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84章 落荒而逃
    “小猴猴,给我看看!”

    稚气可爱的女童声音响起,梳着羊角辫的小丫头芊芊,犹如瞬移一般,瞬间出现在了小银猴的身边,深处胖乎乎的手掌,讨要那一枚剑丸。网

    “臭丫头,边玩去。”小银猴斜了斜眼睛,才不将这丫头放在眼里。

    灵猴得意洋洋地想,如今的小银猴今非昔日,已经融合了仿仙城市的仙火小塔,算是半个仙人了,又有那么多的奇遇,不知道吞吃了多少神材宝药,连白鹤翅膀都长了出来,现在爷才不怕你呢!要是再惹猴,猴就不客气了。

    记得当初,这小鬼头在心云宗可没少欺负猴呢!

    “臭猴猴,你皮痒了不成?”芊芊怒了,一伸手,不可思议地抓住了小银猴的尾巴,使劲地一抖。

    “猴呜,别惹我。”小银猴怒了,亮出了自己最为锋利的小爪子,对着芊芊那如同荷藕一般白嫩的手臂,就是一爪子。

    灵猴的爪子堪比道器,就算是钢铁在这利爪之前,也有如豆腐一般脆弱。

    芊芊那肉呼呼粉嫩嫩的手臂,自然是经不住这么一爪,顿时出现三个血痕,皮开肉绽,不过在电光石火的下一个瞬间,这三道痕迹以肉眼不可见的度瞬间愈合消失,连个疤痕都没有留下。

    就见芊芊极为熟练地用肉呼呼的小手揪住小银猴的后脖子,一反手拎了起来。

    颈后一寸是小银猴的命门——实际上也是所有猴类生物的命门,被揪住之后,小银猴顿时老老实实地蜷起了爪子,连动弹都不动弹一下,芊芊笑嘻嘻地拿过剑丸,然后又用小手帮小银猴挠了挠柔软的小肚皮,笑嘻嘻地道:“小猴猴要乖哦,姐姐玩一会儿就给你哦!”

    远处。

    周良看到这一幕,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微笑。

    这两个家伙,简直就是天生的冤家。

    别看小银猴平时像是大魔王一样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在芊芊面前,却每每吃瘪,记得第一次两个家伙相遇,小银猴看到芊芊时那惊恐万状的表情,到今天想起来就觉得好笑。

    如今周良的眼界见识,比那个时候有了天翻地覆的增长,可还是看不清楚芊芊这个早熟到了极点的小丫头的来历,只是隐约之中,可以稍微察觉,在芊芊的身体之中,隐藏着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犹如深渊一般令人看不清楚。

    “周良哥哥!”馨兰笑靥如花,出现在了周良的面前。

    周良的目光,落在女战仙的身上,脸上终于出现笑容,犹如一缕阳光般温暖,微笑道:“来了?这次要不要回心云宗看看?还是又有事情要忙?”

    馨兰轻轻地摇头,道:“我……暂时还不能回心云宗去。”

    周良点点头,没有说话。

    “对了,有些东西,要送给你。”馨兰记起了什么,手心一展,一个黑铁盒子,出现在了她手中。

    “是什么?”周良接过盒子,打开一看,呆了呆。

    却是四个人头。

    死个曾经叱咤大燕修真国兽人、显赫一时的大兽人的人头。

    万恶魔宗白虎王、“青龙教”青龙王、“黑心湾”黑心船长以及“大魔宫”赤月恶魔。

    这四大皇魔,曾经主宰大燕修真国兽人道,都是说一不二,多一跺脚都要让整个大燕修真国颤抖的高贵存在,此时却被击杀,尸体不全,只剩一个头颅,被硝制之后,装在了铁盒之中,没有丝毫的腐坏。

    略微还能嗅到一丝丝血腥之气,看样子四大皇魔死去,也只不过是这几日的时间而已。

    这四人是攻破天池心云山庄的元凶,也是周良誓追到天涯海角也要诛杀的仇人。

    原本周良计划在今日约战结束之后,带着盛露前往万恶魔宗等兽人势力一一斩杀这些罪魁,然后再去“黑岩部落”拜会黑岩剑圣,彻底解决心云宗与兽人之间的恩怨,没想到事情居然生了这样的转折。

    “这是……你出手击杀的?”周良皱眉问道。

    馨兰柔声道:“周良哥哥,当初四大兽人势力袭击心云山庄的时候,黑岩剑圣并不知道,而且那个时候,“黑岩部落”还没有一统大燕修真国兽人,万恶魔宗、“青龙教”等势力,还不归“黑岩部落”管束,几日之后,黑岩剑圣才出手,一统大燕修真国兽人。白虎王、青龙王等人得罪了心云宗,罪该万死,我曾在心云宗学艺,也是心云宗弟子,出手击杀他们,在情理之中。”

    周良点点头。

    原来这些日子馨兰没有现身,是去做这件事情了。

    周良之前还在猜测,馨兰应该早就听到了心云宗生的事情,却始终迟迟没有现身,返回心云宗助阵杀敌,到底是什么原因,现在一切都清楚了。

    不过……

    “馨兰,你告诉我这些,是想要说,你实际上也是“黑岩部落”的人吗?”周良轻声地问道。

    他目光从“鹰眼兽皇”和“纳尔兽皇”身上掠过,又看到那一根自始至终漂浮在虚空之中的五光十色的凤凰羽毛,心中有些明悟,馨兰今天选择以这样的状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也许是为了说明什么吧!

    静静地看着周良的眼睛,馨兰轻轻地点头。

    她的目光之中,有些犹豫,又有些胆怯,从来没有这样紧张过,静静地看着周良,但是没有人知道,这一刻女战神的心跳的有多么剧烈,就仿佛是在等待着宣判的囚徒一般。

    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身份的最终表明意味着什么。

    人族和兽人不两立。

    周良出身于心云宗,而馨兰承认自己是“黑岩部落”的人,就意味着承认自己是兽人势力了。

    气氛在这一瞬间,有些凝固。

    看着周良的目光,馨兰渐渐地低下了头,心疼的像是针扎一样,泪水忍住没有从眼眶里滑落。

    周良短暂的沉默,对于馨兰来说,却像是漫长的纪元一般,就如同在等待着命运的宣判,明知道会有这样的结局,但馨兰心中更加清楚,不能隐瞒,必须将事实告诉周良。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馨兰真的不愿意再去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在心云山下边遇到这个比阳光还要明媚的男子。

    那样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羁绊和抉择,也不会有现在撕心裂肺的痛苦。

    有生以来第一次,馨兰觉得自己是如此的软弱。

    也许今天不该来,不该告诉周良一切……

    她的心,乱成了一团麻。

    谁知道就在这时,周良的手,缓缓地抬起,温柔地抚摸馨兰的脸颊,突然噗嗤一笑,笑嘻嘻地道:“怎么了?就算是面对这“皎月部落”和“飞狐部落”两大宗魔,也丝毫不退让的女战仙,为什么对自己这样没有自信?”

    馨兰呆住了。

    她隐约明白了什么,可是却有点儿难以置信。

    周良脸上的笑容,依旧和那个下午的阳光一样明媚,微笑着道:“什么时候有时间,带我去见见黑岩剑圣吧!我也很好奇,威震大燕修真国兽人道,一统大燕修真国兽人的存在,到底是什么样子,是用了什么手段,把我的馨兰妹妹骗到“黑岩部落”了。”

    一种难以置信的惊喜,在馨兰的心头浮起,

    女战仙瞪大了眼睛:“可……可是,你真的不介意……”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周良轻轻地为她挽起那晶莹如羊脂玉一般的耳畔的一缕红色丝,温柔的声音仿佛是最美丽的梦幻——

    “不管你来自于哪里,不管你做了什么,不管你出身如何,不管在站在哪个阵营,不管你是人也好是妖也罢,我只知道,那个曾经在仿仙城市天塌地陷的时候,为了救我,就算是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的女子,永远都不会骗我,永远都不会骗我,永远都不会辜负我,周良虽然也只是一个凡夫俗子,但确不会为了前代那些虚无缥缈的恩怨,放弃这样一个一心对我的女子。”

    一颗晶莹剔透的泪水,终于从馨兰的眼眶里滑落。

    巨大的惊喜和幸福,瞬间淹没了她。

    无数个日夜里,如同梦魇一样折磨她的阴影,也在周良这一席话之中,瞬间灰飞烟灭。

    原本以为“你若不离,我便不弃”的故事,在残酷冰冷的世界之中会是一个虚无缥缈的笑话,当自己的身份曝光的时候,这份对于自己来说,最为珍贵——珍贵如同生命灵魂一般的情愫,就要从此画上永恒的句号。

    但是……

    真是没有想到。

    馨兰相信,这不是周良敷衍自己的说辞。

    今日风云际会,到现在这片雪峰周围,还有无数的眼睛和高手,以及这么多心云宗的弟子在看着听着,在这样的场合下,周良能毫不遮掩地说出这一番话,可见他的决心,到底有多大。

    看着周良诚挚微笑的面容,馨兰突然觉得,自己之前所付出的一切,都值得了。

    张开双臂,轻轻地环绕眼前这个笑容温暖人心的美少年,火红的娇艳双唇,没有丝毫迟疑地印在了他的唇上,馨兰深深地一吻,真希望时光从此停滞在这一刻多好啊!

    周良热情地回应。

    他是一个看得很开的人,修真界之中,人族和兽人之间的世代恩怨,对于他来说,并没有那么深的烙印影响,他在这个冰冷残酷丛林法则的世界之中挣扎奋斗,唯一的希望就是保护身边每一个亲人和朋友不受伤害,他不想成为纵横天下执掌一方权势的枭雄,不想成为称霸世界的雄主,只想自由自在。

    对于人族和兽人的仇恨,说实话,他真的没有多大的代入感。

    所以他才不会为了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去放弃伤害眼前这个真心对待自己的优秀女孩子。

    “周良哥哥,我要走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办,我会一直等你。”重新恢复了那个英气勃勃的女战神形象,馨兰看了远处人群中的张馥、李露儿和纳兰若曦等女子一眼,挥手告别。

    周良点点头。

    馨兰离开的非常干脆,化作一道火焰流光,掠过长空,瞬间消失。

    一直默不作声的“鹰眼兽皇”在转身离开之前,突然开口道:“周良,我瞎子除了“黑岩剑圣”之外,从来没有佩服过什么人,就算是你们北域那位那位至高无上的存在,也……嘿嘿,但是我今天真的对你刮目相看,你是个人物,也不枉我们小姐对你一往情深,为了你,付出那么大的代价!”

    “什么代价?”周良心中一跳。

    “你早晚会知道的,周良,小姐她是真的真心对你,老瞎子算是再求你一次,千万不要辜负她。”

    话音落下,“鹰眼兽皇”和“纳尔兽皇”化作滚滚魔气虹光,消失在了远处的天际。

    “姐夫,你真棒!”小丫头芊芊将剑丸抛还给小银猴,一闪瞬移到了周良的跟前,奶声奶气地竖起了大拇指,“姐姐为了你,不仅仅得罪了大燕修真国万恶魔宗等四大兽人实力,还惹下了更大的麻烦,姐夫,不要辜负姐姐哦!”

    话音未落。

    这早熟的小丫头甩了甩羊角辫,瞬间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周良看着馨兰等人远去的方向,心里突然有一丝丝的担忧。

    “周……周良,你居然敢勾结兽人……”“玄武御卫”领冯羽翔眼睛一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点儿结巴地指责,自以为抓住了周良的一个把柄,毕竟“玄武帝宫”这么多年以来,对于兽人勾结最为痛恨,一经现,必然重罚。

    有这个把柄,至少可以和周良做一些交易。

    但是——

    “滚!”周良头也不回,反手一拳轰出。

    一道紫色龙形拳劲光柱呼啸破空,龙吟之声响彻天地。

    冯羽翔大骇,根本无法抵御这种程度的力量,被一拳轰的口中血箭狂喷,整个人被直接击飞,消失在了远处的天边。

    “这……”

    剩下的几个“玄武御卫”面面相觑。

    他们身份特殊,何曾被如此对待,简直就是反了天了,不过周良的实力,委实是太恐怖,呆滞了数息,几人一句话也不敢说,灰溜溜地夹起尾巴朝着冯羽翔被击飞的方向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