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32章 传承异变
    他身形缓缓地漂浮起来,化作流光在天空之中一阵盘旋,一直到了广场之外,落在了那高大的建筑物之间。天籁小『『说WwW.⒉

    许多实力恐怖的傀儡石头人被惊醒,身上的仿仙文绽放出灼灼光辉,但是当它们的独眼落在了罗胖的身上时,却仿佛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就算小胖子落在它们的肩头,也不会做出任何的反应。

    “它们承认了我……不会攻击我了。”罗胖哈哈大笑:“我甚至能够感觉到,从它们体内传出一阵阵亲切的精神波动,像是老朋友一样!”

    周良心中一动,若有所悟。

    点燃仙火,就可以得到一部分的仙灵力量?

    可以被“万灵战场”这片上古天地所承认?

    这其中,似乎有什么被忽视掉的部分,不仅仅是那些传闻这么简单。

    周良抬头看了看金色巨塔,再看看这一道台阶上那许多与之前仙女形象小塔类似的其他小塔,这一切似乎并不仅仅是建筑物这么简单,这里面有一种活性,其中仿佛是沉睡着什么。

    “嘿,我也试试……”小银猴看罗胖自由自在的样子,有点儿眼热,伸出爪子,就朝着旁边另一个小塔的金色氤氲触摸过去。

    “等等。”沙莎突然拦住了它。

    “猴?怎么了?聪明小妞?”灵猴扭头奇怪地问道。

    对于沙莎这个智力怪物,灵猴还是挺亲近的,这些日子,沙莎很多时候都抱着小灵猴,所以彼此之间建立了友谊,灵猴心情好的时候,还会愿意让沙莎挠挠它柔软的小肚皮。

    “这里只是第一层台阶,如果我没有猜错,越是往上一层台阶,出现的小塔形状就会大一些,品级应该更加高级一些,蕴含的仙灵奥义就会越多一点。&lt;&gt;”沙莎道:“现在我们都有一次点燃仙火的机会,何不继续攀登高处,点燃那些更高等级的仙火塔,应该会得到更多。”

    这番话,看似在向灵猴解释,实际上她是对周良说的。

    周良点点头。

    “妹子,你为什么不早点说,我现在只点燃了一个最低级的小塔,岂不是亏大了?”刚刚飞回来的罗胖听到这一番分析,一张胖乎乎的脸上,笑容顿时就凝固了。

    “嘿,没有你的试验,我们怎么会清楚该如何点燃仙火啊?”灵猴幸灾乐祸:“谢谢你啊!小胖子,你果然是个福将。”

    罗胖一张脸就塌了下了。

    一瞬间感觉自己吃了一个大亏。

    周良想了想,道:“按照传闻所言,每个人都只有一次点燃仙火的机会,既然罗师弟你已经得到了一尊仙火塔的认可,就不要贪心不足了,这样吧!我和莎莎继续攀登金塔,罗师弟你得到了这片天地的认可,不再受压制力量,也不会被傀儡石头人攻击,正好可以去这城中搜寻,看是否能在那些建筑物之中,有一些其他的现……”

    周良随口,将阴阳老人需要的几样神材的名字告诉罗胖。

    罗胖被吓了一跳,一张脸都绿了:“周师兄你可真看得起我,这些可都是至尊专属炼器的神材,哪有那么容易找到啊!”

    周良哈哈大笑:“没事,你运气逆天,我相信你。”

    “嘿,我也相信你,小胖子。”灵猴继续幸灾乐祸。

    计划已定,罗胖与周良分开行动。&lt;&gt;

    ……

    时间流逝。

    周良背着沙莎用最快的度向上攀登。

    大约在第二百三十层的时候,小银猴看着一只憨态可掬的招财灵猴形象的仙火小塔,眼睛都挪不开了,兴奋地道:“嘿哈哈,就它了,这座仙火之塔,与我有缘,我决定就点燃它了。”

    “也许上面还有更好的。”周良故意逗它。

    “就算是有更好的,爷也瞧不上,就它了,它一定是最合适我的。”灵猴很坚定,毫不犹豫地深处自己毛茸茸的小爪子,触摸在了招财灵猴头顶闪烁着的金色氤氲之光上面。

    和之前罗胖点燃仙火小塔时候一样的异状出现。

    周良又倾倒了一些“句芒”血液进入招财灵猴小塔地步的凹陷石碗之中。

    这一次足足倒了六碗,这招财灵猴形象的仙火小塔才化作了一只金光灵猴,在虚空之中跳跃一阵,做出各种扑击、吞咬、厮杀的姿势,倒也虎虎生威,最终融入进入了小银猴的身躯之中。

    “猴……”灵猴扇动翅膀,在虚空之中留下一道道银光,犹如一柄银色的剪刀一般。

    “嘿哈哈,猴也要去这仿仙城市之中,碰碰运气,不陪你玩了……”灵猴扭扭肥硕的******,化作流光消失在了远处。

    之前它和小海豚泡泡,也受到了这片天地的压制力量,以至于无法飞行,只能如普通动物一般行走,差点儿没把这好动的灵猴给憋疯,现在恢复了飞行能力,犹如疯狗脱缰,野马出槽一般,彻底暴走了。&lt;&gt;

    周良也不去管它,继续攀登。

    在这过程中,小海豚泡泡也点燃了属于自己的仙火。

    它选择的是一座深海巨鲸形象的仙火小塔,位于金色巨塔的第三百零一层,足足吸收了周良十碗的“句芒”伸手鲜血,这才彻底点燃成功,小海豚点燃仙火之后,恢复了能力,但是它并没有离去,而是一直乖巧地跟在了周良的身边。

    在花费了大约半天的时间之后,周良和沙莎终于登上了金色巨塔的巅峰。

    周良仔细打量。

    巨塔之巅并是一个大约半亩地的平台,由一块巨大的纯金色神秘岩石整体雕琢而成,切面光滑如镜,没有丝毫的瑕疵,绽放出柔和的光辉,可以隔绝外面的视线,行走在其上,犹如行走在灵气神液之中一般,一呼一吸之间,都让人觉得精神百倍。

    在这个平台的最中间,又是一个小祭坛。

    这个祭坛同样是金色,高约三米,圆形,四面有四条台阶通道,雕栏精巧,华丽无双,祭坛周身雕琢着七十二地煞神兽和三十六天罡神兽的图像,还有仙女玄女飞天之景,以及上古战场,仙魔征战,血流如何,尸累如山,白骨遍野,残刀断剑的可怕场面。

    这一幅幅画卷,共分为九,活灵活现。

    仔细盯着这小祭坛看的话,就会觉得这些画卷仿佛都活了一般,线条游动起来,上面的人物正在动。

    不过最吸引周良目光的,并非是这华丽无双的金色小祭坛。

    而是祭坛上一座真人大小的人形雕像。

    这是一个人族形象的高手雕塑,身形修长魁梧,面容坚毅,且极为英俊,眉宇之间,略有傲气,面部表情栩栩如生,犹如活人一般,他浑身披着金色仙魔道袍,华丽尊贵,双手握剑,抬头仰望苍穹,神色微怒,矗立在这金色小祭坛之上,犹如一尊俯瞰天地四野万物生灵的至尊主宰一般。

    周良心中震动。

    这个雕塑的面貌,他似曾相识。

    “周师兄,他很像你……”沙莎轻声低说道。

    的确,经沙莎这么已提醒,周良骇然现,这一尊金**神雕像,面容眉目之间,居然和自己极为相似,只是神态略微成熟一些,更像是三十岁时候的自己一般。

    “不对,不仅仅只是像自己,我好想还在哪里见过这个雕像……”

    周良苦苦思索,搜刮着自己的记忆。

    可惜遍览自己的记忆,没有丝毫的线索,而关于幼年的记忆,像是被封印一般,一片空白,一时之间,周良还真的想不起,自己在哪里见过和这个雕像一模一样的人,只能暂时作罢。

    在这个雕像的顶端,闪烁着一缕极为微弱的金色氤氲之光。

    “这么说来,这尊雕像,应该是也是一尊仙火塔了!”

    周良想了想,决定点燃这尊仙火塔。

    在小祭坛的四面,周良没有找到祭献鲜血的石碗,不过却看到了四个金色龙纹小鼎,于是将的鲜血倒进了四个小鼎之中,足足耗费了周良储存血量的三分之二以上,才盛满四个龙纹金鼎。

    做完这一切,周良登上金色祭坛,伸手触摸那雕像顶端的金色氤氲之光。

    一丝微微灼热之感传来,然后顺着手指一丝一丝地渗入到周良身体各处。

    下一瞬间,异变突生——

    一阵天旋地转,周良只觉得眼前一黑。

    一切景物都消失不见,仿佛是时空转换一般,自己瞬间来到了一片漆黑空间之中,前后左右上下都是冰冷阴寒的虚空,永恒孤寂,没有声音,没有气流……

    唯一的光源,是从前方一个金色光团之中出。

    “怎么回事?自己不是在点燃那雕塑仙火,怎么一下子出现在了这里?”周良皱眉,身体漂浮在虚空之中,犹如置身于真空之中一般。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应该和那人形仙火小塔有关。

    莫非是因为自己触摸了那金色氤氲之光,所以被传送到了这里?

    还是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是虚幻,自己的意识沉入到了一个虚拟空间之中?

    就在这时——

    “卑微卑鄙的域外人,还不死心吗?可敢于我一战?”

    一个恢弘高贵威严的声音,突然从光团之中传了出来。

    周良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一道道愤怒的精神波动,与这声音一起出现,弥漫在整个无尽虚空之中。

    域外人?

    周良一愣,是在说自己吗?

    就在这时,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恩?不是那些域外邪魔?哦,又一个不知道死活,妄图获得吾之仙藏的蝼蚁吗?蝼蚁之躯,也敢觊觎仙位,该死!正好为吾送上养料,死吧!”

    话音落下。

    一道道金色丝线,犹如触手一般,从金色光团之中疯狂地蔓延出来。

    电光火石的瞬间,这些金色丝线触手,就来到了周良的身前,将他浑身都缠住了,金色丝线的最前端,化作了尖锐的金针,一瞬间就破开了周良强横的肌肉。

    “糟糕……”周良觉得自己体内的生机,竟然在不断地被这金色丝线抽走。

    他奋力地挣扎。

    数百根金色丝线,在瞬间被挣断。

    但是更多的金色丝线触手,却在远处那金色光团之中延伸出来,前后左右疯狂地将周良包围在了其中,不出片刻就将周良缠成了粽子,越来越多的尖锐金针疯狂地刺入周良的身体之中,汲取他的生命元气……

    “哈哈哈,没想到一只小小的蝼蚁,居然会拥有如此强横的生机……”那个声音再度出现:“可惜啊!若不是你觊觎吾之仙藏,吾也不会对你下杀手,吾之使命,不能终结,仙庭的血脉,必须延存,吾就算是沾满鲜血化身为魔,亦在所不惜!”

    周良已经无暇顾忌这样的声音。

    这样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陷入了困境。

    之前小胖子罗胖和小银猴点燃仙火之时,都未曾出现过这样的异状。

    看来还是有点儿贪心了,这一尊至尊主宰雕像能够被放在巨塔的顶端,就说明有着特殊之处,自己不该如此急躁地就试图点燃它的仙火。

    不过这个时候,后悔已经来不及。

    周良疯狂地挣扎。

    堪比道宗境二层的肉身之力,不断地将一缕缕的金色丝线挣断。

    他一只手腾出来,从储物戒指之中,召唤出来了桃木剑和墨石刀,正要注入仙火和玄阴真气,以刀剑之中的至尊之力,破开这金色丝线,直接斩碎那金色光源……

    却在这个时候,又一个意外的变化出现了。

    一抹绿光,在他召唤桃木剑墨石刀的同时,也从储物戒指之中飘飞了出来。

    这绿光仿佛有神奇的魔力,虽然并不强劲,但是在它出现的一瞬间,那疯狂的金色丝线触手,却安静了下来。

    “这是……”金色光源出一声惊呼。

    周良也微微一愣,犹豫了一下,没有第一时间催动那桃木剑和墨石刀。

    下一瞬间,却见那一抹绿芒迅地放大,同时射出一缕缕的绿色光影,仿佛是投影仪一样,在这片无尽虚空之中投射出一个个斗大的字迹——

    “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周良心中一震。

    他瞬间知道那一抹绿芒的来历了。

    是大燕修真国监察长老周胜男赠送给自己的那块玉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