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48章 收尸
    他现在心中的唯一疑惑,是为什么监察长老周胜男并未阻止щww{][lā}

    周胜男明显是站在自己这一边,为什么没有出手帮助心云宗?

    “好小子,算你狠,不过,嘿嘿,这件事情不会这么就此结束,你等着吧!得罪了我“玄武帝宫”,绝对不会有什么下场!”

    “玄武御卫”领冯羽翔色厉内荏地道。

    “哼,几只蝼蚁,狗仗人势,真以为你们几个,就可以代表“玄武帝宫”吗?”周良根本不把这几人放在眼里。

    缓缓地从虚空之中降落,迎接周良的是一百多名心云宗弟子疯狂的欢呼。

    一双双看向周良的眼神,犹如看着心目之中的仙人一般,崇拜而又疯狂。

    围观的其他人也都心神颤抖。

    这样一个周良,这样毁天灭地一般的神通,已经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在他们的记忆之中,似乎在大燕修真国的历史上,还从未有人表现的如此强势可怕,即便是历代的最高手,也不及他的风采。

    所有人都意识到,大燕修真国一个新的时代,恐怕就要到来了。

    周良心念一动,笼罩着天池广场的道纹光罩,就此彻底消失。

    “各位同道,各位前辈同族。”周良一拱手,道:“今日周良大开杀戒,只为讨回我心云宗的血债,绝对不伤及无辜,还请各位做个见证,让各位受惊了,周良在此谢罪了!”

    “您太客气了!”

    “五庄观自作自受,周大侠您做得对!”

    “是啊是啊!周大侠创立,遍传大燕修真国,造福修真者,早有贤德之名,开个大宗派之先河,无数修真者敬仰,今日大开杀戒,也站在公理公义一边,理所当然!”

    一片恭维之声。

    片刻之后,天池广场之上,人群逐渐散去。

    周良将司马树林和马永等人叫到身边,让他们仔细讲了心云宗山门之中生的事情。

    “什么,丘处机掌门和三峰师尊他们真的……”周良呆立当场,如同晴天霹雳。

    原本还存着最后一丝丝的念想,但是听了众人的诉说之后,心中最后一丝侥幸,也彻底的破灭了,一股难以遏制的杀意,在心中剧烈的沸腾。

    记得第一次见到丘处机的一幕,自己当时还是一个小小的内门弟子,那个一袭青衣、不食人间烟火的背影,没有盛气凌人的气势,也没有高高在上的倨傲,脸上一直带着微笑,仿佛是久违了的老朋友一般,这位位列大燕修真国修真宗师之列的高手,温文尔雅,谦谦如玉,风雅身姿,令人钦慕。

    再后来,在自己的崛起之路上,这位平和的掌门人几乎可以说是全力支持。

    正是他力排众议,将自己放在了先天道体之前,作为门派重点培养的席弟子。

    掌握着大燕修真国最大势力之一的丘处机,似乎从来都没有为自己考虑过,他几乎将自己的一生,将自己的所有精力,都奉献给了心云宗,毕生最大的心愿,就是将心云宗经营成为大燕修真国最大的势力,万载不衰地传承下去。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还有,他还是周良挚友张馥的父亲……

    而第一次见到张三峰的场景,时至今日,也历历在目,若不是这位门派前辈一直在暗中帮助扶持自己,只怕当初在那荒野森林之中,自己已经被圣轩辕像是捏死一只臭虫一般捏死了,还哪里来的三年之约,哪里来的今日的“阴阳杀神”?

    师恩还未报,亲长却已辞!

    可是现在……唉!

    想到这里,周良心中的杀意和恨意止不住地沸腾,张馥陷入远古遗路第十一段之中,到现在也是生死未卜,而他的父亲又为了门派而战死,这样不公的命运,为何会落在心云宗?

    马永等人,几乎是含着泪,还原了昔日血战的经过。

    “什么?魏师兄是叛逆,这……怎么可能?”周良愕然了。

    “一开始,我们也不相信,可是……”司马树林咬牙切齿地将那日,魏忠贤暗算张三峰,又逼杀丘处机,斩杀门派无数忠心耿耿的弟子和长老的经过,仔细说了一遍,道:“这些事情,乃是我和众位师兄弟亲眼所见,绝不可能有半分虚假,我们愿意以自己的生命灵魂起誓!”

    周良半晌,默然无语。

    这个消息,对他的打击,不比丘处机和张三峰的战死小。

    那个一直以来铁面无私、执掌心云宗刑律,一直兢兢业业辅佐掌门人,设下不和之局,一举铲除了门派之中的钉子,扭转了颓势的心云宗第二号人物,已经渐渐被自己当做是亲人师长一样角色的魏忠贤,居然选择在这样的时候,反戈一击?

    简直就是耻辱。

    为什么会这样?

    周良紧紧地握住双拳,道:“这么说来,兽人并未全力攻山?是“黑岩剑圣”突然降下法旨,撤走了兽人大军?倒是有大辽修真国级门派参与到了攻陷山门?”

    “是!”司马树林点点头,道:“是大辽修真国的“通天剑派”,四位道皇巅峰高手现身,击毁了山门防御阵法,才导致我们最终一败涂地,后来又来了一位道宗境界的“通天剑派”长老,严苛冷酷,以铁血手段,镇压了其他一些反抗力量,如今门派数万弟子,只剩下了大约八千有余,被强制送入山下大牛村的矿洞之中,日夜不停地开采紫晶矿石!”

    “通天剑派!”

    周良点点头,紧紧地咬住牙齿。

    在“万灵战场”之中,“通天剑派”就抓捕纳兰若曦,和自己结下了死仇,被自己斩杀了王朔,没想到回到大燕修真国,这个门派居然又如此疯狂,看来这是上天注定,有你没我啊!

    只是到底那山下大牛村为何会生异变,紫色龙气之柱,还有无尽的灵石矿,和悬崖下那个神秘山洞,到底有什么关系?

    周良控制自己体内如同火山一般沸腾的杀意和怒火,仔细斟酌。

    如今摆在自己眼前的,有许多事情,比如寻找李露儿和纳兰若曦等人,如设法打听张馥的下落,如找到其他进入“万灵战场”的心云宗弟子的下落……

    但是这一切,都不是短时间之内能够完成。

    他必须第一时间赶往云心山脉。

    每耽搁一分一秒,就不知道有多少心云宗的弟子,在劳苦之中死去。

    “罗胖,你如今的实力,也算是大燕修真国高手之一了,你且留在这里,带领大家修整,然后搜集信息,打听一下张馥、露儿等诸位师弟师妹的下落,泡泡和莎莎也留下来,祝你一臂之力。”周良拍了拍小胖子的肩膀,道:“遇事,多请教莎莎,不要冲动。”

    罗胖红着眼眶点点头。

    周良又笑着对沙莎道:“看来我这边的事情,还得麻烦你这位小国师了。”

    “周师兄你见外了……”沙莎忍不住伸出手,握了握周良的手掌,低声地道:“周师兄,你别太难过。”

    周良点点头。

    下一瞬间——

    “小银猴,与我去云心山脉。”

    周良化作一道流光,冲天而起,带着小银猴,犹如一道金色神虹一般,转眼消失不见,但是那可怕如仙人一般的气息,就久久不散,在天空之中,留下一道宛如裂缝一般的金色痕迹。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只能抬头仰望。

    ……

    ……

    云心山脉。

    时间已经是初春时分。

    由于大燕修真国的冬天格外漫长,所以此时座座山峰上,依旧可以隐隐地看到一层层白雪,山坳向阳的一边冰雪融化,露出了黝黑色的泥土,一颗颗绿色的嫩芽,穿破了一个冬天的寒意封锁,微微露头,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

    隐约还可以看到一具具湿润的尸体,裸露在半消融的冰雪之中。

    这些都是攻打心云宗时候,死去的修真者,双方的人都有,被掩埋在冰雪之中,只有等冰雪消融的时候,才逐渐显露出来。

    天空之中盘旋着大群的乌鸦和秃鹫,降落在一颗颗干枯的树木上,仿佛是长出了黑色的树叶一般。

    从心云山下往上看去,一出出触目惊心的战场痕迹犹在。

    坍塌的山峰和石楼,损毁的石道台阶,以及一个个被大神通者以强横力量轰出来的地面裂缝和塌陷,道纹阵法爆炸之后留下的毁灭般的场景,让这片曾经山清水秀的修真灵地,变得如同一片废墟一般。

    周良出现在了这样破败的山麓。

    抬头看着这片熟悉而又陌生的山脉,仰望蔚蓝色的天空。

    仿佛隐隐之间,还能看到那一张张逝去的笑脸。

    他一步一步,顺着破败损毁的山道,朝上走去。

    奇异的氤氲弥漫在全身,轻轻一步踏出,身形便是一个闪烁,瞬间跨越数百米。

    时间才过去三年,距离拜入心云宗的那第一个清晨,在心云山下边呆坐然后练剑寻求生机的那一日,已经有一千多个日夜,但仿佛就是昨日一般,碧绿如同宝石一般的心云山下依旧镶嵌在山岭之间,闪烁着迷人的光彩。

    往日的一幕幕在眼前闪烁,越是靠近山门,周良心中就越是恐惧。

    他当然不是在恐惧山上的敌人。

    而是一想到这一次踏入山门,就真的永远都再也见不到丘处机,见不到张三峰,见不到许多昔日无比熟悉的朋友师长,这种感觉,简直就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苦。

    周良有一种错觉,仿佛自己如果不回来,就不用再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一般。

    不知不觉之间,就已经来到了山门之前。

    ……

    “站住,什么人?胆敢闯入心云宗?”

    一个大喝从旁边传来,却是一个身穿着五庄观道袍的年轻修真者。

    作为被临时派遣守山门的弟子之一,杜沙苟第一时间现了这个看起来有点儿失魂落魄的青衣少年。

    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并不是五庄观或者是其他占山门派的弟子,却出现的极为诡异,前一瞬间眼前还没有一个人,下一瞬间眼前就突然多出了这样一个身影,让杜沙苟心中惊讶,却也没有多想,朝着同伴使了个颜色,立刻阻拦。

    杜沙苟伸手抓过去,想要拦住这个少年。

    谁知道就在手掌快要搭在这少年肩膀的瞬间,眼前一花,这青衣少年就像是一个鬼魅一般,瞬间消失在了眼前。

    “咦?怎么回事?难道我眼花了?”杜沙苟大惊。

    “不对,他刚才穿着的,好像是心云宗弟子的道袍。”另一个五庄观的弟子若有所思地道。

    “不会是心云宗高手回山了吧?”另一弟子神色凝重地道。

    杜沙苟心中一惊,正要第一时间敲响警钟,向上面的高手汇报……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身边五六个活生生的同伴,突然僵在了原地,接着毫无征兆地头颅冲天而起,仿佛是被无形的利刃斩断一般,一道道血泉从他们的脖颈部位冒出来,接着他又看到了无比诡异的一幕——

    一个极为熟悉的身影,站在原地,头颅却消失不见了。

    “这是……不对,这是我的身体,可是我怎么会看到自己的后背……”

    最后一个念头涌起的瞬间,他突然明白了什么,心中升起无限的恐惧,惊骇如同潮水一般淹没了他,自己在无声无息之中被人斩掉了头颅,居然丝毫没有察觉,难道是……

    那青衣少年……

    噗通!

    五六个人齐齐倒地,尸分离。

    ……

    昔日繁华热闹的第一二核心区域,如今已经一片萧瑟。

    空气之中弥漫着一片死气。

    路边还可以看到瘦骨嶙峋的死去的心云宗弟子的尸体,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狗正在啃噬着他们,幸好空气还十分寒冷,才没有出现大面积的腐化……

    人影寂寥。

    远处突然冒出来了三个幼小的身影。

    她们同样瘦骨嶙峋,道袍破烂,神色警惕地四下瞧了瞧,赶紧快步跑过来,手中拿着的是一个树藤和床单临时捆绑而成的大担架,两个人抬着,另外一个人将一路遇到的尸体,都抬上担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