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86章 即将离开
    “哼,一个粗鄙的后辈武夫,也配让我为你效力?”庄梦蝶一愣之后,不住地冷笑,脸上是毫不掩饰的鄙夷不屑。

    “哦!”周良点点头,漫不经心地道:“你不愿意啊?那就没办法了。”周良摊摊手,转身对关小羽道:“传我的命令,准备柴火,将五庄观给我一把火烧了,但凡实力过大道师境界的五庄观弟子,一并杀了,不许放走一个!”

    关小羽愣了愣,旋即会意,大声地答应着。

    “你……你这个屠夫,侩子手,恶魔,周良,你不能这么做,你怎能如此嗜血暴虐?”庄梦蝶顿时大惊,气的浑身哆嗦,大声怒骂。

    周良微笑着看着他:“那你要不要为我效力呢?”

    “你……我……”庄梦蝶神色变幻,又惊又怒,脸色瞬息万变,气的吹胡子瞪眼,最终突然一头撞向旁边的石柱,“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如意。”

    周良冷笑一声,心念一动,一股柔和的力量瞬间将他裹住。

    “你如果死了,我会更加嗜血,将五庄观的人,一个不留,全部屠杀,然后再一把火烧掉这片建筑,彻底灭绝了你口中所谓的大燕修真国人族的根基。”周良面色肃杀,看着庄梦蝶,一字一句地道。

    “你……”庄梦蝶气的说不出话来。

    最终他只能妥协。

    看庄梦蝶一脸不情愿的灰败表情,周良暗中摇了摇头。

    所谓见面不如闻名,这是一句实在话。

    老头的表现,的确是让周良有点儿失望。

    原本以为这位闻名大燕修真国的大贤者会是一位真正目光卓远的神仙人物,谁知道只是一个有点儿不切实际的腐朽老儒而已,说的好听一点就是有点儿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如果这世上真的没有修真者,只怕人族要就不复存在了。

    不过庄梦蝶有一点说的没错。

    五庄观的确是大燕修真国人族的一大根基,积淀了数千年的底蕴,特别是在五庄观之中一番观看之后,周良就更加确定这一点了,这样一个存续了几千年的人族势力,如果就此彻底消灭,对于人族来说,的确是一个极大的损失。

    但心云宗想要吞下这个庞然大物,一下子收纳这么多的人,也不太现实,根本管理不过来。

    周良思来想去,只有把除掉五庄观之中忠于镇宵子的不稳定因素之后,让五庄观朝着自己所想的那个方向展。

    像是庄梦蝶这样的人,倒是一个很合适的新一任五庄观观主的人选,先他本身就是五庄观的人,且威望极高,不会遭受五庄观弟子的抵制,再者这样一个迂腐、清高的理想主义者,绝对不会再一次将五庄观带上对外膨胀的老路。

    从一开始,周良就没有想着将五庄观彻底吞并。

    因为心云宗实在是没有那么大的元气。

    经过这么多的波折,心云宗已经成为了大燕修真国说一不二的绝对力量,如果没有太大的意外,至少在数千年之内,不会有其他门派,能够威胁到心云宗在大燕修真国的主宰地位。

    周良的想法和意志,就是心云宗的想法和意志。

    对于这个决定,张馥等人并没有反对。

    就算是有一些人对比不是很理解,但最终还是服从了周良的意志。

    五庄观之中有很多人,做梦都没有想到,五庄观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保存下来。

    不久之前,在心云宗的高手攻破护院大阵,那强大不可敌的傀儡石头人轰隆隆地杀进五庄观里面的时候,很多五庄观的弟子,以为等待着自己的将会是一场大屠杀,会是一次困兽犹斗之后的大破灭,大燕修真国从此再无五庄观……

    但是没有想到,传说之中的大魔王周良,居然最终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复仇。

    虽然五庄观之中许多极端高手在这一日被诛杀,许多曾经出手对付过心云宗的人,也被毫不留情地地诛杀,但凡是手中沾了心云宗无辜弟子鲜血的高手,也被或轻或重地处决。

    对于这些人,周良没有丝毫的仁慈。

    除此之外,五庄观储藏的许多道藏阁典籍功法、修炼资源,有一半以上被心云宗毫不留情地掠走。

    但毕竟没有杀人,也没有毁院,这等于是在最大程度上给了五庄观网开一面的生机。

    不过经此一战,五庄观可以说是完全改头换面了。

    和以前的那个咄咄逼人的门派形象彻底告别,掌握权利的是庄梦蝶等文院出身的学者,一些之前在五庄观之中不得志的派系,得到了心云宗的暗中培植和支持。

    五庄观毕竟不是铁板一块,在张馥稍微使用了一些手段,内部就出现了一些分裂,有一些派系主动投靠心云宗。

    之前主宰五庄观的力量被一扫而空,镇宵子和清风道人所在的派系成为了重点打击的对象,从此彻底不复存在,许多实力在先天道灵之上的高手,也被强制限制,究其一生不能再踏出五庄观半步。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五庄观只是保留了一个名称,表面不变,而骨子里的东西,全部都被无声无息地改变。

    而且这种改变,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张馥等人的手腕之下,还会进一步加剧持续。

    这的确是很高明的手腕,以至于很多五庄观的弟子,居然心中开始感激起周良来。

    昔日镇宵子主宰一切的时候,犹如独裁者一样管辖五庄观之中的一切,说一不二,以残酷手段排除异己,奉行铁血手段,将数千年以来五庄观的风气和传承精华糟蹋的差不多,也激起了五庄观无数人的不满和腹诽,只是敢怒不敢言而已。

    经过这一场风波,庄梦蝶成为新的五庄观观主。

    这位贤者虽然实力很低,但是平日里的为人处世却得到了五庄观中很多人的钦佩赞同,也许庄梦蝶无法带领五庄观重返大燕修真国修真霸主的地位,但至少可以还原昔日五庄观的精神,开枝散叶,真正做到当初立派开院祖师下的宏愿,这未尝不是一种收获。

    而在后世,周良的做法,也无疑得到了无数赞誉和宣扬。

    每当各处的说书人讲起“阴阳杀神”周良的传奇故事的时候,关于他力排众议处置五庄观的这一段事迹,总是重中之重,总能激起无数后来者的赞叹和向往。

    当然,唐门、小雷音寺可就没有五庄观这样的命运了。

    它们只是纯粹的修真实力,影响力完全不如五庄观,平日里的行事作风也阴鸷狠辣,可以说是独霸一方,为所欲为,表面上说是护佑一方人族子民,实际上是凌驾于各大城镇之上的压榨者。

    心云宗以犁庭扫穴之势,剿灭了这些门派,一一清算,门派高层几乎无一幸免。

    这个过程,周良甚至都没有出手。

    张馥成为了这些行动的策划和执行者。

    在心云宗的傀儡石头人强大的力量面前,一切抵抗都是多余,张馥甚至都没有召唤她的“心云二号”,只是依靠其他二十尊名称为“心云三号”、“心云四号”之类奇奇怪怪名字的道皇级别的傀儡石头人,就几乎可以横扫整个大燕修真国了。

    不到五天的时间里,原先的大燕修真国九大门派,有三个彻底除名。

    这个过程之中,张馥名气大震。

    而“绝情罗刹”的外号,也不胫而走,成为这位心云宗故去丘处机独女的新称呼。

    很多人都不知道,丘处机突然从哪里冒出来了一个女儿,还是一个如此卓绝的女儿,不仅仅是容貌秀丽清奇,更重要的是不论实力还是手腕,都极为高明,如果周良和张猛飞这两大顶级高手不出手的话,张馥的实力,绝对可以算是大燕修真国人族之中的顶级高手了。

    扫灭了这几大门派之后,张馥一番安排,将其变成了心云宗的分支。

    在处理具体事务的手腕方面,张馥可就要比周良高明了许多。

    在她的主持之下,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者。

    而且她是心云宗掌门之女,身份尊贵,如今的心云宗除了周良和罗轩举等少数几个辈分高的人之外,张馥的威望也疯狂增长,以其无比的美貌、强大的气场、深不可测的实力和独特的魅力,赢得了无数心云宗弟子的追捧拥戴,成为了仅次于周良的人气王。

    短短时间之内,大燕修真国的变化可以说是日新月异。

    心云宗用来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彻彻底底地成为了大燕修真国霸主。

    一个新的大燕修真国,徐徐拉开了历史的序幕。

    ……

    ……

    自从攻破了五庄观之后,周良返回心云宗,就一直鲜少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心云宗攻伐四方复仇,基本上都是由张馥主持。

    周良在武当峰招待了宋祖德和武三通,密谈了大约整整一日之后,第二日这两大大燕修真国天骄离开了心云宗。

    而周良则一直留下来,除了修炼之外,还在对心云宗进行各种改造。

    除了将山下大牛村地穴深渊之中那个漂浮在深渊里的巨型灵石改造成为一个绝密练功场之外,周良还帮助纳兰若曦,在门派“仙草堂”的药圃深处,建立了一座新的小型药圃,将许多在“万灵战场”之中得到的神材宝药,都栽种到了这里。

    本来如今修真界的天地潮汐天道,已经无法再滋养这些绝种的神材宝药。

    不过周良的背后,有阴阳老人这个老怪物,基本上破解了上古原始符文,周良在小药圃周围布置下了新的原始阵法,小范围地改变了天地元气潮汐,使得这些罕见的草药,有了存活的可能。

    更何况周良手中,还有“天一神水精英”这样的宝贝。

    丢一颗这样的精魄进入药圃旁边的水井,就可以彻底改变水质,虽然不能生成纯粹的“天一神水”,但却可以满足大多数仙草宝药的成长需要,保证它们的成活率。

    虽然只是一个不足三四亩的小药圃,但其中种植的草药,如果被外人知道的话,绝对会震惊抓狂。

    因为它们的价值实在是太惊人了。

    随便一株都是足以令无数门派为之疯狂的存在。

    这个小药圃,都足以成为一个小型的“仙人药圃”了。

    对于纳兰若曦这样疯狂的炼丹师来说,这样一个小药圃无疑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礼物,这些仙草宝药的存在,可以让她尝试炼制许多传说之中的丹药,成为一名真正的炼丹大宗师,似乎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此外,周良还将从阴阳老人那里学得的各种丹药和草药知识,编撰成为一个典籍,起名为《神农本草经》,交给了纳兰若曦。

    纳兰若曦如获至宝。

    “这些……你……天啊!你都是怎么知道的?”纳兰若曦震惊至极。

    她有些无法理解,《神农本草经》上有很多丹方和草本原理,都是已经失传数千年的秘技,一些炼丹手法和思路,简直都是闻所未闻,周良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仅仅用天才这两个字,已经无法解释这一切了。

    周良笑嘻嘻地买了个关子:“嘿嘿,放心吧!肯定不是偷来抢来的,不过现在还不方便说,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纳兰若曦不是好奇心很重的人,自然不再问。

    “你这些天如此忙碌,为门派准备这么多东西,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是要离开一样?”纳兰若曦有些不安地道,周良如此争分夺秒地增强门派实力,为所有人都安排好一切,给人的感觉,仿佛他要离开,再也不会回来一样。

    周良呆了呆。

    女人的直觉,真的很可怕。

    “是有些事情,需要离开一段时间,不过放心,我肯定还会回来的。”周良坦白地道。

    纳兰若曦身躯微微一颤,欲言又止,最终轻声地问道:“一段时间是多长?”

    周良敏锐地察觉到了空气之中的异样情愫,看着眼前这个温婉如玉的美丽女子,认真地道:“也许是半年,也许是两三年,我要去南域找回我失踪的妹妹,一直到找到她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