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38章 爱情的转变
    尤其是那精纯的灵识波动,对于周良来说,是一种罕见的补品,《圣》疯狂地运转,不断地将那灵识元气化为己用,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一直以来锤炼的灵识,正在缓慢而又坚定地生着某种质的变化。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周良完全沉浸在了这种修炼之中。

    他的身体,也在生着某种奇妙的变化。

    肌肉犹如透明一般逐渐不见,一身骨骼仿若是白玉雕琢一般。

    一丝丝金色光泽在其上游走,尤其是胸前肋部的几根骨头,闪烁着奇异的光泽,其上还有一个古老的字符,在隐隐绽放光辉,若隐若现,正是周良炼入了“造化阴阳神玉”的几根骨头,隐隐散出一种仙灵。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这一根根白玉仙骨逐渐看不见。

    周良身上的肌肉血肉重新浮现,宝相庄严,神辉弥漫,仙霞蒸腾。

    他面相犹如得道高僧一般,有一种说不出的祥和庄严,威严自生,宛若圣灵,心脏的鼓动之声犹如龙吟虎啸,又如仙钟大鸣,血气蒸腾,血液在血管之中仿若是长江大河一般呼啸奔腾,生机旺盛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他浑身肌肉都在心脏的鼓动跳动之下,一遍遍地震荡,一些杂质被一遍遍地排斥出身体。

    周良彻底进入了一个奇异的状态。

    一**若有若无的力量,在他周身弥漫,仿佛是一颗无形的心脏一般,不断地收缩膨胀。

    ……

    ……

    “周师兄到底怎么了?”沙莎面带忧色,站在金色巨塔之巅的平台上。

    在她面前,金色小祭坛之上,那一尊金盔金甲犹如天神的至尊雕像之前,周良盘膝虚空漂浮,一团团的金色光辉不断地从金色雕像之中分离出来,涌入周良的身体之中。

    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

    从四十多天之前,周良第一次触摸这一尊金盔金甲的至尊雕像,他就进入了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一开始,沙莎判断,周良应该是在点燃这尊金甲雕像的仙火。

    不过持续了这么长时间,她就有点儿捉摸不准了。

    时间流逝,距离“万灵战场”关闭的期限已经越来越近,如果不能在被这片空间排斥出去之前,完成点燃仙火的过程,一旦被打断,就会遭遇神魂皆灭的后果,极为危险。

    有好几次,罗胖和小银猴两个不靠谱的家伙来到巨塔之巅,试图叫醒周良,都被沙莎所阻止。

    不过现在,沙莎也快不能坚持了。

    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这片天地已经逐渐开始排斥自己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脚底下的重力快要消失,自己就要漂浮起来一般。

    抬头看去,天空之中的空间壁障,也不再稳定,开始出现一丝丝蜘蛛网一般的缝隙,那是排斥空间传送裂痕的前兆,等到真正的期限一到,所有人——不管在“万灵战场”的哪个位置,都会被从这些裂痕之中排斥出去。

    “如果周师兄到时候还不能醒来的话,该怎么办?”

    沙莎忧心忡忡。

    “如果实在不行,那就只能……只能毁掉这尊金盔金甲雕像了!”她只能想到这样一个办法,根据她的判断,只要毁掉仙火塔,就不会出现反噬之力,不会对周良造成伤害。

    可是这样一来,等于是破坏了周良的一次机缘。

    她两头为难。

    这些日子以来,站在巨塔之巅远远看去,这片巨大的仿仙城市之中,偶尔会传出一些轰鸣之声,以及一些恐怖的元气波动,显然是有高手在和傀儡石头人战斗,结果难料,不过一直到了现在,还没有人能够突破傀儡石头人的封锁,来到这摆放着无数仙火小塔的金色巨塔跟前。

    那些傀儡石头人的实力,实在是太恐怖。

    天地之间的压制之力又大,进入此间的兽人和人族高手,根本不可能打到巨塔之前。

    要不是周良手中有那个骨质镯子,激了无字石碑之上的传送网格,周良一行人也不可能来到这里,就算是周良施展桃木剑和墨石刀之中的禁忌之力,也不可能做到——

    毕竟每次催动禁忌之力,都会消耗他太多的道家真气力量,只能维持一瞬而已。

    “嘿,我的人宠还没有醒过来?”一道白光闪过,小银猴出现。

    “周师兄的气息在不断地增强,这四座鼎中的“句芒”之血,还有一小部分没有干涸,点燃仙火的过程,还未完成啊……”罗胖也落在巨塔之巅,仔细观察,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做准备吧!如果一日之后,周师兄还未醒来,那就击碎金盔金甲雕像,罗大哥你能做到吗?”沙莎皱眉道。

    罗胖摇头道:“不一定。”

    话音未落。

    轰隆!

    轰隆隆隆!

    一阵阵巨响,突然毫无征兆地在远处爆开来。

    两人一猴回头看去,之间仿仙城市的远处,突然像是生了大地震一般,一座座方正高楼大厦开始倾泻倒塌,烟尘冲天而起,有地下火焰冒出,岩浆开始顺着街道,犹如河水一般,在巨大的建筑物之间流淌……

    “生了什么事情?”

    “这片天地,好像要毁灭了……”

    “嘿,我闻到了一股世界毁灭的气息!”

    两人一猴都被自己看到的一幕给震撼了。

    那可是连道宗都无法击破的坚固岩石,可是在这一股毁灭之力的面前,如同飓风之中的沙粒一般地倒塌化作碎屑,那一座座高大恢弘的方正建筑物,就像是被海浪冲击的沙雕一样,缓缓地倒塌粉碎……

    空气之中,开始弥漫硝烟,仿若战场。

    一尊尊堪比巅峰道宗战力的傀儡石头人,也在这毁灭之力的面前倒下。

    “这个世界要粉碎坍塌了,不仅仅是这片城市,整个“万灵战场”也要分崩离析了!”沙莎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

    ……

    ……

    无边的幻境。

    张馥已经身心俱疲。

    他一袭白袍,头披散,赤着足,缓缓地行走在一片看不到光明的荒野之中。

    没有可怕的攻击,也没有致命的陷阱,这段远古遗路似乎看不到什么危险。

    但他就是走不出这片荒野。

    依旧是远古遗路第十一段,进入其中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长的时间。

    这分明是一片并不大的荒野,暗光笼罩,长慢了枯黄的野草,流淌着黑色的废水,有枯骨,丘陵起伏,荒芜且贫瘠,张馥体内的一切力量都已经封印,他如一个普通人一般,行走在荒野之中,不知道该如何走出这个荒瘠的世界。

    唯一的奇异之处在于,在自己的身边,一直跟着一个秀如墨、身形玲珑、肌肤如雪的美丽女子。

    这女子仿若是鬼魂一般,在虚空漂浮,轻若无物。

    伸出手去,手指透过了她的身躯,这只是一个幻影。

    但是这女子的面目,却始终模糊不清,笼罩着一片白色的氤氲,没有五官。

    这个鬼魂一般的女子,从张馥进入这片世界的第一时刻起,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一语不,虽然没有眼睛,却仿佛是在凝视着他一般,自始至终,都跟在他的身边,寸步不离,仿佛是一个影子一般。

    “为什么会是这样?一定有什么办法,可以离开这段幻境古路,这不应该是一个无解的考验啊!”

    张馥在苦苦地思索。

    他智谋不低,以往遇到许多难事,都可以做到迎刃而解。

    可惜这一次,却丝毫理不出头绪。

    到底这片荒芜的世界,代表着什么?

    到底这个白色衣裙鬼魅一般的女子,代表着什么?

    他抓不到丝毫的线索。

    “难道要一辈子都在这个幻境之中走下去吗?”

    张馥眉头紧皱。

    隐隐约约之中,他总觉得前方有一道光,一道可以驱散一切阴霾和黑暗的光,一道可以解救自己的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天以来,不管他如何奔跑,如何追寻,不管他的脚步是快是慢,那一道仿若存在的光,和他之间的距离,不曾拉近也不曾拉远。

    他无法捕捉到希望所在。

    终于,张馥停下了脚步。

    低头看去,最后一双鞋子已经走烂,一双赤足之上已经布满了裂口和疤痕,几乎不成形状,血水脓水流淌,有着钻心的疼痛。

    张馥有些疲倦了。

    他静静地站在原地,透过脚边的水洼,看到自己的脸,心中叹息道:“既然追寻不到这一切,那不如停下脚步,任命吧!”

    如果就这样死在这片环境之中,是不是也是一个宁静的归宿呢?

    她缓缓地坐下来。

    眼皮沉沉,有一种想要就此睡去,永远不再醒来的冲动。

    却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

    轰隆隆!

    这片大地震荡了起来。

    张馥讶然站起,放目看去,却见远处大地突然开裂,一道道巨大的缝隙之中,无尽的地底之火,仿佛是被压抑了数千万年的恶魔一般喷涌了出来。

    “这里……要毁灭了?”

    略微惊讶之后,张馥就明白了过来。

    还未有等他再做出什么反应,突然之间,天空一声轰响,一道巨大的时空传送裂缝出现,可怕的吸力涌出,一瞬间就包裹住了他的身形,将他朝着那传送裂缝之中拉车而去。

    “原来是时间到了,“万灵战场”要关闭了吗?这么说来,我可以活着出去了?”

    张馥心中所有所思。

    他下意识地回头。

    却看到那鬼魅一般的白色纱裙女影,居然并没有消失,而是阴魂不散地依旧紧紧地跟在了自己的身后,被时空传送裂缝一起传送了出去。

    “她到底是谁?”

    张馥在失去意识之前,大脑之中的最后一个想法。

    ……

    ……

    “露儿师妹,先吃点儿东西吧!周师兄不会有事的。”

    张猛飞挠了挠后脑勺,不知道该怎么劝眼前这个小仙子,自从和周良分别之后,李露儿就再也没有吃过任何东西,每日里除了短暂的休息之外,就是疯狂无止境的修炼,虽然先天之上的高手,就算是三四个月不吃不喝也没有关系,但她依旧是消瘦了不少。

    “张师兄,距离“万灵战场”关闭,还剩下几天时间了?”李露儿站在剑楼之巅,轻声地问道。

    张猛飞肯定地道:“距离最后期限,还剩下不到一天时间了。”

    这个问题,李露儿在短短时间之内,至少已经问了十一次了。

    李露儿哦了一声,扭头微笑道:“张师兄,我没事的,你快去修炼吧!刀楼二层的刀**法,你还有一半以上没有修炼贯通吧?”

    张猛飞再次下意识地挠了挠后脑勺,道:“这个……我天资愚钝,没有周师兄那么聪慧,这三个多月的时间,才学会了不到二十部刀诀而已,不过我觉得周师兄说的很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法机缘,我只选择其中一些最适合自己的刀诀就可以,没有必要全部都学会。”

    李露儿继续微笑道:“这样说也不错,不过,露儿觉得,张师兄你应该将那些刀诀都记下来,就算是不修炼,以后也可以传给有缘人,不然那么多高阶刀诀,不传出去就可惜了,我想周良哥哥也是这个想法,所以才将你留在这里呢!”

    “呃,是吗?是因为这个吗?”张猛飞挠了挠后脑勺,恍然大悟地道:“你说的不错,我真笨,居然没有想到,我现在就去把那些刀诀,都抄录下来。”

    说完,张猛飞转身而去。

    看着张猛飞的背影,李露儿脸上又闪过一丝微笑。

    她真的有点儿羡慕张猛飞,一直都简简单单,没有那么多的烦恼,每日里修炼刀诀,心中只装着长坂坡猎户和周良,不会有儿女情长,这么长时间以来,真的没有听说过,张猛飞对哪个女孩子动心过。

    也许是因为每一个女孩子,对于情感,都要敏感一些吧!

    李露儿觉得自己现在都快要变了一个人了。

    以前哪个自恃清高,对任何男子都不放在眼里的高傲少女,都已经快要被磨平了棱角,也许自从三年之前的心云山下边,见到哪个一身破破烂烂、对自己又凶又狠的少年的一刻起,自己就注定要有命中这一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