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50章 唐门之主
    夕小米三个丫头,突然心中充满了希望,前所未有地宁静——实际上也的确如此,如果不是因为心云宗大多数弟子还在被控制之中,周良投鼠忌器,所以才悄然潜入,否则他早就直接爆气势,强势降临,将所有敌寇,一剑斩尽了。??八?一中文网?  W≤W≠W≈.≥

    现在最主要的,是搞清楚被控制的心云宗弟子,主要分布在什么地方。

    要先将门派弟子都解救出来,确保他们都安全了,再去击杀敌人。

    心云宗遭此大难,伤亡惨重,周良再也不想门派有任何一个人死去了。

    “大部分的同门,都被封印了修为,强制送下了山下大牛村悬崖下的,日夜不休地开垦矿石,还有一部分师兄弟,因为暗中策划反抗,被关押在了门派地下血牢之中,生死未卜,其中包括罗轩举师叔祖、江常一师叔和嬴灵师叔等人……”

    夕小米仔细地向周良介绍。

    小丫头很有心,对于门派如今的现状,也算是了如指掌。

    周良略微思索,道:“好,咱们先去地下血牢,然后再去后山。”

    “可是……”囡囡忍不住劝道:“周师兄,地下血牢,是由唐门掌门亲自坐镇……”

    周良微笑道:“无妨,跳梁小丑一只,不足为虑,你们几个,敢不敢随我前去?”

    “敢!”三人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吼道。

    三个小丫头敢冒着危险出来收敛同门的尸体,骨子里也流淌着无所畏惧的血液,这些日子,已经忍耐足够了,今日能够追随在心目之中无上偶像的身边,哪怕是上刀山下火山,虽死无怨,不愧这辈子身为心云宗弟子一遭。

    “好,我们走!”

    周良点点头。

    一缕金色光焰闪烁,包裹住几人,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

    心云宗深处区域。

    律法堂地下血牢。

    一阵阵血腥味道,在空气之中弥漫。

    昏暗而又阴冷的灯光之下,在进入地下血牢入口之上的一座石殿之中,唐门掌门人静静地底座在原地,奇异而又血腥的气息,犹如阴影一般在他身边笼罩围绕。

    一辈子以杀入修真,他的手中,不知道斩杀了多少大燕修真国的成名高手。

    唐门以暗器闻名大燕修真国,身为掌门,他一身暗器之术,几乎可以说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可以杀人于无形,一身道家真气修为,也极为雄浑,很多年之前,就已经是高阶道王级别的高手,这些年他出手的次数越少了,没有人知道,他的实力,如今到了什么程度。

    一个多月之前的心云宗山门一战,唐门主斩杀的心云宗高手,不下双十之数。

    也是因为在那一战之中表现惊人,所以才被的吴玄都看重,亲自点名,让他驻守在这血牢门口。

    因为血牢之中,关押着的都是极为危险的心云宗高手,是一些重犯,时不时会有一些人偷偷摸摸地前来救人,总是不厌其烦,而唐门主的暗杀、遁术和洞察之术,正好可以用来防备偷袭。

    一个多月以来,唐门主的确是大显神通,连续击杀了数十波试图劫狱的人马。

    此刻,唐门主闭着眼睛,盘膝坐在巨大的石座之上,缓缓运功。

    强大的道家真气波动犹如潮水一般释放出去,扩散到了周围数千米之内的空间,即便是虫鸣草卷之声,都逃不出他的耳朵和监控。

    唐门主极为卖力。

    因为他看到了门派崛起的契机。

    以往跟着五庄观跟着镇宵子,以为可以看着五庄观吃肉,自己的唐门至少可以喝点儿汤,谁知道最终却在和心云宗的较量之中,落得个一败涂地的结果,损失惨重,眼看着心云宗一跃成为大燕修真国第一门派,唐门也一样岌岌可危,他心中多少也有点儿心灰意冷。

    谁知道事情突然风起云涌。

    心云宗顷刻之间崩塌,外国级大宗介入。

    五庄观的镇宵子等人,似乎对于外人的介入并没有多大的诚意,但是唐门主却第一时间就抓住了机遇,旗帜鲜明地站到了的一边。

    果然他终于得到了吴玄都的欣赏,允诺了不少的好处,一旦日后后山的灵石矿床开采完毕,就会支持唐门成为大燕修真国的霸主。

    乱世之中,唯有攀附最高手,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

    这一直都是唐门主的处事原则。

    这一次,他认为自己赌对了。

    每每想到这里,唐门主就会忍不住一阵阵的兴奋,也会更加卖力地为吴玄都效力。

    此时,他静静地坐在石殿之中,若有若无的杀意弥漫周围。

    对于杀手来说,这种气息如同其他高手的灵识一般,可以监察周围一切动向,方圆一里之内,任何东西,都难以逃出他的监察。

    突然,唐门主睁开了眼睛。

    他莫名地感觉到了一阵阵心悸。

    仿佛有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要降临一般。

    但是那释放出去的杀意,却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动静。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突然感觉到一丝丝不安呢?”唐门主自言自语,微微皱眉,缓缓地站起来。

    下一瞬间——

    “也许谁因为,你就要死了吧!”

    一个声音毫无征兆地在石殿之中响了起来。

    唐门主大惊,居然有人侵入到了石殿之中,自己却偏偏没有丝毫的察觉,太可怕的实力,到底是谁?

    一道金光闪烁,眼前二十米外,突然多了四个人。

    一个青衣如玉、英俊儒雅的少年,以及三个道袍褴褛的普通心云宗弟子。

    “周良?!”唐门主瞳孔皱缩。

    他出席过半年之前的大燕修真国大燕天池会盟,当然认识周良,何况心云宗与唐门的关系势如水火,就算他没有见过周良,关于周良的各种信息,也听说了无数次,一眼就认出来,眼前这个青衣如玉的少年,正是心云宗曾经的第一天才周良。

    周良从万灵战场之中出来了?

    这么快就回到了心云宗?

    为什么自己之前没有现他的出现?

    一个个问号,在唐门主的脑海里闪现出来。

    作为一个杀手之王,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局面,第一时间,就是要找到最合理的解释,将局面掌握在自己的控制之中,唐门主毕竟经验丰富,他缓缓地冷静下来。

    半年之前,周良的实力,施展的才不过是道皇战力。

    半年时间,又能强横道那里去?

    刚才之所以能无声无息地侵入到石殿之中,一定是是用什么宝器之类的东西吧?看来他在之中,的确是有所收获……不过,这不足为虑。

    只要抓住周良,就等于是彻底绝了心云宗最后的希望。

    而且,还可以在吴玄都面前请功。

    想到这里,唐门主反而有点儿小兴奋。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唐门主缓缓地移动脚步,杀气无形无质地散了出去,弥漫在整个大殿之中。

    “哦,是吗?”周良如同未见他的动作一般,“像是唐门这样的门派,真的不应该存于世间。”

    唐门主哈哈大笑道:“哈哈,小子,口出狂言,本宗原本还担心你潜藏在暗处,想不到你居然愚蠢到主动来送死,那本宗今天,就彻底将心云宗最后的希望掐灭,哈哈,你看这边。”他指了指大殿右侧,残忍地笑道:“都是如你一般,不知死活来营救血牢之中那些残废的家伙,他们的下场,最终成为了一滩烂肉!”

    大殿右侧。

    一个个如同屠宰猪狗一般的铁架字并排而立。

    上面挂满了一句句鲜血淋漓、血肉模糊的被开膛破肚的尸体。

    仔细看时,赫然都是心云宗弟子。

    有年轻人,也有老者,还有些头颅被剔去了全部的肉,已经认不出面目。

    他们像是牲口一样被铁钩挂在架子上,身体大多数部位都是仔细地切割剖开,有几具尸体的内脏甚至也被摘除,摆在跟前一个光滑的铁板上,被分类标示,这一幕幕看起来无比的恐怖。

    其中有一具尸体还散着温热,兀自在微微抽搐,显然刚死去不久,而且是被活生生地切割虐杀!

    唐门以杀入道。

    传闻他们会残忍到通过切割解剖活人,来精确地了解人体的结构,进而提升他们的杀人之术。

    这些试图前来营救被关押在血牢之中经受酷刑的心云宗勇士,落在了唐门主的手中,全部都惨死。

    夕小米等三个心云宗弟子,看到眼前这一幕惨状,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那是……啊!是“快剑如风”常风一师叔……”小雪突然愤怒地咆哮。

    周良也认出来,其中一位被解剖切割的只剩下一个头颅的尸体,正是曾经带领自己进入西敏寺遗迹的那位温和的中年人常风一,记得当初,他是何等风采,对所有后辈都护佑有加,“快剑如风”的威名,在整个大燕修真国,也是大名鼎鼎,想不到今日……

    “哈哈,四只小蝼蚁,颤抖吧!恐惧吧!你们的下场,也是如此!”

    石殿之中,想起了唐门主的怪笑之声。

    他的身体,仿佛像是融入了空气之中一样,肉眼已经不可捕捉。

    所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虽然不将周良放在眼里,可多年以来的搏杀经验,让唐门主绝对不会有丝毫的大意,他施展幻影身法,身形不可捉摸,在石殿之中无声无息地游走,寻找着出手的机会。

    在他的眼中,不论是周良,还是那三个心云宗弟子,浑身上下都是破绽。

    不过他有些享受这种隐身暗处,给敌人带来无尽恐惧,最终让他们精神崩溃的感觉,所以并不急于出手。

    “哈哈,周良,你现在是不是很愤怒呢?可惜啊!你非但报不了仇,自己很快也要成为案板上的肥肉了,哈哈,本宗保证,一定会让你亲眼看到,你身边这三个可怜虫,被活活一刀一刀地切割干净,然后我会慢慢来解剖你,用你的头骨,做一个夜壶,变成本宗最得意的收藏,哈哈啊哈……”

    唐门主的声音,飘荡不定,忽左忽右,极为诡异。

    “周师兄,我们……怎么办?”夕小米等三人背靠背,神色警惕地看着四面。

    周良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身形一闪,瞬间消失。

    等他回到原地的时候,手中拎着一个死狗一般的人影。

    赫然正是消失了的唐门主。

    “你……”唐门主一脸的呆滞,低头看了看锁在自己脖颈间的手掌,仿佛是见了鬼一般,他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到底是怎么被周良识破了行藏,一瞬间就给揪住的。

    周良一语不,眼中杀机迸射,看着他。

    “这不可能!”唐门主突然出拳,一拳击向周良。

    周良嘴角挂着戏谑的弧度,没有闪避。

    砰!

    这一拳直接砸在周良的脸上。

    可惜唐门主想象之中周良头颅被打爆的的画面并未出现,取而代之的是无边无际的痛苦,他的拳头,就像是磕在石头上的鸡蛋一般,直接破碎了开来,红色的血肉和白色的骨头飞溅,拳头几乎成为了肉酱,彻底废了!

    “啊……”唐门主疯狂地嘶吼。

    他身体突然奇异地抖动。

    一道道快如闪电的各色暗器,如同被强弓硬弩射出来一般,近距离朝着周良身体的各个要害部位飙射。

    周良依旧未动。

    砰砰砰砰!

    一连串如击败革一般的闷响声传出。

    却见无数奇形怪状、触目惊心的可怕暗器,击在周良的身上,就像是木屑击打在了钢铁之躯山一般,纷纷变形破碎,然后坠落到了地上!

    这些足以瞬间射杀高阶道皇级别高手的暗器,只是刺穿了周良的衣服,却在他的身体上,连一个白印都没有留下来。

    “还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吧!”周良如同猴戏老鼠一般,静静地看着他。

    周良的肉身之力,已经早就达到了道宗境二层的强度,单凭肉身力量,就可以横扫大燕修真国,说的夸张一点,在这大燕修真国,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攻破周良的肉身,那些暗器,虽然强劲,想要破开周良的肌体,却还差的太远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