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62章 构筑防御
    李露儿轻轻地扶起静躺着的纳兰若曦。天籁『小说WwW.』⒉

    周良取出一枚龙眼大小、绽放着火焰色光彩的“阳神丹”,以温水小心地度入到纳兰若曦的口中。

    药力的催化,需要借助外力,将其全部催化进入每个特定的经脉和穴窍之中,还要温润神魂,才能帮助纳兰若曦彻底恢复。

    这样严苛的要求,让李露儿自然无法代劳。

    周良只能暂时将男女之别放在一边,盘膝坐在闺床之上,双掌透过薄薄的轻纱,按在纳兰若曦白皙滑腻的背部肌肤之上,运转镜像丹田的炎阳真气,整个人散出温暖的金色光辉,将自己和纳兰若曦龙笼罩其中。

    源源不断地的温暖气息,沿着周良的手掌,不断地输送进入纳兰若曦的体内。

    ……

    仿佛是行走在无边的黑暗之中,有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周围的事物。

    今天,我终于又感觉到了那个小男人的气息。

    温暖而又熟悉。

    不知道现实世界之中,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过去了多长时间?

    一年?两年……还是十几年?

    显得我,是不是已经显得有些苍老?头是否花白?岁月到底在我的身上留下了什么?

    纳兰若曦在心里这么问自己。

    当那一双温暖的手掌,贴在自己背上的时候,她清晰地感觉到了一切。&lt;&gt;

    手掌上那犹如世界上最温暖触觉的热力,源源不断地传入到自己的身躯之中,原本模糊而又遥远的对于外界的感觉,似乎正在一点一点地恢复正常。

    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面展。

    看来那个小男人终于炼制成了“阳神丹”了呢!

    不过炼制这样的帝级丹药,需要的时间一定很长,需要的各种珍罕配料也一定很难凑齐吧?

    那个小男人,一定花费了很多的时间吧?

    纳兰若曦的心里,突然有点儿胆怯。

    她无法确定在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外界生了什么,也无法确定当自己睁开眼睛会看到什么,也许外面的一切都已经变化,自己熟知的很多事情都已经改变,自己的模样也变成了白苍苍的老婆婆,或者是因为长时间的沉眠导致肌体畸形成了丑八怪?

    身为炼丹师的她,深知长期陷入昏迷会对身体导致的各种亏损和变化。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纳兰若曦开始禁不住地胡思乱想。

    她第一次如此在乎自己的容貌。

    第一次心绪如此烦乱,身为炼丹师,以前数年时间锤炼出来的心绪古井无波的那份淡然,在这刻似乎瞬间灰飞烟灭。

    纳兰若曦突然想起,自己的师尊曾经说过,自己将会遭遇一场劫难,福祸难料,也许是一场机缘,只要顺利度过这次劫难,将会凤凰涅槃,一飞冲天,会有一个男子改变自己的一生……

    难道说的就是这个小男人吗?

    就在她控制不住自己胡思乱想的时候,脑海中突然响起一个熟悉而又镇定的声音——

    “纳兰长老,凝心聚神,引导道家真气,最后时刻了……”

    ……

    周良能够感觉到纳兰若曦体内的气机有些紊乱,连忙轻轻地提醒了一声。&lt;&gt;

    他不得不全力催动《圣》第七层“天心意识”境界的灵识,来小心翼翼地控制自己的道家真气,在纳兰若曦丹田部位小心地凝聚,周良不仅仅要让纳兰若曦苏醒,还要一举帮助纳兰若曦恢复实力,重新凝聚真气气旋。

    纳兰若曦资质极为特殊。

    她的灵根为变异火灵根,可以催出“紫薇真火”这种极品火焰。

    “紫薇真火”不论是炼丹还是攻击,都是都足以排入到变异火焰灵根的前十之中,威力非凡,在周良的小心引导之下,果然逐渐能够感应到纳兰若曦的丹田之中,一朵微弱的幽柔热力,正在逐渐地重生凝聚。

    为了保证不出意外,周良略微犹豫之后,最终还是咬牙,灵识缓缓地蔓延到了纳兰若曦的丹田之内。

    这等于是内视己身一般。

    周良可以清晰地看到纳兰若曦体内以及丹田之中的一切变化。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几乎就等于纳兰若曦冰清玉洁的身子****坦诚在了周良的面前。

    事急从权,周良再三犹豫,最终还是只能如此了。

    在周良的小心引导之下,可以清晰地看到,纳兰若曦丹田之中,一缕淡紫色的小火苗,终于越来越璀璨,绽放出刺目的紫色光华,仿佛是晶莹的紫色琥珀一般,完美无瑕。&lt;&gt;

    周良以炎阳真气温润这紫色火焰,不断地使之壮大。

    这其实是一个非常逆天的过程。

    以自身之道家真气刺激引纳兰若曦已经溃散的丹田,也就是周良,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人,没有掌握《圣》,又没有掌握炎阳真气这种自‘造化龙脉’而来的天地精华火焰之力的话,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时间缓缓地流逝。

    纳兰若曦已经彻底苏醒,能够极为清晰地感知到外界的一切。

    她这个时候也明白了自己体内正在生什么,震撼之余,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凝神配合周良的引导。

    渐渐地连周良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奇异变化出现了,“紫薇真火”在逐渐壮大之后,居然开始和周良的炎阳真气缠绕融合,这是一个极为奇异的过程,两种火焰之间似乎产生了一种极为奇异的融合,彼此吸收相互的优点,产生了某种奇异的进化。

    一种极为**的水乳交融的感觉。

    道家真气和神魂密不可分,两种道家真气产生的这种异状,妙不可言。

    两个人都没有想到会生这种的变化,想要分开已经来不及,因为难以预料中段这个过程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也许谁都承受不起,而纳兰若曦的脸一下子就变得鲜红如血,因为这种精神层面的阴阳交合的感觉,甚至要比赤身**男女交合更加**更加清晰。

    修真之中所谓的双修,从本质上来说,只怕正是如此。

    周良更是骑虎难下,仿佛自己是故意去占纳兰若曦的便宜一般,误打误撞的双修,等于两个人之间生了最亲密的关系,会不会让纳兰若曦误会?

    不过这个时候想要退出已经不可能。

    周良只能咬着牙继续不断地输入炎阳真气,引导刺激“紫薇真火”壮大。

    同时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炎阳真气”也在生着某种异变,猛烈霸道之余,开始有了一丝丝柔韧和变化,这是一种质上的提升,而仙火的变化又可以转而滋养自己的肉身,妙用无穷。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纳兰若曦丹田之内,一颗新的真气气旋终于生成。

    比之前更加圆润饱满。

    一丝丝的液态状道家真气从真气气旋之中分离出来,犹如决堤之水一般,奔腾呼啸着冲入了纳兰若曦各道经脉和穴窍之中,就仿佛是原本干涸了的河床和湖床重新得到了雨水的滋润一般,她之前就有很好的修为底子,原本被打通的经脉通道很快就恢复。

    一层层紫色氤氲光焰,从纳兰若曦的身体之中弥漫出来,笼罩了她的身体。

    又过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周良缓缓呼出一口浊气,双掌缓缓地从撤离。

    而此时的纳兰若曦,浑身缭绕着的紫色氤氲,已经全部变成了紫色的浓郁火焰,仿佛没有温度,在炽烈地跳跃燃烧,正是实力彻底恢复了的标志——甚至不仅仅是恢复,借助着周良的引导,重新又登上了一个新的境界,晋入了先天道灵境三层。

    半晌,纳兰若曦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一切都清晰地出现在视线之中,当他看到周良和李露儿脸上明媚的笑容,还有那从屋外投射进来的金色温暖的阳光,突然觉得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

    “纳兰长老,你醒了?”李露儿兴奋地跳了起来,第一时间给纳兰若曦披上了外袍,笑道:“哈哈,太好了太好了,你终于没事了,这些天大家都很担心你呢!”

    周良揉了揉鼻子,也笑道:“是啊是啊!”

    总有一点儿心虚的样子。

    纳兰若曦媚眼如波,有一种平日里罕见的娇媚姿态,用白眼球狠狠地剜了一眼周良,这才笑着道:“完全好了,没事了,多亏周良,我的实力也已经全部都恢复了,让大家担心了,这些日子,我虽然目不能视、口不能言,但是对于外界还有一些感应,露儿,多谢你这段时间不辞辛劳地照顾我。”

    “纳兰长老,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小仙女的脸蛋也有点儿红,既然纳兰若曦昏睡的时候,能够感觉到外界的事物,那自己不久之前亲了周良哥哥那一下,若曦长老不会也感应到了吧?

    周良听纳兰若曦这么说,心中这才放心了一些。

    看来她是不会怪自己之前的鲁莽了。

    不过那种灵识水乳交融、阴阳交合的感觉,真的是无比**啊!简直就像是真的在**一样,这就是双修的感觉吗?真的还太令人回味无穷了。

    支支吾吾了几句,周良就要转身逃离。

    “周良,你等一等。”纳兰若曦叫住了他。

    周良心中一个突突。

    “周良,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可能早就已经……”想起之前的一切遭遇,尤其是在神秘古城之中那段日子,纳兰若曦心中当真是无限感慨,对于周良也更加感激。

    要不是周良这个冤家及时出现,自己现在已经变成了腐尸一具了吧?

    在阎王的国度里走过一圈,才会明白活着是多么美好,纳兰若曦真的是非常感谢周良。

    也许这个小男人真的是自己命中的一劫吧!

    至于之前生的这件令人脸红心跳的事情……

    纳兰若曦咬了咬嘴唇,她相信周良不是故意要轻薄自己。

    以她对周良的了解,周良觉得不是那种登徒子。

    当然,生了这么多事情,就算周良真的是有意……纳兰若曦觉得自己也会任命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她现自己对这个小男人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抵抗能力。

    她的目光落在李露儿的身上。

    自己也许已经变得和这个单纯直接的小姑娘一样,将周良的身影,深深地烙刻在自己的心中,再也无法摆脱了吧!

    这个小男人,从一进入心云宗的那一天开始,就不知道夺走了多少女孩子的心,让无数女弟子为之疯狂,多少怀春少女梦中经常会出现他的身影,可惜他实在是太优秀,让大多数女弟子只能望而却步,真的是所有女孩子的克星呢!

    “呃,若曦长老,别客气,咱们的关系可不仅仅是传功长老和弟子。”周良刚说到这儿,就看到纳兰若曦不施粉黛的脸上一红,顿时知道她回错了意,连忙解释道:“咱们还是“天人会馆”的合作人呢!”

    纳兰若曦也不和他再一般见识,不在理会他,拉着李露儿的手聊了起来。

    问的最多的,当然是在“万灵战场”之中后来的事情。

    她还不知道心云宗生的事情。

    纳兰若曦的师尊,也是心云宗“仙草堂”座,已经在之前的劫难之中陨落。

    周良转身离开。

    也许一切由李露儿来转告,会更好一些。

    ……

    ……

    离开了纳兰若曦的住处,周良迷迷糊糊地走着,又来到了“思过崖”悬崖之侧。

    站在这里,可以俯瞰大半个心云宗的山门区域,当日也正是在这里,丘处机、魏忠贤和张三峰三大巨人,定下了苦肉计,在不可能的前提之下,保存了心云宗。

    大燕修真国这个春天来的特别快。

    这才短短几天的时间,远远看去,山岭已经开始泛翠。

    青山白云之间,仿佛隐隐还能听到那些逝去的长者前辈们的话语之声。

    周良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从今以后,绝对不会再让这里沾染战火,绝对不会再让这种惨事生。

    放眼看去,无数心云宗的弟子还在各个地方不停地忙碌,尤其是完全被战火摧毁的前七道关隘,正在紧张的重修建设之中,在江常一、罗轩举、燕归一等人主持之下,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心云宗基本上已经恢复了原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