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58章 真相
    一个如同狮虎一般魁梧勇猛的中年人,身披皮铠,手握飞剑,静静地站立,身后的披风无风自鼓,仿佛是一尊矗立在阴影之中的魔神一般,双目爆**光,站在掌门石座之前,自上而下地俯视着周良。天籁小说WwW.』⒉

    魏忠贤。

    正是魏忠贤。

    这位心云宗有史以来最大的叛逆,一脸的冷笑,一脸的不甘,一脸的狰狞,俯视周良。

    “见了掌门,为何不跪?”魏忠贤的声音,清冷的像是九煞黄泉的寒冰。

    周良抬头看着他,目光突然变得宁静下来,没有仇恨和愤怒。

    “魏师兄,你要解释什么吗?”周良轻轻地问。

    “解释,哈哈,本掌门需要什么解释?丘处机是我卖的,张三峰是我杀的,掌门之位,本来就是我的,周良,你要造反吗?”魏忠贤冷笑。

    “你这样说,是想要让我毫无愧疚地杀了你,对吗?”周良静静地问道。

    “哈哈哈,如今,我乃心云宗的掌门,你敢杀我?”魏忠贤手心一展,一柄玉色小剑滴溜溜地旋转出现,绽放出柔和的玉光,大喝道:“掌门信物在此,持此物者,可以号令整个心云宗,周良,你身为心云宗弟子,居然称我为师兄,怎敢对我如此无礼?”

    “迫不及待地亮出掌门信物,实际上是在昭示它的存在,是想让我将它抢过来吧?”周良静静地道:“魏师兄,你明知道,我不会愚蠢到因为区区一件掌门信物,就向人下跪称臣,却还把它拿出来,你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你……”魏忠贤面色一变,怒道:“蠢货,我连张三峰和丘处机都杀了,你以为我会没有后手来对付你吗?现在你跪下参拜,本掌门就饶你一死!”

    周良真的低下头认真想了想,道:“好。&lt;&gt;”

    然后他就真的认认真真地单膝跪地,面对魏忠贤。

    这一下子,魏忠贤如遭雷劈,呆立在当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半晌,他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很好,周良,既然你选择臣服于我,那我就饶你一死,不让你步丘处机和张三峰的后尘。”

    周良抬头,叹息道:“魏师兄,你还要演戏到什么时候?你一次次提及丘处机掌门和师尊的死,不就是想要刺激我,让我杀你吗?可是,我真的什么都知道了。”

    “你……你在胡说什么,你……”魏忠贤的语气,开始有些颤抖了,他挥舞着手中的飞剑,最终却有些徒劳地垂了下来,不知道何时,他的眼中已经是泪水长流。

    “到底师尊和丘处机掌门,是怎么死的?”周良认真地道:“魏师兄,现在你能把真相说出来了吧?”

    两行热泪,从魏忠贤的眼中流淌。

    他瞬间好像是苍老了数百岁,整个人一瞬间就颓废了下来,跌坐在了掌门石座跟前,原本如同狮虎一般威猛的脸上,却是无尽的疲惫。

    魏忠贤低头苦笑,却又有些欣慰。

    “张三峰师叔说得对,这件事情,真的瞒不过你,不知道该说你聪明还是笨……刚才痛痛快快地杀掉我,拿着我的人头,去向那些受苦受难的门派弟子交代,从此以后,你就是心云宗的主宰,拥有无尽的威望,掌门之位,也非你莫属,在你的带领之下,心云宗将会称霸大燕修真国,这样做岂不是更好。”

    “我不会让一个为了门派延存不惜忍辱负重,背负骂名,做出如此巨大牺牲的门派功勋,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在身败名裂之中死去,他应该得到应有的荣耀,永远铭记在每一个门派弟子的心中。&lt;&gt;”周良认真地道。

    “可是你应该知道,在我手中,的确是沾满了门派弟子的鲜血,当日,我亲手击杀数十门派宗老,击杀自己的弟子,击杀了数十门派弟子,这一幕幕,千万人皆尽看在眼中,事实俱在,就算是说出真相,又能如何?”魏忠贤的神情,逐渐平静了下来。

    他静静地坐在地上,微笑道:“周良,你知道吗,虽然丘处机和张三峰师叔光明正大地完成了自己对于门派的职责,哪怕是到死,都无愧于一世英名,受万人敬仰,而我也许会经受万人唾骂,但是我却要比他们幸运的多了,你明白这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周良问道。

    “哈哈哈,那是因为我在临死之前,已经亲眼看到门派光复,还看到了那个被他们寄予厚望的少年,一跃成龙,成为了真正可以带领心云宗成为级门派的存在,哈哈哈,当我在远处,亲眼看到你摧枯拉朽级击杀那些“通天剑派”的剑修,我的眼泪,都笑出来了……”魏忠贤微微迷上眼睛,一副陶醉的样子:“那可真是一副美丽迷人的画面啊!嘿嘿,丘处机和张三峰师叔,没有看到。”

    周良心中涌起一种难以言说的感动。

    修真界虽然是一个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冰冷世界,但是却从来都不缺少流传千古的英雄事迹,不缺少心中流淌着热血,为了亲人、朋友、后辈、同胞以及心中的信念,虽九死而不悔的热血男儿。

    不管是面对多么残酷的环境,有些人始终都能从容而又慷慨地奏响一曲曲壮士悲歌!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丘处机和张三峰为门派舍身的举动,还比不上魏忠贤不惜化身为魔,忍辱负重背负骂名的勇气。&lt;&gt;

    这是人世间的大智大勇。

    周良自问,如果当时那种情形换做自己,如果非要选择其一的话,那自己绝对会选择光荣而又悲壮的死去,而不是背负骂名忍辱负重地活下去。

    那需要太大的勇气。

    魏忠贤的牺牲,换来了心云宗最需要的时间,换来了门派崛起的希望,最大程度地保住了心云宗的底蕴。

    心云山没有毁于战火,心云宗八成左右的弟子没有被屠杀,心云宗的六大天柱、藏经道藏阁、灵草堂、药圃甚至于内门弟子的演武场住所,没有被彻底毁灭,这一切,都归功于魏忠贤化身为魔的壮举。

    投敌,保住门派的根基。

    以两人之死,一人之忍辱,换来整个门派的喘息之机,这就是心云宗三巨头之间的苦肉计。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只是一句听起来比较美好的口号。

    他们三人心中无比清楚,如果当时真的和五庄观各大势力以及“通天剑派”的人拼了,最终换来的也只不过是整个门派的毁灭,数万弟子的覆灭,以及说书人口中茶余饭后的谈资……

    仅此而已。

    而得到的却是心云宗数千年传承就此断绝,从此之后,世上再无心云。

    “当日门派面临困境,我们早就知道,有北域级门派背后参与,我们胜算很少,必须把最糟糕的结局都计算在内,张三峰师叔为了增强战力,不惜修炼《心云疯魔**》,最终臻致道宗之境,当日一战,连败“通天剑派”四大剑修,所向披靡,这样的代价,才算是震慑了那些高高在上的剑修,让他们不得不寻求其他办法,为之后的谋划,创造了最基本的可能。”

    魏忠贤静静地道。

    周良心中巨震。

    《心云疯魔**》是心云宗一门极为恐怖的禁忌式功法,数千年以来,几乎没有人修炼,它虽然可以在短时间之内,让一个人的实力暴增数十倍,但缺陷却是致命的——修炼成功之后,十日之内必死无疑,是一种彻底激身体潜能,一次性透支的禁忌功法。

    张三峰修炼了这种功法,怪不得当日可以以一敌四,击溃四大道皇巅峰级别的剑修。

    可那种辉煌也只是一瞬,无法持久。

    原来从一开始,张三峰就心存死志。

    “这个计划,并非是临时起意,在山门被围,清风道人登门下了战帖之后,丘处机掌门、三峰师叔和我,再三暗中商议,想尽办法,向个大门派求援,同时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我们将希望,寄托在了你的身上,希望你们这些进入“万灵战场”的弟子,可以得到机缘,隐姓埋名苦修,有朝一日,终究可以复兴门派。”魏忠贤略带兴奋地道:“没有想到,这一日来的这么快,看来上天还是垂怜我心云宗的,今后有你出任掌门,可保心云宗千年屹立不动。”

    周良叹息不语。

    事情和自己猜的一模一样。

    “好了,现在该你告诉我了,周良,你到底是怎么猜出真相的?”魏忠贤略带好奇地道:“这件事情,如今这世上,除了我之外,应该没有人知道。”

    周良看着他,认真地道:“根本不用猜,因为我印象中的魏忠贤,铁面无私,虽然性格冷酷古板了一些,但绝非是那种会投敌叛门的人。”

    《圣》第七层的直觉,加上来到心云宗之后的见闻,保存完好的山门,血牢之中关押着的门派精锐的完整程度,以及种种迹象,都说明了一切,如果不被表面上的仇恨蒙住双眼,就能够想象到,魏忠贤这个傀儡掌门,为了最大程度地保护门派,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魏忠贤呆了呆,眼角又有些湿润。

    他原本已经做好了身败名裂而死、永堕阎罗的准备,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最应该击杀自己的那个人,却是如此地信任自己!

    信任这个词,对于如今的他,是一种不敢想象的奢望。

    但是他真的得到了。

    “好,好,周良,你很好。”魏忠贤欣慰地点头,然后静静地道:“最后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周良一愣。

    “通天剑派接下来的报复,你能应付的来吗?”魏忠贤神情略带紧张地问道。

    周良心中略微计算了一下,道:“我向你保证,半年之后,这个世上,将无“通天剑派”的存在。”

    魏忠贤眼中一亮,张了张嘴吧!显然被这个答案给震到了。

    一愣之后,他突然仰天哈哈哈大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到最后直接拍着地板抱着肚子大笑。

    过了半晌,他才收了笑声。

    “好了好了,我放心了……对了,周良,那些选择追随过我弟子,我已经将他们通过传送阵法送走了,也许是真的老了,我不想再看到门派弟子流血,你放过他们吧!他们虽然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但是却没有真的危害门派……”魏忠贤低声道。

    周良想起了掌门大殿之前那个消失的传送阵法,微微点点头。

    “哈哈,好,现在你知道真相了,一切都说清楚了,出手吧!击杀了我,向外面等待的门派弟子交代,这件事情就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一个新的纪元,终要开启。新生的心云宗,不需要一个身上有污点的罪人的存在。”

    魏忠贤慨然道。

    周良摇摇头。

    “你应该享受整个门派的尊崇和荣耀,我会向所有人,解释清楚这一切。”周良的语气,极为坚定。

    魏忠贤微笑摇头:“周良,你不明白,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也看到了门派复兴的希望,死而无憾,你动手吧!”

    “不可能。”周良坚定地摇头:“这对你不公平。”

    “哈哈哈哈……”魏忠贤霍然起身,哈哈大笑:“放屁,我魏忠贤岂是那种沽名钓誉之辈,大丈夫在世,不求举世皆赞,只求问心无愧,什么公平不公平,难道我做这一切,是为了享受那些没有意义的鲜花和掌声吗?”

    “可是……”周良还要说什么。

    “不用说了。”魏忠贤掷地有声地道:“你不出手,我自己动手。”

    话音未落。

    砰砰砰砰!

    一声声爆响,一道道血箭骤然从魏忠贤的身体之中爆炸出来。

    转眼之间,他就成为了一个血人。

    周良大惊,身形一闪,瞬间来到他跟前,一手扶住魏忠贤,想要治疗的时候,才现魏忠贤一瞬间已经震碎了自己的心脉和丹田,散掉了自己的全部修为,甚至连神魂都已经破碎,已经无力回天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啊……”周良源源不断地输入道家真气,第一时间挽留魏忠贤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