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47章 玄武御卫干涉
    “嘘,噤声,你不想活了?敢这么说“阴阳杀神”?”

    “就是,我倒是觉得,马永这样一个铁汉子,虽然实力资质一般,但就凭他对心云宗忠心耿耿的份上,就配得上这样一株神药之王!”

    “不仅仅是这么简单,“阴阳杀神”随手就拿出一株这样的神药之王,说明他手中还有很多更逆天的神材宝药!”

    “天啊!他在“万灵战场”之中,到底得到了什么样的机缘啊?不会真的把传说之中的“仙人药圃”给挖回来了吧?”

    天池广场上的围观众人,都被惊щww{][lā}

    那沁人心脾的药香,只要稍微嗅上一口,都觉得神清气爽。

    许多人都惊讶地现,闻到香味之后,困扰自己多日的道家真气瓶颈,似乎隐隐有松动的趋势,一些心思机灵的人,不由得大口大口地呼吸,争取多吸几口这样的药香,毕竟神药之王的香气,哪怕是一辈子,也只可能见识这么一次。

    周良稍微释放出一丝力量,直接将这一株“仙灵芝兰”震为浆沫,然后取出一丝马永的鲜血,融入其中,以特殊的手法,小心翼翼地将其抹在了马永焦黑的白骨之上。

    下一瞬间,奇迹生。

    那红绿色的仙药汁液在附着骨头的瞬间,就开始轻微地蠕动,肉眼可见原本焦黑的白骨很快就变得晶莹如玉,接着参入汁液之中的血液,缓缓地化作一条条的血丝,友谊肉眼可见的度壮大,最终化作一道道蠕动的血芽,疯狂生长……

    在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之内,马永膝盖一下的部位,重新生长了出来。

    众人都到吸一口冷气。

    这一幕实在是太匪夷所思。

    周良也有点儿惊讶。

    根据阴阳老人传授的只是,“仙灵芝兰”的确有肉白骨的奇效,但是没有想到,居然如此神奇,简直堪称是神迹。

    当马永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迷迷糊糊地站起来,跺了跺脚之后,终于兴奋地大吼了起来,虽然为门派而死死得其所,但没有人愿意真的变成一个残废,在鬼门关上走一回,才能感觉到身为一个健康正常人的重要。

    “多谢周师兄!”马永喜极而泣。

    周良拍拍他的肩膀,没有说话。

    一株万年份的“仙灵芝兰”的效果,可不仅仅止于此,其药性极为深奥,不然也无法当得起“仙灵”二字,周良将这株神药之王全部都融入了马永的身体之中,其药性可以潜移默化地改变马永的体质和天赋。

    日后只要勤修苦练,早晚有一日,马永可以一跃进入大燕修真国修真巅峰高手的行列。

    “老贼,你可还有话说?”周良来到巨大脚印凹陷之前,俯视清风道人。

    这位昔日的大燕修真国人族修真第一高手,面色凄厉,表情瞬息万变,一会儿狰狞如恶鬼,一会儿又悲愤如恐兽,一切复杂的情绪,最终化作了一声长叹。

    他咬牙道:“哈哈哈,哈哈,好,好,好啊!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才人出,老夫今日,算是栽到你手中了,不过周良,你也别得意,你想要复仇,没那么简单,心云宗之灭,有外国级门派参与其中,哈哈,你就算是天资绝世,又能拿那些级门派如何?”

    “死到临头,你还是先担心一下五庄观吧!”周良冷笑道:“可惜了一个传承数千年的人族修真之地,却自甘堕落,看来也没有存在于这世上的必要了,老贼,放心吧!黄泉路上你不会寂寞,我会送整个五庄观,去阴曹地府与你作伴!”

    这话一出,清风道人顿时脸色大变:“你……你敢?”

    “哈哈哈,我为何不敢?”周良冷笑。

    “你……你若大动杀戮,“玄武帝宫”不会放过你……”清风道人怒道。

    周良仰天大笑:“既然“玄武帝宫”会眼睁睁地看着我心云宗山门沦陷,那就不会再去管五庄观的事情,一饮一啄,皆有因果,你以为“玄武帝宫”真的会庇佑你五庄观吗?再者……”说到这里,周良抬头看了看天空,语气宁静地道:“就算是“玄武帝宫”追究,我也会不惜一切代价,抹除五庄观!”

    话音未落。

    “呵呵,好大的口气,小子,你以为你是什么,居然敢对“玄武帝宫”如此不敬?”一声大喝传来。

    几道金光从不远处闪现,瞬间就来到了天池广场之外。

    这几人都是金盔金甲,犹如仙之战士一般,正是驻守天池的“玄武御卫”。

    “周良,你敢如此口出无状,真是不知死活,立刻撤掉禁制,放人,一切是非恩怨,自有我“玄武帝宫”裁决,不得动用私刑!”为一位“玄武御卫”身材魁梧,虬髯长须,面色凶恶,怒声道。

    这人正是驻扎大燕修真国“玄武御卫”的统领,名叫冯羽翔。

    看到这些人过来,清风道人脸上一喜大,大喝道:“冯统领,你来的正好,这心云宗的周良,残杀同族,罪该万死,快将他拿下啊!”

    周良却是冷笑。

    他伸手往虚空之中一探,一股磅礴吸力涌出,瞬间就将清风道人从地面泥土之中拔了出来,手掌握住清风道人的脖子,一字一句地道:“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也休想让你活命!”

    “你……”清风道人大骇。

    “和你那个恶毒的孙女一起,从这世上,给我永恒地消失吧!”

    话音未落,一团冰雪骤然在周良手掌上产生,瞬间将这位昔日大燕修真国人族修真第一高手冻成了冰柱。

    周良并未就此罢手,体内道家真气涌动,反手往地面上一拍,轰地一声,一道璀璨银色光柱闪烁,等到光柱消失的时候,取而代之的是一根直径两米,高足有十米的巨型冰晶之柱出现,将清风道人彻底封印在其中。

    巨型冰晶之柱矗立在天池广场的之上,冒着森森寒气。

    周良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看到清风道人的下场。

    让他们明白,挑衅心云宗的会有什么样的报应。

    天池广场之上,寒气大作。

    “你……你好大的胆子!”“玄武御卫”统领冯羽翔大怒。

    他地位尊贵,何曾被人如此无视过?一掌击出,想要破开金色护罩冲进天池广场,逮捕周良,谁知道却被护罩之上的反弹之力,真的面色苍白,一声闷哼,倒飞了出去。

    周良看都没有看这几位身份尊贵的人一眼。

    “心云宗的兄弟们,现在,复仇开始!让我们……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周良犹如一尊魔神一般,屹立在虚空之中,浑身绽放无尽寒气,手指微动,便是一连串银色的奇异符文锁链在四周弥漫来来,可怕的威压释放下来,在场所有五庄观的人,只觉得一身实力彻底被压制,道家真气竟然不能运转丝毫。

    “杀!”

    司马树林捡起身边一柄飞剑,怒吼一声,第一个冲了出去。

    复仇,开始了!

    恢复了实力的心云宗其他弟子,紧随其后,一个个眼中闪烁着泪花和仇恨的光芒,冲向了五庄观的修士们。

    这些日子以来,他们不仅仅被酷刑折磨,更是亲眼看到,一个个通门弟子,被残酷虐杀在眼前,还有一些女弟子身不由己,受尽了各种侮辱而死,眼前这些人,简直不是人,是魔鬼,就算是永堕阎罗,也绝对不能让那些九泉之下的兄弟枉死!

    杀声震天。

    失去了反抗之力的两百多名五庄观修真者,还有一些自告奋勇来参加今日刑场杀戮的其他一些势力的修真者,在愤怒的心云宗弟子面前,根本掀不起丝毫的浪花,一阵鬼哭狼嚎一般的惨叫,血溅三尺!

    转眼之间,尸横遍地,鲜血盈野!

    一个个心云宗弟子,浑身浴血,杀机弥漫。

    天池广场,变成了修罗血狱。

    四面围观的众人,被吓得心惊胆战,面如土色。

    不过他们对于五庄观的人,也没有多少同情。

    这些日子以来,没有了心云宗的牵制,五庄观的人如同脱去了缰绳的野狗一般,失去了束缚,膨胀的厉害,耀武扬威嚣张跋扈,在整个天池之畔横行霸道,无人敢惹。

    这些人不断地追捕心云宗余孽的借口,杀了许多无辜者,且大肆勒索财物,众人摄于五庄观的威势,只能是敢怒不敢言,现在看到这群人遭受了报应,要不是害怕五庄观追究,只怕早就鼓掌喝彩了!

    相比较之下,心云宗弟子一直以来,给人们的感觉印象,就要好了很多。

    这次复仇,也目的明确,没有伤及无辜。

    “周良,你……好大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冯羽翔暴跳如雷,他乃是“玄武帝宫”派驻在大燕修真国统领之一,身份尊贵,地位群,竟然被如此无视,实在是不可饶恕。

    谁知道周良依旧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当日我宗山门被破之役,还有哪些门派,参与其中?”周良看着浑身浴血的同门弟子,静静地问道。

    “小雷音寺,唐门……”司马树林大声地说了几个门派的名字。

    他历经千辛万苦从心云宗山门之中逃出来,之前也曾经历了那尸山血海的一战,对于参与了围攻心云宗的各大势力,早就刻骨铭心地记住,绝对不会错。

    周良点点头。

    下一瞬间,他突然一掌拍出。

    轰!

    一道巨大的黄金掌印,瞬间脱体而出,犹如神威一般,初始只有十米见方大小,片刻之后就变得如同一座小山岳一般,掌印如同流星,托着长长的曳尾,带着灭世一般的气息,划破长空,朝着远处五庄观在天池的驻地轰落!

    轰隆!

    大地振荡,宛如末日,天池水面掀起层层波澜。

    一朵巨大的金黄色蘑菇云冲天而起。

    淡金色的光环朝着四面八方扩散,旋即又不可思议的收缩,整片空间仿佛在收缩膨胀一般,下一瞬间,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气息弥漫开来,碎石和尘土相间而起,遮盖了大半片的天空。

    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他们很清楚。

    五庄观在天池的驻地完了。

    彻底毁灭了。

    就算是天空之中那几个“玄武御卫”,也瞠目结舌地呆滞在了原地。

    从天空之中鸟瞰过去,原本水榭楼阁、环廊假山遍布如同仙境一般的五庄观驻地,此时成为了一片砖瓦废墟,从天空之中看下去,一个巨大的掌印,五指清晰,取代了原先驻地的位置,就仿佛是一位万米巨人对着这片方位拍了一掌一般,毁灭了一切。

    任何防御阵法,高手护卫,都在这一掌之中,灰飞烟灭。

    这简直就是……就是仙人一般的手段啊!

    周良并未就此罢手。

    他面无表情地连续又轰出了几掌。

    轰轰轰!

    硕大的金色掌印,如同天空之中的星辰自从九天陨落一般,拉出一道道美丽而又致命的光弧,掠过天空,而它们没入的方位,都是小雷音寺、唐门等参与了围攻心云宗的九大门派在天池周边的驻地。

    一个个巨大恐怖的金色蘑菇云冲天而起。

    几大门派在天池周边经营了数千年的驻地,就这样化作了一片废墟。

    这种神通,宛如天威,根本不是大燕修真国修真者所能抗衡。

    “你……你……”“玄武御卫”领指着周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面对这样惊天动地的一掌,即便是再嚣张的人,也被吓得不轻,这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抵挡。

    “滚!”周良扭头看了看几个“玄武御卫”,丝毫不留情面。

    这次心云宗山门被攻灭,“玄武帝宫”却没有丝毫的动静,不难想象,这些“玄武御卫”在这件事情之中扮演的角色,绝对不怎么光彩,所以周良对他们根本没有丝毫的好感,等到解决了眼前最要紧的事情,日后他会一一再和这些虚伪的卫道士清算。

    他现在心中的唯一疑惑,是为什么监察长老周胜男并未阻止此事。

    周胜男明显是站在自己这一边,为什么没有出手帮助心云宗?

    “好小子,算你狠,不过,嘿嘿,这件事情不会这么就此结束,你等着吧!得罪了我“玄武帝宫”,绝对不会有什么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