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76章 感到危机
    而他整个人却借助着这反弹之力高高跃起数千米。

    一路所过之处,冰峰轰裂,冰川塌陷。

    简直犹如一尊如神狱之中闯出来的魔神一般。

    转眼之间,这身影便到了近前,轰隆一声,落在了距离麒麟绝壁数千米之外的一座冰峰之巅,停了下来,现出了真面目。

    却是一个浓眉大眼的黑壮少年。

    他身形魁梧,浑身肌肉刀削斧砍一般如山丘隆起,充满了金属力量质感,身披虎皮披风,在寒风之中猎猎飞舞,胸前黑铁护心镜,脚踏兽皮战靴,手中挽着一张淡黄色的石弓,遥遥对着远处天空之中的宋无缺。

    无数人在这一瞬间,到吸一口冷气。

    又是一尊绝的高手。

    他所过之处,简直一切都毁灭,肉身之力仿佛是破坏帝兵一般,一路不知道踏碎了多少冰峰,踏裂了多少冰川,简直就是一个人形法器。

    “是他……就是他,那个心云宗弟子张猛飞!”远处有人惊呼,认出来这个以惊世骇俗方式现身的黑壮少年,正是昔日在“妙声坊”之战中,两刀杀败五庄观观主镇宵子的张猛飞。

    人群一阵轰动。

    “你是什么人,不知死活,也敢插手我的事?”宋无缺怒喝,他并不认识张猛飞,心中积淀了无限的杀意。

    今日是他辛苦等待的震惊天下的成名之日,居然连续吃瘪,让他心中的愤怒快要压制不住了。

    张猛飞却是不言不语。

    张猛飞深吸一口气,脚下扎出马步,腰眼合一,挽住手中淡黄色的长弓,双臂一教力,手臂肌肉犹如黑铁山丘一般隆起,只听空中响起一阵清晰的嘎吱的闷响声,那张淡黄色的长弓缓缓地被拉开。

    长弓最终被拉的犹如满月一般,整个弓身都绽放出了淡黄色的光芒。

    弓弦之上光华一闪,一支淡黄色大箭从无到有,缓缓地生成。

    这张弓真的是巨大无比,立在地上足足有一人高,弓身古朴,通体泛黄,上面并无任何的符文或者图案闪烁,犹如岩石雕琢一般,弓弦上那黄色大箭最终成形之后,也足足有两米多长,造型极为夸张,闪烁着金黄色的光焰。

    这淡黄大箭只是一个虚影。

    但是它却给人一种真实的金属质感。

    箭尖遥遥对准了天空之中的宋无缺。

    张猛飞整个人犹如一尊雕像一般,充满了暴力和杀戮的美感,张口大喝道:“宋无缺,可敢接我一箭?”

    宋无缺暴怒,想都不想,冷笑道:“有何不敢……”

    话音未落。

    咻!

    一道金色光芒掠过天空。

    在这一瞬间,无数人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被那那一道璀璨的流光刺瞎。

    仿佛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这一瞬间破茧而出。

    一股用语言难以形容的力量瞬间贯穿了长空,仿佛有什么不可阻挡的东西宣泄了出去,电光石火之间,流光贯穿了虚空一直在远处的太空高出一闪消失,而天空之中,却留下了一道清晰无比的裂痕。

    只有少数几位真正的高手,明白生了什么。

    大多数人还在呆滞之中。

    天空之中,宋无缺和身边的三位神秘白老仆呆呆僵立,面带着难以遏制的恐惧之色。

    而冰峰之上,张猛飞还保持着开弓的姿势,只是那淡黄色的长弓已经恢复了原状,弦上大箭不知道何时,早就已经被射了出去。

    天地之间,有一种死一般的宁静。

    所有人还沉浸在刚才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箭之威中。

    也就在这个时候——

    咻!

    嗡嗡嗡!

    大箭破空的尖锐呼啸之声,以及弓弦震颤的嗡嗡声才在这天地之间响起。

    然后便是连续不断地四声砰砰砰砰地爆裂声。

    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生了,只见虚空之中血雾飞迸、白骨溅射,宋无缺和身后的三名神秘白老仆,原本身上没有丝毫的伤势,但是在这一瞬间,毫无征兆地犹如被吹爆了的气球一样炸开,血浆飞迸,断骨溅射,尸骨无存。

    一箭秒杀!

    空气之中弥漫着一层层血色。

    天空之中,云气一分为二,还留下这一道被大箭掠过的伤痕。

    无数人在这一瞬间到吸一口冷气。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箭,到底蕴含着什么样的力量啊!这应该是箭术的极致了吧?

    原来箭术修炼到极致,也如此的恐怖!

    “好弓,好箭,好箭法!”那又白又宣的招风耳大胖子闭上眼睛,仔细地回味了片刻,露出一丝迷醉的神色,不由得慨叹道:“想不到这才不到三四个月不见,张猛飞兄弟的箭术,已经强悍到了如此可怕的地步!”

    负剑瘦高年轻人凝重地道:“准确来说,是他的肉身之力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这一剑纯粹是以单纯的力量射出……那张弓,是周兄弟在仿仙城市外围得到的仿仙石器之一,原本已经干枯,想不到居然回复了威力!”

    不远处的另一座冰峰之上,那个无比嚣张霸道的紫色身影,在这一刻也有些诧异,一双眸子紧紧地盯着远处冰峰上的张猛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箭称尊!

    天地寂静。

    对于所有大燕修真国修真者来说,他们仿佛是经历了一场奇异梦幻一般。

    特别是当他们知道,这一箭出自与一位心云宗弟子之手的时候,心中的震撼简直难以言喻。

    宋无缺这些日子威震大燕修真国无人敢挡,展现出来的实力绝对堪称大燕修真国第一,他那四位神秘白老仆也是高深莫测,杀人如麻,择其中一人都可以横扫大燕修真国修真,但就是这样一个在他们看来绝对无敌的组合,居然连一箭都接不下来。

    这么说来……

    之前的那些关于周良和张猛飞的传说,都是真的了。

    在这一瞬间,几乎所有的大燕修真国修真者,都隐隐约约明白了一件事情——心云宗的崛起,似乎已经不可阻挡了。

    之所以用似乎这两个字,是因为目前唯一的疑虑在于,五庄观的“荒古圣体”圣轩辕也从“万灵战场”之中归来,如果他也得遇奇缘,能够对抗周良和张猛飞的话,那五庄观依旧可以牵制心云宗。

    这样一来,今日麒麟绝壁约战,就变得更加重要了。

    将会决定大燕修真国以后的修真格局。

    远处天边闪过一丝丝的流光,6续落在了张猛飞所站的那座冰峰之上,都是一些年轻男女,正是罗胖、张馥、关小羽和纳兰若曦等人,他们来为周良助阵。

    张猛飞收起了长弓,静静地站在一群俊男美女之中,看起来丝毫不起眼。

    但是在这片天地之间,已经没有任何人敢再丝毫小觑这个外表老实木讷的张猛飞。

    一战成名。

    而宋无缺等人就像是一个笑话,一群跳梁小丑,一块块的垫脚石,他们今日出现的唯一作用,就是衬托了张猛飞的强大和恐怖。

    ……

    “垃圾被扫除了,战吧!”

    周良屹立北峰,一指点出,虚空之中顿时剑光漫漫。

    漫天剑光席卷向圣轩辕。

    锵!

    圣轩辕双眸开阖,精光暴射,雪剑出鞘,迎空一斩。

    那漫天的剑光织成罗网,顿时被这一剑斩为两半,泯灭在虚空之中。

    而圣轩辕在这一瞬间却已经人剑合一,化作一道流光,电光石火一般弹身而起,朝着周良袭杀而至。

    “来得好!”

    桃木剑和墨石刀瞬间出现在手中,周良大喝一声,揉身而上。

    战斗在许多人还未从张猛飞那惊世骇俗的一箭之威的震撼之中回过神来的时候,瞬间拉开了序幕。

    叮叮叮叮叮叮!

    南峰和北峰之间的空中,顿时暴起一簇簇刺目的火星。

    法器激烈的对撞之声犹如雨打芭蕉一般连绵不绝。

    普通修真者的视线,已经无法捕捉那握着刀剑的两个身影,虚空之中只是无尽的流光来回飞旋,划出一道道羚羊挂角一般无迹可寻的轨迹。

    偶尔的空间一顿,视线之中出现两个身影。

    就在许多人力图捕捉到这两人的状态的时候,却突然之间有刀剑流光一闪划过,斩碎了身影。

    原来是高运动之中留在虚空之中的残影而已,并非是周良和圣轩辕的真身。

    对于许多大燕修真国的修真者来说,这绝对是令他们目眩神迷的一幕。

    虽然没有磅礴如海如渊的恐怖道家真气波动逸散出来,但是如此高的身法和快到他们无法捕捉的出剑出刀的度,已经不是他们所能企及和想象的了。

    而许多外国高手,脸上也出现了凝重的神色。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他们能看得出来,眼前的战斗只是周良和圣轩辕相互试探的过程而已,双方还是极为谨慎,并没有一出手就底牌尽出,只是双方刀法和剑法的精妙程度,和对于招式的淫浸掌握程度,让他们都十分吃惊,一招一式,看在眼里,总有一种令他们眼前一亮的感觉。

    即便是或多或少地对于大燕修真国这个北域修真荒原的修真者们都抱有鄙夷之情,但是在这一刻,这些外国高手们,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两个少年,即便是放在整个北域,都是罕见的少年天才。

    只是半柱香的时间而已,双方在虚空之中,不知道换了多少招。

    突然,虚空之中的火星一敛。

    刀剑交击之声的回应兀自在双峰之间回荡,圣轩辕和周良却已经回到了各自所在的峰座之上。

    “心云宗的剑法,也不过如此。”圣轩辕晒然。

    他单手握剑,雪白如寒冰一般的剑身,光华灼灼,晶莹如玉,没有丝毫的痕迹,能够正面抗衡桃木剑和墨石刀而不受损,这柄雪剑显然也是一尊不凡的宝物。

    “五庄观的剑法,也未见得高明到哪里去。”周良面色平静地道:“拿出你隐藏着的真正实力吧!不要再试探了,如果你只有这点儿本事,那今日之战,你必败无疑。”

    “好!”

    圣轩辕的回答很简单。

    下一刻,一丝丝诡异的黑色雾气,缓缓地从他的身体之中弥漫出来。

    场面顿时诡谲了起来。

    圣轩辕原本浑身上下洁白如雪,头胡须都是雪白,颇有些圣洁的气息,但是在这一丝丝黑色雾气的缭绕之下,变得难以言喻的阴森恐怖了起来,仿佛在他的身体之中,封锁着的一尊幽暗恶魔,正在缓缓地取代原来的他。

    这黑色雾气缓缓地弥漫开来,如氤氲一般缓缓地跳跃闪烁,仿佛有生命一般。

    一种难以形容的气息,近乎于魔,在圣轩辕的身躯之中弥漫了开来。

    周良微微皱眉。

    阴阳老人曾经说过,圣轩辕的身体之中可能流淌着某种仙人的血液,具有血脉之体,只是外界关于圣轩辕的传说之中,从未见过他施展过先天道体,此刻他施展的力量,应该就是和先天道体有关。

    不过不知道是什么血脉,居然如此阴森幽暗,仿佛是囚禁在黄泉深渊之中的恶魔一般。

    而且在这一瞬间,周良恍然之中,有一种连他自己都诧异的直觉,这种幽暗魔气极为熟悉,好像自己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般。

    下一瞬间,那一丝丝浓稠无比的黑雾,犹如藤蔓一般蔓延,缠绕在了圣轩辕的雪剑之上。

    “斩!”

    圣轩辕站在原地,双手握剑,举过头顶,然后缓缓地一寸一寸斩下。

    整个动作浑然天成,优美至极,不敢丝毫的烟火气。

    只是他手中之剑,距离北峰足足有数百米远,这一剑斩出,并无剑光,亦无剑罡,更无剑气,犹如稚童挥剑一般,看起来无论如何也无法伤及百多米之外的周良。

    大多数人在这一瞬间,都感觉到有些错愕。

    但是周良却面色一变。

    他感觉到了一种莫大的危机。

    同时催动仙火和玄阴真气,银色闪耀着的冰芒和金色跳动着的火焰,同时从周良的身躯之中弥漫开来,墨石刀沐浴在金色火焰之中,上面开始闪烁一丝丝奇异的纹络,而桃木剑被那银色冰芒覆盖,表层的泥垢开始有了脱落的迹象,泥垢之间的剑刃晶莹如玉,爆射出璀璨光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