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43章 行刑仪式
    “什么?心云宗被人灭了?你小子在胡说什么?”另一个暴怒的声音响起,就看前面大楼膳堂里,冲出来一个正在啃着鸡腿的小胖子,肥嘟嘟的脸上满是怒意,喝道:“心云宗乃是如今的大燕修真国第一门派,谁能灭它?”

    “这……是五庄观等门派联合,据说连兽人也参与其中,如今这件事情,大燕修真国已经人人皆知……”马良结结巴巴地道。

    “这不可能!”小胖子怒吼,彻底失态。

    “敢骗我,就宰了你。”青衣少年浑身颤抖,仿佛是一座随时都要爆的火山一般,后院里所有人都感觉到一阵阵压抑,连呼吸都凝滞了起来。

    “两位小兄弟,这件事情,是真的。”中年人拱手道。

    “闭嘴,你是谁?”小胖子怒吼,完全陷入了一种狂暴之中。

    “这……”中年人犹豫了一下,道:“在下关家商队的关仁泰,和……和心云宗也算是有极深的渊源了,绝对不会在这件事情上,欺骗两位小兄弟。”

    关仁泰?

    青衣少年一怔,旋即想到了什么,讶然到:“伯父是……关小羽关师弟的父亲?”

    中年人点点头,道:“正是,两位小兄弟是?”

    青衣少年连忙以晚辈子侄身份行礼,恭敬地道:“我叫周良,心云宗弟子,与关小羽师弟乃是同门,更是同峰室友,刚才实在是怠慢了,关伯父请勿见怪。”说着,指了指身边的小胖子,介绍道:“这位是罗胖师弟,也是关师弟的朋友。”

    小胖子的脸,顿时变作了猪肝色,刚才他还呵斥人家闭嘴来着,这下子赶忙老老实实地行礼,道:“原来是关伯父,小子无礼,伯父请勿见怪啊!”

    中年人大喜,道:“原来你就是周良,你……没事吧……”

    说到这里,中年人脸色一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忙道:“周贤侄,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快随我离开这里。”

    周良点点头,在罗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小胖子转身走向前面的酒楼大厅。

    “这个人,怎么办?”周良的目光,落在了依旧被悬提在空中的马良身上。

    马良这个时候,已经快要被吓傻了。

    他听到了这番对话,才知道自己遇到了什么人,直呼倒霉,出门没有看黄历,心云宗虽然已经被灭,但是“阴阳杀神”周良的威名,却在整个大燕修真国极为显赫,力战皇魔、创造的天才,有谁不知道?

    更重要的是,传闻周良和关小羽乃是密友,自己今天落在他的手中,只怕死定了。

    “干爹,干爹救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马良面相关仁泰,一把鼻涕一把泪,苦苦哀求。

    关仁泰想了想,道:“贤侄,你们的消息不能走漏,这人留不得。”

    周良此时已经略微了解了一些前因后果,心中一动,将马良直接震成了血雾消失在空中,其他跟随马良来的修真者,也被周良以强悍灵识瞬间摧毁了他们的大脑记忆,废掉了道家真气修为。

    一行人很快就离开了这家客栈。

    ……

    路上,关仁泰断断续续地讲了自己知道的情况。

    “什么?丘处机掌门人和张三峰师父都陨落了?这怎么可能?”周良根紧紧地握住了拳头,本不相信自己听到的,“纵观整个大燕修真国,有谁能杀的了他们?除非是……”

    周良想到了那个神秘的黑岩剑圣。

    只有这位兽人强大存在,或许才有着击杀丘处机和张三峰这样的大燕修真国高手榜上的存在。

    “唉,听说是心云宗内部出了内奸……”关仁泰叹道:“具体真相如何,我也不知道,我原本想要花费巨资,将小羽从心云宗中赎出来,可惜还没有来得及弄清楚山门中的情况,我那孽障义子马良,就不知道怎么勾结上了唐门的人,突然像我难,关家商队的大部分产业,顷刻间易主,使出匆忙,忠于我的修士,几乎全部都战死,我只能带着妻子和最信任的下属,一路奔逃,来到了这大齐修真国,谁知道这个畜生还不罢手,追杀到了这里……”

    周良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生这样的事情?

    心云宗被灭了?这不可能,一定是谣传,一定是谣传!

    周良心中顿时乌云密布。

    尽管他也明白,关仁泰说的话应该是真的,可依旧不愿意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这才短短的半年而已,居然生了这样的惊变?到底是什么引起这一切?

    “周师兄!”罗胖看着周良,目光之中一片迷茫。

    从“万灵战场”之中活着归来的收获和喜悦,瞬间被这个可怕的噩耗冲刷的一干二净。

    周良拍了拍小胖子的肩膀,一字一句地道:“用最快的度,赶回大燕修真国,不管是谁做了对不起心云宗的事情,我一定要让他们一千倍一万倍地偿还……”顿了顿,他又道:“也许一切都是谣传,情况还没有糟糕到那个程度,掌门人和三峰师尊,何等神通,岂会轻易陨落。”

    小胖子郑重地点点头,也紧紧地握着拳头。

    “什么?你们要回大燕修真国?不,千万不能去啊!”关仁泰闻言,大惊失色,连忙阻拦道。

    “为什么?”周良奇道。

    关仁泰苦口婆心地道:“两位贤侄,我能理解你们两个此时的心情,但是千万不能意气用事啊!现在回去,那是自投罗网,如今几乎整个大燕修真国,都在通缉追捕心云宗残余弟子,各大门派大肆瓜分心云宗的地盘和资源,你们两个虽然是少年天才,但是势单力孤,独木难支,对上五庄观或者唐门的那些前辈高手,只怕难逃一死啊!”

    “这个关伯父请放心,周良不是鲁莽之人,自有计较。”周良摇头道。

    他如今的实力,足以碾压整个大燕修真国兽人和人族两道,就算是在整个北域,也足以算到顶级高手之列,哪里会怕什么前辈高手?

    “周贤侄,切莫要置气啊!说实话,我私心上,也很希望你们回去,帮我找到小羽,可是我不能做这种昧良心的事情啊!小羽多次写信,对我说过周贤侄你在门派内对他的照顾……”关仁泰掏心掏肺地劝道:“你们还年轻,又有天赋,先隐姓埋名下来,刻苦修炼,等有朝一日实力够了,再去复仇,这才是最理智的选择啊!”

    周良只是摇头,却不再解释什么。

    关仁泰苦苦劝说,眼见劝阻不了,咬牙道:“既然如此,那我拼着这把老骨头,也跟你们回去,这些年行走经商,我也认识了不少人,了解了不少的渠道,熟悉形势,说不定有能帮到您们的机会。”

    “爹爹,林儿也要去,林儿要和爹爹一起回去救师兄!”四岁有余的关二林奶声奶气地道。

    周良抱起这个虎头虎脑的幼童,道:“好,有志气,那我们就一起杀回去,谁敢欺负你师兄,就让他灰飞烟灭。”

    “好,我听你的。”关二林奶声奶气地道。

    关仁泰原本还想着将小儿子和妻子安排在大齐修真国,自己和周良等人一起回去,听到这里,呆了呆,转念一想,将这孤儿寡母留在这里,日后难免受罪,当下一咬牙,点头道:“好,一起回去,哪怕是死,也要死在一起,不能流落在异乡做孤魂野鬼。”

    周良点点头。

    也没有过多解释。

    这一次回去,如果心云宗真的出了事情,那就要让整个大燕修真国,血流成河吧!

    说话的功夫,一行人已经以最快的度,来到了“临淄城”中央的空间传送阵法。

    ……

    ……

    大燕修真国。

    天池之畔。

    经历了兽人大规模入侵,洗劫了心云山庄之后,这个大燕修真国人族修真圣地重新建设,又变得繁华了起来。

    唯有心云山庄的位置,还是一片废墟,碎石焦黑,残垣断壁,草木摧折,其中野兽出没,野鸟哀鸣。

    这段时间,一直在外游历未归的“玄武帝宫”监察长老不见踪影,驻地只有少数“玄武御卫”驻守,五庄观的实力大增,几乎控制了整个天池周边,心云宗被灭的事情,在这里已经传遍,淫威之下,再也没有人敢明面上和五庄观对抗。

    如今,心云宗的人,已经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被通缉追杀。

    一个多月时间以来,已经有数百位心云宗弟子,在天池周边被抓。

    因为整个大燕修真国唯一一个远距离空间传送道纹阵法所在,那些为了暂时避祸,不得不离开大燕修真国的心云宗弟子们,只能来到这里,混在人群之中,期望通过传送阵法离开。

    五庄观早就想到了这一点,设伏撒网在这里截杀,几乎将那些幸运躲过攻山之役以及千辛万苦从山门逃出来的心云宗弟子,全部都抓到。

    太阳正午。

    今天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没有下雪,万里无云,风和日丽。

    在天池天池广场周围,密密麻麻地挤满了人。

    “听说今天要集体处决心云宗的弟子?”

    “哎,真是造孽啊!五庄观也太狠了,简直就是赶尽杀绝啊!都是一些千辛万苦逃出来的普通弟子而已,同为人族,何必如此残酷啊!”

    “世道变了,“玄武帝宫”不如以往有威信,人族门派如此自相残杀,不是我族之福啊!”

    “这才一个多月时间而已,大燕修真国已经乱成一团,大大小小的门派相互攻伐,兽人更是肆意屠杀人族,这样下去,乱世不可避免了!”

    “嘘,小声点,别被五庄观的人听到,否则吃不了兜着走!”

    “你听说了吗,今日被杀的心云宗弟子,至少也有一百多人呢!”

    “是啊!据说其中还有几位先天之上的高手呢!”

    人群密密麻麻围成一团,议论纷纷。

    突然远处传来一道鼓声,接着大队道袍骑兵列队而出,道袍森严,刀枪泛着寒光,分开人群,马蹄轰鸣声之中,朝着天池广场快而来,每一个马上道袍骑兵,手中都拖着一条锁链,链条血迹斑斑,后面拴着五六个身穿囚服,蓬头垢面,浑身血迹斑斑的身影……

    “哈哈,快走,你们这群死囚!”

    “昔日的威风去哪里了,心云宗倒了,你们还想逃?今天就送你们下阴曹地府去见你们的掌门人!”

    “别装死,快走!”

    这些被折磨的半死不活的身影,全部都是心云宗的被抓住的弟子,显然是受到了酷刑,一身道家真气修为都被封印,极为虚弱,浑身都是伤痕,有些人已经失去了神智,被铁链直接拖在地面滑行,旁边的同伴,连忙扶起来……

    后面还有道袍骑兵,骑在马上,挥舞着铁鞭,不断地抽打驱赶。

    那带着铁屑倒刺的软鞭,打在身上,就是一条皮开肉绽的血痕。

    围观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摇头叹息。

    “这些心云宗的弟子,倒也硬气,居然一声不吭!”

    “都是我人族的大好男儿啊!可惜……”

    “听说一会儿有五庄观的第一高手清风道人,来亲自监斩!”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一百多名伤痕累累的心云宗弟子,被像是拖牲口一样拖到了天池广场上,身穿道袍的修士们,从四面围住,广场的中央火光熊熊,架起了几口大油锅,硝烟弥漫,一层还摆着六口寒光闪烁的铡刀,刀口森寒,裸露着上身的精壮侩子手,怀中抱着鬼头刀,狞笑而立。

    在大帝雕像之下,临时搭建了监斩台。

    鼓声响起。

    五六位气息骇人的锦袍高手出现在了监斩台之上,为之人面如雄狮,高大威猛,头花白,正是昔日大燕修真国第一高手清风道人,后面跟着的几个,都是最近依附于五庄观的大小帮派的领。

    “时辰到,肃静!”

    监斩台下,有高手大喝,声音如雷。

    整个广场,顿时都安静了下来。

    一百多血迹斑斑的心云宗弟子,戴着手铐脚镣,被驱赶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