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34章 兄弟相残
    “大哥,要小心,寂灭舰队是老十三麾下战力最为精良的一部,是他的心腹舰队,高手不少,派遣这只战舰前来,只怕他老十三居心不良啊!”老八周止森急忙提醒道。网

    周去病微微一笑,并未说话,下令仙庭大军暂停,自己则和几位兄弟化作流光,瞬间就来到了前锋战舰之上。

    抬头看去,前方有数千艘黑色战舰。

    这些战舰清一色五爪黑龙战旗,犹如遮天蔽日的乌云一般,给人一种压抑沉重的窒息之感,隐隐之中,这黑色乌云幻化出一头巨大无棚的恶龙,张牙舞爪,极为恐怖。

    “属下寂灭舰队统帅鸠摩智,参见大帝子殿下,诸位帝子!”

    对面黑色大舰之上,一位身高三丈的巨人,实力达到了半步道真境界,犹如岩石铸就一般,气势迫人,声音如雷,单膝跪地。

    “何事?”周去病抬手问道。

    “大帝子殿下大胜归来,捷报早就已经传到了帝都,十三帝子命属下带着第一批犒赏,前来犒劳三军。”鸠摩智恭敬地道。

    “放肆,大哥乃仙帝诸子之,立下如此不世奇功,理应由仙帝嘉奖,岂轮得到他老十三老犒赏?他算什么东西?赶紧滚,不要破坏我们的心情。”老八周止森话语尖锐,毫不留情。

    周去病却是摆摆手,微微摇摇头,似是早就现了什么,笑道:“鸠摩智,你也算是我仙庭的老人了,不要弄这些虚的了,我不为难你,你还是让老十三出来亲自说吧!”

    对面。

    鸠摩智脸色霍然一变,略有犹豫,正要再说什么。

    就在此时,一声哈哈大笑,一丝丝的黑色雾气从后面飘荡出来。

    这写黑气微微一凝,化作一个修长削瘦的身影,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眉长目细,单薄嘴唇,面色白皙如同敷粉,微微弓身,道:“皇兄的实力,果然又有精进,一眼就看出臣弟的踪迹……哈哈,臣弟见过皇兄!”

    “老十三,是你?你不老老实实地在帝都,为何率舰队来此?”八帝子周止森惊呼。

    老十三却没有看他,依旧盯着大帝子周去病。

    “十三弟,你私自调动仙庭大军,拦截我去路,已经是犯下大错,念在你我兄弟一场,你现在收手,我不再追究今日之事。”周去病目光从周围在周围天地之间掠过,又落在了前面墨客舰队周围,现了什么,轻轻地摇头,叹息了一声,平静地道。

    十三帝子丁久星却像是没有听到这句话一般,微笑道:“臣弟要恭喜皇兄,霓裳皇嫂为皇兄诞下一女,皇兄喜得公主。”

    “卿本佳人,奈何为寇?”周去病摇头。

    十三帝子丁久星依旧脸上带着微笑,道:“皇兄难道就真的不想看看自己的女儿吗?一个很可爱很聪明的小家伙呢!”

    这个时候,其他人也从对话之中,听出来了一些什么端倪。

    事情显然有些不太对劲。

    难道这十三帝子,居然在此地设下了埋伏?

    八帝子、四帝子和三帝子都勃然变色,尤其是老八周止森,怒道:“老十三,你在说什么?什么意思?”

    周去病摆摆手,示意他们无需动怒,看向对面,点点头,道:“也好,你带过来,让我瞧瞧。”

    十三帝子笑着道:“我就知道皇兄一定会这么选择,来人啊……”

    说着,一摆手。

    就看他身后的舰仓之中,一队黑衣黑袍的战士,鱼贯而出,为一位道尊巅峰境界的高手手中,抱着一个玉色光团,隐隐可见一个出生不久的漂亮女婴,粉雕玉琢犹如一个美丽的精灵一般,被包裹在光团之中,在甜甜地熟睡着。

    这漂亮女婴身体内流动着一股奇异的血脉。

    八帝子等人都是脸色一变。

    体内流淌着仙庭至尊血脉的婴儿,如此浓烈,不可能假冒,难道这个小女孩,真的是大哥的子嗣?

    帝都到底生了什么?

    为什么这婴儿会落在老十三的手中?

    不应该的,大帝子府高手如云,在帝都地位高贵,帝子妃凤霓裳本人也是帝都排的进前十的道真巅峰级别高手,这孩子身份尊贵,怎么会流落府外?

    帝子妃怎么会容许别人带着自己刚出生的孩子,来到这战阵之前?

    难道……

    一个不好的预感,在众人的心中涌起。

    “大哥可看清楚了,这孩子是不是十分可爱呢?啧啧啧,不愧是仙帝血脉,钟天地之灵秀,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呢!”十三帝子目光在孩子的脸上掠过,熟睡之中的漂亮女婴,顿时被惊醒,像是收到了什么极大的惊吓一样,哇哇大哭了起来。

    周去病神色平静,道:“老十三,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收手。”

    “大哥你说的什么话?”十三帝子笑道:“是你太自信?还是太天真?我布置了这么长时间,为的就是这一天,怎么会就凭你轻飘飘一句话,就放弃这一切?”

    “仙帝之位,非我所愿,帝君一直都在培养你,迟早你都是仙庭之主,何必如此极端呢?”周去病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悲悯之色,叹道。

    “是啊!仙帝之位的确会是我的,但是我可不想,有朝一日我踏足帝位,在这仙庭之中,却有你这样一个令人讨厌的家伙,拥有比我还强大的号召力,拥有比我更强的威信,拥有比我更多的势力和追随者,连你的儿子,也有比我儿子更强的天赋……呵呵,只要你振臂一呼,只怕我即便成为仙帝,也得看你的颜色行事吧?”

    十三帝子微微眯着眼睛道。

    一个身穿着黑色道袍的五六岁少年,悄悄地走出来,站在了十三帝子的身边。

    这少年眉清目秀,正是稚气未脱的年纪,只是脸上却有着与其年轻不相称的冷静,眸子里闪烁着野兽一般冰冷残忍的光芒,尤其令人惊讶的是,他的眉心之间,却有一只天然生成的竖眼,闭着的时候犹如一道闪烁的金光,睁开之时,里面却有七个犹如北斗七星一般排列的金色瞳仁,妖冶而又诡异。

    这是十三帝子的独子周戬。

    一个天生具有“七星写轮眼”仙眼的绝世天才。

    按照过去千万年以来的记录,这样一个绝世天才,必然是独领一个纪元风骚的绝对主角,周戬也小小年纪就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天赋和才华,连续打破各种修炼记录,展现出各种不可思议的能力,当之无愧是他这个年龄段的第一人。

    可惜这一切,却在三年之后改变。

    大帝子的第一个孩子降临。

    一个更加辉煌显赫、资质更是可怕的孩童。

    “哈哈哈,想不到啊!真是想不到,我仙庭之中,居然也会出现一个“阴阳镜像体”的万古无双体质,实在是太好了,“七星写轮眼”加上“阴阳镜像体”,这是我仙庭大兴的征兆,等到日后这两个孩子崛起,成就至尊,我仙庭便可以浩浩荡荡,横扫地仙界了,好,这个小家伙,就叫周良吧!”

    仙帝兴奋的笑声,至今还回荡在许多人的脑海之中。

    在大帝子的第一个孩子降临之后,仙帝也表现的极为兴奋,一眼就认出,这个小小幼童,具有万古无双的“阴阳镜像体”体质。

    整个仙庭都为此欢呼。

    此后的三年时间里,之前周戬创造的各种修炼记录和神迹,都被周良一一打破。

    周良绽放出来的光辉,无与伦比,犹如九天之上独一无二的昊日一般,掩盖了一切同龄人的光华,也掩盖了原本属于周戬的光彩,越来越多的赞赏和表扬转向了周良。

    毕竟这个孩子,才是仙帝嫡亲长子的后代,是仙帝真正的嫡亲孙子,而十三帝子本就是义子,无数仙庭之人都坚信,等到这两个孩子长大,周良会继承仙帝之位,而周戬将是最好的辅助者。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对于周戬来说,显然有些不知所措。

    那个原本活泼好动、单纯骄傲的少年,渐渐变得沉默阴鸷了起来。

    时间流逝,如今已经是周戬六岁,周良三岁的一年了。

    此时的周戬,一身黑袍,六岁的他,脸上稚气未脱,但是却已经有了巅峰先天道灵境的修为,他静静地站在父亲十三帝子的身边,目光冷漠而又阴鸷,“七星写轮眼”微微张开,金光闪烁,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周去病的目光,落在了这少年的身上,突然面色一变,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

    下一瞬间,突然金光一闪,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

    那抱着漂亮女婴的道尊巅峰高手,只觉得怀中一轻,婴儿已经不知去向,抬头再看的时候,金光落在对面舰艏,周去病怀中抱着的正是那漂亮女婴,不觉心中大骇。

    传闻大帝子实力卓绝,号称仙帝之下第一,他未曾见识过,心中多少有不服,今日一见,再无丝毫小视之心,若是刚才大帝子想要取他性命的话,只怕也在一念之间吧?

    众人还未回过神来,却突然听到一声怒吼。

    只见一直平静冷淡的大帝子周去病,脸上突然出现难以遏制的愤怒,竟然是双掌一合,轰地一声,将怀中的婴儿击成了齑粉,与此同时,一股恐怖至极的力量,气息阴毒霸道,在婴儿身体之中炸开,旋即被周去病的手掌一压,最终没有彻底爆开来,一闪即逝!

    所有人都是一呆。

    “大哥,你……”其他几位帝子也都不知所措。

    这女婴乃是大帝子的亲女儿,体内分明流淌着仙庭最纯正的血液,好不容易才抢过来,为什么突然下此狠手?

    “老十三,你该死,触怒了我的底线!”周去病一字一句,面色怒极。

    只见他浑身金光涌动,犹如魔神降临,方圆数百里之内的所有生灵,都感觉到一阵窒息颤栗,只见他掌心微微摊开,一滴鲜艳的血珠缓缓地游动,释放着一股亲切的气息。

    对面。

    十三帝子叹了一口气,略显失望地笑道:“大哥您果然是厉害,我原本以为,取一滴我那刚出生的小侄女一滴精血,混入刚才那女婴的身体之中,以秘法炼制,再暗藏一枚“弑仙阴雷”,等你看到女婴之时,一时失察,就算是不能杀你,至少也有伤到你……啧啧啧,真是没想到,这样也会被你察觉啊!”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那女婴居然是个假的。

    之所以一开始骗过了所有人,只不过是蕴含着大帝子亲女的一滴精血,所以才能瞒天过海。

    十三帝子待真是阴毒,居然在女婴的体内,埋下一颗“弑仙阴雷”,想要趁着大帝子见到亲女时心神激荡的瞬间引爆暗杀,却被大帝子给察觉了。

    不过……

    众人的目光,落在了大帝子周去病手掌心的那一枚精血之上。

    一个刚出生的女婴,被抽取出一滴精血,那她的生机,必然遭受到了极大的摧毁,能不能生存下去都两说,对一个婴儿下这种狠手,十三帝子当真是手腕歹毒阴狠。

    大帝子向来温文尔雅,此时却如此暴怒,只怕也是被触动逆鳞了吧?

    “我的孩子,到底在哪里?”周去病保持着最后一丝克制。

    到底帝都生了什么,还不清楚,如果爱妻和孩子真的落在了十三帝子的手中,那就有点儿麻烦了。

    “哦,你是说我的侄女和侄子啊!放心吧!他们都还活着呢!”十三帝子笑嘻嘻地道:“不如大哥你束手就缚,我就不杀他们,如何?”

    周去病闭上眼睛,叹了一口气:“老十三,这是你找的,不要怨我。”

    话音未落。

    周去病化作一道流光,瞬间就来到了十三帝子跟前。

    轰!

    他随手一拳击出,顿时天地震荡。

    十三帝子笑盈盈一掌迎上去。

    一道光波从两人拳掌相交的地方扩散出来,下一瞬间,号称无坚不摧的寂灭舰队这艘巨舰舰艏,就如利刃分割一般,从中间断裂成为了两截。

    惊呼声之中,寂灭舰队统帅鸠摩智第一时间抱住了周戬。

    人影闪烁。

    这艘巨舰上的战士第一时间撤离,巨大的舰身摇晃着,缓慢地朝着地面之下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