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19章 魏忠贤叛变
    闪电般的反应度……

    一往无前寸步不让的强硬战斗风格……

    这样的人,真的是一个怪物。网

    “该怎么办?我的弱点,到底在哪里?”

    周良苦苦思索。

    不远处。

    沙莎静静地坐着。

    他已经服用了一颗“炎阳造化丹”,此时脸上逐渐有了一些肉色,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体内的生机不再流逝,坐在道纹阵法之中,皱眉冷静地看着这一切,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倒是远处她那个幻象,虽然也显得栩栩如生,却似乎少了一点点的灵动,一副无所事事的模样,东张西望,眼前的三场激烈的战斗,在她的眼中,仿佛是无比精彩的表演一般。

    突然

    “周师兄,置之死地而后生!”

    一直苦苦思索着什么的沙莎,大喊了一声。

    远处的周良一愣,旋即恍然大悟。

    ……

    ……

    月黑风高。

    “我平生最讨厌叛徒,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

    联合入侵大军的营地里,吴玄都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坐在主座之上,俯视下面帐中站着的这个出乎所有人预料来到营地里的男人。

    “我只是背叛丘处机一个人而已,他丘处机,却代表不了整个心云宗。”这个男人眼中涌动着不甘和嫉妒的眸光。

    吴玄都目光犹如一柄刮骨刀,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掠过,仿佛是要分辨出他的话的真假。

    “吴兄,此人不可信啊!”镇宵子上前一步,道:“魏忠贤乃是心云宗的肱骨之一,资历极老,掌握心云宗权柄,向来说一不二,虽然曾经一度也和丘处机之间有过嫌隙,不过后来证实,这只是心云宗的布局而已……”

    “哦?他曾和丘处机不和?”吴玄都眼睛微微一眯。

    镇宵子一顿,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当下连道:“不错,不过这是他们散播出来的假象,后来证实,我们都被他骗了,这只是一个布局而已。这人对于心云宗极为狂热,只怕所图非小。”

    吴玄都看向魏忠贤,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魏忠贤冷冷一笑,道:“我说过,我背叛的只是丘处机一个人而已,不是心云宗,布局杀人,是为了心云宗的利益,今天来,也是为了心云宗的利益,至于丘处机么,这种自私自利,一意孤行的掌门,不值得我继续为其效力。”

    “一派狡辩。”镇宵子冷哼。

    吴玄都眼神眯了起来,一道道锋锐的精芒在双眼开阖闪动,一字一句地道:“我欣赏你的胆色,敢一个人来到这里送死,不过,你要记住,想要取得敌人的信任,就必须付出代价,你想让我相信你,光凭红口白牙几句话,那可不行。”

    魏忠贤微微一笑,道:“你想要什么证明?”

    吴玄都哈哈大笑,略带调侃地道:“比如丘处机的人头,或者说今天那个什么张三峰,他的人头,也很有说服力。”

    谁知道魏忠贤似是早就料到吴玄都有这么一说,非但没有愤怒,胸有成竹地道:“这并不难,只要你也答应我的条件。”

    “哦?你的条件?说说看。”吴玄都不动声色。

    “我助你杀了丘处机和张三峰,夺下后山的紫晶矿石,心云宗的一切资源财宝,都归你所有,我要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心云宗掌门之位。”魏忠贤眼睛之中,闪动着某种奇异的光彩。

    吴玄都晒然一笑,道:“丘处机和张三峰都死了,还哪里来的什么心云宗?”

    魏忠贤平静地道:“其实屠了心云宗,对于你们“通天剑派”来说,并不是最有利的选择,固然你们可以得到紫晶矿石,但那矿石足足有数千方,处于地下六百多米,位于深远地穴之中,一年半载也无法开采带走,如果你们屠杀了心云宗上上下下近万人,那谁来帮助你们开采矿石?谁来帮助你们运输矿石?谁来做哪些零散琐碎的杂事?想要掘这些精矿神藏,你们需要大量的矿工奴隶。”

    吴玄都下意识地点点头:“继续说。”

    魏忠贤继续道:“虽然心云宗这点儿力量,并不放在“通天剑派”这样的级门派眼中,但是大燕修真国和大辽修真国相隔千山万水,想要调集奴隶矿工人手,却太耗费时间,恰恰相反,如果你们留下山上这些人,为己所用,人手问题就可以完全解决,心云山上,如今上上下下共计一万多人,恰好可以满足开采矿藏的需要,以你们四人的实力,只要诛杀了丘处机和张三峰等高手,完全可以坐镇山门,到时候剩下的人,还有谁敢造次?一切还不都在您的掌控之中?”

    吴玄都饶有趣味地道:“说的也不错,是个很好的办法,可问题是,我既然可以奴役他们,那为什么还要保留心云宗,而且还让你去当这个掌门人呢?”

    “因为你需要我里应外合,帮你诛杀张三峰和丘处机,尤其是前者。”魏忠贤平静地道。

    “哈哈哈,那你的如意算盘可就打错了。”吴玄都哈哈大笑:“张三峰虽然实力不错,却并非是无敌,我酒剑仙师叔,不日就要到来,等到他老人家一到,就算是不用你,我照样也可以做到你说的一切。”

    魏忠贤同样哈哈大笑,突然说道:“我观你面貌,今天至少应该有百岁有余了吧?”

    修真高手具有远常人的寿命,面貌的变化,也极为迟缓。

    百岁对于道皇境界的高手来说,只是青壮年,吴玄都外表看起来也不过才三十岁左右,但是以他道皇巅峰境界的实力,却没有得到进入“万灵战场”的机会,必然是过了五十岁,说明他也不是什么级天才。

    一般天赋稍好的修真者,百岁到达道皇巅峰境界,这个时间正好。

    所以魏忠贤才做出这样的猜测。

    吴玄都闻言,一愣,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魏忠贤不紧不慢地道:“恕在下斗胆直言,百岁的道皇巅峰高手,你这种程度,在“通天剑派”应该属于二流水准的天才修真者,门派对于你的重视程度,并不如那些真正的一流天才,但是却也算是门派值得培养的人才之一,如今正是你表现的机会,只要能够为“通天剑派”立下大功,必然可以立刻进入门派高层的视野,获得大力培养。而相反,如果在这段时间之内,你一直默默无闻的话,再过十几年,你就会被那些后起之秀的年轻的小天才们越淘汰,再想得到门派的重视培养,可就没有什么可能了。”

    吴玄都不知不觉已经坐直了身躯。

    显然被魏忠贤说中了心事。

    他情不自禁地道:“好,你继续说。”

    魏忠贤点点头,继续道:“这次出征心云宗,就是阁下立功的一大机会,根据初步估计,心云宗后山的紫晶矿石,至少有五千余方,要知道这可都是极品灵石,这样的矿藏,即便是在大辽修真国,也是一笔不菲的宝藏吧?”

    吴玄都下意识地点点头。

    魏忠贤微微一笑,道:“如果阁下为门派夺得这笔宝物,那自然是立下了大功,可如果等到您那位师叔到来,才攻克心云宗,那到时候功劳到底算是谁的?绝对不会是您的。只怕您非但无功,反而会落下一个办事不利的罪名,堂堂四位道皇巅峰级别的剑修,拿不下一个小小的大燕修真国门派,就算是有再多理由,只怕也会成为笑柄。”

    吴玄都听完,顿时心中直跳。

    这一番话,字字诛心。

    但却直指要害,所说正是他自己这几日担心的问题。

    镇宵子听得心惊肉跳。

    他察言观色,立刻就知道,吴玄都被魏忠贤给说的动了心,心中暗道不妙。

    别人会上魏忠贤的当,他却不会,因为他心中很清楚,这个男人对于心云宗的忠诚,尤其是已经在上次周良渡劫时被摆了一道,导致五庄观布局受损,他才不会这么轻易就相信魏忠贤。

    “吴兄,万万不可听信此人巧舌如簧,这必定是一个陷阱……”镇宵子试图说服吴玄都改变主意。

    但是

    “闭嘴,这件事情,吴师兄自有主意。”另一位剑修出口呵斥,丝毫不给这位五庄观的观主留面子。

    “可是……”镇宵子还要再说什么。

    “嘿嘿,我们“通天剑派”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蝼蚁来插嘴了,滚到一边去吧!”另一位“通天剑派”的剑修,不屑地斥责道。

    镇宵子抬头,却见包括吴玄都在内,四位剑修都是一副不善的眼神,看着自己。

    他心中一个激灵,顿时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

    人都是贪婪的。

    魏忠贤抛出了一个最为致命的诱饵,命中了“通天剑派”的四位剑修的要害,他们想要迫切地立功,让门派看到自己的价值,避免这份功劳,被自己那位即将到来的师叔抢走,所以绝对不肯听信自己的劝谏,在他们的眼里,自己这幅样子一定是在和他们作对吧?

    镇宵子只能沉默不语。

    一片短暂的沉默。

    “有什么陷阱,可以算计的了我?”吴玄都微微一笑,对魏忠贤说道:“好,魏忠贤是吧?你的确是个狠人,如果你真的可以如自己所说,献上张三峰和丘处机的人头,那我不妨答应你的要求,就让你做这个傀儡心云宗的掌门又如何。”

    魏忠贤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喜色,道:“那就太好了,不过,我需要四位的帮忙。”

    “怎么帮?”吴玄都任有警惕之心。

    “张三峰的实力太高,我没有什么机会杀他,所以我需要一种可以对道宗级别高手,造成致命伤害的毒药,悄悄地搀进张三峰的酒中,让他实力大损,这样一来,由我或者是在座的四位出手,都可以轻松将其斩杀,至于丘处机么,趁他不备,我将其击杀,应该不成问题,但是,心云宗之中,忠于丘处机的高手,大有人在,需第一时间将他们铲除。”

    魏忠贤分析的非常仔细。

    这样的话,让吴玄都心中的最后一丝疑虑消失。

    看来眼前这个人,当真是一个雄心勃勃、为了一己之私出卖门派的野心家。

    这样的人,可以利用。

    吴玄都从怀中取出一个碧绿色玉瓶,扔给魏忠贤,道:“这瓶“化道灭宗丹”,只需一粒,融入到酒水饮食之中,就可以让道宗级高手,在半柱香的时间之内力量全失……接下来,你知道该怎么办了?”

    魏忠贤点点头,收好玉瓶,很干脆地回身就走。

    “今夜子时,在护山大阵之前,我拿着丘处机和张三峰的人头来见,希望吴兄可以到来接应,到时候一举攻破心云宗,从此之后,魏忠贤愿意做吴兄您帐下的一条狗,以供您差遣……”

    身形一闪。

    魏忠贤消失在远处的黑暗之中。

    大帐里一片沉默。

    镇宵子不不甘心地道:“难道吴兄您真的相信此人?”

    吴玄都冷冷一笑,道:“不管是真是假,今夜子时就知道了。”

    “万一其中有诈的话……”

    “哼,那张三峰虽然厉害,我们兄弟四人要逃的话,他也追不上,怕他什么?”吴玄都哈哈大笑:“好了,镇宵子观主不要疑神疑鬼,你不会是心里有其他的想法,不想我攻下心云宗吧?”

    “这……当然不是。”镇宵子只能无奈地就此打住。

    他当然不是不想吴玄都攻下心云宗。

    恰恰相反,他希望吴玄都一口气将整个心云宗杀个鸡犬不留,而不是如魏忠贤所说,只杀张三峰丘处机等人,却还要留下其余一万人作为奴隶,因为镇宵子实在是太了解心云宗这个门派的韧劲和潜力了,一日杀不绝,总有崛起之时。

    可惜现在吴玄都已经被魏忠贤完全说服,他再想劝,根本没有人听。

    希望今夜之约,不会有诈。

    退一步来讲,如果真的杀了张三峰和丘处机,以及这两人的一些心腹,那心云宗也基本上是灭了,只要自己接下来将五庄观经营得当,经历了如此浩劫的心云宗,想要再和五庄观作对,那就是找死,日后自己随便找个机会,就可以将其彻底在北域版图上抹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