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18章 镜像世界
    在金色的眼光照射之下,那张清秀的脸庞,越的炫目英俊起来。

    “上天真的是太钟爱周良,任何美好的事情,仿佛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一样。”

    张馥轻轻地叹息。

    “为什么会是你?”

    她静静地看着周良的脸庞,脸上的表情当真是复杂至极,一会儿咬牙切齿,一会儿眉头紧皱,一会儿又露出一丝微笑。

    大帐之中的气氛略显诡异。

    时间流逝。

    周良额头沁出了一滴滴汗珠。

    十指操控着的火焰逐渐变得微弱,一股沁人的药香弥漫开来,只是略微吸一口,都让人觉得神清气爽,丝丝缕缕的绿色光焰游走开来,仿佛是一个个细微的触手一般,包裹着周良。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丹成!”

    周良突然睁开眼睛,双眸之中爆射神光,双手一拉,长袖舒展,极为快地掠过虚空,正是“闲云白鹤手”的收丹手法,十几道绿色光团犹如流光一般才散开一瞬间,就被周良一捞,尽数捞在了左手中。

    右手骈指一抹,几十个特殊符文落下,将这十二颗绿色丹药,全部都封印。

    丹药有灵,尤其是高阶丹药,乃是汇集了无数仙药炼制而成的结晶,炼丹本身就是一个创造的过程,真正的炼丹大宗师炼制出来的仙丹,就是有灵魂有意识的精灵,从成丹的一瞬间,会自主逃逸,如果不封印的话,很快就会逃逸。

    周良手掌摊开。

    十二颗龙眼大小,晶莹剔透,犹如翡翠般的圆形丹药,收敛了光华,静静地躺在周良的手心中,散着一股神性。

    “这是……七阶丹药?你已经成为一名炼丹大宗师?”张馥诧异地惊呼。

    能够炼制六阶丹药,便已经脱离了普通炼丹师的级别,可以成为炼丹大宗师。

    放眼整个大燕修真国,只有大燕修真国丹王古河勉强可以算是半个炼丹大宗师,却已经让大燕修真国无数的门派客客气气地礼待,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想不到如今周良居然越了有着丹王之称的古河……

    张馥有些失态。

    虽然早就知道周良会炼丹,但张馥却万万没有想到,周良在丹药方面的造诣,达到了如此程度。

    周良嘿嘿一笑,他心情大好,正要炫耀几句。

    就在这时

    “周兄弟,已经和那几个老妖谈妥了,可以开启下一段古路了……”外面传来了宋祖德的声音。

    张馥皱眉,第一时间穿上了外衣。

    ……

    ……

    夜色如血。

    空气之中依旧充斥着淡淡的血腥味道。

    心云宗山门之上,灯火通明,犹如白昼。

    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个没有战斗的夜晚,许多心云宗弟子,都在抓紧时间疗伤,运转道家真气,恢复实力。

    位于核心区域的门派高层临时指挥大帐跟前,聚集着至少五六十名心云宗的高层高手。

    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地盯着大帐。

    大帐之中,只有三个人。

    决定着心云宗命运的三个人。

    令众人忧心的是,其中隐隐还传来一阵争吵之声,其中律法堂座魏忠贤的声音最大,似是极为愤怒的样子,大声地争吵着什么,偶尔掌门人丘处机也会反驳几句,而张三峰自始至终都没有言。

    可惜大帐本身有着道纹阵法的加持,隔绝了大部分的力量和声音气息,外面的众人,只能隐约分辨出来,这三人是在争吵。

    但是他们却不知道,三位巨头到底是为了什么争吵。

    大概一个时辰之后,律法堂的座魏忠贤气冲冲地从里面走了出来,冷哼一声,看也不看众人,腾空而起,消失在了远处律法堂的方位。

    过了片刻,掌门人丘处机也缓缓地从大帐之中走了出来。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大家都很担心。

    这个风雨飘扬的时刻,三巨头可千万不能分裂啊!

    否则心云宗的局势,可就更加雪上加霜了。

    感受到所有人关切的目光,丘处机似是极为疲惫的样子,微微笑了笑,道:“大家散了吧!抓紧时间休息准备,说不定明日还有一场而战,我和魏师弟,只不过是有一点点小矛盾而已,没事的。”

    众人这才将信将疑地离去。

    ……

    第十一段远古遗路,极为诡异。

    周良以沙溢遗留下来的石碑地图,打开最后一段古路的空间之门,众人进去之后,惊讶地现这里居然是一道黑暗无比的长廊,阴森幽静,不知道通往何处,行走在这个黑暗长廊之中,没有危险降临的错觉。

    但是很快,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讶震撼的神色。

    因为下一个电光石火的瞬间,一个个奇异的白色光点在他们的脚下出现,然后闪烁,所有人几乎是在一瞬间,被传送到了不同的场景之中。

    周良不知道别人遭遇到了什么样的考验。

    但是他的境遇,却万分的离奇。

    因为在他的面前,站着另一个周良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

    青色的道袍,玉簪束,面容温润平和,儒雅潇洒,背负着沙莎,肩头还坐着一只圆滚滚的银猴和一只淡金色鳞甲的小海豚,这幅形象实在是太熟悉了,就像是站在镜子面前一样,完全就和周良一模一样。

    “他师娘的……”原本懒洋洋的小银猴,突然来了精神,瞪圆了蓝宝石一样的眼睛,不可思议地道:“怎么会又多了一只猴?长的还和爷一模一样?”

    对面。

    “嘿,你这个肥蠢的家伙是谁,居然敢变化成为我的样子,我看你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吧!”另一只灵猴张牙舞爪地怒道。

    “哎哟喂,爷还没有找你麻烦,你这冒牌货,倒是恶人先告状!”小银猴顿时不可遏止地怒了:“我这暴脾气压不住了,我都一个多月没吃人了,冒牌货,过来,爷要撕碎了你。”

    “冒牌货,你找死!”另一只灵猴,从对面那个周良的肩头跳下来,扑了过来。

    两道白色流光。

    两只灵猴厮打在了一块。

    很快周良和沙莎就彻底眼花了,根本分不清楚,到底那一只是真的,哪一个是假的,两个家伙实在是太像了,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的分别。

    沙莎那敏锐到了极点的直觉,在这一刻失去了作用。

    周良将“天地一体”级别的灵识挥到了极致,也无法分辨。

    “嘿嘎嘎!”小海豚泡泡张嘴喷出一个泡泡,朝着其中一只灵猴套去。

    “嘿嘎嘎!”对面那个周良的肩头,另一只小海豚同样张嘴吹出一个泡泡。

    轰隆!

    两个泡泡撞击在一起,出一阵剧烈的爆炸之声,恐怖的气息,一道道波纹扩散开来,犹如道皇境六七层的高手全力一击的碰撞一般,令人心悸。

    “嘿嘎嘎!”

    两只小海豚也斗在了一起。

    “想要走过远古遗路,找到远古遗迹,先过我一这关。”对面那个周良,缓缓地将背后的沙莎放在地上,双手在虚空之中一握,两柄法器出现在了手中。

    周良目光一凝。

    因为那两柄凭空浮现的法器,赫然正是桃木剑和墨石刀。

    周良心中暗暗吃惊。

    其实经过了一开始的惊讶之后,他其实早就冷静了下来,心里大致也明白了,这里应该是一个幻境的世界,自己所面对的对手,正是远古遗路幻化出来的另一个自己,或许会有着和自己相当的实力。

    毕竟自己的底细,在远古遗路一路走来,都已经差不多全部展示了,所以这段古路,幻化出一个如此逼真的自己,情有可原。

    但是没想到,它居然连桃木剑和墨石刀都幻化了出来。

    这一对变幻出来的桃木剑和墨石刀,会不会也有至尊之力在其中?

    周良心中惊讶之余,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缓缓地将背后的沙莎放在地面,布置了一个小道纹阵法,将其保护在其中,然后也取出了桃木剑和墨石刀,一步一步朝前逼近。

    对面。

    身形一晃。

    幻象周良一刀斩出,正是“彩虹七式横斩”。

    这还是周良第一次面对别人使出这样的一招。

    只觉得自己前后左右所有的闪避空间,都被这一招封锁,除了硬抗之外,根本再也没有任何的余地,可是这一招简简单单的招式,却又给人一种不可力敌,劈山开岳一般的错觉。

    这真的是自己创造出来的招式功法吗?

    居然有这么强?!

    周良心中一动,手中墨石刀同样是一刀斩出,使用了“彩虹七式横斩”。

    轰!

    两柄几乎一模一样的墨石刀,撞击在一起。

    剧烈的撞击声之中,可怕的气浪波动,仿若是风暴一样一圈一圈地扩散开来,席卷天地,不远处两只撕咬在一起的白色灵猴,也被这气浪给瞬间掀飞了。

    周良只觉得手腕被震得一麻。

    一股巨力将他直接撞得朝后飞了出去。

    对面的幻象周良也是一样的遭遇。

    两个实力一模一样的对手,力量更是不分轩轾。

    “好强的力量!”

    周良感叹。

    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居然这么强。

    两人身若流光,再度战斗到了一起。

    可怕的波动,在整个幻境空间之中澎湃。

    周良越战越是心惊。

    幻象周良不仅仅是长的和自己一模一样,连实力、招式和战斗风格,几乎都和自己一模一样。

    这已经不能用势均力敌这样的词来形容了,这个对手真的很可怕,不论自己如何卖破绽或者是以巧取胜,都无法达到效果,仿佛自己只要是心念一动,对方就能察觉到自己的心意,做出最强硬的应对。

    就算是遇到一个实力远自己的对手,周良也不会战的如此辛苦。

    很快,两人身上都开始负伤。

    鲜血滴落。

    周良也曾尝试过三十六变和三头六臂神通,但是对方也会。

    周良尝试驱动桃木剑和墨石刀之中的至尊之力,结果幻象周良手中的桃木剑墨石刀也可以做到相似的力量。

    “每一段远古遗路的存在,都有着它特殊的意义,对于修真者的修为锤炼,有着特殊的效果,那么最后这一关幻象古路的存在,是为了什么呢?”

    周良一边激斗,一边在心中苦苦思索。

    “面对自己?莫非进入这段古路的每一个人,都会面对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对手?”

    周良脑海之中一道闪电闪过:“难道是为了帮助修真者客服自己的心魔?只有战胜自己,才可以在修真之路上无所畏惧?所以就连小银猴和泡泡,也都遭到了一模一样的对手?”

    远处。

    小银猴和自己的幻象撕咬追逐。

    两只灵猴像是泼妇打架一样,撕扯抓咬,无所不用其极,一根根白色的绒毛乱飞,叽里呱啦的呼喊着和猴叫之声,连绵不绝,两只白色灵猴都打出了真火,连翻带滚,上蹿下跳,猴毛乱飞,连背后那一对羽翼上的白色羽毛,也掉落了一地。

    倒是泡泡和自己幻象之间的战斗,就显得和平了许多。

    两只小海豚都鼓着腮帮子吹泡泡,仿佛是在进行一场吹泡泡大赛,一个个透明泡泡连绵不断地从它们的小嘴里飞出来,撞击在一起,然后是一片“嘿嘎嘎”清脆悦耳的叫声……

    倒是两个沙莎,都静静地坐在地面,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的争斗。

    沙莎不会修真,所以没有丝毫的攻击力,和幻象之间,自然是无法产生战斗,从这个角度来说,她反而成为了最为安全的一个人。

    周良逐渐陷入了苦战。

    他尝试了很多办法,都不能奏效。

    如今两人的身上都带伤,在这样继续下去,只怕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

    同归于尽。

    周良从来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居然是如此难缠。

    只怕当初那些对上自己的人族和兽人的高手,当初也是这种又怒又无奈的心态吧?

    雄浑的道家真气修为……

    大巧不工的功法……

    春夏秋冬四剑之天道……

    强横的肉身……

    闪电般的反应度……

    一往无前寸步不让的强硬战斗风格……

    这样的人,真的是一个怪物。

    “该怎么办?我的弱点,到底在哪里?”

    ...