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52章 危机解除
    危机之中,想要躲避已经不可能,他双手伸出,手掌表面有着刺目的锐金道家真气笼罩,在千钧一之际,按在了了黑色战刀的刀脊,想要以巧劲化解这开天辟地般的一刀。八一?中文.COM

    轰!

    手掌一麻,镇宵子来不及做出第二反应,只觉得手臂剧痛,犹如折断一般。

    下一瞬间,他整个人就被彻底轰飞了。

    天地之间,顿时一片寂寥,所有人瞠目结舌,唯有地面上“妙声坊”之中冲天的火势依旧出噼里啪啦的炸响,缺如一道道惊雷,炸响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万万没想到,堂堂五庄观的掌控者、大燕修真国一带修真宗师、大燕修真国霸主级的高手镇宵子,居然仅仅在一个照面之间,就被从时空裂缝里面调出来的这个魁梧身影,一刀斩飞。

    瞬间所有的目光,几乎都集中到了这个魁梧身影的身上。

    这是一个肤色黝黑犹如生铁一般的汉子,肌肉隆起,犹如刀削斧砍,又仿佛是铁水浇筑一般,在阳光和火光的照射之下,反射着一种令人心寒的金属质感光辉,而他的面容,却极为年轻,浓眉大眼之间,还带着难以掩饰的丝丝稚气,做多也只不过是十**岁的年纪。

    就是这么年轻的一个家伙,居然一刀斩飞镇宵子?

    眼前的一切,近乎于不真实。

    “哎?哇呀呀,又要掉下去了……”一刀惊人的魁梧少年,突然哇呀呀怪叫着,从天空之中坠落了下去,只有道师修为的他,显然无法长时间做到凝滞虚空,在弹跳之力衰竭之后,重新犹如陨石一般坠向地面。

    轰!

    岩石地面又被砸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坑。

    这下子很多人都看出来了,这个魁梧少年的道家真气修为并非是刻意压制,而是真的很低,但是他的肉身之力,却强悍到了极点,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仅凭双腿的爆之力,就可以一跃而起数千米。

    这真是个……怪物!

    “你……是什么人?”镇宵子在空中稳下身形,嘴角噙着一丝血迹,又惊又怒地喝问。

    他的手掌虎口位置,已经彻底裂开,鲜血迸射,一双手臂之上的骨头,也不知道断裂成为了多少截,幸亏刚才是用巧劲去化解对手这一刀,如果硬接的话,镇宵子毫不怀疑,自己绝对会被这不蕴含道家真气的一刀给劈成两半。

    大燕修真国什么时候,出现了如此可怕的一个年轻高手?

    这人是谁?镇宵子心中大惊。

    魁梧少年轰地一声,从自己砸出来的坑洞里面跳出来,依旧是一副毫无伤的样子,喝道:“长坂坡猎户张猛飞,一个心云宗的内门弟子而已,老小子,你是什么人?”

    长坂坡猎户张猛飞?

    这个回答,让所有人都陷入了呆滞。

    猎户?

    这怪物是个猎户?

    长坂坡?听起来像是大燕修真国某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可是一个小地方,怎么会走出来这样一个犹如上古恐兽一般的怪物?仅凭肉身之力,一刀劈飞镇宵子,这样的消息传出去,绝对会令整个大燕修真国都陷入爆炸!

    镇宵子自己也感到极度震惊。

    但令他更加震惊的却是另外一个信息——

    这个魁梧少年,自称是心云宗的内门弟子,也就是说,他也是心云宗的人,这可就有点儿麻烦了,真是该死啊!怎么心云宗还有这样变态的内门弟子,实力强大到了恐怖的程度,之前门派血战的时候,他为何没有出现?

    不过镇宵子毕竟是道皇境界的高手,很快就冷静下来。

    他运转道家真气,双臂的伤势,很快就彻底恢复。

    他还要再说什么,可惜张猛飞根本就不听他说话,直接跳起来,犹如炮弹一般弹向高空,又是一刀斩出,蕴含着极为古朴的刀之天道,大巧不工,化繁为简,藏巧于拙,竟然隐隐让镇宵子生出一种无可闪避的念头。

    “放肆!本座就不信,你区区肉身之强,还能压制本座数百年道家真气苦修不成?”

    镇宵子心中莫名地暴怒,被一个心云宗的内门弟子如此压制,是他不能容忍的事情。

    当下双手一探,一对晶蓝色犹如水晶一般的飞剑,出现在他的手中,剑光有流水潺潺,浑身爆出无与伦比的强横道家真气波动,连他身边的空气都被扭曲了,双剑交叉在头顶,一个硕大无比的十字架交叉出现。

    他要以强横的道家真气修为,硬生生地挡住这一刀。

    轰!

    黑色战刀并无巨大幻影,实打实地站在十字架上。

    胜负在瞬间就揭开了分晓。

    镇宵子惊呼一声,张口喷出一道血箭,面色苍白,整个人就像是被拍飞的苍蝇一般,轰地一声笔直地朝着地面下坠,将下方一座山头直接砸塌,碎石翻滚,烟尘冲天,那美轮美奂的蓝晶十字架也彻底破碎,一对蓝晶飞剑寸寸断为两截。

    “哈哈哈,老小子,你还差的太远啊!”

    张猛飞弹跳之力衰竭,重新犹如陨石一般朝着地面坠落。

    他落下的方向,正是镇宵子掉下去的方位。

    手中黑色战刀倒拖在身后,瞬间力,借助下坠之势,又是一刀斩出,空气在刀身上摩擦出串串刺目的火星,到最后整个刀身都划成了炙红色,犹如燃烧的火焰一般!

    嗖!

    一道人影第一时间从碎石之中飞弹起来,瞬息之间化作流光,头也不回地朝着远处逃逸。

    镇宵子逃了!

    轰!

    张猛飞一刀站在山丘之上,巨大的响声仿佛是创世之雷一般。

    烟尘冲天而起,犹如巨大的灰色蘑菇云,等到尘埃落定的时候,突然响起一声声咔嚓咔嚓的岩石破碎之声,然后就看整个五十多米高的岩石山丘,裂开无数道细细密密的缝隙,最终化作一弹沙粒!

    张猛飞力,从沙粒之中跳出来。

    “这就跑了?怕死鬼!”他缓缓地收起战刀。

    他的道家真气修为太低,强横的肉身力量可以让他在正面战斗之中所向披靡,但是却不具备追杀能力,如果先天之上的高手凌空飞行,张猛飞想要追上去就太难了。

    随着《蚩尤霸天功》修炼越精进,张猛飞就仿佛是一座酝酿千年的火山一般,在周良等熟人面前,依旧憨厚有点儿愚钝,但是面对敌人的时候,尤其是当他握住战刀的时候,立刻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心中无限战意,霎时间变得勇猛无匹,犹如一团燃烧的火焰。

    有点儿像是双重性格。

    而这个时候,周围观战的数千人,已经彻底呆滞了。

    包括“妙声坊”掌门人徐若瑄在内,一个个都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堂堂五庄观的观主镇宵子,如今大燕修真国最大势力的掌控者,居然被一个心云宗的内门弟子打的落荒而逃,如同丧家之犬一般。

    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要知道像是镇宵子这种人,为名声所累,如果不是遇到了太过于强大根本不可能战胜的可怕对手,是根本不会逃跑,起码也会做足场面上的功夫,留下几句狠话,毕竟他们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十分珍惜羽毛。

    但是今天连个屁都不敢放,第一时间就奔窜了。

    也就是说,镇宵子一招之后,就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这个少年的对手,没有战胜的可能,如果继续战下去,反而可能陨落。

    或者……刚才强接了那一刀,实际上镇宵子已经受了重伤?

    这样的消息如果传出去,足以让整个大燕修真国瞬间被引爆。

    镇宵子这位成名已久的修真宗师要颜面扫地了,不知真相的修真者们,肯定会将这件事情,当做是笑柄。

    不过亲眼看到了今天这一幕——尤其是看到了张猛飞最后一刀斩在石丘之上产生的威力的人,绝对不会小看镇宵子,反而会有点儿赞赏镇宵子当机立断的逃遁。

    因为这个张猛飞的那一刀,实在是太可怕了,简直不可能是血肉之躯出的攻击,就算是巅峰道皇,全力一击,也做不到这一点吧?

    他们却哪里知道,张猛飞的《蚩尤霸天功》,已经早就实现了“一龙之力”大圆满。

    单纯比肉身力量,已经达到了道宗境界的攻击力,放眼整个大燕修真国,也就仅次于周良,除此之外,完全可以做到横扫无敌。

    ……

    镇宵子的逃跑,彻底改变了“妙声坊”之战的局面。

    树倒猢狲散,张猛飞的无敌之姿,让其他追随镇宵子来到此地的修真者势力们,瞬间被吓破了胆,惊呼一声,转身就逃,满怀仇恨的“妙声坊”弟子在背后一阵掩杀,大获全胜,一直追出数百里,才算是勉强出了这一口气。

    “心云宗弟子李露儿,见过徐掌门!”

    在“妙声坊”广场之上,李露儿和张猛飞两人,向徐若瑄等人行礼。

    “两位实在是太客气了,今天要不是你们及时出现,“妙声坊”危矣!”一袭鹅黄色宫装,眉心一点火焰印记的徐若瑄连忙还礼。

    这位“妙声坊”掌门气质出尘,犹如遗落凡间的玄女一般,常年修习音律之功,驻颜有术,优雅高贵,自有一股让人忍不住感到亲切的气息。

    虽然贵为如今大燕修真国九大门派之一的掌门,但是面对这两人,她还是给与了极大的尊敬。

    就算张猛飞今天没有拯救“妙声坊”,单凭张猛飞那惊世骇俗的肉身战力,也足以让大燕修真国任何一个门派待为座上客了。

    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的妙声坊,此时依旧有点儿狼藉,硝烟未消,到处都可以看到坍塌的楼阁和石像,许多忙碌的身影,正在抓紧时间修复。

    李露儿客套了几句,连忙问起了心云宗的事情。

    “这件事情……”徐若瑄叹息了一声,最终还是将自己听到的消息,全部都告诉了两人,歉意地道:“之前我们也曾接到了丘处机掌门的信函,可惜正要去心云宗驰援的时候,已经传来了山门被破的消息,接着“妙声坊”也陷入到了危机,自顾不暇……”

    李露儿和张猛飞两人,如遭雷劈,都呆在了原地。

    千辛万苦地从“万灵战场”之中活着出来,没想到迎接自己的居然是这样的消息,就好像在外游历的游子,好不容易回到家,却听人说家没了。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两人的心中都是一片弥漫,脑海之张一片空白。

    他们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李露儿第一时间想到了周良,也不知道周良师兄,现在有没有知道这个消息。

    对他来说,这一定是个极大的打击吧!

    李露儿忽地站起来,道:“不行,我们要赶紧赶回去。”

    张猛飞也握紧了战刀。

    徐若瑄点点头道:“也好,以张贤侄的实力,此去应该绝无障碍,不过还是要一切小心,我派人送你们去……“说到这里,她想起了什么,道:“对了,谷中还有一些心云宗的人,从天池“心云山庄”逃难而来,被我安置在一个避难点,你们要不要见见他们?”

    李露儿摇摇头,道:“驰援门派之事要紧。”

    他一刻钟也等不了了。

    “那好,我立刻派人送你们前往心云山庄。”徐若瑄起身道:“等我处理完此间事情,一定带着“妙声坊”的弟子,前往心云宗驰援,对了,贵派的周良贤侄,是否已经……”

    她有点儿关心周良的下落。

    毕竟那个惊才绝艳的少年,给了她和“妙声坊”太多的震撼,在音律方面的造诣,堪称是古今无双,又是“妙声坊”的客座长老,身上也维系着“妙声坊”复兴的希望所在。

    李露儿点头致谢,咬牙道:“我们在“万灵战场”之中和周师兄暂时分开了……不过我相信,等周师兄知道这件事情,就是所有参加了攻山之役的门派,彻底从这世上消失,为那些死去的门派弟子殉葬之日。”

    徐若瑄心中微微震惊。

    看李露儿的口气,周良在“万灵战场”之中,得到了什么了不起的绝世机缘,已经成长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应该还在张猛飞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