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42章 噩耗传来
    “先搞清楚我们是在哪里,然后等谢师妹疗伤完毕,我们需要第一时间赶回门派。』天籁小说Ww『W.⒉”周良笑道:“掌门人他们,想必已经已经是望穿秋水了,我们一路搜集消息,最好能够找到其他师兄妹,一起回到门派,哈哈哈,到时候试看还有谁,能够阻挡我心云宗的崛起!”

    罗胖心中也是无比振奋。

    是啊!离开门派半年了,是该回去了。

    这一次在“万灵战场”收获如此巨大,周师兄更是创下了赫赫威名,消息传回去,绝对可以光宗耀祖,让整个心云宗上下都陷入沸腾之中。

    “远处好像有一座人族聚居城市哦,我先去打听一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界。”罗胖想了想,道。

    “等等,罗大哥,我和你一起去。”沙莎突然开口道。

    “你?好吧!嘿嘿,带你去看看也好。”罗胖心中不疑有他,催动道家真气,带着沙莎冲天而起,朝着远处那座人族城镇飞射而去。

    他却没有注意到,沙莎在那一回头的瞬间,脸上黯然的表情。

    “嘿,我也去……”小银猴眼睛滴溜溜乱转,拉着泡泡一起离开。

    周良第一次觉得,这只灵猴居然这么有眼力见。

    片刻,馨兰的伤势,稍微复原了一些。

    虽然心中对于馨兰实力增长如此之快有些奇怪,但周良还是没有问出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和机缘,如果馨兰不方便说的话,那周良也不想让她为难。

    “呼……”馨兰呼出一口浊气,收敛了道家真气,缓缓地站起来。&lt;&gt;

    “周良哥哥,对不起,我暂时还不能和你一起回心云宗。”馨兰看着周良,静静地说道。

    “为什么?”周良讶然道。

    “有一些私事,需要我去处理一下,关于我那个调皮捣蛋的妹妹芊芊的事情。”馨兰解释道。

    周良一下子就想起了那个早熟到有点儿过分的羊角辫小丫头芊芊。

    在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周良见到这个小机灵鬼的次数并不多,总觉得这个早熟的小家伙像是长不大一样,第一次见面是那个形象,两年后还是那个形象,有点儿奇怪,这一次馨兰进入“万灵战场”,芊芊没有名额,所以才会被留在外面了吧!

    姐妹两人已经半年多时间没有见面了,馨兰这么着急地去找芊芊,这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听馨兰的意思,难道芊芊并不在心云宗,而是寄放到了其他地方?

    “好吧!”周良点点头,道:“找到芊芊,早点回门派。”

    馨兰笑道:“那当然了,再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是周良哥哥你的麒麟绝壁之战,到时候必然引起整个大燕修真国轰动,这是你的主宰之战,我到时候一定会去观战的。”

    周良笑着点点头。

    不一会儿,罗胖等人回来了。

    “哈哈,真是没想到,这里居然是大齐修真国,和大燕修真国相邻,距离大燕修真国也不过是数十万公里而已,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到门派啦!”罗胖兴奋地道。

    “太好了。&lt;&gt;”周良也兴奋了起来。

    大家都有一种衣锦还乡的期盼感。

    一番简单的商议之后,馨兰先离开,化作一道虹光,消失在了远处的天空之中。

    周良和罗胖等人,则朝着北方前进。

    最快回到大燕修真国的办法,自然是通过传送阵门,距离大燕修真国最近的一个传送阵门,在大齐修真国第一大城“临淄城”之中,位于北方,距此大约一万多里的位置,按照周良等人的度,最慢半天时间就可以到达了。

    沙莎所在的大夏修真国,距此还非常遥远。

    她决定先跟随周良去心云宗,等周良在大燕修真国的事情一了,就可以亲自送她回大夏修真国了。

    ……

    ……

    “临淄城”。

    一家并不起眼的客栈。

    “爹爹,爹爹,你不高兴吗?为什么皱着眉头啊?”客栈后院里,一个虎头虎脑的三四岁幼童,身穿布衣,一副懵懂呆憨的样子,抬头看着眼前的中年人,奶声奶气地问道。

    这位中年人身体肥胖,略有威严,可是此时却满面愁容,黑眼圈和疲倦的神态,显示出他状态并不是很好,闻言长长地叹息了一口气,眼中露出一丝溺爱之色,道:“林儿,看来你我父子,逃不过这一劫了。”

    “父亲不怕,师兄很厉害,他会来救我们的。”虎头虎脑的幼童挥了挥拳头。

    中年人旁边,一位体态丰腴、风韵犹存的妇人,闻言不由得掉了一串眼泪,眼前的幼子哪里知道,他师兄此时已经生死未卜,可能已经糟了毒手,否则,整个关家也不会落到如此境地。&lt;&gt;

    “老爷,不如就把那些财物,都让给他们吧!换林儿一条命,难道他们还要赶尽杀绝不成?”风韵妇人抹掉泪珠道。

    “事情哪里有这么简单啊!那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心黑手狠,贪婪毒辣,就算是我们把这些年积攒的身家,都交出去,他们也不会放过我们的……”中年人狠狠地道:“妄我关仁泰对那个贼子视如己出,待他如亲子一般,这个畜生,居然勾结唐门,吃里扒外,鲸吞我关家的财产!”

    一想起来,就气的中年人浑身哆嗦,禁不住地咳嗽,居然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来。

    风韵妇人吓得魂飞魄散,连忙在中年人背上揉捏顺气,劝道:“消消气,老爷你可不能再出事啊!你要是气出个三长两短,让我和林儿孤儿寡母怎么办啊……”一边忙让手下人倒水端茶。

    “也不知道小羽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心云宗被灭,据说山门之中的弟子,死了不少,剩下的都被强制进入矿洞挖矿,都怪我啊!当初就不该送小羽去心云宗,如今他生死未卜……”

    中年人坐在下人端过来的椅子上,咳嗽稍微停了一下,叹道:“这两三年,我关家商队,因为小羽拜入心云宗,借势不断壮大,积攒了不少身价,却也得罪了一些人,如今心云宗一倒,那些贼子们一个个都按耐不住了!”

    中年人顿了顿,看向身边一个剑修装扮的修真者,道:“心云宗那边,可有什么消息了?”

    剑修摇摇头。

    中年人叹息了一声,花费了这么大的价钱,原本是想要将大儿子救出来,没想到现在却因为义子的背叛,连自己都陷入困境,自顾不暇了。

    说话之间,后门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是喊杀之声。

    中年人和妻子都是面色一变。

    咣当!

    后门直接被轰开。

    一个剑修装的护卫被直接轰了进来,张口喷血,眼看就活不成了。

    “哈哈哈,干爹,您老人家连夜匆匆离开,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呢?居然还跑了这么远,害得我一阵好找啊!”嚣张的笑声之中,一个身穿白色道袍的年轻人走门后面走了进来,一脸嘲讽讥诮之色。

    他后面跟着二十多个凶神恶煞的修士,将整个后院团团包围了起来,手中的兵刃,还滴着鲜血,中年人安排在外围的护卫,全部都被斩尽杀绝了。

    年轻人浓眉大眼,看起来一副憨厚忠良的样子,但是脸上的表情却难以掩饰残忍奸诈。

    他故意一脚踩在之前那个被轰进来的修士背后,咔嚓一声,直接踩断了这个重伤修士的脊柱,却仿佛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弹了弹道袍上的灰尘,笑道:“干爹,你真的是老了,雇这些酒囊饭袋,以为就可以挡住我吗?”

    中年人气的浑身抖,指着这年轻人不知道骂什么才好。

    “马良,你不要太过分,当年你只不过是一个快要饿死的乞丐,老爷可怜你,才收留你在商队,后来又收你做义子,待你如同亲儿子一样,还帮你娶妻成家,你摸着良心自问,老爷平日里怎么对待你,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中年风韵妇人忍不住骂道。

    “呵呵,干妈,你老人家真的是天真啊!现在说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还有什么用?”马良双手抱胸一脸讥诮地道:“这个世界,就是优胜劣汰,胜者为王,既然你们的靠山倒了,我自然就得另寻靠山,难道和你们一起等死?哈哈,唐门的莫师兄说了,只要解决了你们,关家商队一切就由我来负责……”

    “你……孽子,我和你拼了……”中年人气糊涂了,冲过去就要拼命。

    身边的仅剩的一个护卫,见状连忙拦住了中年人。

    马良脸色一边,冷哼道:“老家伙,不要给脸不要脸,老老实实把商队的契票银根都交出来,给你们一个全尸,否则……嘿嘿。”他阴冷的目光,从中年风韵妇人身上掠过,笑道:“干妈虽然老了点,但还是风韵犹存,我想我手下这些如狼似虎的修士们,不介意玩一玩这样一个细皮嫩肉的女人……”

    “你……你是个坏蛋……不许欺负娘亲……”幼童怯生生地骂道。

    他只有三四岁的年纪,张开双臂紧紧地挡在了娘亲身前,虽然害怕的抖,却表现的像是一个小男子汉,一双大眼睛里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你这个畜生啊……”中年人气的浑身哆嗦:“等我大儿子小羽回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哈,老匹夫,以前你说这话,我还会害怕,但是现在,你那大儿子只怕在就烂成尸体了,哈哈,连心云宗都灭了,我还会怕他?”马良哈哈大笑,一脸的不屑。

    这里是客栈后院,打架吵闹之声,早就惊动了其他人。

    许多人都围到了旁边看热闹。

    两方人的对话,已经将其中缘由听了个差不多,许多人看着马良的眼神就有点儿鄙夷,这种忘恩负义的人,人人唾弃。

    就在这时——

    一个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你刚才说什么?心云宗怎么了?”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场地中多了一个一身青衣的英俊少年,肩头蹲着一只胖乎乎的灵猴,瞬间出现在了马良的身前,双目如刀,死死地盯着马良。

    “你……你是谁?”马良也被吓了一跳,连忙退了好几步。

    “你刚才说什么?心云宗怎么了?”青衣英俊少年一字一句地问道,所有人都能感觉出来,他正在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马良退到了手下修士的簇拥之中,顿时有了些胆色,想起之前的失态,顿时恼羞成怒,冷笑道:“哪里来的野小子,吓我一跳,不知道死活,你在用什么语气和我说话?滚!”

    青衣少年皱皱眉。

    下一瞬间,马良只觉得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直接将自己束缚住,凌空悬了起来,被拉到了那青衣少年跟前,他大惊失色,知道遇到了硬茬子,死命挣扎却不能动弹分毫。

    “你……你快放开我,你找死不成?你们这群家伙,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杀了他,干掉这小子……”马良怒吼。

    其他凶神恶煞的修真者们这才回应过来,挥舞着刀剑,朝着青衣少年扑了过来。

    “嘿,一群不知道死活的家伙,实力真是可怜,当面不识真人……唉,猴真佩服你们的勇气。”青衣少年肩头的灵猴,突然口吐人言。

    下一瞬间。

    却见青衣少年并未有什么动作,那群凶神恶煞的修真者,还未冲到他身前三米处,砰砰砰全部惨呼着倒飞了出去。

    后院内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不想死,就老老实实说,心云宗到底怎么了?”青衣少年双目如刀,盯着马良。

    马良这个时候已经吓傻了,这下子终于知道遇到了级高手,颤抖着道:“心……心云宗已经被人……灭了……”

    “什么?心云宗被人灭了?你小子在胡说什么?”另一个暴怒的声音响起,就看前面大楼膳堂里,冲出来一个正在啃着鸡腿的小胖子,肥嘟嘟的脸上满是怒意,喝道:“心云宗乃是如今的大燕修真国第一门派,谁能灭它?”

    “这……是五庄观等门派联合,据说连兽人也参与其中,如今这件事情,大燕修真国已经人人皆知……”马良结结巴巴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