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78章 张猛飞的威猛
    这样的结果,是很多人都没有想到的。

    原本以为会是势均力敌的一战,没想到就这样结束,如一出还未来得及上演高潮就划上了序幕的戏剧一般,终究还是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圣轩辕表现出来的实力,真的不弱。

    可以说是远了之前大燕修真国任何一位高手。

    尤其是那雪剑魔刃的两剑,攻击力之强,换做是以往,只怕足以瞬间秒杀任何一位大燕修真国修真高手。

    但周良实在是太强了。

    简直就是一种令人绝望的强大。

    三年之前,麒麟绝壁之约初定的时候,绝对没有人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那时候的圣轩辕是一代天骄,横扫大燕修真国人族和兽人的年轻一辈,而周良之上一个才达到真人境界的小小外门弟子,可是现在……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这一瞬间无数的大燕修真国修真者不由得慨叹,原来这一时代的主角不是“荒古圣体”圣轩辕,而是周良。

    一个神话陨落。

    一个更加传奇的神话崛起。

    “五庄观的人何在?”周良立足那被一刀斩为两片的南峰之上,凝滞虚空,大声喝问。

    麒麟绝壁周围汇集了至少数千人,但是没有人回答。

    人们四下观望,这才惊讶地现,如此重要的事情,五庄观居然并没有其他人陪着圣轩辕一起来,仿佛他们根本就不关心这场决定着五庄观气运的约战一般。

    难道在约战之前,五庄观的人,已经知道这一战的结果,所以选择了放弃?

    如此说来,圣轩辕倒是有些悲壮了。

    就在这时——

    “周良,不用大呼小叫了,你已经铸下了大错,你可知罪?”雪峰之上,“玄武御卫”领冯羽翔冷笑一声,突然浑身涌动光焰,冲天而起,疾声大喝。

    这样的态势,出许多人的意料。

    难道“玄武御卫”终于要开始针对周良了?

    “何罪之有?”周良目光冰冷如刀,看着冯羽翔。

    “哼,真是不知死活,圣轩辕乃是我“玄武帝宫”的人,半年之前,就已经是“玄武御卫”之一了,今日约战,你原本已经获胜,却故意出杀手击杀他,这是在挑衅我们“玄武御卫”的尊严吗?”

    冯羽翔冷声质问道。

    周良没有回答他。

    而是低着头想了想。

    半晌之后,周良才抬头道:“像是你这种喜欢躲在暗处耍阴谋诡计的小人,现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敢跳出来对我说这种话?你在心云宗之役中做了什么事情,你自己心里很清楚,我是不会放过你的,现在却不知死活地跳出来恶人先告状,让我来猜一猜,是谁给你的勇气呢?”

    冯羽翔心中暗凛,脸上却冷笑道:“等你死了,就会知道。”

    周良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一定是有人在背后给你撑腰,所以你觉得无所畏惧了,对吗?”

    冯羽翔脸色一变,继续冷笑:“我当然不会畏惧一个注定要死的人,普天之下,没有人能够在击杀了“玄武御卫”之后还活着。”

    “真是白痴一般的自信。”周良目光从他的身上移开,突然转身,一指点出,璀璨剑光爆射,朝着西南方向飙射出去,冷喝道:“鬼鬼祟祟的东西,躲藏了这么长时间,给我滚出来吧!”

    咻!

    剑光如电。

    西南方一座冰峰轰地一声爆裂开来,数十道身影电光一般窜出来。

    这些人各个浑身闪耀着犹如太阳一般炙热的光芒,强横无比,瞬息之间,就来到了麒麟绝壁的上空,从四面八方将周良围在了其中,杀机弥漫。

    这十几个人,绝非是大燕修真国修真者,强大的有些离谱。

    他们的站位,隐隐有一种玄奥的迹象,看似凌乱,实际上暗合某种修真至理,散出来的气机,恰好将四面一切空间都封锁,犹如一片连绵不尽的沙漠一般,缓缓地合围,要将周良这一小小的泉眼湮灭覆盖。

    在场无数人为之震惊。

    看样子这些人藏在远处已经很长时间,但是他们居然都没有现。

    “呵呵,周良,没有想到吧?”一个笑声,从远处传来。

    人影闪烁,66续续又有数百道流光飞转,从远处的天边如一道道闪电一般划破虚空飞射而来,转眼之间就来到了麒麟绝壁周围,为一人书生打扮,腰悬一柄飞剑,面带浩然正气,慈眉善目,看起来一派高手前辈的风范,可惜脸上的几分狰狞和得意,却让他看起来有些阴鸷。

    这人,正是五庄观观主镇宵子。

    在他身边,都是五庄观忠于他的精锐高手,还有其他一些门派的高手,都是参加了攻伐心云宗的大燕修真国高手。

    “哦,一群丧家之犬,这十天躲起来,还以为早就逃了,想不到困兽犹斗,还敢主动上来送死,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周良并未因为被数十尊外国高手围困而担忧,他的目光锋利犹如冰刃,落在镇宵子等人的身上,点头道:“来的正好,今天你们这些人,都要死!”

    一句话,让镇宵子等人,都不由得心惊胆战,到吸一口冷气。

    不过,看到空中围住周良的十五尊绝对高手,镇宵子的心,突然平静了下来。

    “五庄观办事,不相干的人,请立刻离开,不要自误。”镇宵子的目光,落在了四面那些大燕修真国修真者的身上,神色倨傲的大喝道,语气之中蕴含着不容置疑的命令神态。

    这些日子,他被周良和张猛飞吓得很惨,但是在面对其他大燕修真国修真者的时候,依旧是一种高高在上的主宰姿态。

    在镇宵子的强势注视之下,来此观战的大燕修真国修真者们,虽然心中愤怒,但是却不得不赶紧离开。

    一场恶战就要爆了。

    绝对是最为恐怖的战斗。

    看来五庄观是准备良久,设计了杀局,要和周良等人决一死战了。

    “诸位远道而来的朋友,今日之事已了,请各位就此离去吧!”“玄武御卫”领冯羽翔凝滞虚空,对着周围雪峰之上的外国高手拱手道,说话的态度客气了一些,不过依旧显得很强势。

    他代表着“玄武帝宫”,即便是实力不如这些外国高手,但是地位却要高出许多。

    玄武帝宫的势力,在整个北域,还没有什么人敢正面招惹。

    “各位同道,今日我“通天剑派”已经出通天剑令,要为死去的长老阴无肠、弟子吴玄都复仇,诛杀贼子周良,还请各位回避,以免待会儿大战一起,伤及无辜,若是有人自不量力,硬是要留下来……嘿嘿,那一切后果,你们自己负责。”

    围困周良的高手之中,一位中年秀士模样的高手,语气强硬地道。

    原来是通天剑派的人。

    “通天剑派”是北域第二大修真国大辽修真国的级门派,剑修凶名在外,很多大门派也是闻风变色。

    在这样的局面之下,一些原本抱着浑水摸鱼心态的外国高手,知道没有什么机会了,这个时候,不宜惹“玄武御卫”,更不能招惹“通天剑派”的人,权衡之下,大多数外国高手冷哼着,化作一道道流光,冲天而起,很快就消失在了天际。

    当然,也有人留了下来。

    大胖子和负剑高瘦青年对于一切恍若未闻,依旧一副看戏的姿态,喜滋滋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那浑身笼罩在紫芒之中的神秘高手,也静立在原地。

    馨兰浑身闪耀着凤凰之火,若有若无,如赤色氤氲,将整个人衬托的越美丽出尘,犹如最为无暇的羊脂白玉一般美丽白皙的面容上,看不清楚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依旧静静地站在原地,在她的肩头,羊角辫小丫头芊芊喜滋滋地舔着棒棒糖,对于外界的一切都恍若未闻。

    女战仙身后那两位皇魔也纹丝不动。

    “哼,还真有人不怕死。”“通天剑派”的中年秀士冷哼一声,不过也能感觉得出来,留下来的人都是高手之中的高手,不好对付,并未主动招惹,只是吩咐其他人注意防备。

    镇宵子使了个眼色,刷领着一百多高手,将张猛飞等人所在的冰峰,从四面团团围住。

    “陷阱已经张开,你们这些心云宗的小喽啰,还真以为能翻天不成?嘿嘿,今天就等和周良一起下黄泉,去见你们那个死鬼掌门吧!哈哈!”镇宵子面现阴狠之色。

    所谓相由心生,这才几个月时间而已,他整个人的气质就完全改变,从以前那种高贵威严的长者,变成了阴鸷冰森的枭雄。

    张馥、纳兰若曦等人没有多说话,各自取出了手中的法器。

    张猛飞更是一言不,缓缓地再一次拉开了长弓,对准了天空之中的镇宵子。

    镇宵子脸色巨变。

    曾经两刀之间,就败于眼前这个少年之手,让他声名扫地,让他引为生平大恨,不过就算是恨到狂,他也无可奈何,毕竟张猛飞那妖孽一般的实力,绝非他所能敌,今日张猛飞一箭之威,更是让他大觉惊悚,“妙声坊”之战,张猛飞若是使用弓箭的话,只怕自己根本就没有逃生的可能。

    此刻被长弓对准,镇宵子有一种被阎王盯上了的恐惧。

    幸好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闪出,站在了他的身前。

    一个身形佝偻、骨瘦如柴、白稀疏,下巴上三两根白色胡须的老人,看起来一阵风都可以将他吹倒,即便是散出来气机气息,也弥漫着一种即将腐朽的死亡气息,不过这气机却极为强悍,在站出来的瞬间,就阻挡了张猛飞长弓释放出来的威压。

    这是个高手。

    张猛飞的表情犹如岩石,没有任何的变化,双臂一震,长弓瞬间被拉到了满月状态,然后手一松。

    一道快到不可思议的流光,从弓弦上迸,瞬间就来到了这佝偻老者的身前。

    轰!

    暴雷般的炸响。

    一股透明力量波纹在佝偻老者身前扩散开来,仿佛虚空都被这一箭射的酥软融化了开来。站在佝偻老者身边的四五人被这波动扫中,半个身躯瞬间就化作了虚无。

    “咳咳咳……好箭法……咳咳咳……差点儿把我这老头一身骨头给拆了。”

    佝偻老者连连咳嗽,仿佛是病入膏肓的样子,但是身上却没有丝毫的伤痕,只见一缕仿若太阳一般刺目的光团,在手指尖上浮现,璀璨如同一颗星辰一般,释放出绝世宝剑一般锋锐的气机,令人心悸。

    在刚才的那一瞬间,正是这剑气光团,挡住了张猛飞那惊天动地的一箭。

    这个结果,让许多人都为之变色。

    这个佝偻老者,是一个极为恐怖的级高手。

    能够挡住张猛飞这必杀一箭,实力至少也在道宗境四层以上,这佝偻老者实在是可怕。

    张猛飞岩石一般的脸上,依旧没有丝毫的表情,甚至都没有因为自己这一箭被挡住而有丝毫的变化,依旧是缓缓地拉开了长弓,腰眼合一,身形下沉,瞬息如满月,再次射出一箭。

    流光掠过天空。

    犹如金色的剪刀在无情地切割蔚蓝色的幕布。

    比之前的一箭更强。

    惶惶之威,如同神怒,让人情不自禁地联想到了神话传说之中,上古魔神后羿射落兽人至尊金乌的那灭世之箭。

    而这一次,佝偻老者神态也没有之前那么漫不经心。

    咳嗽声之中,他左脚微微后退了一步,丁字步踩在虚空之中,手中的璀璨光团骤然绽放,化作一道流星飙射而出,电光石火之间碰撞在了飞射而来的橘黄色箭光之上。

    嘭!

    可怕的爆响声再度响起。

    一波连着一波犹如狂涛怒澜一般的透明力量波纹,不可遏止地扩散开来,席卷虚空,这一次镇宵子等人早就乖乖地躲在了远处,才没有被波及。

    “咳咳咳,老头的身子骨,快要被震散了……”佝偻老者在虚空之中,连连退了三四步,才勉强站稳,那一团璀璨剑气光球回到手中,颜色稍微黯淡了一些。

    张猛飞依旧是面无表情,第三次缓缓地挽住了弓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