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72章 惩罚
    他撞在光墙之上,被倒弹了回去。『天  籁小说

    “咦?有点儿意思,这道护山大阵,是出自于高人手笔。”“怡红院”女高手吃了一惊,她之前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个隐形护山大阵的存在。

    “哼,什么高人,狗屁阵法,也想要挡我?”鬼皇之一大怒,浑身缭绕着的黑色冤魂光焰轰轰轰不断地轰击到那金色光墙之上,撞起一道道金色波纹涟漪。

    不过承受了这无数次撞击,金色光墙却并没有碎裂。

    瞬息,金色光墙之内,终于有了反应。

    一道浑身笼罩着金芒的身影再度出现,透过光墙,出现在了虚空之中。

    正是周良。

    “又来一群送死的!”周良气急败坏,有点儿烦了。

    他正在改造傀儡石头人,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谁知道又被惊扰出来了。

    这样一**地赶来骚扰,自己总不能每次都出来应付,门派之中,还有太多的事情要自己去做,改造完了傀儡石头人之后,就要将“临仙摘星阁”之中的刀诀和剑诀抄录出来,留在心云宗,还要重新布置门派的药圃……

    “小家伙,你是什么人?快让周良出来……”四大鬼皇之一见这青衣少年只不过是道王境界的修为,并不放在眼里,一把抓过来,想要将其擒住拷问。

    周良也不躲避。

    等那鬼皇快要到身前的时候,他突然爆了道宗境五层境界的肉身力量,一拳轰出。

    轰!

    血雨飞溅。

    这尊幽鬼宗的鬼皇高手,猝不及防之下,顿时被轰成了一堆碎肉爆炸开来。

    一缕黑色神魂,如流光逃逸而出,尖叫着飞遁。

    却在同时,一道白色流光以更快的度从心云宗山门之中电射而至,将那黑色神魂吞噬,白光旋即化作了一只有点儿痴肥的插翅银猴,美滋滋地舔着嘴巴,最后一丝黑色神魂光焰被它吞进了肚子里!

    “干得不错。”周良赞赏。

    小银猴将屁股对着周良,道:“嘿,别和猴说话,猴和你臭了!”

    对面。

    各大门派的高手有点儿蒙。

    一切都在电光石火之间生,等他们明白过来四大鬼皇之一已经陨落,想要援手已经来不及。

    “小子,你敢杀我幽鬼宗的人?你死定了……”剩下三大“幽鬼宗”道宗一呆之后,顿时全部暴怒,化作三道浓黑阴森的黑雾,疯狂地朝着周良绞杀而来。

    之前那位幽鬼宗道宗之所以死,是因为轻敌。

    这三人到现在还未将周良放在眼里。

    “那你们就去死吧!”周良眼眸之中,杀机大动。

    他手握桃木剑,毫不犹豫地催动剑中的至尊之力。

    瞬间桃木剑绽放出仙人一般的银色光华,璀璨夺目,宛如天地之间出现了一轮新的太阳一般,剑身的桃木剑脱体飞出,化作恐怖的红色流光环绕着晶莹如神玉的剑刃飞旋。

    咻!

    一剑斩出。

    无形的力量掠过天地。

    三道阴森可怖的黑色浓雾瞬间被一分二位,从高流转状态骤然静止了下来,重新化作了人形,僵立在虚空之中,脸上的白色鬼面粉碎,露出三张面无人色因为恐惧而狰狞的面容。

    砰砰砰!

    三声爆响。

    三尊“幽鬼宗”道宗拦腰爆开,炸碎成为了粉末,就此陨落。

    “猴!”小银猴化作流光回旋一圈,将三大鬼皇的神魂毫不留情地吞噬。

    “不是臭屁了吗?有本事别吃我打出来的神魂啊!”周良调侃小银猴。

    他舌尖之下早就含好的一枚极品“回玄丹”融化,丹力化作热流涌入四肢百骸,因为催动桃木剑而被抽空的道家真气稍稍恢复了一些。

    “不和你说话。”小银猴摆弄着自己毛茸茸的尾巴,目光却已经落在了远处“怡红院”和“亮星宗”的数十位高手身上。

    在小银猴的眼中,这些人可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外国高手,而是一团团美味可口的神魂。

    对面。

    “亮星宗”和“怡红院”的高手们,犹如石化。

    他们已经因为极度震撼而产生了极度的恐惧。

    一股寒气从背后难以遏制地蔓延了开来。

    天啊!这怎么可能?

    四大鬼皇都是道宗境界的高手,如果真的战斗起来,他们自问,各自的人马也只能勉强和四大鬼皇战个平手而已,但在眼前这青衣少年的手中,却像是垃圾一样被横扫,没有丝毫的还手余地。

    摧枯拉朽,势不可挡。

    一剑!

    只是一剑而已!

    刚才那一剑的气息……分明是至尊级别的力量啊!

    还有这只度快到了他们的视线灵识都无法捕捉的灵猴,看着自己等人的那种眼神,仿佛就像是看着待宰羔羊,看着美味大餐一样。

    这少年,到底是什么人啊?!

    神仙还是妖怪啊?

    “周……周……周良。”一位亮星宗的年轻高手已经吓得牙齿打架,颤抖着道:“他……他他他就是……是周良!”

    周良?!

    各大高手在这一瞬间,脑袋里面轰地一下子就炸开了。

    “怡红院”带头的女高手看了一眼身边的年轻女弟子,见她一脸呆滞的样子,顿时就明白没错了,这个杀神一般的青衣少年,真的是那个之前还被他们看做是肥羊的周良。

    这一下子,不论是亮星宗还是怡红院,所有人都有一种骑虎难下进退维谷的尴尬。

    当周良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他们有一种被阎王镰刀勾住了脖子的可怕感觉。

    周良一剑可以秒杀三大幽鬼宗道宗,那杀他们也斯毫不费力,简直犹如杀鸡一般,最多也只是两剑而已,一切反转,如今他们为鱼肉,而周良为刀俎。

    “怡红院”四大花仙之一的女高手,努力地想要挤出一个笑容来缓和气氛,却现自己的面部肌肉僵硬,连笑都不会了。

    “你们找我?”周良握着桃木剑,看着两大宗的高手。

    “这……”

    “啊!这……也许是误会……”

    之前气势汹汹不将心云宗放在眼里的两大宗的人马,这个时候连个屁都不敢放。

    “这一次,我不杀你们,滚回去告诉其他各大门派的人,不要来惹我,我的耐心很有限,下一次再敢有人出现在山门之前闹事,刀剑之下,一个不留!”周良盯着他们,一字一句地道:“听——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不论是亮星宗还是怡红院的高手,都如同小鸡啄米一般地点头。

    在死亡面前,他们心胆俱碎。

    “好,那就滚吧!”周良不耐烦地挥挥手。

    两伙人如蒙大赦,长出了一口气,转身就要走。

    “等等。”周良突然想起了什么,招收喝道。

    两伙人胆战心惊地呆滞在空中,缓缓转身,生怕这位小杀星突然改变了主意。在这样惊恐的气氛之中,有人觉得自己的小腿肚子都转筋了。

    “大燕修真国已经够乱,不需要外人再来插足,你们给我告诉那些不知死活来大燕修真国送死的外国门派,十日之内,给我乖乖地滚出大燕修真国,如若不然,我会一个一个去问候他们,到时候,别怪周良刀剑之下无情。”周良话语森森,杀机迸射:“滚吧!”

    两大门派的高手们,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身第一时间就逃。

    亮星宗催动“星河盾”化作一道银光,怡红院脚下的红色扇子,是宝器“怡红宝扇”,飘摆之间,穿梭虚空,带着上面的女高手们,转眼之间,就消失在了远处!

    周良看着两大宗人马消失,缓缓地呼出一口浊气。

    到目前为止,来心云宗的外国门派,都不算是真正的级门派,拿得出手的高手也只不过是一道宗境二层,绝非是自己的对手,而他之所催动桃木剑之中的至尊禁忌之力,就是要在云心山脉外面留下至尊之力的气息,起到震慑作用。

    如今大燕修真国已经很乱,周良真的不希望这些来自于外国的门派再来插一脚,掀起浑水。

    ……

    转眼之间,四天时间已过。

    这一日,朝阳如金,万里无云,风和日丽。

    心云宗周围的护山大阵隐去,露出了山门的真面目,山下心云山下边的闭宗石碑,也被撤去。

    从太阳升起的时刻起,心云宗历代门派弟子的陵园之中,树立起了一座高达十丈的淡黄色石碑,石碑古朴,犹如一柄未开锋的飞剑一般刺向太空,碑身光滑,上面密密麻麻地刻着一千多人的名字,都是在门派大劫之中,为了守护心云宗而罹难的弟子剑修。

    这石碑看似古朴,却散着一种仙灵光辉。

    它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弥漫在其内,将整个英烈墓园都笼罩在其中。

    只有那些经历过仿仙城市的人,才会认出来,这石碑乃是以仿仙城市之中那种坚硬无比的岩石雕琢,就算是历经千万年风吹雨打,也绝对不会腐朽风化,可以永恒存在,而篆刻在上面的文字,也绝对不会暗淡泯灭。

    松涛阵阵。

    这片不知道安葬了历代多少位心云宗英烈的墓园,如今又增添了一千多座新坟。

    无数心云宗弟子聚集在这里,来送昔日的师长、朋友最后一程。

    黑压压的人头,素洁如雪的孝衣,人人素装,全部都面带悲戚之色。

    气氛沉重。

    在石碑的后面,是丘处机和黎姿的衣冠冢,还有张三峰和魏忠贤的坟冢。

    魏忠贤进入心云宗英烈圆一度引起了许多争议,最终还是周良和张馥两个人出面,还原了那段残酷的真相,道出了魏忠贤对于心云宗的功绩,这才说服了众多门人弟子,许多心云宗的弟子,这才明白了昔日那三巨头的苦心和智谋。

    周良最终还是没有遵从魏忠贤的遗嘱,公开了这段隐藏的真相。

    祭奠亡者,才能更加激生者。

    这一刻,心云宗上下举宗哀恸,人人身着素以,缅怀那些战死的英雄。

    钟声长鸣,悠悠不绝,寄托哀思,告慰亡者。

    极乐佛宗圣僧济癫也现身在了心云宗,亲自咏唱如来往生咒,梵音遮天,佛光普照,度逝者。

    开天宗、妙声坊、峨眉派等门派的掌门人,也都现身在心云宗山门之上,以示对于丘处机、张三峰等人的尊重——当然,更是因为他们这几大门派,深知如今心云宗真正的战力,毫不犹豫地站到了心云宗的阵营之中。

    这几大门派选出进入“万灵战场”的弟子,如盘谷、灵慧、慕心莹等人都还没有消息,不知生死。

    这个时候,山下突然传来了一道钟声。

    在心云宗的山门之下,出现了五六个身影,****上身,身负荆棘,十步一跪,朝着心云宗山门之上缓缓而来,他们不敢以功法护体,走到一半的时候,双膝已经磨得血肉模糊,额头也磕的红肿流血!

    这是“无极宗”、“水玉宗”等参加了围攻心云山的一些门派的掌门人,依照当日周良的命令,在今日来心云宗负荆请罪!

    “你还敢来!”一位戴着重孝的心云宗弟子忍不住,冲过去一角踹倒了“无极宗”的掌门。

    当日就是此人,在战斗之中,杀了他的师兄,也是他的亲哥哥。

    “手上沾满了我宗弟子鲜血的侩子手!”另一位心云宗弟子怒喝。

    一路上,许多心云宗弟子看到这些人来,都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将他们斩成肉酱,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这些人赤手空拳而来,负荆请罪,必须让他们跪着走完这段路,一直到那些战死的门派弟子的坟冢前磕头谢罪。

    一路的唾骂敌视。

    六个身影爬到心云宗英烈圆的时候,膝盖上的白骨已经出现,额头上也是白骨森森,身后留下了斑斑血迹。

    他们不敢有任何的还手,长跪在淡黄色石碑之前。

    除了位列九大门派之内的大宗之外,当日参与围攻心云宗的共有十个小门派,其中有两个门派的掌门,被周良斩杀在天池广场,剩下八个门派,现在却只有六位掌门人负荆请罪出现,看来还是有人心存侥幸啊!

    周良同样一袭白色孝衣。

    他冰冷地笑,感应到了那两个没有出现的门派掌门的位置,隐约是在五庄观的区域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