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46章 神药之王
    记得周良进入“万灵战场”之前,实力也不过是先天道灵境界吧?即便是“大燕修真国新秀榜”上,也排不到第一,这才短短半年时间,就如此逆天了?能够斩杀宗魔,周良的实力,最弱也已经是道宗之境了吧?

    太不可思~щww~~lā

    难道这个小胖子在撒谎吹嘘?

    可是不对啊!刚才周良一脚就将昔日的大燕修真国人族第一高手踩了个半死,这样的实力,的确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这……罗师兄,你……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司马树林等人只觉得一颗心都快要跳出胸腔,太过于紧张和激动,生怕这个不靠谱的小胖子,接下来嘿嘿一笑,说他刚才说的一切都是开玩笑。

    “那还有假?”罗胖嘿嘿一笑,道:“连我也实力暴增了呢!”

    话音未落。

    罗胖化作一道流光,一闪消失,下一瞬间又回来。

    他回来的时候,手中拎着一个人影。

    正是“烈焰门”的掌门人火澜子。

    “烈焰门”虽然不在大燕修真国九大门派之中,但门派实力也不错,昔日也是参加过大燕修真国大燕天池会盟的势力之一,否则五庄观也不会将其收为麾下势力之一,其掌门人火澜子,早年间势力就晋入了道王之境,也算是大燕修真国有名号的高手之一。

    可是罗胖出手,一瞬间就将这火澜子制服。

    此时的“烈焰门”掌门人面如土色,毫无还手之力,浑身颤抖如同筛糠,一身道家真气修为彻底被封印,被罗胖拎在手中,丝毫挣扎不得。

    “嘿嘿,怎么样?这小子是帮凶之一,今天不能放过他,火澜子?嘿嘿,我今天就让你真的变成一个狗篮子,大家来说,该怎么处置这个墙头草?”罗胖大显身手,将火澜子一把丢在地上,冷笑着道。

    “杀了他!”

    “将他千刀万剐!”

    “不能让他那么痛快就死了,这个狗贼,手上沾满了我心云宗弟子的鲜血……”

    一瞬间群情激奋,所有心云宗弟子围了过来,恨不得将火澜子生吞活剥了。

    这些日子以来,这个“烈焰门”掌门人,围了向五庄观表忠心,不知道残害了多少心云宗的弟子,还一手创制了不少残酷刑法,折磨被擒的心云宗弟子,今天这些铡刀之刑和那大锅油炸酷刑,都是火澜子出的主意。

    “不不不,我……我错了,各位少侠……各位爷爷,饶了我,给我一次机会……”

    火澜子吓得浑身颤抖,苦苦哀求,哪里还有丝毫之前那种嚣张跋扈阴狠毒辣的气焰,简直就像是一个可怜虫。

    “呸!”司马树林一脚踢翻他,指着远处兀自在沸腾的油锅道:“活炸了这个****的,为马师弟报仇!”

    这个提议得到了其他心云宗弟子的赞同。

    就在这时,却见金光一闪,一股光焰包裹住了火澜子,旋即一闪,噗通一声,滚烫的油花四溅,就将他扔进了之前炸了马永的那个油锅之中。

    这一次出手的,却是周良。

    一阵杀猪一般的凄惨嘶吼之声传来,火澜子疯了一样在油锅之中挣扎着。

    他想要从油锅之中爬出来,可惜他自己设计的油锅,有专门防止受刑者爬出的设置,且那铁锅本身就烧的通红,一时之间根本爬不出来,剧烈的痛苦,让他疯狂地嘶吼挣扎。

    可惜没有人出手帮他。

    没有人敢。

    火澜子是道王境界的高手,虽然被封印了修为,但是肉身之力和生机,却要比普通人强了许多,一时间又死不了,只能在沸腾的油锅之中承受无尽的痛苦!

    火澜子野兽一般的嘶吼,让天池广场上的所有人都心中一片冰凉,不寒而栗。

    当周良的目光,落在了监斩台上其他几位高手的身上。

    这几人本来已经准备悄悄开溜,被周良一眼看过来,瞬时差点儿被吓得瘫软在座位上。

    周良冷哼一声,原地跺脚,一道道金色纹络在他脚下蔓延出去。

    瞬息之间,一股可怕的力量,在这金色的纹络之中弥漫开来,犹如一个金色的透明护罩一般,将整个天池广场都笼罩封锁了起来,这禁制比之前五庄观设置的不知道强了多少倍,如同神威浩荡,覆盖全场,谁也别想逃走。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八个门派,你们也参与了攻伐我心云宗的阴谋吧?”周良目光如刀,锋锐不可挡,“你们一个个,都必须付出代价!”

    被他点到了名字的门派掌门,一个个面如土色,浑身颤抖。

    他们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一切都晚了。

    大错已经铸成,在当初攻山的时候,谁能预见到心云宗突然冒出来一个如此恐怖的妖孽,进入“万灵战场”半年时间,就走完了别人几百年才能走完的修真之路,屠灭宗魔,多么恐怖的事迹,想一想都觉得头皮麻。

    “啊……啊……”火澜子的惨呼嘶吼之声逐渐消失。

    一阵阵焦臭味道在油锅中飘起。

    这个双手沾满了心云宗弟子鲜血的侩子手,终于在受尽了自己准备的酷刑之后死了。

    “周……周良,我们错了……”“青灵宗”掌门人叹息一声,道:“我青灵宗被五庄观携裹,不得不攻入心云宗,大错铸成,无法挽回,本座愿意承担这罪孽,自裁当场谢罪,希望你能放过我“青灵宗”其他人!”

    “呵呵,以你一条狗命,换我心云宗数千大好男儿的性命,你这算盘,打的可真响。”周良冷笑,道:“凡是手上沾满了心云宗弟子鲜血的人,全部都得死,从此之后,“青灵宗”将不存于世间。”

    “你……”“青灵宗”掌门人愤怒,想说什么,但是在周良凛冽目光的注视之下,愤怒最终只能化作一声无声的叹息,失魂落魄地点头道:“好,参与了攻伐心云宗的青灵宗弟子,全部都会给出一个交代,还请你不要残杀那些无辜者,能够放过其他青灵宗人一条生路。”

    周良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半晌才点点头,道:“好,给你十天时间,回去处理好青灵宗之事,十天之后,世上再无青灵宗,如果你敢耍花样,哪怕是你们逃到天涯海角,我都会追杀而至,将你青灵宗,彻底从这个世界抹除,鸡犬不留。”

    青灵宗掌门苦笑着点点头。

    下一瞬间,他还未反应过来,只觉得眼前金光一闪,整个人就被传送出了天池广场。

    众人再次震惊。

    周良的神通,真的是强大到了极点,一念之间,可以改天换地一般。

    在场的心云宗弟子们,顿时都欢呼了起来。

    有人已经激动的泪流满面。

    门派复兴的希望,就在眼前,周良强横无匹碾压一般的实力,的确可以制霸如今整个大燕修真国,不知道那位传说之中的兽人大圣“黑岩剑圣”能不能和周良一战,但是人族高手之中,绝对再无周良的对手。

    周良的目光,看向了其他人。

    “周良,你不要欺人太甚,我“水玉宗”也算是传承千年,是大燕修真国人族力量之一,你如果强迫我“水玉宗”除名,无异于自残同胞,与兽人何异?”“水玉宗”掌门人咬着牙喝道:“如今你的实力,已经凡入圣,就不应该斤斤计较,应该以大燕修真国人族大局为重,我们愿意做出赔偿……”

    话音未落。

    金光一闪。

    水玉宗掌门人惊呼一声,却是瞬间被金光封印了一声实力,被丢尽了天池广场之中的铁锅。

    “啊……”凄惨的声音,再一次在整个天池广场如同杀猪一般响起了。

    周良嘴角蕴含冷笑。

    他根本再懒得听这样的家伙信口雌黄。

    围攻心云宗的时候,怎么想不到大燕修真国人族大局,现在来说这些?

    真是笑话。

    如果“水玉宗”像是“青灵宗”那样反思悔过,周良也会网开一面,为他们留一丝薪火,可是这家伙非但不敢承担责任,反而可笑地以道德制高点来压人,真是自取死路。

    心云宗的弟子纵声欢呼。

    有人干脆像个小孩子一样,在原地笑着苦笑着又蹦又跳。

    周良那雷霆一般的手段,让每一个心云宗弟子,都觉得解气无比。

    “你们几个,怎么说?”周良目光,落在剩下的其他几个门派的掌门人脸上。

    几大掌门人面如土色,面对强大到已经出了他们想象的周良,根本提不起丝毫的斗志,最终纷纷妥协,愿意以自己和参与了围攻心云宗弟子的一死,来挽救各自门派之中其他的老幼妇孺及无辜弟子。

    “十日之后,我要你们亲自背负荆棘条,来我心云宗山门,十步一跪,负荆请罪,祭奠我战死的心云宗子弟,否则,各大门派上下,鸡犬不留!”

    周良面色凛冽。

    他心念一动,金色光华闪烁,将各大掌门,直接传送出了天池广场。

    也不怕他们耍诈,因为周良在他们的身体之中,种下了灵识烙印,不管他们逃到什么地方,都会被揪出来。

    天池广场之中,终于只剩下了五庄观的人。

    昔日的大燕修真国人族修真第一高手清风道人,还像是胡萝卜一样被栽在破碎的泥土之中,几名五庄观的弟子过去想要将他拔出来,可是使劲各种方法,也没办法做到……

    其他五庄观的人,如临末日一般。

    周良并没有着急就去击杀这些仇敌。

    他缓缓地回过身来,一个一个为心云宗弟子治疗身上的伤势。

    以他如今雄浑的道家真气修为,再加上丹药方面的渊博经验,以及在“万灵战场”乃至于“仙人药圃”之中得到的无尽的神材宝药,治疗这些弟子的伤势,简直就是易如反掌,花费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所有弟子身上的伤势都彻底消失,被封印的道家真气修为,都恢复了。

    周良丝毫没有吝啬神材宝药。

    因为他知道,面对今天这样的严峻生死选择,这些依旧坚定地站在门派这一边的人,都是心云宗最为坚贞的兄弟,不管他们的修炼天赋如何,都是整个门派最宝贵的财富。

    转眼之间,就只剩下了马永一个。

    他的膝盖以下部位,被送入沸腾的油锅之中煎炸,皮肉已经全部脱落,只剩下了漆黑的焦骨,伤势严重至极,可以说双腿膝盖以下,已经彻底没有了生机,连那一根根焦黑的骨头,只怕稍微一碰,也会瞬间枯碎断裂。

    “周……周师兄,别浪费草药了,我的伤势,我知道,没救了……”马永气若游丝地道。

    的确,如果不是因为他是修真者,换做普通人,这样的伤势,早就死了。

    就算是大燕修真国丹王古河在这里,只怕也难以挽回,除非有生死人肉白骨的仙丹出现,才可以起死回生。

    马永对于自己的伤势,不抱什么希望,治愈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

    周良微微一笑,道:“放心,这点点小伤,很容易就可以治好,都是我来得太迟了,才害大家受伤,今天要是不能恢复你的双腿,我就等于是对不起心云宗的每一位兄弟。”

    说着,周良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一株如同兰花草一般的药草。

    霎时间扑鼻而来的馨香,充斥着整个天池广场。

    “那是……“仙灵芝兰”?!”

    “是如今已经绝种的仙药之一,还是一株万年份的药王,天啊……”

    “这……这这……就算是在整个北域,一株万年份的“仙灵芝兰”,也足以让无数老怪物怦然心动,让一些级门派大打出手吧?周良从哪里来的这种东西啊……”

    “实在是太奢侈了,用这样的仙药之王,去救一个普通门派弟子,周良他脑子坏掉了吧!”

    “嘘,噤声,你不想活了?敢这么说“阴阳杀神”?”

    “就是,我倒是觉得,马永这样一个铁汉子,虽然实力资质一般,但就凭他对心云宗忠心耿耿的份上,就配得上这样一株神药之王!”

    “不仅仅是这么简单,“阴阳杀神”随手就拿出一株这样的神药之王,说明他手中还有很多更逆天的神材宝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