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71章 鬼皇
    周良叹息一声,点头道:“世事如仓狗,岁月总无情,英雄儿女泪,红颜天骄血,修真者阵前亡,剑修剑中死,这也算是轰轰烈烈,心云宗不能忘记这些铁血亡魂,一旋,你命人将名册给我,我要亲手在英烈墓园之中,树一座神碑,刻上每一个弟子的名字,为他们树碑立传!”

    燕归一红着眼眶答应一声。天籁『小说WwW.』⒉

    一时间现场的气氛就有些沉重。

    “时间就放在四天之后吧!我们一起为这些门派英烈送行。”周良缓缓地道:“正好那些参与了攻伐我山门的小门派门主,也该前来负荆请罪了!”

    众人答应一声。

    “等到门派英烈下葬完毕,等到他们安息,我们的复仇,就要开始。”周良一字一句地道:“五庄观、唐门、小雷音寺……我要他们永远地在这世上消失!还有兽人,任何在当日血战过程中,出现在云心山脉方圆百里之内的兽人,全部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说起复仇,所有人心中的热血,再度燃烧了起来。

    距离周良斩杀“通天剑派”诸位高手,已经过去了六天时间。

    这六天时间里,每个人都在不眠不休地为复仇做准备,门派大多数建筑已经修缮完毕,受伤的弟子们基本上也都全部恢复,只待安葬了为门派而死的英雄,一场地狱火一般炙热的复仇,就要拉开序幕。

    每一个心云宗的弟子誓,要让那些长眠在地下的英雄,看到这一天的到来。

    又安排了一些其他事情,这才散去。

    末了罗轩举还想劝周良改变主意,继任宗主之位,被周良依旧笑着委婉拒绝了。

    罗轩举最终也只能叹息。

    他知道,周良一旦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

    “哦,对了,给你一个好玩意,你先找个没有人的地方试着操控一下,很好玩哦!”周良取出一枚储物戒指,交到了罗轩举的手中,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罗轩举长大了嘴巴,一脸的震撼。

    ……

    解决完了这些琐事之后,周良又抽时间去看了看沙莎。

    小丫头这几日留在心云宗,倒也见识了不少,很多东西对她来说,都是新鲜好奇的。

    再加上有徐若瑄等“妙声坊”的人陪伴,沙莎倒也过的极为惬意。

    她尤其和徐若瑄极为谈得来。

    “妙声坊”的掌门人行走江湖,见多识广,见识渊博,充满了睿智,是一位经历丰富的女智者,沙莎在徐若瑄这里,学到了很多很多以前不知道也不懂的东西。

    而徐若瑄也通过沙莎之口,详细地知道了周良在“万灵战场”之中的经历。

    那一件件近乎于神话战场的事迹,令徐若瑄一次次地震惊之余,更是下定了决心,“妙声坊”想要一代代传承下去,一定要紧紧地抱住心云宗这根大腿。

    和沙莎、徐若瑄等人一起用过了午餐,周良离开。

    他来到了仙草堂,找到了正在这里忙碌的纳兰若曦。

    原先仙草堂堂主战死,许多宗老也在那一战陨落,因此除了周良之外,纳兰若曦如今是整个门派最为优秀的炼丹师,伤势才刚刚好,就迫不及待地开始忙碌,如今整个仙草堂,也就靠纳兰若曦撑着了,未来的仙草堂堂主,非她莫属。

    “纳兰长老,你才恢复,身体要紧,还是要注意休息,不要急于一时嘛!”周良有些心疼这个柔弱却坚强的女子。

    纳兰若曦只是微微摇头,并没有说什么,依旧忙碌。

    周良为她把脉,见她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也没有什么后遗症,只好由她去了。

    他很清楚,纳兰若曦对于门派的感情,远要比自己深厚许多许多。

    ……

    离开了仙草堂之后,周良又在门派各处悄悄地转了一圈,在一颗正在泛出嫩芽的巨树之巅,找到了吃饱了灵石正在晒太阳的小银猴,揪着它的的脑门,化作流光,重新返回到了后山地穴深渊的两千多米深处的那个巨型灵石之上。

    “猴呜,这是你送给我的礼物吗?太感谢了,好可口的样子!”

    小银猴看到这么大的灵石,眼睛都开始放光,冲上去就咬了一口。

    “他师娘的,忍不住了,我要变身吃了它!”灵猴欢呼一声,整个脑袋瞬间膨胀变得有数十米大,血盆大口张开就要继续吞噬啃咬。

    “吃货,快住口!”周良黑着脸连忙一把揪住它的脖子,将这只反贪婪灵猴重新捏回到小银猴大小,抬手就是一个爆栗,怒道:“这块巨型灵石还有用,不能吃,小懒猴,快把你空间袋里面的傀儡石头人拿出来!”

    小银猴张牙舞爪,挣扎了一阵,最终妥协。

    它一边取出储藏在自己肚皮上空间袋里的数百个级别不一的傀儡石头人拿出来,一边恨恨地诅咒道:“你才是小懒猴,你们全家都是小懒猴……猴早就说过,不许打我脑袋!”

    “哈哈,好了,没你事了,你可以继续去晒太阳了。”周良见所有的傀儡石头人都被取出来,当下揪住灵猴的尾巴,甩了甩,道宗级别的力量直接将灵猴扔出了地穴深渊。

    “猴呜,周良你这个坏蛋,咱们两个关系臭了!”灵猴凄惨的叫声从上面传来,越来越远。

    周良也不去理会。

    他要继续改造这些傀儡石头人,留这只不靠谱的灵猴在这里,一定会坏事。

    在巨型灵石上布置了一些阵法之后,周良开始进行这项繁杂的工作。

    时间缓慢地流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再度传来了山门防御阵法被攻击的波动。

    周良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抬头看去,剩下三尊巨型傀儡石头人的改造已经彻底完毕,一百零八尊其他道皇、初阶道宗级别的傀儡石头人改造了大约一半,这个进度也算是极快了。

    “真有人不知道死活,又来送死!”

    他叹了一口气,化作流光朝着地穴深渊上面电射而去。

    ……

    ……

    “哈哈,我“黑魔宗”太上长老驾到,周良,还不赶紧滚出来!”

    “在“万灵战场”你可以称王称霸,但是在这个世界,你还太稚嫩,若不想死,把你在“万灵战场”之中得到的一切宝物,都乖乖给我们交出来,否则,整个心云宗鸡犬不留!”

    在心云宗山门西南方向,天空之中,矗立着数十人。

    为一个须皆白的老者,鹰钩鼻高耸,一袭漆黑如墨的道袍,宛如一轮黑日一般凝滞在虚空,释放出极为强横的气息,几乎笼罩了整个心云宗山门,黑色光焰仿若狂涛怒澜一般疯狂地拍向心云宗的山门,却被那金色光墙暂时挡住。

    一个年轻人站在这鹰钩鼻老者身边,大声地吼叫。

    “再不出来,老夫可就要亲自动手了,老夫三十年未曾出手,一出手就是生灵灭绝,周良,老夫念你是一位天才,你还是老老实实……”许久不见心云宗有人出来回话,鹰钩鼻老者已经有些不耐烦。

    他是何等身份,降临这样一个偏僻蛮荒之乡的小门派,这些蝼蚁不出来跪地迎接,还敢摆出这么大的架子,真是该死。

    但是,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

    “生灵灭绝你妈啊!”

    一个金芒笼罩的身影,突然从金色光墙之后飞射出来,手中握着一把桃木剑,突然反手一剑斩出。

    轰!

    恐怖到难以形容的可怕力量一闪即逝。

    鹰钩鼻老者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轰地一声就被直接斩为碎肉血雾爆开,他身后十几名“黑魔宗”高手被余**及,也齐齐地化作了肉糜爆开。

    瞬息秒杀。

    唯有那个之前大呼小叫的年轻人,侥幸留下一条命,却直接被吓傻了。

    太上长老乃是道宗境二层巅峰境界修为,“黑魔宗”第一高手,身后还有数位道宗境界的高手,这样强大至极的阵容,足以碾压整个大燕修真国,却被一剑全部秒杀?!

    是周良!

    年轻人认出了对面出剑之人,正是“阴阳杀神”周良。

    他也是从“万灵战场”之中活着走出来的人,也曾有幸走上了远古遗路,所以知道周良在“仙人药圃”之中收获颇丰,这才一回到“黑魔宗”,就第一时间将一切报告门派,一番调查之后,确定大燕修真国心云宗只是一个牛毛一般的小门派,所以起了贪心,想要夺取仙药。

    没想到……

    看着对面周良手执桃木剑的身影,年轻人吓傻了。

    周良目泛寒芒,看了过来。

    “啊……”这年轻人被目光笼罩,只觉得遍体泛寒,瞬间仿佛是被闪电劈中一般,脑海一片空白,眼前一黑,直接吓得昏死了过去,无意识地从天空之中坠落。

    砰!

    这个道皇境六层的“黑魔宗”天才,直接摔死!

    “啊咧?”周良一愣。

    他没想到这小子胆子这么小,缓缓地收起桃木剑,体内道家真气在刚才催动至尊之力的瞬间,几乎枯竭,取出一颗“回玄丹”吞下,恢复些许道家真气,转身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地穴深渊的方向。

    山门终于平静了下来。

    过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

    远处的天空之中,突然又是四五团流光涌动,闪电一般地朝着心云宗山门而来,瞬息即至。

    “怎么回事?这里还残存着如此强大的战斗气息?难道我们来晚了?宝药已经被人抢走了……”一道光团凝滞虚空,其中有十几个身影,清一色银铠银袍,气势惊人。

    他们竟是站在一面巨大的银色盾牌之上,凌空飞纵。

    “怎么?亮星宗对周良手中的宝药,也有兴趣吗?”

    又一个声音从另一个赤色光团之中传出。却是一个红色绸带,犹如红云一般飘飞,十几位宫装靓丽女子站在上面,一个个面若冰霜,眉含杀机,不容小觑。

    “哈哈哈,没想到亮星宗和怡红院的人都到了,你们的消息,还真不晚啊!一个小小的心云宗,吸引了这么多的门派,嘿嘿……”另一个黑色光团之中,也有数十人,凝滞在了距离心云宗山门一千多米远的高空之中,却是四位鬼气森森的黑袍人,带着白色鬼面,周身缭绕着若有若无的冤魂哭喊嘶吼之声,极为阴森恐怖。

    “幽鬼宗的四大鬼皇,想不到你们四个,居然也肯屈尊出现在这蛮荒之地?”“怡红院”的女高手皱眉道。

    “桀桀桀桀,为了“仙人药圃”之中的神材宝药,屈尊一趟又如何?”四大鬼皇之一阴笑森森,“亮星宗出动了“星河盾”,你“怡红院”也派出了四花仙之二,连“怡红宝扇”这等宝器也拿来了,我幽鬼宗又不是傻子!”

    “说这么多屁话,这么多人,神材宝药到底归谁?”亮星宗一位全身覆盖在银鳞甲之中的魁梧身影冷哼道。

    “谁能最后活着,就归谁!”四大鬼皇齐齐阴森地大笑。

    “怎么?你们这四头孤魂野鬼,要与我亮星宗一战吗?”银鳞道袍巨汉冷哼。

    “宰了你这个龟缩在银色龟壳里面的蠢货,再去抢仙药,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四大鬼皇之一冷笑道。

    说话之间,气氛就有点儿剑拔弩张。

    “等一等,先办正事,等擒住了周良,搜出仙药,到时候各凭本事,现在我们在这里相互残杀,让心云宗的这些蝼蚁们反倒是占了便宜……”“怡红院”一位女高手道:“如果再耽搁下去,被其他级门派赶来,到时候我们只怕要人财两空!”

    “好,先屠了这个蝼蚁门派,再宰银袍龟壳!”四大鬼皇之一桀桀怪笑,身形一闪,就朝着心云宗山门俯冲。

    轰!

    金色光墙出现。

    他撞在光墙之上,被倒弹了回去。

    “咦?有点儿意思,这道护山大阵,是出自于高人手笔。”“怡红院”女高手吃了一惊,她之前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个隐形护山大阵的存在。

    “哼,什么高人,狗屁阵法,也想要挡我?”鬼皇之一大怒,浑身缭绕着的黑色冤魂光焰轰轰轰不断地轰击到那金色光墙之上,撞起一道道金色波纹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