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22章 远古遗迹
    那疼的哇哇大叫的虎头皇魔,也吓得脸色苍白,居然不敢将钉在自己手掌上的一柄断剑拔下来。

    其他兽人也再都不敢为难陆无双和柳慕白。

    有周良为他们做主,除了哪个兽人是老寿星吃砒霜不想活了,否则没人愿意找死。

    “多谢周师兄!”

    柳慕白第一时间向周良道谢。

    陆无双面色惨白,伤势不轻,在柳慕白的搀扶之下,也微微点头致谢。

    周良一招手,咻地一声,钉在虎头皇魔手掌上的断剑自动飞回到了他的掌心,毫光一闪消失在储物戒指中,面色平静地道:“师出同门,自然应该相互帮扶,何必言谢。”

    柳慕白搀扶着陆无双缓缓地走过来,进入了人族阵营。

    远处那个吃了亏的虎头皇魔心中后悔不跌。

    这可真是倒霉,怎么随便欺负两个看起来毫无背景的小蝼蚁,居然都能因此惹到周良这个活阎王,这两个家伙,居然是周良这杀神的同门师弟,想一想都觉得后怕,这可真的是在死亡线上走了一遭,还好凶残的周良,这一次没有下杀手。

    周良没有再去理会这只虎妖。

    他略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从储物戒指中取出几枚疗伤的丹药,递给了柳慕白。

    记得当初,“四杰”这一对双骄,在第一次内门大比之中尽显风骚,实力和气度要比同龄人高出了不少,即便是周良,也是侥幸才能击败这两人,那个时候的陆无双和柳慕白,是周良的劲敌,尤其是陆无双,和周良定下一剑之约,根本没有将周良放在眼里。

    可是现在两人却已经无法再和周良比较。

    今天若不是周良,两人就算是被那虎头皇魔拍死,也不会有人为他们收尸。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周良和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就有些冷淡。

    虽说是同门,但彼此之间的成见不浅,当日进入“万灵战场”,这两人没有打招呼就提前离开,都没有得到周良的银色指环。

    不过念在同为心云宗弟子,周良还是赠药为他们疗伤。

    一切都已经过去,这两个人没有了和自己抗衡的可能,周良也不会斤斤计较以前的事情,虽然对于其中一人还有所怀疑,猜测他是那个连番刺杀自己的青鬼面具人,但一切未有定论之前,周良还是将他们当做同门师兄弟来对待。

    周良的这几句话,倒是让周围的许多人心中一动,都对陆无双两人刮目相看。

    甚至有几个人族高手,都已经开始尝试着通过结交这两人。

    他们希望藉此来拉近和周良的关系,毕竟周良是日后有可能成为北域至尊的天才之一,就算不能和周良成为好朋友,和周良的同门师兄弟成为朋友,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唯有大胖子宋祖德,看出来了一些端倪。

    周良对待张馥的态度,和对待陆无双、柳慕白的态度截然不同,显然是存在着一些微妙的关系在其中,宋祖德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对待这两人的态度,相比张馥,却要冷淡一些了。

    时间飞速地流逝。

    转眼之间,又是两天两夜过去。

    出现在黑色走廊之中的人数,已经达到了两百多,其中手握着石碑地图的名宿全部聚齐,可以开启最后一道石门了。

    “大师兄,六师兄,七师兄,十一师兄都还没有出来……”

    黄庭玄站在宋祖德的身边,不无担忧地道。

    宋祖德胖乎乎的脸上,也出现了罕见的焦急神色,自言自语道:“已经整整三天三夜的时间里,老六老七老十一还不出来,只怕是凶多吉少……再等一等,再等等!”

    周良这个时候,也焦急了起来。

    因为张馥还没有出来。

    “小馥的实力天赋,都不亚于陆无双和柳慕白两人,没有道理到现在还不出来啊……”周良在心中不断地安慰自己,找各种理由说服自己,但是心中的忧虑却难以掩饰。

    “你担心那个她吧?”小银猴凑到周良耳边,道:“如果幻阵真的是考验修真者的心魔的话,那她很危险,因为我能够感觉到,她的心魔,很重。”

    心魔很重?

    周良一愣:“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小银猴摇摇头:“只是觉得,她身上隐藏了太多的秘密,承担了太多的责任,这样的人,在面对心魔的时候,最容易出问题。”

    “你不早说?”周良一听之下,心中更是焦躁。

    小银猴很委屈地道:“我也不知道这最后一道远古遗路,居然是心魔磨砺啊!”

    周良一窒,也知道这事儿不能怪这只不靠谱的灵猴。

    不过这么一说,周良心中就更加焦躁了,如果不是前往幻境世界的空间传送不可逆转,他真的就要不顾一切地反杀回去救张馥了,可惜现在,却只能等了。

    转眼之间,又是一天过去。

    这一天里,只有两位兽人高手,重伤垂死,从幻境世界之中被传送到了黑色长廊。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人出现。

    粗略地算下来,已经知道姓名确认进入幻境世界的两族高手,共有五十多名没有出来,其中兽人高手居多,包括“皎月部落”和“飞狐部落”的高手,太玄宗之中“太玄十二星”之中也有三人,一直没有出现。

    有人仔细地分析了一下,发现没有经过这一关的,居然大部分都是实力强悍的高手,倒是一些实力平庸中下的修真者,都从其中走了出来。

    “开启远古遗迹大门吧!我们时间不多了,不能再等了……”有人大喝道。

    立刻博得了一些人的赞同。

    周良冷笑不语。

    宋祖德也只是嘿嘿地笑着,并不说话。

    两个人肩并肩地站在黑色长廊之中,脸上都极为焦躁地等待着,甚至都没有心思去修炼。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转眼之间,又是两天两夜过去。

    在这段时间里,再也没有人被传送出来。

    “里面的高手,估计都已经失败了……”“皎月部落”宗魔叹息,他们一族,也有两位资质绝佳的妖道天才,到现在都没有出来。

    “还没有出来,不一定就是死了。”“飞狐部落”宗魔同样叹息,他们一族,足足有四位天地依旧杳无音讯。

    兽人虽然凶残,但是面对自己族人的时候,却又展现出了温情的一面。

    在几大名宿的坚持之下,两族阵营在黑色长廊之中,又足足等待了两天两夜。

    可惜依旧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被传送出来。

    “出发吧!”“皎月部落”宗魔和“飞狐部落”宗魔达成了协议。

    宋祖德一番犹豫,最终也做出了出发的决定。

    周良默然,算算时间,距离最后离开“万灵战场”还不到一个月时间,继续干等在这里,也于事无补,远古遗迹中的神藏,关系到北域两族的命运和前景,数万年谋划才等到今日,却是不能再拖延了。

    “走吧!”

    周良被这沙莎,转身来到了黑色走廊尽头的石门面前。

    一块块青色石碑地图被各大名宿祭出来,在空中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当它们同时出现的时候,仿佛有一种神奇的力量,缓缓地将他们捏合在了一起,就像是拼图一般,最终全部衔接成为了一整块六米多高的巨型石碑,恰好和褐色走廊尽头的青色石门一齐高。

    这个时候,奇异的变化出现了。

    那沉默了千万年的粗糙青色石门,似乎是感应到了石碑的存在,逐渐泛起玉色光芒,最终变得晶莹剔透了起来,没有一丝一毫的下次,表面的沙粒也平滑了下,一个个奇异的纹路,在石门的内部蜿蜒,犹如人体的血管一般,缓缓地浮现出来,张放出一种神秘的力量。

    最终那奇异纹络组成了一扇拱形门的形状。

    一扇光门。

    “远古遗迹之门开了……”有人声音颤抖:“冲啊!”

    “哈哈哈,谁先冲进,就可以得到其中的神藏……”

    “冲冲冲,拼了!”

    这一瞬间,所有人的眼睛都红了,万载难逢的机缘就在眼前,只要得到其中的神藏,就有可能拥有整个,甚至拥有了成为仙人的希望,让所有人在这一瞬间都疯狂了,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有人化作流光,闪电一般就朝着光门冲过……

    轰轰轰!

    一股股恐怖的力量涌动。

    站在最前面的几大名宿突然出手,无情地将试图闯入空间之门的所有人高手格杀。

    宗魔出手,犹如血焰一般的魔气燃烧,将几个不顾一切往光门之中冲的人族高手直接燃烧炼化成为了白骨,宗魔冷哼一声,十指微微抖动,瞬间从四五个冲向光门的人族高手的身体之中,将他们的鲜血全部都抽干……

    与此同时,人族名宿也还以颜色。

    宋祖德一剑在,腕一抖,无数道璀璨剑光迸射出,霎时间将四五个靠近光门的兽人高手斩为肉糜,而的武三通更是狠下辣,也斩杀了数十个试图强冲的兽人高手!

    鲜血迸射,断肢横飞。

    周良没有出,将沙莎保护在身边。

    很快,在血腥的杀戮面前,混乱的场面终于得到了制止。

    陷入疯狂的两族高手,在名宿们毫不留情的屠杀之下,终于清醒了过来,理智战胜了贪婪,神藏虽然宝贵,但也需要有命拿,如果在此刻被杀,一切都就完蛋结束了。

    “谁敢乱闯,杀无赦!”宗魔声音之中,杀机迸射。

    “嘿嘿,要是有人破坏祭坛会盟的规矩,我也不妨在今日大开杀戒!”宋祖德也冷笑连连,这个大胖子发起狂来的时候,显得无比可怕,犹如一尊阎王。

    在几位名宿的威胁之下,再也没有人敢贸然乱动。

    一番简单的商议,中握有石碑地图的各大势力整理好各自的人马,得到了率先进入的资格,而其他一路靠着运气追随到这里的人族散修和兽人的闲散高手,只有喝汤的份儿,必须等到各大势力的人马彻底进入之后,才可以踏进光门。

    周良中握有两块地图,自然是第一批进入的人。

    他背着沙莎,带着小银猴和泡泡,与宋祖德、武三通以及其他极为兽人名宿一起,齐齐走向光门,最终身形没入到了光门之中。

    一阵失重感觉传来,只是一瞬间,众人就觉得眼前一亮,环境变了。

    这一次并非是凌乱随即传送。

    在脚踩到实地的瞬间,周良就发现,宋祖德、武三通以及宗魔等人,都还在自己的身边,并没有被分散开来。

    几人都保持着足够的警惕,功体催动,道家真气魔气运转到了极限,防止有人突然偷袭,或者是预料之外的危险降临。

    每个人都略带好奇地打量着这里。

    周良也不例外。

    传之中的远古遗迹,终于缓缓地向所有人敞开了神秘的面纱。

    这里应该是一座远古巨城的遗迹,土黄色的石质建筑物一眼看不到边。

    仿佛是一片金色的国度。

    有坍塌的石楼,低矮的石墙,破碎的石头广场,层层叠叠的建筑物千奇百怪,周良甚至看到了一些类似于金字塔一般的建筑,不过全部都已经被毁坏,基上没有保持完整的。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风呼呼地垂着,掀起地面上一层层黄色的沙粒。

    这里的一切建筑都已经经历了千万年岁月的沧桑侵袭,沙化严重,斑驳粗糙,伤痕累累,大多数已经风化,难以辨别原来的面貌!

    众人出现的地方,是一条足以供十辆马车并排跑的碎石大道。

    已经破碎的黄色岩石一直铺往看不到边际的远处。

    踏足其上,可以想象当年这座城市全胜时期有多么辉煌,这样的规模,即便是号称北域巨城的,也远远不及,简直就像是神话传之中,仙人和魔神居住的地方一样!

    这就是远古遗迹了!

    天地之间,弥漫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沧桑悲怆。

    类似于远古遗路之上的那种压制力量,越发清晰明显了起来。

    周良尝试了一下,发现自己体内的道家真气,已经被压制到了一个极限的状态,即便是巅峰道宗境界的高手,也休想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凌空飞行,只能老老实实地一步一步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