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60章 噩耗
    周良脸上笑容一敛,放下酒杯,平静地道:“十日之内,我要拔除五庄观、小雷音寺、唐门和一切参与了围攻心云宗的大燕修真国门派,当然,还有进犯了天池心云山庄的兽人,然后……等麒麟绝壁约战结束,要离开大燕修真国一段时间,前往大辽修真国,和“通天剑派”好好算算这笔账。”

    他的话音平静,但是语气之中,杀机迸射。

    在做所有人都暗暗心惊。

    峨眉派的僧人们更是连连咏唱佛号。

    十日之内拔除大燕修真国九大门派之中的四个,还包括其他大大小小数十个门派,这样的计划,听起来无比疯狂,如果从别人的嘴里说出去,简直就是痴人呓语,但是周良却是真的有这个资格和能力。

    以他秒杀道宗境一层高手的实力,足以横扫整个大燕修真国。

    何况一旁还有张猛飞这样一个同样极为变态的高手辅助。

    “阿弥陀佛,种瓜得瓜,求仁得仁,周施主为了门派复仇大开杀戒,理所当然,贫僧多嘴一句,希望周施主诛杀恶之后,还能放过那些无辜之人,毕竟同为人族。”一直沉默不语的济癫突然开口,面色肃穆地道:“杀戒一开,必然沾染因果,贫僧也是为周施主你着想。”

    周良点点头,道:“圣僧所言,周良谨记在心,在下也并非是嗜杀之人,绝对不会滥杀无辜,但也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手中沾染了心云宗弟子鲜血的恶徒,佛家讲究因果轮回,所谓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这也算是因果循环吧?”

    济癫点头微笑道:“周施主佛理精深,所言甚是。”

    “圣僧从西域极乐佛宗而来,不知道一路走了多长时间?”周良突然问道。

    “阿弥陀佛,贫僧只是受了极乐佛宗佛谏,从西域东部出,一路经过九九八十一座远距离传送阵法,途经中域,又跨越部分南域部分区域,不曾停歇,耗时半年,才到大燕修真国。”

    周良不由得到吸一口冷气。

    这也未免太远了一些。

    这个济癫实力可怕,从峨眉派到心云宗,带着“灭情师太”等人飞行,也不过是个把时辰,而他单人赶路,一路全部以远距离传送阵法传送,从西域边缘到北域,还需要半年时间,可以想象,那是一段多么遥远的距离。

    “圣僧曾路过南域?不知道从此地到南域,需要多长时间?”周良心中一动,问道。

    济癫想了想,道:“若是一路再无其他的事情,自此前往南域最近的一座人族城市,大约需要两个月时间,怎么,周施主突然问起这件事情,莫非有意要到南域一行吗?”

    周良点点头,道:“在下的确是计划要去南域,不过对于大燕修真国之外的世界,却是很少了解,圣僧行走天下,见识广博,周良还有一事请教。”

    济癫笑道:“周施主请问,小僧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如此在下先多谢了,不知道圣僧经过南域的时候,可曾听到过慕容复这个名字?”周良略微有些期待地问道,当年妹妹周迅正是被这个叫做慕容复的人带走,从此杳无音讯,济癫是唯一一个去过南域的人,虽然知道希望不大,但周良还是忍不住要问一问。

    济癫仔细地想了想,摇头道:“让周施主失望了,小僧未曾听过这个名字,不过在南域复姓慕容的人很少,倒是有一个千年王朝,传闻乃是慕容氏建立,乃是南域几大级势力之一,周施主到时候可以留意一下。”

    慕容氏建立的千年王朝?

    周良心中一动。

    慕容复实力卓绝,出入心云宗如同无人之地,后来出现的邋遢老头道长慕容剪梅也深不可测,这两人一前一后出现在心云宗山门,应该绝非是偶然,也许两人真的都是那千年王朝的高手,也说不定。

    这倒是一条线索。

    “多谢圣僧。”周良打定主意,日后去了南域,要多留意一下这个千年王朝。

    济癫忙道不谢,然后略带好奇地道:“对了,不知道周施主准备何时动身,前往南域?”

    周良略微筹算,眼前还有许多事情需要自己去处理,除了心云宗的事情之外,还有麒麟绝壁的约定,也在二十多天之后,还要清算和“通天剑派”之间的血债,这些事情全部结束,最顺利也要两个多月。

    周良笑着道:“大约三个月之后吧!”

    “善哉善哉!”济癫微微一笑,道:“正好小僧也准备在三个月之后,踏上返回极乐佛宗之路,如果周施主有兴致的话,不妨与我同行,小僧曾去过南域几次,一路上倒也熟悉路线,有一些朋友可以帮衬。”

    周良大喜,道:“那可真是太好了,多谢圣僧。”

    两人说了大概的时间,就此定下了约定,三个月之后,一起出前往南域。

    周良能够感觉的出来,这位叫做济癫的僧人,的确是一番好心,没有怀什么怀疑,实际上当知道此人来自于西域极乐佛宗,周良就已经明白他来北域大燕修真国的目的

    为了那几佛偈而来。

    当时“灭情师太”等人也曾说过此时,说佛偈现世出现异状,极乐佛宗有所察觉,会派圣僧前来一探究竟,想来这个英俊如妖的小和尚,是想要一路与自己同行,了解一下自己那些所谓的精深佛理从何而来吧!

    又大概谈论了一番,峨眉派众人起身告辞。

    她们是出家人,又都是女尼,留在此地并不方便,且心云宗大局已定,也不再需要她们帮忙,不如早点告辞离去,以免打搅了心云宗处理家务事。

    杨子珊等“妙声坊”的二十位高手倒是留了下来。

    她们精修音律功法,功法具有很好的疗效,可以帮助心云宗治疗伤员弟子,再者很快“妙声坊”掌门人徐若瑄会带着盛露等人到来,所以她们倒也不着急离去。

    将其它一些事情交代给了江常一等人之后,周良第一时间来到了张馥的住所。

    关小羽暂时负责照顾张馥。

    在心云宗的这场浩劫之中,关小羽倒是没有怎么受罪。

    他实力低微,且被当做是商人,所以不论是“通天剑派”还是五庄观诸人,都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在被全部侵吞了“天人会馆”的财物之后,可怜的家伙被打入到了后山矿洞之中。

    今日还是小银猴一时兴起,又返回矿洞逛了一圈,才在某个极为隐蔽的矿脉断层裂缝之中,将这个困在其中,饿了半个多月,衣不遮体、骨瘦如柴的家伙从地穴深渊之中救了出来。

    当然,在很多人看来,小银猴之所以乐此不疲前往矿洞,是因为这吃货每次进入都能偷吃很多极品灵石。

    周良和关小羽相见,心情好了很多。

    周良将其父关仁泰等人一行的踪迹,也详细转告。

    “马良这个狗娘养的,我早就看他不是什么好东西,虚伪透顶,可惜父亲一直不听我的劝说,这一次他果然卖主求荣,真是该死,也算是糟了报应,还好父亲他们没有出什么事情,不然我一定将他从坟里挖出来挫骨扬灰。”

    关小羽一阵后怕,连连直呼幸运。

    “恩,放心吧!现在已经没事了,相信再过一两天,罗胖会带着伯父伯母还有你弟弟来到心云宗,到时候你们一家可以团圆了。”周良笑着拍了拍关小羽的肩膀。

    说话之间,正好张猛飞从门外进来。

    “猛飞!”关小羽大喜。

    之前他已经听到其他门派弟子的谈论,知道如今的张猛飞,成为了大燕修真国数一数二的大高手,此刻再见到昔日的兄弟,不由得大喜,直接扑上去就兴冲冲地给了一拳。

    张猛飞挠着后脑勺嘿嘿傻乐。

    “哎呦,疼死我了……”关小羽收回拳头,只见骨节上红肿了一大片,呲牙咧嘴地倒吸冷气:“你小子身体怎么像是钢板一般,哎哟我的手,骨头都快断了!”

    周良哈哈大笑:“你这是活该,猛飞的身体现在可比钢板硬了许多。”

    三个人当初一个院落,和关小羽又是不打不相识,算是最早结实的朋友。

    哪怕后来三人的命运各自不同,周良如同潜龙扶摇直上,张猛飞因为资质太差一直进境不大,关小羽无心修炼醉心商道,但是彼此之间的友情却从未变过,后来因为李敏镐之事,三人的友情遭受考验,但也是因为那件事,让这份友情变得更加可贵。

    如今张猛飞成为了足以横扫大燕修真国的高手,关小羽却差点儿丢了性命,身份又生了巨大的变化。

    但是当三个人站在一起的时候,阳光从门外照射进来,勾勒出三个相仿的身影。

    这一瞬间,仿佛是时光倒流,又回到了昔日的场景。

    周良还是那个一直微笑的大哥,关小羽还是那个咋咋呼呼、整日里盘算着怎么赚钱泡妞的精明鬼,而张猛飞还是那个挠着后脑勺傻笑,资质驽钝进境缓慢但是从不放弃努力的张猛飞。

    三人不由得都是开怀大笑。

    “哦,三个让人费心的祸害聚在一起了,干嘛笑的这么丧心病狂?”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

    周良三人扭头看去,却正是原本一直昏迷的张馥,不知道何时已经苏醒了过来,自己从床上坐了起来,微微蹙眉地看着三人。

    “小馥,你醒了?”周良三人都是大喜。

    张馥缓缓地起身,坐到床边,穿上靴子,缓缓地呼吸着空气,眼睛仔细地打量着四周,像是在观察某个看不见的东西,然后瞪着三人,道:“本来想要好好睡个觉,却遇到三个不长眼的家伙在这里鬼哭狼嚎地大笑,能不被你们吵醒吗?”

    张猛飞只是嘿嘿地笑。

    关小羽撇撇嘴,在心中在腹诽。

    不过对于张馥,从人峰开始,他心中就有一些敬畏,也没再说什么。

    周良却是管不了那么多,笑嘻嘻地走过去,一把握住张馥的手腕,不顾后者的挣扎,仔细检查了一番,这才点头,略微放心地道:“看起来没有什么大问题,对了,小馥,当日在第十一段远古遗路之中,你到底遭遇了什么,我在外面等你很长时间,你都没有出来,还以为你……”

    张馥没好气地抽出自己的手掌,这才缓缓将当日遭遇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

    周良也是啧啧称奇。

    没想到张馥的遭遇居然是这样的场面,看来和自己之前的猜测,有些出入。

    记得当时小银猴说张馥心魔很重,会有危险,现在看来,不靠谱的灵猴说的一点儿都没有说错,要不是最终“万灵战场”崩塌,“远古遗路”也随之被毁,张馥才得以逃出生天,否则只怕他真的是一辈子都没办法走出那段远古遗路了。

    说完了这段事情,周良心里就有些犹豫了。

    张馥刚刚醒来,还有点儿虚弱,周良不知道该不该将心云宗生的一切尤其是丘处机和黎姿的死讯告诉张馥,这些事情,对她的打击,实在是太大太大。

    “看你一脸犹豫的样子,是想要告诉我,掌门人和黎太上长老的死讯吗?”张馥静静地看着周良,似乎一点儿都不悲伤的样子。

    周良一呆:“你……你都知道了?”

    张馥缓缓地站起来,迎着阳光走向门口,目光迷茫,却又有些诡异的平静。

    “在被峨眉派的人救到峨眉山之上后不久,我就从她们的谈论之中,知道了这件事情,我当时虽然无法苏醒,但是对于外界的一切,还是有感知的……掌门人和黎太上长老是我的父母,这个你应该已经猜出来了,可惜啊!因为某件事情,他们之间已经互不来往有很长很长的时间了。”

    这种事情,周良倒还是第一次听说。

    “张馥师姐,其实你不必心伤,因为在最后,掌门人和黎太上长老化解了当年的误解……”一旁的关小羽忍不住劝说,他当时也在场,目睹了那个血夜的一切事情,最终丘处机和黎姿一起化作光雨消道,临时之前,重新走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