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44章 劫法场
    “时辰到,肃静!”

    监斩台下,有高手大喝,声音如雷。Ω㈧㈠Δ中文网WwW.8⒈Zw.COM

    整个广场,顿时都安静了下来。

    一百多血迹斑斑的心云宗弟子,戴着手铐脚镣,被驱赶在一起。

    经历了一个多月时间的折磨,大多数人都已经极度虚弱,却仍坚持笔直地站着,相互搀扶,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年轻人,甚至还有未成年的少年,有男有女,每个人都饱经折磨,只披着破破烂烂的囚衣,在寒风之中屹立。

    空中响起了油锅被煮沸的声音。

    还有侩子手正在调校着铡刀,最后磨砺刀口,传出令人胆战心惊的锵锵之声。

    清风道人站了起来,目光如刀,看向被押解待诀的心云宗弟子,脸上闪过一丝冷笑,大声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如果有人愿意大声地向所有宣布,就此退出心云宗,此后不再是心云宗弟子,本座就网开一面,可以饶他一死!”

    对面。

    没有人说话。

    清风道人指了指广场上一道事先标好的白线,道:“好了,现在开始选择,一炷香之内,如果有人愿意活命,就站到白线右边。”

    一瞬间,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广场上那群毫无反抗之力的心云宗弟子身上。

    傻子都明白,五庄观这样的做法,就是要摧毁心云宗弟子的信念和对于门派的忠诚,只要今天有一个心云宗弟子贪生怕死站到了白线另一边,就等于是一种精神的崩塌,心云宗的人就会从内部崩毁。

    但是,很多人扪心自问,明知是如此,如果换做是自己,只怕最终会选择站过去。

    毕竟,只要迈出一步,就可以活下来。

    好死不如赖活着。

    时间缓慢地流逝。

    转眼之间,一炷香燃烧完毕。

    广场之上,一百一十八名心云宗弟子,全部都静静地站在原地,没有任何一个人,挪动哪怕是一步。

    他们虽然神态萎靡,虽然没有了握剑的力量,可是面对选择,却没有丝毫妥协退让。

    “好,你们这些人,能够在心云宗被灭之后,千里迢迢来到这里,都是菁英修真者,心云宗已经没了,何必苦苦坚持?”清风道人看似和蔼地劝道:“本座向你们承诺,只要你们离开心云宗,就可以得到进入五庄观的机会,立刻可以进入五庄观核心弟子层,得到最好的修炼资源,你们可要想清楚了!”

    这是**裸的诱惑。

    “哈哈哈,老匹夫,何必假惺惺故作慈悲?尔等屠杀同族,灭我门派,罪恶滔天,早晚有一日,必遭天谴……”一个浑身血迹斑斑的心云宗弟子,冷笑着大喝道:“我心云宗弟子,铁骨铮铮,大好男儿,怎么会向你这总人品低贱之辈屈服?哈哈哈,宁为心云鬼,不做五庄贼!”

    这句话,激起了其他心云宗弟子的热血。

    “不错,哈哈哈,不就是一死,何足道哉?”

    “我心云宗今日流的血,早晚有一日,要让你们千倍百倍地流回来!”

    “就算是死,也要做堂堂正正的人族男儿,岂会与你们这种勾结兽人的龌龊卑贱之辈同流合污?”

    “呸!清风道人老贼,昔日你也算是我大燕修真国人族一面旗帜,当得起“高手”二字,可惜晚节不保,沦为贼寇,老而不死是为贼,我劝你还是赶紧自己抹脖子吧!”

    寒风之中,一群站都站不稳的囚徒哈哈大笑,热血翻滚。

    清风道人的脸色变了又变,最终冷哼一声:“哼,一群不知道死活的东西,看你们还能嘴硬多长时间!”他朝着身边几人点点头。

    一个白面有须、面相倒也清奇的中年人,冷笑着大步来到了广场之中。

    他一伸手,强横的真气涌出,将最开始说话的那个心云宗弟子,直接从人群之中拉了出来,冷笑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那心云宗弟子,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嘴角还带着绒毛,面色青稚,却毫不退让,大笑道:“爷爷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心云宗执法队马永是也。爷爷认得你,你叫火澜子,大燕修真国“烈焰门”掌门人,真是可笑,就在半年之前,我心云宗夺得大燕修真国天池会盟第一,你火澜子天天追着丘处机掌门人想要与我心云宗结盟,如今却又低声下气地充当五庄观的侩子手,屠杀我心云宗弟子,有什么脸面,站在爷爷面前?”

    火澜子被一顿骂,骂的眉毛直跳,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恼羞成怒地道:“好,马永,你嘴硬是吧?我倒是要看看,油锅烹炸之下,你到底还能硬道什么程度!”

    话音未落。

    他手中涌出一股道家真气,将马永凌空摄起来,直接扔向那沸腾的油锅。

    火澜子并没有一下子就将马永彻底人进去,他操控道家真气,将马永悬在油锅上方,冷笑道:“小子,感应到了滚油的热度了吧?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大声骂一句“丘处机是个缩头乌龟胆小鬼”,本掌门就给你一个痛快!”

    周围围观的众人,胆小一些的已经不敢再看了。

    油锅煎炸活人,这样的惨剧这样的痛苦,就算是铁打的汉子,也受不了。

    “哈哈哈,你个狗篮子,有本事你就来吧!看看爷爷会不会求饶一声……”马永却是哈哈大笑,“我只不过是心云宗一个普通弟子,出身低贱,没进入门派之前,也曾混蛋过,甚至都没有在近处看过掌门人一面,但是我这一身骨头,却未必比为了门派血战长眠地下的师兄师叔们软半分,来吧!狗篮子,哈哈!”

    “好,看你能坚持多长……”火澜子冷笑,操控道家真气,将马永降低,滚烫的沸油顿时淹没了他的膝盖一下部位。

    空气之中响起滋滋滋的油炸之声。

    旋即便是一阵清晰的肉香。

    马永的身体瞬间疯狂地抽搐了起来,因为剧痛而导致整张脸都狰狞变形,他紧紧地咬着牙,连一声轻哼都没有出,到最后直接咬烂了嘴唇,咬碎了牙齿,黄豆大的汗珠疯狂地额头沁出来,很快他整个人就昏死了过去……

    “马师弟……”

    “狗篮子,你这个畜生,你有本事冲我来!”

    “我誓,我钟璨今天如果不死,早晚有一日,要将你火澜子千刀万剐……”

    “永师弟,好样的,你是个爷们,我今天服你了……”

    其他心云宗弟子都疯狂了,疯狂地冲过去,却被道袍修士牢牢地挡住,他们都被封印了道家真气修为,比普通人还不如,怎么冲的过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亲如兄弟的同门兄弟,遭受这人间酷刑。

    火澜子冷冷一笑,将马永又提起来。

    一阵肉香飘逸。

    只见马永的双脚和小腿,已经彻底变作了焦黑,尤其是双脚,上面的肌肉全部坏死脱落,露出了焦黑的骨头,简直惨不忍睹。

    火澜子操控道家真气一震。

    马永闷哼一声醒了过来。

    “小子,还嘴硬吗?”

    马永已经极度虚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微微睁开眼睛,嘴角挂着一丝不屑讥诮的冷笑,张口:“呸!”一口鲜血就喷了到了火澜子的脸上……

    “好小子,那你就等着被活活炸死吧!从此以后,世界上再无心云宗马永,哈哈!”

    话音落下。

    火澜子手一松,马永径直朝着那硕大的油锅之中掉了下去。

    围观众人惊呼,有人赶紧捂住了眼睛。

    马永的硬气,博得了很多人暗中赞叹,这样一个铁汉子,就这样惨死,真是惋惜。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天池广场另一侧平日了很少被使用的传送门,突然绽放出万道光芒,瞬间开启,几个人影瞬间闪现。

    “什么?心云宗马永?马师弟?”

    一声惊呼,就看其中一道人影,犹如闪电一般,第一时间化作流光冲向油锅,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就见半个身躯已经掉进油锅中的马永,已经被这个人影从里面捞了出来……

    一切都是在电光石火之间完成。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生了什么事情,就看场中已经多了一个人。

    一个一袭青色道袍、面如冠玉、英俊至极的少年,怀中抱着半身重伤,已经奄奄一息的马永,落在了其他心云宗弟子的身前。

    “什么人,胆敢搅乱刑场?”火澜子面色一变,大声喝道。

    数十名道袍修士,也一时间如临大敌,刀枪出鞘,哗啦啦将这青衣英俊少年团团围住。

    马永只觉得一股温暖的热力,缓缓地从后心传入,下半个身体的那种钻心剧痛,在这股热力的祛除之下,居然神奇地瞬间消失,他缓缓地睁开眼睛,正午的阳光照射之下,看到了一张做梦都没有想到的脸。

    是……这是……

    “周师兄?”马永觉得自己一定是临死之前在做梦,看到了幻觉。

    但是其他人可不会这么想。

    火澜子原本要在清风道人面前表现一番,出手格杀这个闹事者,不过在一瞬间,当他看到这个少年的面容,突然心中一个激灵,想到了一个人的名字,顿时浑身一僵,微微朝后推了推,才大声喝道:“你……你是周良?”

    周良?

    轰!

    整个天池广场顿时爆出一阵难以遏制的沸腾喧哗。

    “阴阳杀神”周良,半年之前在大燕天池会盟之上一鸣惊人,表现出了无与伦比的实力,堪称是年青一代的巅峰,隐隐已经与五庄观第一天才“荒古圣体”圣轩辕对抗之势,更是创下了《彩虹七式》,在大燕修真国中下层修真者之中,极有声望。

    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他居然回来了?

    也就是说,他活着从“万灵战场”之中归来了?

    这可是一则震撼性消息。

    可是……他回来的,还是有点儿晚吧?

    一切都迟了,大燕修真国已经没有心云宗了!

    围观的人群之中,有人悄悄叹息,为这位还未彻底崛起就将面临着残酷命运的天才而感到惋惜。

    “周师兄?”

    “真的是周师叔啊……”

    “周师叔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被关押着的心云宗弟子们则都兴奋地欢呼了起来。

    周良这个名字,仿佛是有一种魔力,深深地根植在许多心云宗弟子心中,就如掌门人丘处机在陨落之前所言,就算是心云山门被占,高手尽死,但只要有周良这样的绝世天才在,希望就一定还在。

    不过很快,一些意识到了什么的心云宗弟子,却又惊呼了起来——

    “周师叔快走,快走啊!”

    “不要管我们,离开这里,不要回来,有朝一日,等您崛起,再来复仇!”

    “大家和这群贼子拼了,说什么也要掩护周师叔离开这里!”

    在有人大声呼喊之下,其他心云宗弟子也都从兴奋之中回过神来,立刻意识到,今日在天池广场上监斩的可是清风道人这样的前辈成名高手,周良虽然崭露头角,但绝对还和这样的老牌高手无比对抗,必须第一时间离开。

    否则一旦被擒,心云宗最后一丝希望,可就要彻底葬送了!

    “哈哈哈哈……”

    广场上响起清风道人兴奋之极的大笑之声,激荡在道家真气之中,犹如炸雷一般。

    “太好了,周良,你回来的很快,可惜却是来送死,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你偏来,老夫还担心你会闻讯逃遁,哈哈,居然主动送上门来,实在是太好了啊!”

    清风道人长身而起,做了个手势。

    轰隆!

    一道道的血色道纹锁链从天池广场的四面冲天而起,疯狂地蔓延交织在一起,组成了巨大的禁制护罩,将整个天池广场都倒扣在下面,从四面八方封锁了一切逃遁空间,将所有人都困在了其中。

    广场上惊呼声一片。

    “都不要乱,今日我五庄观,只杀心云宗弟子,等到捉拿了周良,就撤去大阵!”清风道人大吼,声音盖过了一切喧哗,震得所有人耳朵嗡嗡嗡乱响,不愧是昔日大燕修真国修真第一人。

    这个封锁禁制,乃是为了防备其他一些高手来劫法场,想不到居然网住了周良这样一条大鱼,这可真是让清风道人喜出望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