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55章 起手式
    快如闪电。

    那剑修仓促间只来得及侧身闪避,却不能完全避开,被银光擦着肩膀射过,肩头顿时血花直冒,裂开一道缝隙。

    “无耻,居然偷袭……”那剑修又惊又怒,旋即意识到了什么,哈哈大笑了起来。

    “就你这点儿实力,也想击败我王朔师兄?哈哈,小子,你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全部都露馅了,哈哈,师叔,这人实力虽强,但和王朔师兄比起来,还差得远,他根本就是在胡说八道。”

    阴鸷老者点点头。

    的确,刚才周良显露出来的手段,那一指剑气虽然犀利,也很精妙,却绝对击杀不了王朔。

    不过

    “是吗?你觉得你躲开了?”周良面露讥诮之色。

    话音未落。

    咔嚓咔嚓咔嚓……

    一串寒冰凝结的声音,毫无征兆地响起。

    那剑修突然惊恐万状地痛呼了起来。

    只见他肩头伤口的位置,突然开始凝结出一片一片的银色冰晶,诡异之处在于那冰晶仿佛就是从他的身体之中冒出来一般,不断地堆砌蓬勃,最终顺着他的肩头开始朝着身体其他位置蔓延……

    剑修疯狂地运转道家真气,想要驱逐这恐怖的寒意,可是他惊骇万状地现,随着寒意侵入体内,自己连道家真气都快无法驱动了。

    这种感觉,就仿佛是经脉和道家真气同时也被冰冻了一般。

    “怎么回事?”吴玄都惊呼一声,一掌按在了同门的身上,输入道家真气,想要消融这可怕的寒冰。

    可是下一瞬间,一股犀利无比的彻骨寒意,从这剑修的身体之中用来,仿佛是活物一般,瞬间沿着手掌反而侵入到了他的手臂,肉眼可见一层层冰晶开始凝结到了他的手掌,吓得吴玄都赶紧第一时间撤手。

    下一瞬间,那位剑修全身覆盖了银色冰晶,彻底被冰封了。

    轰!

    他坠落在地面,轰地一声摔成了千万颗冰晶碎片。

    一起碎掉的还有他的身体!

    陨落!

    天地之间一片寂静。

    通天剑派的剑修们,到吸一口冷气,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种诡异恐怖的死法,当真是诡谲到了极点,同伴到底是死于什么原因,那可怕的冰晶从何而来,以他们的目光,竟然看都看不出来。

    吴玄都疯狂地催动道家真气,使出所有力量,才勉强驱散了手掌上的彻骨寒意,不过半只手掌依旧有些麻,他惊魂未定地怒吼道:“小蝼蚁,你到底使用了什么妖法?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实在是太下作了……”

    周良闻言,脸上顿时浮现讥诮不屑的笑容。

    那阴鸷老者脑海中一道闪电闪过,突然想到了什么,失声惊呼道:“这……难道是……剑之天道?你……你居然掌握了冰剑天道?”

    天啊!居然是剑之天道。

    一个掌握了剑之天道的少年剑者。

    “呵呵,“通天剑派”号称是大辽修真国级门派,门中弟子,总算不全部都是蠢货。”周良戏谑地看着对面。

    阴鸷老者到吸一口冷气,打了个寒颤。

    一个领悟了剑之天道的天才有多可怕,他心知肚明,一旦成长起来,绝对是足以覆灭整个“通天剑派”、成为北域巅峰级别高手的存在,真是该死啊!一个小小的大燕修真国蝼蚁门派,居然会有这样一个天才,这下子可就真的麻烦了!

    可惜现在双方已经成了死仇。

    一定要趁他还未成长起来的时候,缓和矛盾,或者是斩草除根,掐灭祸患。

    想到这里,阴鸷老者的眸光之中,已经蕴含着难以掩饰的杀机。

    “上,杀了他,绝对不能留这个祸患在人间!”阴鸷老者一声令下,十几个通天剑派的高手,浑身道家真气汹涌,隐隐从四面散开,将周良围在了中间。

    下面。

    “堂堂级门派,以多欺少,真是可笑……想打,我们心云宗奉陪,我也算一个!”

    罗轩举大笑一声,也不顾自己断手断脚残目之伤还未好,就要飞起来帮助周良,哪怕不是这些剑修的对手,只要能够拼死缠住其中一个,帮周良分担一部分压力也好,堂堂心云宗数万男儿,这样的时候,怎么能让周良一个人面对高手。

    “不错,也算我一个!”

    “算我一个!”

    “比人数?我们可不逊色!”

    一声声怒吼和豪爽的笑声,明知道不敌,露咏春、燕归一等人也都要凌空飞起。

    却在这时,周良缓缓一压,一股无形的柔和力量,将众人全部都押回到了地上,微微摇头道:“放心吧!就凭这几个货色,我一个人应付绰绰有余!”

    话音未落。

    “嚣张!”一位剑修怒吼一声,瞬间出招。

    周良身形如同风中柳絮一般,轻轻飘动,随手一指点出。

    嗤!

    一道剑之天道迸射。

    那剑修双手握剑,迸出巨力,在身前撑起一个弧面剑气护罩。

    砰!

    剑之天道撞在护罩之上,稍微一窒,旋即穿透而过。

    那剑修一愣,旋即低头,看到一个金黄色的小火苗,仿佛是调皮的小精灵一般,从他的胸口跳出来,微微闪烁。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因为一蓬炙热的火焰,瞬间从他的口中喷出来。

    下一瞬间,他的五官之中,一道道火光喷射,旋即大量的火焰从身体之中冒出来,引燃了他身上的衣物,就连手中的法宝飞剑,也在瞬间被融化成为了液体,向地面坠落!

    只不过是电光石火的瞬间,这位实力达到了九窍初级道皇境界的剑修,就化作一蓬青烟,消失在了这世上。

    “炎剑天道?”阴鸷老者不可思议地大呼:“你掌握了两种剑之天道?这怎么可能?”

    周良哈哈大笑,身形飘动,犹如谪仙一般,又是连连两指点出。

    嗤嗤嗤嗤!

    剑之天道之光,快如闪电。

    霎时间电光纵横,剑之天道弥漫虚空。

    先后又有几位剑修中招,有人身体凝结出寒冰,惨呼着坠落地面摔成了碎片,有人身体自燃,化作了一阵青烟,还有人身体之中突然生机暴涨,头胡须疯狂蔓延长长,在一瞬间耗光了全部的生机而腐朽,也有人一瞬间变得苍老不堪,血气衰竭直接坠落而亡……

    可怕而又恐怖的死亡方式,令剑修们惊恐万状。

    “啊!魔鬼,你是魔鬼……”一位剑修彻底丧失了勇气,差点儿被吓疯了,转身就逃,却被一缕剑之天道洞穿身体,下一瞬间疯狂燃烧,犹如火球一般彻底消失!

    这是一场可怕的屠杀。

    原本高高在上,以皇帝俯视乞丐的姿态来到大燕修真国的“通天剑派”剑修们,在这一刻,简直就像是可怜的羔羊一般,被周良举手投足之间,一个个像是掐死蝼蚁一般被击杀,根本连侵入他身体十米之内都做不到!

    这个过程实在是太快了。

    等到阴鸷老者想要出手救援之时,天空之中,就只剩下了他和吴玄都两个人。

    天地之间,是可怕的寂静。

    下面。

    连罗轩举都有点儿难以置信地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天空中那个举手投足之间击杀巅峰道皇的少年,真的是周良?

    不会是某个绝世高手假扮周良来玩的吧?

    要知道那一个个像是杀鸡屠狗一般被击杀的人,可是货真价实的道皇巅峰级别的高手啊!其中任何一个放在大燕修真国,都是独霸一方,绝对可以进入大燕修真国高手榜前五的绝对高手,可是在周良的面前,仿佛是蝼蚁一般,被一个个轻松的碾死!

    这小子到底在“万灵战场”之中得到了什么样的机缘?

    怎么会变得如此强大?

    虽然之前他已经领悟了剑之天道,但是还未到如此变态的地步啊!

    其他人的表情和罗轩举差不多,都是一脸的呆滞,有些人脑海之中一片空白,甚至还没有明白过来生了什么,这……是真的?那些近乎于无敌的剑修,真的就这样一个个碾压了?

    下一瞬间。

    也不知道是谁带头呐喊了一声,整个山下大牛村响起了春雷一般的欢呼。

    心云宗的弟子们笑着流泪,疯狂地跳跃,相互拥抱!

    “心云!心云!心云!心云!心云!”

    人们高呼着这两个字,仿佛有一种魔力一般,让他们尽情地宣泄。

    所有人都在这一瞬间,泪流满面,那些为了保卫门派而献出生命的伙伴们啊!长眠在星空之中的你们,看到了吗,看到这一幕了吗?心云宗没有倒,心云宗还屹立于这片天地之间啊!

    “周良!周良!周良!周良!周良……”

    更多的人高呼着这个名字。

    从今天开始,天空之中的这个身影,就是心云宗的神,就是他们心中至高无上存在,这个力挽狂澜的少年,这个微笑如玉的少年,这个温文尔雅的少年,这个创造了无数次奇迹的少年,这一刻的身影,将永恒的镌刻在在场所有人的生命和灵魂之中。

    在这样疯狂而又炙热的气氛之中,阴鸷老者两人,也不由得为之变色。

    对比之下,“通天剑派”的两个人就有些心冷了。

    “你……到底掌握了多少种剑之天道?”阴鸷老者目光之中,犹有震惊。

    周良冷笑,并不理会他,彻彻底底地无视这位尊贵的通天剑派长老。

    他的目光转向了一旁的吴玄都,锋利如刀,一字一句地问道:“就是你,仗着道家真气修为浑厚,当日一剑击败了丘处机掌门?”

    吴玄都心中虽然惊惧,却也丝毫不示弱,咬牙冷笑,道:“不错,是我一剑震碎了他的全部内脏,小小大燕修真国蝼蚁门派,不知所谓的掌门,妄图抗衡我“通天剑派”,哪怕被千刀万剐,也是死有余辜!”

    这句话,顿时引起下面心云宗弟子一片愤怒的咒骂之声。

    “知道我刚才为什么没杀你吗?”周良眸光之中,闪烁这刀子一般的寒光:“因为我觉得的你狗命,应该让另一个人来收割,会更适合一些。”

    “哼,真是可笑。”吴玄都冷笑:“小子,你别太得意了,你只不过是侥幸领悟了剑之天道,运气好而已,若非如此,要是凭真实战力的话,你早就被我斩杀一千一万遍了,记住,有些时候,剑之天道并不是万能的。”

    “哦,你在激怒我?”周良不屑地道:“你觉得我年少得志,心中必定狂妄,所以以话语挤兑我,要我不施展剑之天道,和你一战?如果你真的这样想,那我只能说,你太天真了!”

    吴玄都只是冷笑:“原来你怕死,原来你也觉得以心云宗的修真功法,根本不可能战胜我。”

    阴鸷老者站在一边,并未插话。

    他一双微眯着的眼睛深处,涌动着一丝丝稍纵即逝的寒芒,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周良一伸手,从下方地面上摄起一柄普通的精钢飞剑,轻轻一吹,垂落剑上的血迹和灰尘,静静地道:“虽然明知道你是激将,不过我还是决定给你一次机会,让你见识真正的心云宗剑法,这一次,我不使用剑之天道,你只要能接住我三招,今天就让你活着离开。”

    吴玄都顿时面露喜色:“小子,你真敢如此?”

    三招而已,眼前这小子,看起来道家真气修为不过是道王境界而已,若不是剑之天道,自己接下三招绝对没有问题,甚至还可以将其反杀。

    这可是你自找死路。

    吴玄都心中狞笑,就让我送你去见你那可怜的掌门人吧!

    周良手腕一震,将飞剑竖在胸前,犹如一炷香一般,剑身冲天,眼观鼻,鼻观心,飞剑贴着面门,将一张脸分成了两部分,脚下八字丁,微风猎猎,掀动他的袍摆,整个人屹立在空中,面色无喜无悲。

    一缕古朴而又沧桑的气息,从周良身体和那柄普通飞剑之中弥漫出来。

    下方所有人都眼前一亮。

    这个剑式,所有人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正是心云宗十三式基础剑法之中的起手式破剑式,以琅琊回天诀的道家真气功法催动出来的剑式,所有心云宗弟子进入门派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学习十三式基础剑法,哪怕是连许多山下大牛村的贫民,也对这十三式剑法有所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