来的。”

    纳兰若曦抬手,新剥小葱一般纤巧如玉的柔嫩小手,握住周良的手掌,脸上浮现一丝红润,点头道:“恩,我等你。”

    周良心头犹如霹雳响过。

    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这已经第二个女孩子对自己说这句话了,以纳兰若曦如此淡薄矜持的性子,能够说出这句话,可见她心中,当真是对自己爱到了极点。

    一时之间,周良又是感动,又有些负罪感。

    最难消受美人恩。

    自己并没有故意四处留情,但还是招惹了这些红颜。

    这个世界并不排斥男人三妻四妾,可周良总觉得……

    就在周良和纳兰若曦都有些出神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窗户之外,一个身影听到这了这些对话,然后转身悄悄离开。

    ……

    ……

    随着心云宗一轮秋风扫落叶一般的复仇横扫大燕修真国各大门派之后,风波终于渐渐有平息的趋势。

    如今整个大燕修真国,已经没有任何人和任何势力,敢于站在心云宗的对立面了。

    而且经过了麒麟绝壁一战之后,消息闭塞的大燕修真国修真者们,终于从一些外国高手的口中,知道了更多,知道了曾经在“万灵战场”之中生的一切,知道了周良那些神话战绩的真实性。

    直到这个时候,许多大燕修真国修真者才霍然明白,“阴阳杀神”这四个字,在北域的分量,已经高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当他们还在傻乎乎地怀疑周良在“万灵战场”战绩的时候,那些事情已经通过北域其他天才的口,传到了北域除了大燕修真国之外几乎每一个大国,如今北域的级门派,几乎都已经通过各种渠道知道,有一个叫做周良的少年,天资绝世,潜力无穷,足以媲美大燕修真国人族和兽人两道的最为优秀的新生代高手。

    据说在“万灵战场”关闭之后,一些以信息情报为生的门派组织势力,已经排出了许多份关于北域年轻一辈弟子潜力榜单,而几乎每一份榜单上面,“阴阳杀神”周良的名字都赫然在列,且排名都极为靠前,不出前五。

    许多权威的老一辈的高手做出点评,周良被认为是可以成为未来北域至尊级别的人物之一。

    一场由周良掀起的震撼风暴,正在北域其他大国之中酝酿爆。

    之前包括“黄石宗”的门派想要打周良的主意,谋夺周良身上的宝物,结果却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如今周良的强大。

    一般门派根本奈何不得这位少年天才。

    后来太玄宗的宋祖德和“末日剑宗”的武三通都对外宣称,周良是他们的兄弟,谁要敢对周良动手,就是和他们为敌。

    这震慑了一些别有用心的门派。

    与此同时,据说还有很多门派,被周良展现出来的潜力和天赋所吸引,动了收周良为徒的心思,甚至已经准备了各种的好处,要吸引周良。

    各种各样的消息,疯狂地朝着有些后知后觉的大燕修真国涌来。

    很多大燕修真国修真者和势力都在感叹,如果一开始就知道这些事情的话,也许就可以早一些站在心云宗这一边,说不定还可以得到周良的感激,绝对会受益无穷,可惜除了妙声坊、峨眉派和开天宗之外,很多门派都错过了这个机会。

    也有更多的人感叹,大燕修真国贫瘠了千万年,终于出现了一个煌煌震世的级天才。

    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也算是整个大燕修真国修真的骄傲了。

    日后行走北域,大燕修真国修真者也可以抬起头了。

    只要提起周良,就再也不会有人看不起大燕修真国修真者,视他们如乡巴佬叫花子,也不会鄙夷地将大燕修真国称之为北域修真荒漠,在修真界,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故事,并不仅仅限于门派或者是世家,更适用于国域和地域。

    如果有朝一日,周良真的成为北域的至尊,至少稍微心存旧日情谊,都可以改变无数大燕修真国修真者的命运。

    与此同时,大燕修真国所有人都意识到,因为周良的关系,心云宗真的成为了绝对不可挑衅不可招惹的存在,原本一些隐藏在暗处,准备暗中对付心云宗的人和势力,在这一刻也不得不长叹一声,偃旗息鼓,静静地等待着那也许永远都不会到来的机会!

    ……

    这一日。

    “呼……终于完成了计划之中的一切。”

    周良从山下大牛村悬崖深渊之中出来,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

    经过这些日子的忙碌,终于成功地将深渊之中那个漂浮着的巨型灵石改造成为了一个封闭式的完美练功场,周良在那里设置了传送道纹阵法,只需要再在地面布置一个接应传送道纹阵法,一切就大功告成。

    日后门派选拔出真正的精英弟子,可以传送进入这个练功场,进行特别培养。

    这个练功场的存在,将会和“小型仙人药圃”、“次级天一神水水井”一起,成为心云宗的三大秘密底牌之一。

    也是这一日,心云宗终于完成了对于整个大燕修真国的布局和扫荡,将最后一个参与了攻伐心云宗山门的潜逃高手击杀,算是彻底完成了复仇。

    门派上下,再一次来到英烈墓园,祭奠那些逝去的门派英烈。

    清风道人、镇宵子等罪魁祸的头颅,被斩下摆在了坟墓石碑的前面,纸钱飘飞,纷纷扬扬,寄托着生者的哀思。

    无数人心云宗弟子红着眼睛痛哭。

    整个祭奠过程,整整进行了一天时间。

    除了心云宗自己人之外,还有许多大燕修真国其他势力的高手,也主动前来以各种名义祭奠亡者。

    从未有一个门派的祭祀祭奠之礼上,会出现这么多这么全的大燕修真国高手,但凡是叫得上号数得上名的各大势力脑,几乎都一脸沉重悲恸的表情,出现在了墓园之中。

    整个过程,都是由张馥来主持接待。

    如今心云宗许多明面上的事情,都是由这位最近同样声名鹊起的“绝情罗刹”来负责。

    周良更喜欢当他的甩手掌柜。

    ……

    日落月升。

    夜晚来临。

    月明星稀,月光如纱。

    已经人空的墓园之中,周良的身形,出现在了坟墓前。

    “师傅,这是我专门为你酿造的美酒,知道您生平就好这一口……”周良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一瓶碧绿色美酒,倾倒在了张三峰的坟前。

    这一刻,他终于是忍不住跪倒在了张三峰的目前,热泪滚滚。

    仇,已经报了。

    可是人死不能重生。

    周良就算是有天大的神通,也无法复活那位披散着长,整日拎着酒葫芦的老人了。

    这些日子忙的不可开交,有一半原因是心云宗百废待兴周良需要拼尽全力,还有一半原因是周良想要借着疯狂的忙碌,来使自己忘却心中的悲恸。

    知道张三峰等人罹难的消息之后,周良没有流过一滴泪。

    如今一切事情都已经解决,明天就要起身离开大燕修真国了,这一去路遥水长,解决了“通天剑派”这个最大仇人之后,周良会直接和极乐佛宗高僧济癫汇合,前往南域寻找妹妹周迅。

    临幸之前,周良终于忍不住来到了这里。

    “师傅,魏师兄将门派生的一切,都告诉您了吧?弟子没有给您丢脸……”泪水从眼眶之中滚滚落下,周良斜倚在墓碑之上,自言自语。

    在墓碑之后地下长眠着的这位老人,是他来到心云宗之后,第一个真心提携和帮助自己的长者。

    若不是他一直在暗中关注保护着自己,只怕当年在原始森林之中,自己就已经死在了圣轩辕的剑下,哪里来的今日的“阴阳杀神”?

    对于周良来说,这位不善于表达感情或者是不屑于表达自己感情的老人,一直以来就像是自己的亲人一样,默默地关注和帮助自己,从来不要求任何的汇报,周良能够感觉的出来,如果说丘处机和魏忠贤关心自己,是因为自己卓越的修真天赋的话,那张三峰却更像是一位不求回报的长者一般。

    “我真的非常非常遗憾,师傅,您没有看到徒儿大杀四方,没有看到徒儿青出于蓝……明天,我就要暂时离开心云宗了,这一去也不知道会经历什么,也不知得过多长时间,才能回来,下一次来看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所以今晚,咱们爷俩痛痛快快地开怀畅饮……”

    周良往地面上撒一片酒浆,然后仰头大口饮下一口。

    空气之中弥漫着酒香。

    周良微醺,目光朦胧。

    就在这时,远处犹如银沙一般的月光之中,一个清丽脱俗的身影,仿若是月色仙子一般,缓缓地走来。

    “喝了这么多酒?心情不好?”清丽身影缓缓地坐在了周良的身边,撩起裙摆,抱着双膝,以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周良。

    周良笑了笑,又灌了一口,张口喷出一口酒气,道:“咦?小馥你不是有洁癖吗?怎么今天晚上居然直接坐到了泥土上啊?”

    张馥没有说话,突然夺过周良手中的酒瓶,扬起天鹅脖颈一般白皙柔美的脖子,咕咚咕咚大口大口地饮下酒浆。

    她喝的罕见的豪放,碧绿色的酒液顺着那精致白皙犹如羊脂玉一般的下颌流淌下来,湿了襦裙的领口,顺着白皙的肌肤和精致漂亮的锁骨,直接流淌进胸口。

    “咳咳咳……”张馥突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原来酒真的不好喝。”

    “喝这么多酒?心情不好?”周良喷着酒气,原封不动地将这句话又送了回去。

    张馥没有接过这句话茬。

    “我爱的父亲,更爱我的母亲,因为只有她,才是抛弃了其他无谓的责任和期待,只是以一个母亲的角度,默默地关心着我,每次我陷入迷茫不知所措的时候,她总会第一时间出现在我的面前,用最温柔的话语,帮我解开心中的一切痛苦……”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馥几乎已经喝完了瓶中的所有酒。

    周良酿制的这瓶酒浆,偏向于果酱类型,度数不高,口感柔和,但一口气喝这么多,就算是酒量再好的人,也得醉。

    张馥这个时候,眼神已经是一片迷离,不过神智却很惊人地清醒。

    “你这酒……太少了,嘻嘻,幸亏我也准备了一瓶……”说着,她从储物空间之中,取出一个酒葫芦,周良眼前一亮,因为那正是张三峰曾经一直携带从不离身的酒葫芦。

    张馥大大地灌了自己一口,然后将酒葫芦抛给周良,继续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我想母亲一定也很爱父亲,虽然他们决裂了,但是我注意到过母亲在看父亲背影时候的眼神,那是怎么样一种眼神啊……在母亲的宽慰之下,我突然觉得,周良,也许你的出现,是上天注定的,让你来取代我,让你来实现父亲的心愿,而我,也似乎终于可以得到一直以来期盼的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