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83章 再会馨兰
    ?他曾经有幸到过“玄武帝宫”的外围,幸运地赶上了那日“北域玄武大帝”讲经,以他的身份,自然是不可能到现场观礼,只是远隔数百里感受到一丝丝气息,都已经是莫大的荣幸,而当时感受到的那一丝气息,和刚才从周良的桃木剑之中释放出来的一模一样,都绝非是人力可敌。

    这一刻,冯羽翔知道自己完了。

    这一辈子都别想再去对付周良,哪怕自己的身份是小领。

    在全身麻喉咙干的瞬间,他想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该如何弥补与周良之间、与心云宗之间的关系,哪怕是付出巨大代价,只要能够最终逃得一命就可以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

    在麒麟绝壁周围,一道道令人心悸的气息冲天而起,消失在了远处的天空。

    这些力量之前隐藏在周围,他们来自于不同的地方,怀着不同的目的,隐身在四面,可惜这场约战最终的结果,让他们所有人都惊掉了眼球,一件至尊之器的现身,让这些别有用心的人被吓丢了魂魄,第一时间逃遁。

    可以想象,如果这件消息传播出去,将会在整个北域,造成什么样的暴风一般的影响。

    从某种程度来说,这绝对是一件足以改变整个北域势力格局的级大事件。

    ……

    周良舌根之下,含着一枚他亲手炼制的极品。

    在催动桃木剑斩杀了常遇春等人之后,第一时间就吞化了这颗丹药,药力在四肢百骸中回荡,终于恢复了几成实力。

    从表面上看,别人根本看不出什么。

    实际上今天,周良还有很多办法去破解这,不过他还是选择了亮出桃木剑至尊之力这张底牌。

    这是一种最为干脆利落的选择。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周良早就察觉,在这片战场的周围,隐藏了太多太多的来自于各方的高手,这些人来历神秘,只怕绝非是善类,而心云宗后山鸿蒙紫气之柱的异象,终究是瞒不住了,已经扩散了出去,引起了北域各大门派的注意。

    在这样的局面之下,周良选择以最无敌的力量,击溃常遇春等人。

    这是杀鸡给猴看。

    周良就是要亮出至尊之器,让那些和一样,对心云宗心怀觊觎的各方势力好好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够不够挡得住至尊之力的一击,让他们心生畏惧知难而退。

    否则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些人藏在背后耍花枪,总是一个隐患。

    当然,周良也是为了向那两位盟友显示自己的分量。

    现在看来,他的目的,达到了一半。

    至少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心怀叵测的外国高手们,已经全部都被惊走了。

    身体之中力量被一抽而空的感觉并不太好受,但是周良表面上却没有丝毫的异样,他缓缓地收起桃木剑,才向远处的冰峰上拱拱手,笑道:“宋兄,武兄,久违了,一别,已经数月有余,今日两位能够来到大燕修真国,为小弟助阵,实在是不甚感激!”

    “哈哈哈,周兄弟你太见外了。”那又白又宣的招风耳大胖子,正是最为杰出的新生代高手宋祖德,闻言哈哈大笑,身形一闪,来到了虚空之中,笑道:“今日一战,我和小武并没有帮上什么忙,倒是你大杀四方,实在是让人大吃一惊啊!”

    “你这该死的胖子,不要叫我小武。”瘦高负剑年轻人瞪了宋祖德一眼,却又无可奈何。

    他在大辽修真国乃是人人闻之变色的魔头级别的存在,武三通这个尽在招牌,所过之处,不知道有多少人低头俯,却偏偏被这死胖子称作是小武,让他恨得牙痒痒。

    “武兄,别来无恙啊!”周良笑着拱手。

    “周兄弟你今天,可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啊!”武三通微笑着道。

    在之中,就已经和周良有过多次合作,关系很好,当时彼此就留下了联系方式,几日之前,他刚返回,就接到了周良传来的讯息,第一时间马不停蹄地赶来,终于是赶上了这次约战。

    宋祖德和武三通,都是如今北域新生代高手之中的风云人物,就算是许多老一辈的高手,在他们面前也不敢造次。

    更何况他们身后还站着大蒙修真国和大辽修真国最为恐怖庞大的门派。

    今日来到大燕修真国,却全部都是为了周良助阵而来,这两个人也算是真的拿周良当朋友了,只因周良一封信笺,就放下门派之中的事物,不远千万里第一时间赶来,这份情谊,也让周良感动。

    之前他们两人,都以神通之术,遮盖了容貌,所以外人根本看不清楚他们的真正身份。

    否则别的不说,常遇春必然是认识武三通这个大魔头。

    因为他们之间势如水火,相互争斗不知道多少年,死在武三通剑下的高手不知凡凡,要是常遇春认出武三通,只怕他今天根本不敢丝毫逗留,第一时间转身就逃了。

    一直到这一刻,宋祖德和武三通才撤去了笼罩面容的氤氲气息,露出了真面目。

    当然,周良却是早就知道这两人的身份了。

    两人一露面,顿时四面又激起一阵阵的惊呼之声,麒麟绝壁周围又有数十道隐藏的极深的高手,顿时到吸一口冷气,不敢再停留下来,化作流光第一时间转身就逃,消失在了远处的天际。

    与此同时。

    张猛飞和那佝偻老者之间的战斗,也暂时终止。

    这两人之间的战斗,对于这片冰峰山脉造成的破坏最大,所过之处,一切都被摧毁,张猛飞一身强横的肉身之力挥到了极致,刀芒翻飞,巨力澎湃,那佝偻老者手持飞剑,一直都不敢正面抗衡,只是在张猛飞身边游走,在张猛飞要腾空而起的时候,才勉强硬拼一记,被震得连连咳嗽,嘴角也有了一丝丝血迹。

    不过现在既然天空之中的战斗已经结束,佝偻老者也就失去了继续战斗的理由。

    他身影一闪,来到虚空之中,震撼之余,心中却是叫苦不迭。

    临到老了一搏,答应了常遇春的邀请,来大燕修真国是为了周良身上的神材宝药,想要再博出百年光阴,想不到最终却弄巧成拙,押错了筹码,可谓一错再错。

    应该是知道自己逃不了,所以他凝滞在虚空之中,并没有逃离。

    而周良也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此时,张馥已经收起了傀儡。

    镇宵子的尸体被她拎在手中。

    小海豚泡泡收起了自己的泡泡,不靠谱的小银猴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刚刚吞噬掉了那些死去的大燕修真国道皇高手的神魂,兀自不满足地舔着嘴巴回味无穷。

    李露儿、罗胖、关小羽等人满脸都是兴奋之色。

    这一战终于结束了。

    宋无缺被杀,圣轩辕战死,镇宵子身死,他带来的近百位心腹精锐战力,也全部都死在了张馥的手中,五庄观元气大伤,可以说是一蹶不振。

    而大燕修真国其他各大门派,除了一开始就站在心云宗一边的势力之外,几乎也都被波及,就算是心云宗不将其灭宗,只怕数百年之内,也不可能恢复元气。

    如果不是对于心云宗最重要的那三个人陨落,这一个乱世,心云宗无疑是最大的赢家。

    可惜,一切都难免会有遗憾。

    从此之后,大燕修真国将迎来一个新的时代。

    一个属于心云宗的时代。

    跟随来的心云宗弟子们,正在习惯性地打扫清理战场,李露儿、张猛飞和罗胖等人和宋祖德、武三通在之中就有过照面,也算是老熟人了,一番引见,周良将这两位贵客,介绍给了徐若瑄等人。

    “周师兄,他怎么办?”张猛飞看了看凝滞在虚空之中的佝偻老者。

    周良扭头看过去。

    佝偻老者脸上努力地挤出了一丝笑意,道:“我们之间,也许有点儿小误会,我并不是通天剑派的人。”

    周良冷哼一声,对张猛飞道:“杀了吧!”

    这佝偻老者手执与常遇春等人相同的剑丸,之前一再出手阻挡张猛飞,若非这一战之前心云宗将一切都已经准备好,只怕此时因为他的作梗,已经导致心云宗出现了不小的伤亡,在开战之前,周良就已经警告过,不相干的人立刻离开,否则后果自负,可是这佝偻老者不但留了下来,还主动向张猛飞攻击……

    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周良如今对于一切阴谋计算心云宗的人都心存杀意。

    心云宗在他心中,就像是一块逆鳞一般,触之必死。

    张猛飞点点头,握住了手中刀。

    “等等,等等,周良,你听我说,这次事情,是我错了,我愿意付出代价,这世上,没有永远的仇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佝偻老者有些着急了,急忙道:“我知道一个的秘密,你饶过我这一次,我就讲秘密告诉你……”

    周良看了他一眼,凛然道:“说实话,我最恨别人对我说这一句话,所谓的秘密,难道我不会自己去查询吗?”

    说到这里,周良看了一眼武三通,问道:“武兄,你和通天剑派攻伐多年,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知道这个所谓的秘密呢?”

    武三通摇头道:“反正通天剑派很快就要消失,什么狗屁秘密,不听也罢。”

    说到这里,他指着佝偻老者,又道:“这老家伙我倒是有点儿印象,是大辽修真国一位成名很久的剑修,倒也有些手段,精通剑丸炼制之法,数百年以来,在大燕修真国小有名气,可惜此人生性嗜杀,好色无度,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寿元将尽,这些年为了寻找宝药续命,在大辽修真国也干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就更留不得他了。”周良心中杀意更是坚决。

    张猛飞清喝一声,长刀凌空斩出,刀芒锁定佝偻老者。

    佝偻老者大骇。

    以前很多次,他依靠巧舌如簧,口绽莲花,以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对手,逃过了不少杀劫,他始终坚信只要付出足够的筹码,就可以化敌为友。

    而周良如今的大敌是“通天剑派”,所以他声称知道“通天剑派”的秘密,以为可以说动周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非但可以免去一死,还能从周良的手中,骗到一株续命的宝药也有可能。

    谁知道,周良居然是如此油盐不进。

    尖叫一声,佝偻老者再也没有了之前的从容,转身化作流光,如丧家之犬一般,拼死逃跑。

    张猛飞猛地蹬地,身形腾空而起,如出海神龙一般,紧追不舍,刀芒掠过长空,顿时激起一片血雨。

    佝偻老者痛呼,更是加飞窜。

    他的实力,正面较量原本就不如张猛飞,此时一味逃跑,斗志丧失,一不小心,被刀芒扫中了臂膀,一条手臂顿时掉落下来,手掌之中的剑丸,也如雨滴般坠落……

    他却来不及去寻回剑丸。

    只是一个劲儿地催动道家真气,拼死逃亡,只盼能够活着离开这里。

    张猛飞一击得手,腾跃之力却是衰竭,朝着地面下坠,眼看就要被佝偻老者逃离,张猛飞第一时间收起长刀,换做了弓箭,人还在不断地下坠,长弓却被他瞬间拉开,一道淡黄色大箭生成,手指一松,箭光飙射!

    就看远处那个疯狂逃窜的身影,被淡黄色流光追及,洞穿而过,下一瞬间化作了一蓬白骨血雨飞溅。

    一缕腐朽的神魂从碎肉之中逃逸出来,可惜还未飞出数十米远,就被一道白色流光追上,一口吞噬,白光旋即化作一只喜滋滋地舔着嘴巴的灵猴,正是小银猴,这样美味的食物,小银猴大魔王是从来都不会放过的。

    灵猴在虚空之中兜了一个圈子,将佝偻老者掉落的那一枚剑丸接住,捏在爪子里面仔细研究。

    “小猴猴,给我看看!”

    稚气可爱的女童声音响起,梳着羊角辫的小丫头芊芊,犹如瞬移一般,瞬间出现在了小银猴的身边,深处胖乎乎的手掌,讨要那一枚剑丸。

    “臭丫头,边玩去。”小银猴斜了斜眼睛,才不将这丫头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