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27章 丘处机之殇
    在一片怒骂声之中,魏忠贤一步一步地来到了丘处机身前十米处。

    “为什么?”他冷冷一笑:“我只是取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已,这有什么奇怪的?”

    “属于你自己的东西?”丘处机嘴角露出一丝不屑。

    “当年师尊传授掌门之位,本该属于我,论武功,论资质,论对门派的贡献,你哪一样比得上我?为什么偏偏你是掌门,而我却只能听你号令,屈居人下来辅佐你?”魏忠贤哈哈大笑,面容扭曲,在火把灯光的照耀之下,如同厉鬼一般,声色俱厉地道:“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在等待着这一天,等待重新夺回属于我的掌门之位的机会,天可怜见,我终于实现了。”

    “原来你一直都在记恨……”丘处机叹息一声,抬头的瞬间,神色变得严厉了起来,厉声质问道:“可是你用这样的手段,就算是夺得了掌门之位,你对得起师尊师祖吗?勾结外寇,你的手上,已经占满了门派弟子的鲜血,你还配得上掌门之位吗?”

    “哈哈,你真是天真,成王败寇,一切都会由胜利者来书写。”魏忠贤冷笑,道:“丘处机,你身为掌门,让门派陷入绝境,让无数弟子惨死却无法力挽狂澜,你才是门派真正的罪人,还不以死谢罪,更待何时?”

    丘处机仗剑而立,面色平静地道:“心云宗只有战死的掌门,没有投降的剑客,魏忠贤,你想取我性命,想夺回一切,那就用自己的剑来说话吧!”

    “哈哈哈……”魏忠贤哈哈大笑:“我才不会这么笨,在这个时候,和你这个困兽一战,吴大人已经答应,等你死后,我就是心云宗的新任掌门,我魏忠贤如今身份尊贵,没有必要和一个注定要死的人战斗!”

    “你……”丘处机怒道:“懦夫!”

    魏忠贤只是冷哼一声。

    就在这时

    “我杀了你这个背叛师门的畜生……”一声怒喝,一个身影从旁侧闪出来,人剑合一,刺向魏忠贤。

    魏忠贤眼眸之中,冷光一闪,看也不看,反手一剑斩出。

    血光迸射,直接将这个心云宗弟子斩为两截。

    广场之中,顿时一片愤怒的咆哮怒吼之声。

    心云宗的弟子们眼中都喷着怒火。

    他们无法相信自己看到和听到的一切。

    以往那个执掌着门派刑律,维护门派秩序的铁血巨头,最为铁面无私、不拘私情的长者,居然摇身一变,成为了心云宗历史上最大的耻辱最大的叛徒,许多人心里都无法接受,一片迷茫……

    突然

    “师傅,这不是真的,师傅,这绝对不是真的。”人群之中,一个失魂落魄的年轻人,跌跌撞撞地走出来,盯着魏忠贤,失魂落魄地道:“你怎么会是叛徒,他们冤枉了你,对不对……”

    魏忠贤的目光,落在了这个年轻人的身上。

    很多人也都认出了这个年轻人。

    他叫袁魁兴,是律法堂一位执法弟子,也是魏忠贤门下众多弟子之中的一人。

    袁魁兴天资虽然不是出类拔萃,但为人勤勤恳恳,是魏忠贤的忠实崇拜者之一,几乎将魏忠贤试做亲父一般,此时魏忠贤突然成为门派叛徒,他受到的打击不小。

    “魁兴,师傅我只是,想要拿回自己的一切。”魏忠贤看着这个年轻人,目光略微柔软了一些:“过来站到我的身边,等我执掌心云宗之日,必然会有你的好处……”

    “不,你别说了,求求你,师傅,你说一句,我就只求你说一句。”袁魁兴已经是泪流满面:“你告诉我,你没有背叛门派,你是在……是在开玩笑……”

    心中信仰倒塌的感觉,让袁魁兴觉得整个世界都破碎了。

    魏忠贤神色复杂,最终还是轻轻地摇摇头。

    “这不可能……”袁魁兴大喝,锵地一声拔出飞剑,横在自己的颈部,道:“师傅,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我求求你……难道你要亲眼着看,我死在你面前吗?”

    魏忠贤眼中最后一丝柔和的光芒消失。

    他吹落手中飞剑上的血迹,冷冷地道:“我的手中,已经沾了不少人的血,多你一个,也无所谓。”

    “哈哈哈哈……”袁魁兴摇头,顿时是失望到了极点。

    他双目喷出怒火:“你不是魏忠贤,你不是魏忠贤,哈哈,你一定不是他……魏忠贤,律法堂之主,何等大好男人,宁死不屈,你模仿不了的……魏忠贤,永远都不会背叛心云宗,哈哈,他已经死了,死了……师傅,我随你来了!”

    话音未落。

    飞剑一横,鲜血飙射。

    在近万心云宗弟子的面前,袁魁兴横剑自刎。

    天地之间,一片宁静,隐约之间,仿佛还回荡着这个年轻人最后的疯狂大笑之声。

    突然,又有一位心云宗弟子,从人群之中冲出来。

    他看着魏忠贤,平静地道:“魏忠贤,你传授我武功,我应该叫你一声师傅,你也是我曾经最为崇拜的人,如今你从贼,我们师徒之恩就此断绝,但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虽然因为有你这样一个师傅而羞愧,但是绝对不能向你挥剑,而身为心云宗弟子,我不能清理门户,也没脸在活在这世上……”

    话音未落。

    这位年轻人同样挥剑,自刎在魏忠贤的面前。

    血溅三尺。

    “魏忠贤,今日你我师徒恩断义绝,我宋喆大好男儿,不能做一个不忠不义之徒,今世以我血躯,偿还你授艺之恩,来世我必杀你,以报今日门派被灭之仇!”

    又有一人,从人群之中冲出来,挥剑就要自刎。

    人影一闪,丘处机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夺过了飞剑,当头棒喝道:“好男儿,应当珍爱自身,死且不怕,何如苟活,留下有用之身!”

    “掌门人……”这位年轻弟子跪在丘处机身前嚎啕大哭。

    魏忠贤曾经在整个心云宗都非常有威望,一丝不苟,铁面无私,实力又强,做事公平正派,是许多心云宗弟子的偶像,能够成为他的弟子的人,也都是天赋极佳的苗子,通过了重重门派考核,忠心可鉴,将魏忠贤当做是偶像一样来崇拜。

    但是今天,偶像倒塌了。

    还是以这种最令人无法接受的形式倒塌。

    如果魏忠贤为门派战死,他将成为这些弟子永恒的骄傲。

    这些身体之中流淌着热血的年轻人,哪怕就是最随他一起战死,也会含笑慷慨就义。

    但是这位最铁面无私的人,却彻底背叛了整个门派,背叛了所有心云宗的弟子,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简直就是信仰的倒塌,精神支柱的溃败。

    这简直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许多律法堂的弟子,站在人群之中,也是满面羞愧抬不起头来。

    灯火的照耀之下,魏忠贤面上笼罩着寒冰。

    对于眼前的一切,他丝毫不为所动。

    他的目光,坦然地迎上每一双利剑一样的目光,没有一丝一毫的愧色,反而带着胜利的狂喜,冷笑道:“你们这群蠢货,何必愚忠丘处机这个?你们之中,若有人此时站出来辅助我,等到明日我登上掌门之位,你们就是功臣,执掌六大天柱也指日可待。”

    “呸!”

    回应他的是一片唾骂之声。

    “不要心存妄想了,张三峰已死,再也无法可抗衡吴大人,如果你等冥顽不灵,今晚心云山上,必然是血流成河!”魏忠贤声音冷酷,他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一条道走到黑了。

    张三峰的人头,被扔到了所有人的面前。

    “啊!魏忠贤你……不,师父……”一直被江常一拉住的罗轩举,看到这一幕,心中悲恸,直接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欺师灭祖,罪无可赦,魏忠贤,你给我死死死死死!”

    丘处机终于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杀意,人剑合一,化作一道流光,直取魏忠贤。

    “哈哈哈,哈哈……你的对手不是我。”魏忠贤哈哈大笑,身形爆退,根本不给丘处机战斗的机会。

    一直冷笑不语的“通天剑派”吴玄都,身形动了。

    他瞬间拔剑,赤红色的剑光冲天而起,一股恐怖到了极点的撕裂之力,骤然出现,犹如天空之中陨落的星辰一般,光焰之璀璨,让整个心云宗犹如白昼一般,匹练犹如银河倒坠。

    “噗……”

    丘处机手中飞剑崩碎,喷出一口鲜血,倒飞了出去。

    “处机师兄……”惊呼声中,一道倩影凌空飞起,将丘处机接到了怀里,落在地上。

    是瑶光柱太上长老黎姿。

    丘处机居然是一招就败了。

    喧哗惊呼声成为一片。

    吴玄都脸上有得意之色。

    他这一剑,乃是全力施为,就是为了展现实力,震慑心云宗这群不知死活的蝼蚁。

    “掌门人……和他们拼了……”

    “哈哈,杀啊!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有死而已,怕什么,拼了……”

    见此一幕,所有心云宗的弟子,也都躁动了起来,他们非但没有被恐吓,反而群情激奋,犹如火焰一般汹涌了起来,有人高呼,被围在悬崖广场上的所有人,都疯狂了,热血在燃烧,尤其是年轻弟子们,看到掌门人负伤,眼睛都红了……

    “一群不知道死活的东西,放下法器投降,留你们一条狗命,如果谁敢动手,就杀了他!”吴玄都冷森森地道:“魏忠贤,由你来出手!”

    “好。”魏忠贤点头。

    他居然真的出手,魁梧的身形一闪,犹如大鸟一般凌空闪烁,手中飞剑洒落万道寒芒,犹如索命寒芒,每过一处,就有一位高呼的心云宗弟子被斩杀,他出手当真是丝毫不留情,一击毙命,人头凌空飞起。

    “杀了这个欺师灭祖的畜生!”

    “今日就算是灭门,也要杀了这个叛徒!”

    “宰了这个畜生!”

    怒吼声之中,十几位白苍苍的门派宗老,这个时候也豁出去了,越众而出,齐齐凌空飞起,朝着魏忠贤围杀过去。

    “哈哈,几把老骨头了,平日里教你们一声师叔,是看得起你们,以为我真的怕你们吗?既然连你们也违逆我的意思,要为丘处机尽忠,那就统统去死吧!”

    魏忠贤哈哈大笑,冷酷无情,施展功法,犹如虎踏羊群一般。

    “啊……”

    “和你拼了……”

    惨叫声之中,先后有四五位白苍苍的长老化作魏忠贤剑下的亡魂。

    这些老人都已经到了生命的暮年,气血衰败,本来实力就不如魏忠贤,此时那里是他的对手,转眼之间,十几位白长老,竟然全部都被魏忠贤一一斩杀!

    魏忠贤落在地上。

    他浑身浴血,犹如一个血人一般。

    手中的飞剑依旧在滴答滴答地往下滴血。

    这一股子狠劲,连吴玄都、镇宵子等人都给吓住了。

    真的是辣手无情啊!翻脸无情,出手如此狠毒,转眼之间,死在魏忠贤剑下的人,就过了三四十人,没有了丘处机和张三峰,魏忠贤就是心云宗之中的第一高手,几乎没有人是他的一招之地。

    整个悬崖广场愤怒了。

    犹如一个微热的油锅里,洒下了一把盐一般。

    所有心云宗弟子的眼都红了,只觉得胸膛之中有什么东西要爆炸出来……

    “杀,杀了魏忠贤!”

    “杀了这个欺师灭祖的畜生!”

    “灭门就灭门,今天就算是我心云宗的人全部四绝,也一定要杀了魏忠贤!”

    “死,一起死,同归于尽了!”

    愤怒的人群犹如绝了堤不可遏止的潮水一般,疯狂地朝着魏忠贤涌过去。

    场面顿时失控了。

    天地之间,弥漫着悲愤之意,热血在燃烧。

    镇宵子、雷不动原大燕修真国九大门派的高手,纷纷为之变色,这样的疯狂场面,即便是他们,都会感觉到一阵窒息,心云宗的凝聚力的确是可怕,整个门派都疯狂了。

    “哈哈哈,一群不知道死活的东西,难道以为我不敢杀光你们吗?”魏忠贤犹如疯魔一般,哈哈大笑,浑身道家真气波动狂涌,竟是没有丝毫的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