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82章 至尊力量
    ?镇宵子千算万算,就是想要毕其功于一役,在这一战中借助“通天剑派”的力量,彻底解决周良这个大麻烦,谁知道偷鸡不成蚀把米,最终却等于是将心腹全部推出来,被张馥将这群人,全部都斩尽杀绝。网

    被“心云二号”抓在手中,镇宵子心中一片冰凉。

    他疯狂地挣扎,可惜那岩石手掌仿若是神料铸就一般,以他的力量,竟然还不能在岩石上留下一丝痕迹,更别说是震碎这岩石手掌逃脱出来,最终镇宵子绝望地停止了挣扎。

    如果时光倒流,他绝对会接受之前张馥的挑战。

    最起码那是一种身为修真者算得上是荣耀的战死之法。

    可惜这最后的荣耀,却被他自己亲口拒绝了。

    “多行不义必自毙,镇宵子,你可有悔意?”

    张馥处于“心云二号”内部的一座银光石室之中,盯着被抓在“心云二号”手中的镇宵子。

    周良交给她这座岩石傀儡的时候,将这石室称之为操控台,石壁上闪烁着银色纹络,这里简直就像是一个生活设施齐全的小宫殿一般,张馥的灵识和岩石傀儡的初始意识相连接,藉此可以清晰地看到外界的一切,就仿佛一切都是她自己亲眼所见一般。

    “要杀就杀。”镇宵子兀自冷笑:“有什么后悔的,如果我不提前动手,你父亲迟早也会这样设计五庄观,带那时候,本座也只是一死而已。”

    “你错了,我父亲毕生之愿望,只不过是振兴心云宗而已,他从未想过在大燕修真国人族内部掀起战火,也从未想过铲灭五庄观,一个门派的振兴,并不一定就意味着其他门派的灭亡。”张馥注视着这个被自己握在手中的昔日大燕修真国霸主,目光怜悯:“是你自己,被贪欲和杀戮占据了灵魂,或许你本身就是一个戴着面具的恶魔,这么多年以来,只有最近这段时间,才是你真正的面目吧?”

    镇宵子一窒。

    如果张馥疾言厉色地咒骂自己,将世界上最恶毒的话语喷到自己的身上,他反而会感觉到一阵阵快慰。

    但是现在这种可怜讥诮的语气,让他觉得自己真的像是一个可怜虫而已。

    顿了顿,镇宵子不甘地咬牙切齿地道:“多说无益,至少在丘处机的较量之中,我彻底赢了,哈哈,他被自己最信任的同门背叛,连张三峰那个老鬼也不得好死,哈哈,一切足矣……今日我死在你手中,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奇迹一样的周良,输的不冤,我想这个傀儡,也是出自于周良的手笔吧!”

    “你赢了?”张馥冷笑道:“真可怜,看来你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到底在那个流血之夜,到底生了什么。”

    张馥微微抬头,看着天空,不知不觉眼眸之中又流淌下泪水。

    她静静地将丘处机、魏忠贤和张三峰三人的苦肉计,缓缓地诉说了一遍。

    到了最后,张馥的语气之中带着毫不掩饰的骄傲。

    “你抛弃身为一峰之主的尊严,像是猪狗一样臣服于外国门派,不惜以五庄观观主的身份,充当“通天剑派”的仆人,辛辛苦苦设计,最终还不能彻底瓦解心云宗,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而我父亲,魏叔叔,还有三峰师叔祖,他们才是真正大智大勇的一代宗师,你只不过是他们光辉事迹流传千古的踏脚石而已,十年,百年,千年乃至于万年之后,人们说起生在大燕修真国的这段故事,赞叹的都是他们,而你,只是一个被唾弃嘲笑不屑的可怜虫而已。”

    “这不可能!”镇宵子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他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如果真如张馥所说,那自己在和丘处机的较量之中,的确是输的一败涂地。

    “为什么不可能?”

    一个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

    正是被围困于“通天十五剑阵”之中的周良。

    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这场已经持续了几乎整整一天多时间的战斗。

    不知道何时,周良已经停止了出拳。

    这个似乎永远都不知道累的怪物,到了这个时候,似乎终于感觉到了疲惫,身上的道袍已经被汗水湿透,额头上也布满了黄豆大的汗珠,头湿漉漉的如同水洗一般,浑身蒸汽腾腾,一丝丝白雾如同氤氲将他缭绕。

    而布成了“通天十五剑阵”的常遇春等高手,虽然神态也略显狼狈,但是比周良却要从容了许多。

    “他不行了……”镇宵子看到这一幕,脑海之中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周良终于输了吗?

    想不到自己临死之前,终于能够看到周良的败亡,哈哈哈,这可真是的天上掉下来的大喜事,只要周良一死,自己就算是粉身碎骨,也可以死而无憾了。

    丘处机这些老鬼,如果黄泉之下知道周良的死讯,一定会号丧一般痛苦吧?

    “放开镇宵子观主,否则,“通天十五剑阵”动,本座瞬间可以击杀了周良!”

    天空之中,常遇春对操控着“心云二号”的张馥喝道。

    终于将周良一身恐怖的力量消耗完毕,常遇春现在很有信心,只要动“通天十五剑阵”的杀势,可以在一瞬间将周良抹杀。

    不过“心云二号”的出现还是给他带来了威胁。

    他要以周良为筹码,要挟张馥放了镇宵子,常遇春不同于吴玄都等人,他的目光更长,知道的更多,想要悄无声息地得到心云宗后山蕴藏着的仙藏,必须借助大燕修真国土著之手,而镇宵子显然是一个很合适的人选。

    再者,以周良的性命为要挟,说不定还可以得到眼前这尊战力恐怖的岩石傀儡。

    局面似乎又回到了“通天剑派”的掌控之中。

    镇宵子一愣之后,顿时大喜,他又看到了生的希望。

    这一瞬间,他甚至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吗,笑声之中是毫不掩饰的得意和兴奋。

    但是——

    “周师兄,整整一天了,你玩够了吗?”张馥的目光,看都没有看常遇春一眼,而是略有点儿气恼地对周良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还有很多事情,别闹了。”

    这是什么语气?

    众人心中都一蒙。

    “哈哈,小馥,你这可就冤枉我了,我只不过是借助他们的阵法,来锤炼自己体内一些驳杂的力量而已,哈哈哈,好了,游戏到此结束。”周良缓缓哈哈大笑,地伸了一个懒腰。

    一阵砰砰砰暴雷一般的炸响,从他的身体骨骼之中传出来。

    玉色和紫光弥漫,在他身体之中闪现,在这一瞬间,许多人肉眼可以清晰地看到,二十个银色原始纹络和二十个紫色龙形纹络,犹如四十颗大星一般,投射出无与伦比的光芒。

    周良整个人的气势,在这一瞬间,为之一变。

    浑身金芒一闪,强横的炎阳真气让水汽瞬间消失。

    毫光一闪,桃木剑出现在了周良的手中。

    “我早就给过你们机会,可惜你们不珍惜,既然如此,那就随“通天剑派”的人,一起去走黄泉路吧!”恢复了清朗的周良,握着桃木剑,面色变得肃杀了起来。

    一点刺目的银芒,在桃木剑之中绽放。

    紧接着这柄泥垢斑斑赤红色的飞剑,骤然绽放出无尽的银光,覆盖在剑身表面的泥垢犹如活了一般,一颗颗飞起来,围绕着晶莹如玉的剑身高旋转,蕴含着可怕的力量,每一颗泥垢,都犹如一尊巅峰高手的气息,而那晶莹如羊脂玉一般的剑刃,更是骇人。

    难以形容的磅礴气息,从剑身之中散出来。

    这种气息朝着四面八方弥漫扩散,犹如飓风。

    “通天十五剑阵”之中的十五大道宗高手,瞬间为之变色,他们感觉到了一种沛然莫御的压力,鼓荡的劲气让他们有些承受不住,十五人之间的联系已经隐隐开始破碎……

    “这是……至尊之器?至尊的力量,怎么可能?”

    常遇春脑海之中一片空白,快被吓傻了。

    这绝对是晴天霹雳。

    周良的手中,居然有至尊之器?

    这么说来,不仅仅是自己这一行人死在眼前,就连整个“通天剑派”都会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危机?

    “周良,等一等,我们还可以谈一谈,我知道一个巨大的秘密,关于心云宗后山……”常遇春第一时间大吼,知道必须服软了,不然自己将会闯下滔天大祸,他还想要做最后的努力。

    可惜周良微微摇头:“可我现在不想和你谈。”

    就在常遇春还没有做出反应之前,周良终于动手了。

    手中飞剑,轻轻一挥。

    轰!

    一股银色的光波,无声无息地划破天空。

    这片天地像是在电光石火之间变幻了颜色。

    天空之中的十五尊道宗级高手,任何一个都可以横扫大燕修真国,即便是在大辽修真国,也都是赫赫有名的角色,否则也不至于成为常遇春的朋友,可惜在这一刻,他们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连眨眼的时间都没有,瞬间就像是掉入岩浆之中的冰晶一样,顷刻化作了最原始的物质分子消失在了天地之间,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就仿佛他们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般。

    宛如一场梦幻。

    远处,镇宵子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

    从未有一刻,他像是现在这样绝望。

    他知道自己这一辈子,永远都无法再看到周良和心云宗的陨灭了。

    五庄观,也完了。

    “我好恨啊……”镇宵子大吼一声,口中喷血,活生生地被气死了。

    远处。

    冰峰之上,那个始终浑身都隐藏在紫芒之中的神秘人,眼眸中精光爆射,难以掩饰吃惊的表情,在原地呆滞了半晌之后,最终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化作一道紫芒,掠过长空,消失了远处的天际!

    而另一座冰峰之上,招风耳大胖子和负剑瘦高年轻人,在这一瞬间,也都呆在了原地。

    “那是……真的是至尊之器啊!想不到周良手中,居然还有这样的底牌,从此北域,除了那位存在之外,只怕再也没有人可以制衡他了!”

    “我们还是小看这小子了啊!这个消息,必须第一时间转告门派得知,手握至尊之器,他一个人,就可以媲美一个级大门派!不论如何,以后绝对不可招惹。”

    两个相视一笑,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这样一来的话,之前的计划要变一变了,周良的力量已经足以媲美级宗主,可以和各大巨头势力分庭抗礼了,我们还需要做出一些让步才行啊!”

    “不错,而且他还这么年轻,日后能够成长到哪一部,谁都不知道,说不定可以成为有一尊人族大帝呢!”

    “妈的,这小子已经越我们了,真叫人不甘心啊!”

    “幸好我们和他是朋友,否则,真让人心惊胆战呢!”

    “也不用妄自菲薄,至尊之器虽然强横,毕竟是外物,不是自身修为,以周良如今的道家真气修为,只怕催动这至尊之器,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吧!不可能无限制地催动这种力量!”

    “这倒也是。”

    两人一番对话,心中的震撼这才消逝了一些,不过依旧感觉到一阵阵的头皮麻。

    大燕修真国只是北域一个蛮荒小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逆天级别的天才?

    周良不仅仅是修真资质无双,且气运也如此逆天,居然得到了一件至尊之器,要知道这种程度的宝物,即便是北域那些级门派,传承数千万年,也不一定有一件,至尊之器一击,相当于战神境界的无上存在的力量,可以摧毁这世上的一切。

    难道数千万年以来,大燕修真国人族的气运,都应验在了周良的身上?

    同一时间。

    与馨兰对峙的冯羽翔,在这一瞬间,也被惊吓的面无人色。

    那股力量令他颤栗。

    他曾经有幸到过“玄武帝宫”的外围,幸运地赶上了那日“北域玄武大帝”讲经,以他的身份,自然是不可能到现场观礼,只是远隔数百里感受到一丝丝气息,都已经是莫大的荣幸,而当时感受到的那一丝气息,和刚才从周良的桃木剑之中释放出来的一模一样,都绝非是人力可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